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亚博网址 威武王 九

亚博网址 威武王 九

????成帝三年,九月初一。

????姬野抬起头,一线月在云中出没,这是一个鱼鳞天,一的云纹排满了深蓝色的夜空。羽然坐在他的身边,难得地安静,他们两个并排坐在墙头,把鞋袜脱了下来放在身边。双足在夜风里,凉凉的,姬野想起他和羽然和吕归尘三个人那次出城,把双脚泡在凉凉的溪水里,三个人说着说着话就在下午的阳光里靠着彼此的肩膀睡着了。

????而他现在并非要出去踏青,他一身铁色的鲮甲,肩上垂下骑将的军徽。他看着很远处城墙上的,他想自己这就要去出征了,成就他的功业和雄心壮志,去看看那个狮子般的男人,然而凯旋归来,从城门下经过的时候,他会领先锋的骑军走在最前方,夹道的都是人。无论什么人都不能无视他的光荣。

????但也许,他就要在这一次死在那个狮子般男人的刀下。

????“喂,傻子,考你个题目。”羽然忽然说。

????“嗯,你说。”

????“你要去殇阳关了,我就问你殇阳关的典故。你们东6的文字为死,殇字不祥。可你知道殇阳关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么?”羽然扭过头来,她把一头长束了一个长长的马尾,这时候一丝没有绾好的头飘了出来,在风里悠悠地起落。

????姬野看得愣了一下,羽然就冲他比了一个鬼脸:“不读书,不读书,就是打死都不读书的牛!”

????“牛?”姬野愣了一下,羽然不曾这么叫过他,羽然有的时候叫他木头,有的时候叫他野猴子,有的时候叫他大狗熊,可是还不曾把他叫做牛。

????“笨牛笨牛!笨呗!”羽然皱着鼻子,大声地说。

????羽然扭过脸去,不看他。

????“是因为蔷薇皇帝白胤带兵强攻阳关,战死十万人之多,尸体可以从城墙下堆起一道斜梯走上阳关的城头。白胤感到虽则战胜,然而杀戮太重,所以把阳关改名为‘殇阳关’,也是悲伤的意思呗。”姬野只好说,“我知道的,《四州长战录》上有的。”

????他对于史籍典故所知,多半都是这样从市井说书人的嘴里听来的。

????“那他为什么要强攻阳关?”羽然扭过头来。

????“因为蔷薇公主要死了啊,她想死前看着白胤登上太清宫的帝位。”姬野说。这些也是演义小说必当大笔挥洒的情节,姬野倒是如数家珍。

????“那要是我快死了,你会不会带兵把殇阳关打下来?”

????姬野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个话题怎么忽地就转换了。

????他抓了抓头:“可是你又没什么事,你也不希望我当皇帝。”

????“假设啊假设啊!”羽然不悦起来,“假设说我快死了,我要你去打殇阳关,你会不会去啊?”

????“可是……”姬野有**懵了,不知如何去对付这种小女孩才该有的稚气,他想着羽然也不小了,是十五岁的姑娘了。

????“那你都要死了,你说要我干什么,我当然要去的。”姬野想或者没必要那么认真,哄哄这个捣蛋的丫头就好了。

????“没诚意!”羽然怒了,像一只竖起了毛的猫儿,用力呲了一下牙,把头重新扭了过去。

????久久的,羽然都不回过头来,她不说话,姬野也不知道说什么。

????“羽然?”姬野试着轻声喊她。

????羽然不应他。

????“羽然?”他上去推了推羽然的肩膀。

????羽然扭了扭肩膀,甩掉他的手。

????“好啦好啦!那我就带兵去攻打殇阳关就是了。”姬野不耐烦了,他从墙头站起来,大声地说,像是打雷似的,“你就算说我要去当皇帝,我也去把天启城打下来!”

????羽然终于回过头了,对他扔了一个白眼:“你带兵?你哪有兵啊?”

????“如果我有兵,我就带兵去,我要是没有兵,我就自己去,你总满意了吧?”姬野瞪着眼睛。

????“随你乐意!我才不在乎!”羽然也站了起来,嘟着嘴。她展开双手平衡身体,像个市井里的走绳人那样沿着墙头走了几步,而后她忽然飞跃起来,鸟儿般跑远了,仿佛轻得没有重量。

????姬野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脚下碰落一块石头,石头落进墙下的小河水里,一圈一圈的涟漪,弄碎了月色。姬野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他扭头看向背后。

????吕归尘是一身月白重铠,站在小河边:“姬野,走了,将军还在有风塘等着我们呢。”

????他却没有看姬野,他的目光也追着远去的飞鸟般的影子,在夜色中的墙头上起落。

????有风塘。

????息辕也是一身鲮甲,按剑站在中庭。姬野和吕归尘进来,息辕上去行了军礼。他们是朋友,以往并没有这样正式的礼节。姬野和吕归尘感觉到了这个礼节的慎重,也各自以军礼回应。

????“叔叔在里屋养神,让我传话,请尘少主去东厢,姬野就留在这里听令。”息辕道。

????“明白!”吕归尘应了,独自去向后院。

????他走远了,息辕转过来看着姬野:“叔叔说有件礼物,让我等在这里送给你。他说你是他的学生,老师应该送见面礼,可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东西出手,但是这件东西你一定会喜欢。”

????姬野愣了一下。

????“不是……花什么的吧?”他问。这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不过息衍送他东西,确实匪夷所思了。

????“你自己看好了。”息辕闪在一边。

????姬野终于看见了,息辕身后的古铜色木架上,一柄古老而沉重的战枪横架,它的枪刺在微弱的月光下流动着凄厉的光。当姬野看到这柄枪,他就再也挪不开视线,他感觉到了某种呼唤,从那柄枪里出来,是古老而沉重的男人的声音。

????他伸出手去,手在颤抖,手接近那柄枪,奇妙而悠长的韵律从枪上出。

????姬野猛地攥住了枪!

????是的!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握住一条活的毒龙!它在主人的掌中冰冷刚硬,但是它也会昂咆哮,吞噬天地!

????姬野从未想过这一生他还能看见猛虎啸牙枪,这柄仿佛连着他血脉的武器,就像从未在那个深夜被斩断似的,重新出现在他的手掌里。这是他祖先的武器,如今应他的姓氏、血脉和呼唤,而归来了。

????“别问为什么,”息辕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不知道什么。但是叔叔说,这件东西是认主的。它是你的,所以它会回来找你。”

????吕归尘走进东厢。有风塘本是国主避暑的别院,东厢虽然没有宫殿那样宏伟,但也是宽敞的大屋,里面凉凉地流着冷风,却没有**灯。

????“你来啦。”宽大的竹帘后有苍老的声音说。

????“老师。”吕归尘跪下长拜,而后盘膝而坐。

????他和他的老师隔着竹帘对坐,这是他第十四次在这里见他的老师。而他甚至没有见过竹帘里面那人的容貌。他所知的是息衍第一次带着他来到这里,指着竹帘说,那里面的人希望做你的老师,你可以自己选择是否要做他的学生。当时竹帘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出来,而吕归尘感觉到了什么,像是丝丝缕缕的寒气透过竹帘,扑在他的脸上。他转头去看息衍,息衍却不看他,只是默默地凝视着竹帘,面色凝重。

????于是吕归尘便跪下,拜了这个他甚至不知如何称呼的人为老师。

????他所受的十四次教导,没有一次这个竹帘后的人曾经走出来为他演示。老师只讲武术的心术和理法,他的声音苍老却仿佛歌吟般优美,而他的教诲直指人心,像是神启一般无从抗拒。吕归尘跟随这个老师学切玉劲,跟随息衍学双手刀剑之术,而后这个老师又把所有的技艺凝聚为足以斩切铠甲劈断铁刀的双手刀乱舞战术。兵器无非是一块铁,吕归尘以前从未想过,凝聚在一块铁上的技艺却能精深到这个地步。

????对于吕归尘而言,这个老师便是神明。

????“我是你的老师,”帘子里的人低声说,“这三年里我曾见你十四次,十四次教授你用力和身法的道理,希望对你有所裨益。但是我们的传授,今天大概就是最后一天了。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你也已经学到了我的真髓。剩下的,只有靠你在战场上去体会。你就要踏上战场,一个人一旦踏上战场,所有的武术在他心里就不再是原来那样了。不再是挥刀劈砍木桩,或者引刀在空中要切断一根头。你将要学会的是一刀砍下去,看着滚热的血从敌人的身体里喷涌出来,感受到刀刃切过肌肤、肌肉和骨骼的触感,那是残忍的,但是你不能不学会把握每一丝感觉,这是你判断自己下一步是进还是退的根本。你只要犯一次错误,你就会失去一切。”

????“学生明白。”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但是不够狠,”老师道,“但是所有武术,追究到最初都只是一种杀人的手段。这从太古的时候,诸族第一次从铁石中取出生铁铸造成铁刀,从树枝中修出笔直的木条制成羽箭,就已经注定。这些武器最终一定会被投入敌人的身体,这个血腥的事实,不容改变,也无需被改变。”

????“学生……明白!”

????“你现在是听到了,也会记住,但是希望你说你明白,是真的明白。”老师叹了一口气,“作为老师,我应该送给你礼物,在我收你为学生的第一天,我已经准备好了这件东西。”

????竹帘缓缓被托起一尺,一只苍老的手从竹帘下推出了长达五尺的佩刀,吕归尘惊异地看着这柄古刀,他从未见过如此长的刀,刀裹在鞘里看不出样子,但是可以从刀鞘的走势看出这柄刀有着优雅而森严的刃弧。

????“我以这柄刀,助你成功。”老师道。

????吕归尘伸出手去,摸到了刀鞘。

????“你可以握住它,但是现在不要拔刀。”

????吕归尘诧异地抬头看着竹帘。

????“因为刀里寄宿着不甘的灵魂,它的前主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人。再往前的主人也都用它杀了无数的人。刀刃已经磨损得很厉害了,多亏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修好了它,我想这柄刀应该是适合你使用的。虽则长了一些,但是息衍的双手刀剑之术本无所谓长度。”

????吕归尘赞叹着抚摸那刀的皮鞘,他从未见过这么精致的手工,刀柄刀锷刀镡的玫瑰银刻装饰古老奔放,是河络制品特有的气魄。而皮鞘握在手里,粗糙却有着温暖的感觉,握住刀柄的时候,任何一个用刀的人都会想要试着拔刀。

????“上阵杀人,你心里怀着杀气,有如手握刀锋的危险,我希望你明白。所以握着一柄武器,不仅是对敌人危险,也是对自己危险。以你的心,应该足以震慑这柄刀中不安的宿灵。”老师道。

????“它叫什么名字?”吕归尘问。

????“影月,刀中影月。你知道明月的孪生子么?你见不到它,因为它没有光辉。它是月亮的漆黑的影子。它得以现形的时候,是它被浸泡在鲜血里的时候,圆月上血滴垂下,光芒万丈!”老师起身,“这是一柄邪刀,你好自为之。”

????吕归尘捧着刀跪拜。

????他不敢抬头,他听见脚步声,这是第一次老师走出了藏身的竹帘。那脚步声从他的身边经过,去向门口。

????“不想看看你的老师么?”老师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吕归尘抬头转身,看见门边月下飞扬的长袍。

????“不要输给姬野,刚柔之术,是武术的两种极致,姬野得了姬扬的魂,你得了我的意。我可不希望输给自己的老伙伴!”这是最后的叮咛。

????他背对着月光,吕归尘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够感觉到这个老人第一次对自己露出了笑容。

????息衍坐在里屋的黑暗里,灯刚刚被他吹熄,一缕白烟从灯芯上升起。

????息辕无声地进来:“叔叔,诸军已经齐备。他们也都已经准备好了,要趁夜出么?”

????“趁夜出。”息衍**头,“我的花有人照顾了么?”

????“安排了三个军士,都是细心的,还有一个家里是花匠。”

????“这样我就放心了,”息衍笑笑,“息辕,你知道这一战意味着什么么?”

????息辕摇头,对于这种事,他并没有信心,他只是对于叔叔有着绝对的信心。

????“新的时代就要来了,我们天驱的新时代。”息衍提剑而起,“我能闻见腥风里的那股味道,每一次的血腥都将重新唤醒我们的雄心壮志。”

????叔侄并排走在廊下的阴影中,息辕把手按上了自己的胸甲,脚步不停,平视前方:“铁甲依然在。”

????息衍也如他的举动:“依然在!”

????有风塘的中庭里,提着长刀的吕归尘和拄着战枪的姬野默默地等候。息衍和息辕走了出来,四个人之间没有一句话,姬野和吕归尘跟上了将军的步伐。

????这是成帝三年九月初一的午夜,下唐的出兵从四骑战马离开有风塘为开始。

????成帝三年九月初二,建水之东的暮合滩。

????枪戟如林,一万军士静默地立在晨风中,他们身边八头公牛并列拉着的大车上,沉重的巨盾堆叠成小山一样。风中扬着火焰蔷薇的白色旗帜,只是在蔷薇下方斜过一枚羽箭。

????楚卫国大将军白毅的旗帜,这位皇帝家族支脉的子弟立马于在大旗之下,白色的战衣曳风飞扬。

????他的对面是一**三十二人大轿,红杠黑漆,用黄金箔片剪作叶子和金合欢纹贴,两重珠帘挡住了轿中的人。

????“大将军战无不克,平安归来。”轿中的人道,是一个温婉的女子声音。

????白毅不答,就在马上躬身长拜。

????“取我的琴来。”轿中人又道。

????守候在轿后的年轻禁卫带马前进几步,捧上长琴。一个使女从竹帘中走出,大轿极高,落地还有两人半的高度,使女俯身从禁卫手上接琴回去了。

????几声试弦声,轿中的人低声道:“仿古人意,琴歌以送征人。”

????轿中人缓缓而歌,声音明晰清越:

????“为卿采莲兮涉水,

????为卿夺旗兮长战。

????为卿遥望兮辞宫阙,

????为卿白兮缓缓歌。”

????她所唱是一情歌,却有世家大族凛然不可侵犯的雍容,又有霜雪高洁,隐隐的还有些悲意。三军静默,皆能听见她的放歌,各自垂头肃穆。楚国公这曲琴歌,其实是楚卫国坊间流传的曲子,唱的是一个男子珍爱女子的一生,为她采莲,为她出征,为她辞去功名,又为她的老去悲哀。辞意简约,然而意蕴悠远。

????歌声止住,轿中人低声道:“诸位将士都是父老妻儿,都是为了自己和家人征战,还有人在故乡等待,本公望诸位报答皇帝,凯旋而归。”

????立刻有军士放声高呼:“国主祈愿,诸位将士报答皇帝,凯旋而归!”

????声震十里,一万大军放声齐呼。

????“代三军谢国主赐此恩典。”白毅在鞍上躬身行礼。

????“本公有些话对将军说,将军能否走近些?”轿中人问。

????白毅带马走到了轿帘旁。

????“望将军此次出征,带小舟平安归来,我这一生再不想看见自己的女儿离开身边了。”

????白毅沉默了一会儿,微微摇头:“苟活于乱世,没有人能自由自在。国主的女儿,虽则只是一个长在锦绣中的女孩儿,不必拼死征战,可是国主期待她在母亲身边长大,却未必容易。这个心愿听起来不大,可是对于活在乱世中的多数人而言,已经是很难很难的了。”

????他微微躬身,算作行礼,拨马前行。

????“将军再留一步!”国主的声音在背后变得急切。

????白毅停马挥手,立于珠帘之前。

????“对于子民和皇帝陛下,我或者是楚国公,楚卫国的诸侯。然则请大将军怜悯我也是一个女人,我生下了女儿,真的很希望,很希望,能亲眼看着她长大。”隔着轿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其中一个人影站了起来,整衣跪拜,堂堂的公爵竟然隔着轿帘对将军长拜,“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圆我这心愿,除了大将军还有什么人呢?我所能依靠的也只是大将军而已了。”

????白毅并未因为这个大礼而惊骇,他只是低头看着地上的青草。

????“是这样么?那我明白了。”许久,他转身而去,“请期待臣下凯旋归来!”

????他带马奔驰了起来,拔出剑指向前方,三军跟随他大声呼吼,皮鞭声和牛吼声里,一辆又一辆的大车缓缓开拔。

????成帝三年九月初三。

????淳国之南的黾阳城,城外的一座小屋中。

????男人笼罩在一身漆黑的铁甲中,他跪坐在竹席上,默默地对着目前的刀架。刀架上横着一柄佩刀,刀装朴素,方头直身,是战场上常见的武器。他的盔甲沉重,身材却并非很高大,跪坐的时候,这身重盔重甲便撑在地下,显得非常累赘。男人的一只手捧在胸前,手中滚着一串念珠。他闭着眼睛,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屋子一角香炉里的线香已经熄灭。

????鸟儿振羽的声音由远而近急地逼来,一羽雕像是扑食似的从窗口突入,极快地落在男人握着念珠的手上。它低头啄着念珠,念珠的绳子被它啄断了,珠子落了满席。

????“真是捣乱的家伙啊。”男人低声说着,从雕脚上的竹枝里抽出了信。

????信很简单:

????“梁秋颂代国主传令,将军复风虎骑军都统领职位,南征勤王,军令受国主节制。此公决胜之际,三军待公久矣,公当进,进,进!”

????连续三个“进”,说了写信人的急切,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把信放在一旁的蜡烛上烧掉了。

????“义父!义父!义父!”大呼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一个穿着朴素白衣的年轻人从外面扑进来,脚下一绊,跪在地下,“外面有穿盔甲的人,带着刀剑闯进来了!”

????外面果然传来了人声,可是并不喧闹,而是整整齐齐的脚步声。

????男人的眼睛在面甲下依旧安静:“华茗,不要担心,他们是知道了消息,来通知我的人。”

????“什么?什么消息?”年轻人瞪大了眼睛。

????“国主复我都统领之位,命我南征。”

????“义父……义父不可以答应!”年轻人焦急地大喊,“这是重进狼窝啊!梁秋颂……”

????男人竖起一只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

????他起身,抖了抖铠甲,走出了自己冥想的小屋。屋外的空地上,并排跪着二十余人。他们都穿着精致的薄钢铠,这是淳国风虎骑军的将领才能装备的制式铠甲,跪在空地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千夫长的身份。

????“你们来得真快。”沉默了一会儿,男人说。

????“诸军等待将军重掌虎符,已经等待了多年了!”屋外的人里有一个抬起头来,他还喘着粗气,分明来得很急,他的面孔赤红,目光急切。

????男人**了**头:“将士们都将听我的令而行么?”

????“是!”所有人同声回答。

????“你们要听清,如今所谓的淳国公不再是死去的先主,他是一个孩子,他并无力负担你们的生死。他的令来,要我出征,只是对我一个人。你们来这里,却是要追随我。我现在所问的,是你们将听——我的——令而行么?”男人低声问,他忽地放大声音,仿佛雷霆降世,“再问一次,你们将听——我的——令而行么!?”

????“是!!!”所有人还是同声回答,没有一丝犹豫。

????“好!”男人转身,“那你们随我来!”

????他从小屋中的刀架上提起了战刀,提刀的一刻,他的义子默默地看着,觉得傻了。

????“华茗,”男人低声说,“我当初所说,并非是谎话,“我也曾想在这个没有什么人骚扰的地方,用我一生剩下的时间,好好想清楚一些事情。可惜。”

????他转头,大步走向屋外。

????“我这一生,本该是个长门僧。”男人停了一步,回头看着自己的义子,“可惜我已经杀了太多的人。我只有继续提着剑,或许还能够有些微的挽回。”

????大胤成帝三年九月,对峙中的殇阳关终于变成了决战的所在。六国诸侯联署“义甲勤王令”,等若向离国第二次正式宣战,大胤皇帝所期待的第二次勤王远比他想的来得更快。

????楚卫国诸侯楚卫公遣舞阳侯、御殿月将军白毅出征,亲自相送一百二十里,至建水辞别,为之歌《采莲》。白毅所部一万山阵枪甲,携带驮马六万匹,直指殇阳关下。

????下唐国诸侯唐公百里景洪遣武殿都指挥息衍为统帅,大柳营两万大军扬旗出,偕同二十万斤辎重车架。

????淳国监国重臣梁秋颂为淳国公敖之润传令,重新启用屯田静养的名将华烨,这位东6传名为“丑虎”却被风虎铁骑的部下们尊称为“虎神”的名将重新提起了他的佩剑。风虎铁骑以一夜突进三百里的高从北方指向王域背后,威慑嬴无翳留下防守王域北面的赤旅军团。

????而虎牙和影月这两件将以血光照亮未来二十年的魂印之器,在少年们的掌中出神兽般的轰鸣。它们渴望着鲜血和金属的撞击已经太久了。

????武器是不能久藏于匣中的,乱世诸名将和未来的帝王也一样。他们整备了盔甲,立起标志着各家徽记的大旗,去向不知结局的战场。而此时,舔着爪牙的雄狮正在殇阳关的深处,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看网友对亚博网址 威武王 九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