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云龙之初 三

第一章 云龙之初 三

????天启城,太清宫。

????“陛下!陛下不能去啊!”玉樨下,老者死死扯着皇帝的衣袖,伏地叩。

????年轻的皇帝披濯银重甲,胸甲上纹着金色的流云火焰,燃烧的蔷薇盛开在其中。

????这是胤朝皇族白氏的家徽。

????七百年前,名叫白胤的男人高举着火焰蔷薇的旗帜一统东6,造就了九州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人类帝国。也是从那时开始,燃烧的蔷薇象征胤皇朝的威武与力量,白氏以此为家徽,期望当年那个战神般的“蔷薇皇帝”依旧以灵魂守护自己的子孙,为白氏皇朝带来永无断绝的力量和繁荣。

????皇帝并未怜悯臣子的老迈,鞭柄斜击在老臣的锁骨上,一转身,再次伸手去抓面前书案上的剑。

????帝剑“承影”,相传是蔷薇皇帝白胤的佩剑。

????“陛下!”老臣不顾一切地扑上来,抱住了皇帝的腿。

????“彭千蠡!”皇帝怒吼,“莫以为你是先皇的旧臣我就不敢杀你!我大胤朝的江山就败在你们这些缩头畏尾的臣子身上!今天你若不退,我就先用你的人头祭剑!”

????“陛下!”

????盛怒之下的皇帝果然提剑。剑鞘上的红色丝绳被强行扯断,古剑出鞘,一片若有若无的光华流逸。相隔七百年,承影的剑锋依旧如硎的刹那。

????七百年后,白氏的禁咒终于破了。

????帝剑“承影”虽是白氏家传的神器,可也是传说中的“乱世之剑”。白胤就是提着这柄不甘寂寞的杀戾之剑,踏着累累尸骨一统山河。而后又是他亲手以红绳封印了佩剑,将这柄堪称神兵的利器永远弃置在深宫的剑阁里。

????宫中的内侍说,阴雨的天气中,常听见剑阁中有隐隐的呼号声。而无星无月的夜里,若是在剑阁中**燃一盏孤灯,可以清楚地看见灯的阴影中,有一个淡淡的人影抚摸着剑鞘,那柄剑则诡异地自鸣起来。

????“杀人太多,”白胤曾经叹息,“是一柄不祥的剑。”

????封印的红绳终于又断开了,渺渺茫茫中,剑上的戾魂升起在空中。白氏皇朝的七百年繁华后,莫非终究逃不过乱世的劫数。

????古剑破风斩落,直劈老臣的脖子。皇帝急怒攻心,力道控制不住,承影剑斩入老臣肩头一寸。猩红色在近乎透明的剑上滑动,一时间君臣二人都静了下来。皇帝的手一颤,竟是看见老臣一对瞽目中,有两行老泪滚滚而下。

????良久,皇帝长叹:“彭千蠡,当初你和先帝北征蛮族,为羽箭射瞎双眼,尚能拔箭力战,为何我今天要重振帝朝威武,你竟然畏缩如此……”

????“难道我白氏真的没有忠臣了么?”说到这里,皇帝心中的隐疾作。数年来的屈辱和无奈早已埋下了怒火的种子,这股火挣脱了束缚燃烧起来的时候,再也不是一个盲目的彭千蠡所能熄灭的了。

????皇帝一脚踢翻了彭千蠡,提剑下殿,大步直出太清门。那里御驾已经备好,四匹白马头上插着白色的雉羽,拉着黄金装饰的战车。而羽林军四百精锐披坚执锐,枪戟如林。

????寂静的金殿上,三朝老臣,“龙壁将军”彭千蠡跪坐于地,一任肩上血流如注。

????“今日誓要斩杀逆臣,重振我大胤国祚!”皇帝的声音从宫门外传来,“舍身杀敌者,人人封侯!有斩杀嬴无翳者,代代封王,千秋不绝!”

????“喝!!!”羽林军齐声呼应,一时间的声浪也颇为惊人。

????一阵车声马蹄,似乎是皇帝的车仗已经踏着烟尘出。金殿里的彭千蠡摸索着爬了起来,一个人弯着腰走到玉樨下,默默地整了整自己紫色的朝服。远处的宫女和内侍畏惧他的古板,都不敢靠近,只是互相比着眼色,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先帝英灵,”彭千蠡对着北面太庙的方向跪下,“臣外不能克制诸侯,内不能守护君王,愧对先帝重托。残身无用,死无可恕,唯有以此谢先帝。”

????“嬴无翳!乱国逆贼,早生三十年阵前遇我,当千刀劈你,叫你碎尸万段!”怒吼中,彭千蠡扬身而起,腰间佩剑出鞘,准确无误地切入了他自己的喉咙,而后一挫一拉,尽断喉间的血脉。

????热血扬出三尺高的血雾,昔日名将倒在金銮殿鲜红的地毯上,以他的残身尽了对胤帝国的忠诚。

????彭千蠡的话嬴无翳永远都不会知道。

????如果嬴无翳早生三十年,正值彭千蠡和帝国破军之将齐名,两人阵前相遇,也许彭千蠡真的有机会手刃乱臣,圆他忠君爱国的大梦。可惜东6的雄狮站在大胤朝的殿堂上号施令的时候,历史已经不是彭千蠡的时代。

????熏风暖阁。

????银帘一响,惊动了内中的人。谢奇微皱眉正要作,却看见是身着内监服饰的人跌跌撞撞地拜伏在地下,脸色涨得血红,气喘不止。他袍子下摆上都是雪泥的**子,分明是策马疾驰而来的。

????“你……是掌香的内监范青辰?”建王指着那人道。

????“不好……不好了!”范青辰来不及行礼,手颤颤地指着外面,“陛下……陛下召集了内廷禁卫,要冲离公的府邸!”

????“你说什么?!”建王猛地起身。

????谢奇微却先看向银帘外,确认宾客们在酒后尚未察觉这边的动静,随即一把扯过范青辰的衣领:“小声说!到底怎么回事?”

????“太傅要救陛下!陛下今日传令内廷禁卫都统白子丞、白子默两人,召集内廷禁军四百多人,入夜在太清阁下聚兵,说是要杀入离公府,取嬴无翳的人头!太傅要救陛下,这是羊入虎口啊!”

????“混帐的东西!你们为何不死谏陛下?现在陛下可曾出?”

????“龙壁将军死谏,已经自裁!陛下现在带着禁军前往西武库取弓箭长戟,而后要去太庙祭祖,再就是杀去离公府。”

????“彭千蠡也……”建王腿一软,跪在地下。

????“太傅!”他回过神来,第一个就是扑向谢奇微,“太傅念在先帝的份上,救救哥哥吧!”

????谢奇微花白的眉毛紧锁,双手颤抖,正在不安地踱步,被建王抱住,似乎也清醒(.2.)过来,猛地按了按他的肩膀:“建王放心,谢奇微身受皇家大恩,无论如何也要死谏陛下!现在赶往太庙,也许还来得及!不要惊动这里的人,建王快随我来!”

????几名侍卫急匆匆拥着建王和谢奇微要离去,谢奇微转身,目光凌厉地扫了一眼项空月和叶雍容:“两位还是继续饮酒,这些事情,不知道好过知道!”

????“太傅!”叶雍容想要跟去,谢奇微的背影却已经消失在后门廊边。

看网友对第一章 云龙之初 三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