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云龙之初 六

第一章 云龙之初 六

????“我……在哪?”叶雍容按着自己的额头,头痛得像要裂开。

????屋里飘着淡淡的香气,吸进去清新醒脑。她撑起身子茫然四顾,看着白衣的贵公子在水盆前拧干了手巾,他做这一切静静的一丝不苟,而后走到她身边,轻轻擦去她额头上的汗。

????叶雍容看着自己的身上,只穿着中衣,腰腹间那道几乎把她劈成两半的刀伤已经裹好。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忘记了羞涩,只是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人,不知道一切是真是幻。

????她因为失血而倒下去的最后一瞬,对面那名雷骑策马而来,马刀对着她的**门劈落。就是在同一瞬间,仿佛幽灵一样的白影从背后浮起,一手按住了雷骑的背心,而后火忽然从雷骑的腹部冲出,汇成一道强烈的柱焰。

????她觉得有人抱着她在奔驰,心底的那一****火悠然地烧着,下意识地抱紧这个人,然后什么都不必害怕了。

????项空月看着她,笑笑,手指轻轻一捻,一个火苗在他掌心里幽幽地飘着。

????“想不到你还精擅秘术。”叶雍容疲惫地躺下。

????“你头痛,是因为有人在你的酒水里面下了春药,药性不烈,但是后劲却不小,抱你回来我才知道,开始你抱我那么紧,我还颇为自得呢。”项空月坐在床边,“腰上的伤也不是大碍,我已经为你催愈伤口,再过几天,你就可以下床走路。”

????“陛下……”

????“驾崩了,白子默把他推下了战车。不过就算白子默是忠心的,他也没有机会杀嬴无翳。离公此时正在渭河带着两万赤旅会见程渡雪将军,这些我们都不知道。”

????“其他人也都死了么?”

????“都死了,白子默也被嬴无翳在皇帝灵前处死。没有人活下来,除了你我。”

????“为什么要救我?”

????“你为什么把我推下战马?”项空月反问她。

????两人静了片刻,项空月忽然大笑起来,轻轻地摸着叶雍容的头:“我救你,是因为我喜欢你的头,我从未见过你那么长的头。第一次见你就看你头像是葡萄酒的暗红,像是新婚红帐里,照在新妇的头上。看不见了会很遗憾吧。”

????他说着这些话,却并不令叶雍容讨厌。叶雍容拧过头去,只是觉得自己受了轻视,在这个人的智慧下,别人似乎都逃不出他的手心一样。

????项空月起身离去,在门边回头:“其实我骗你的。我本来设计,若成则罢,若败,除了我,你和扈都统都要死,这样才能不牵连到我身上。我不能死,我还有许多心愿。不过,你何苦推我下马呢?”

????天地间飘着绵绵的细雪,叶雍容支撑着身体走出客舍。

????项空月一身白袍,站在屋**上袖着双手看雪,他高挑颀长,略有些消瘦,风吹他的袍摆,像是半空中的一面旗。

????“已经能下床了?”项空月对她笑笑,“那我也放心了。我已经托人送信给叶氏的故人,如果不出意外,两天里就有人来接你回云中了。虽然这事没有很多人知道,不过太傅知道你我逃脱,猜也猜得出来。帝都不适合你住下去,我也要走了。”

????“去哪里?”

????“天地茫茫,真的不知道呢。”

????“项先生,你到底为何要来帝都呢?”

????“我有许多心愿。”静了一会儿,项空月低声道。

????“我有屠龙之术,欲翻流云起舞;我有苍茫之志,欲煎七海成田;我怀绝世之锋,欲解抵天之柱;我是藏玉之璞,欲觅神匠成材。”项空月忽然就这么大袖起舞,在墙头上长笑,仿佛粉墨登场的戏子,却没有一个戏子有他的猖狂和才具。而后他忽地收了笑容,低头看着叶雍容:“我所说,都是真的。”

????“你很失望吧?你是藏玉之璞,太傅却不是神匠。”

????“太傅?谢奇微?呵呵呵呵!”项空月忽然放声长笑起来,“就凭谢奇微也能做我这块璞石的解玉之人?叶将军见过以屠狗之刀琢玉的人么?”

????叶雍容已经习惯了他的猖狂,并不意外:“那你为何还要混进太傅府中自荐?”

????“谢奇微不过是一级台阶,我本来想的是以他踏一步,可以入宫觐见皇帝。只要他肯与我对坐而谈,我自信可以力挽胤朝于危难。”

????“建王问你有什么经国之论,你有么?”

????“有。蔷薇皇帝不世之才,他迫于属下的威胁,不得不分封诸侯,却在诸侯身上种下征战的种子。这七百年,几曾没有战乱,王域不过三万禁军,却凭着诸侯的战乱屹立不倒,只要东6诸侯的平衡不被打破,皇帝的威风就不会倒。嬴无翳虽然占领天启,可是楚卫国十万雄兵,下唐国觊觎在侧,北有淳国为背援,加上晋北、休、陈诸侯压迫离国北部边境,光凭嬴无翳一个莽夫,在帝都又能守多久?可惜可惜,一套大好的河山,本来要送给这个皇帝,他却自己拿着枪去冲嬴无翳的府邸。人要和野兽去拼力,焉能不败?”

????“不过若说皇帝,他毕竟也是个不甘屈辱的皇帝,否则我也不会随他冲锋。”

????“是啊,”项空月低低地喟叹,“他身上,毕竟流着蔷薇皇帝的血呢……”

????“我要走了。”他忽然说。

????“没有再见之期了么?”

????“有的!”项空月笑,“你知道我的名字,总有一日这个名字写在青史之上,你再来找我,我与你共舞。”

????“后会可期。”项空月这么说着,背着手,沿着高高的墙头往前走去。墙的一侧塌了,他沿着一级一级的残砖走了下去,身影慢慢地没在墙下。

????他真的就这么走了,再没有回头。叶雍容默默地看着墙头,再没有他的身影,那个人仿佛是融在漫天的飞雪中。

????此时距离“云中之月”和“诡道兵家”的再次相逢,还有八年零两个月。

????就在叶雍容的小车驶出帝都的同时,有人把一封信和一盒参茸送到了城西“瑟然听莺居”,风临晚的住所。信中密密麻麻都是《破阵》的全本曲谱,只有在信的末尾,有人以飘逸的笔迹写道:“血痨之症,宜以参茸静养。破阵雄歌可为英雄杀人之器,亦是先生自伤之剑,慎之。琴道空灵,尚无为致远,杀人之器,谨以收藏。愚者项空月谨奉。”

看网友对第一章 云龙之初 六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