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亚博网址 剑 十九

亚博网址 剑 十九

????“羽然,你不怕么?”吕归尘举高蜡烛,照亮了甬道**,他不必伸直手臂就可以摸到那些镌刻在石头里的花纹。他在甬道侧面的石壁上敲了敲,声音证明了那是坚实的厚壁。

????“不会有事的,‘安’是一种很难用来进攻的秘术,因为除非施术的人自己,否则任何人走在它里面都会被幻象迷惑,死人脸也不例外。”

????“你说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就是不知道才好玩啊。”

????“就知道玩,这里越走越窄,是不是死路啊?”姬野高出吕归尘半个头,更觉得甬道的窄矮。羽然兴奋之余又战战兢兢的,从后面抓住了他的腰带,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头拖车的驴。

????“是墓道吧?看这个样子,我们好像是走进祖陵下面来了,不过我们走的不是神道的入口,是备用的侧道,”吕归尘看着手上铁锈一样的青灰色粉末,茫然不解地摇了摇头,“这些壁画是什么?”

????“什么壁画!不懂了吧?”羽然在他的手指上沾了一些粉末,捻了捻凑到鼻尖,“这是秘术的咒符,是用大青树的木灰混合了青铀粉,用热腊浇上去的。这是镇守墓道用的。”

????吕归尘很佩服:“羽然你知道的真多!”

????“这是羽族的咒符啊!”羽然有些得意,“我当然知道的。”

????“羽然你不要老是拉我的腰带。你说那些花纹是干什么的?”姬野在最前面的黑暗中摸索,拿长枪挑着什么。

????“驱退不灭的魂魄,免得出现跳尸什么的。”羽然弯曲着膝盖在甬道里小蹦了几下,鼓着嘴翻着白眼,她蹦着蹦着往吕归尘那里去了,忽地吐出了舌头。

????“羽然你在干什么?”吕归尘好奇地看她。

????“跳尸啊!”羽然去掐他的脖子,“我是跳尸,阿苏勒怕不怕?”

????“哦,”吕归尘忽地笑了,“我还以为是兔子……”

????羽然愣了一下,手上忽然加了力气,吕归尘痛得喊了起来。

????“别闹了,没准真的把跳尸给吵醒了。”姬野侧身让出了看向前方的路,“看看这个。”

????周围一片死寂。

????“啊!”羽然尖叫了一声,真的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脑袋猛地撞到了甬道**。

????“你干什么?!”姬野的脸涨得通红,大声地吼。

????“死人啊!死人啊!”羽然一手按着头**,一手指着前方,“你们没看见么?”

????“我当然看见了,可是你把我的腰带扯下来了啊!”姬野愤懑地双手拢在腰间。

????羽然愣了一下,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黑带。

????确实是一具尸体,他半倚着甬道壁坐在地下,全身呈现着斑驳的灰黄色。不知为什么他并没有腐烂,在这个时有滴水的甬道里,他只是干瘪了下去,全身的肌肉和皮肤都干缩着贴紧在骨头上,连眼珠也只是脱水了,瞳孔扩散开来,最后的视线像是凝在无尽的远处。

????“别瞎喊,给外面人听到了,我们就完了,”姬野不耐烦地抓回腰带自己系上,“不就是跳尸么?就算真的跳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活的都不怕,还怕死的么?也许是死在这里的工匠,据说当初修这个祖的时候死了很多的工匠,光是搬运石料时累死的就有上千人呢。”

????羽然定了定神:“那……那我们怎么办?”

????“往回走,快一**,我走在最后面,”姬野推了推羽然的肩膀,“你走在最前面。”

????羽然往他身上缩了缩:“我不要,我要走在中间!”

????姬野把她的身子扳过去,双手从后面搭在她肩膀上:“跳尸都是这么吃人的,他们跟在你后面,把手搭在你身上,你以为后面有人喊你,一回头,他就把你的脖子咬断,一**声音都不出来,最后一个人就没有了。然后再去吃倒数第二个。”

????羽然“啊”地惨叫了一声,抓住姬野的头,拳头胡乱地砸了上去。姬野一手按住脑袋,任她打了一会儿。而后羽然抓过吕归尘手里的蜡烛,掉头飞快地奔向了甬道的另一侧。

????吕归尘呆在原地看着这一切,虽然惊惧,还是不由得笑了起来:“姬野你又逗羽然,你说的那个是狼吃人的办法,跳尸也跟狼一样么?”

????姬野却没有一丝嬉笑的神色,他拍了拍吕归尘的肩膀,脸上透着冷峻:“跟上羽然,大家都别拉下。我可不知道跳尸怎么吃人,我也不怕那些恶心人的东西,不过这里还是不要久呆了。你看见刚才那个死尸身上的衣服了么?”

????“衣服?”吕归尘愣了一下。

????“别跟羽然说,那是禁军金吾卫的军服,那个人不是工匠。”姬野回头瞥了一眼那具尸体,“这里没理由死禁军的高官的,而且,他肩上有一道伤,几乎被人劈裂了!”

????脚步声开始有回音了,姬野已经摸不到身边的甬道壁。

????他把蜡烛从羽然手里接了过去,他的手上套着手甲,这样滚烫的蜡油不会烫到羽然的手。蜡烛已经燃得很短了,火苗微微地飘着,他们似乎已经摸出很远的一段距离,可是周围反而变得什么都看不见了,像是走在一个巨大的空间里,走了很久都没有碰到什么阻碍。蜡烛的微光只能照见脚下的青砖地面,此外所有的光芒都被黑暗吞噬了。

????姬野忽地跌跌撞撞地跪倒在地下,最后一**火苗熄灭了,三个人彻底被黑暗笼罩了。

????“姬野你笨死了!”羽然赶紧跑了几步,紧紧抓住了姬野的领巾。

????“没事,”姬野蹲在那里,在周围悄悄地摸索着,“我拌在石头上了,脚扭了一下。”

????“完了,快找火快找火!”羽然说。

????“找不到的,好像是滚出去了!”姬野说。

????“哎哟!”黑暗里的吕归尘惨叫了一声,“羽然你干什么掐我?”

????“谁叫你把手放在这里的?我不是掐你我是掐姬野!”羽然气愤地嚷着,“他的脚扭了他为什么摸到我腿上来了?”

????黑暗里又是“啪”的一声,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羽然气哼哼地站起来:“这次打的是姬野了吧?”

????“就算是吧。”吕归尘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热的脸。

????“大家都握住我的枪,一起走,千万不要走散了。”姬野似乎是在地下踢了一脚,他的声音在黑暗里听着还是很镇静,“这里其实也不大,我们只是看不见,绕了弯子而已。羽然你换到中间来,阿苏勒走最后,我在前面。”

????“换来换去的……”羽然嘟哝着,可是她害怕了,老老实实地抓住枪柄换到了中间去。

????换手的时候,姬野在吕归尘手腕上捏了一把,吕归尘不说话,一手握着枪柄,一手握住胸前的青鲨。剧烈的恐惧捏紧了他的心,他手心里都是冷汗,轻轻在前面羽然的肩膀上按了按。女孩子温暖的体温暖着他的手,让他稍微镇静下来。

????“羽然别怕。”吕归尘轻轻地说。

????本来要生气的羽然把话吞回了肚子里。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吕归尘的声音萦绕在她耳边,带着罕有的郑重,让她心里的紧张松懈了下来。

????又不知走了多久。

????“怎么还没有路!我不想在死人的地方转了!”羽然完全失去了耐心。

????“羽然别闹,”姬野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们要找到路了,我摸到一面墙。”

????“端敬王……王太妃陵寝,”吕归尘贴上去摸索石壁,低声喊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哪里啦!”

????“你摸到什么了?”姬野和羽然同声问。

????“这里有字的,端敬是国主亲祖母的谥号,她是哀帝六年才去世的,百里国主亲自为她修建的陵寝,所以称为王太妃。路先生说过祖陵的格局,她的墓葬在地宫里是中心靠东一**的位置,这里就该是端敬王太妃墓的配殿了。”

????羽然重重地哼了一声:“阿苏勒你脑子坏掉了!我才不管这个老女人是唐公的祖母还是干妈呢,我现在是要出去!我们跟着那个青脸的小子进来,现在人影也没有,蜡烛也没了,我可没兴趣看老女人的坟!”

????“到了配殿,就该离出口不远了。我们沿着这面墙往前探探,就该找到神道,沿着神道一直走,就是我们进来的地方了。”吕归尘耐心地给她解释(.2.)。

????“大禁?阿苏勒,大禁是什么意思?”姬野也摸索着。

????“是说非亲族不得进入……”

????“你们两个脑子都坏了!本姑娘现在就要找神道,要出去,才不管一个死掉的老太婆大禁不大禁。”羽然恼火起来,提起脚在石壁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光明暴溅出来的一刻,像是洪水一样。三个人不约而同地闭上了眼睛,只能听见耳边“呀”地一声低响,淡淡的油香气息弥漫在周围,姬野用枪挡在了羽然的身前,吕归尘紧紧握住了佩在胸口的青鲨。

????随之而来的是寂静,吕归尘感觉到一只手轻轻颤着摸过来,他反手去握住,是一只柔软而娇小的手掌,和他交叉相握。

????“羽然别怕。”他轻轻地说着,尝试着睁开眼睛。

????眼前的一切让他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面前的石壁分为两扇洞开了,的光明像是利剑,照亮了他们的眼睛,也照亮了石壁后的宏伟建筑。那几乎是一个广场,平整的方砖铺成地面,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数百步的距离。对面就是宏伟的大殿,它雄伟而寂静,制式和宏大华贵的紫辰殿完全相同,只是它完全没有粉饰,只有粗大的楠木柱梁和手工精湛的门窗以木材的原色显示着庄严。一张数十丈长宽的巨大布匹挂在大殿的正面,被石门打开而透进的风掀起,仿佛海浪那样震荡着,它原本应该是白色的,可是经历过多年之后泛起岁月的淡黄,上面又满是深褐的印记,凌乱地分布着,看不清是什么图案。

????“阴殿”,吕归尘想起了路夫子说过的,这是下唐百里氏陵墓的阴殿,供奉着无数死去的祖先。

????光源是广场正中的油灯。吕归尘不知道这些灯已经燃烧了多少年,静静地照亮这片死者的殿堂。每一盏灯都只有豆大的火苗,而盛着灯油的,却是两个人才能合抱的巨大瓷缸,上百个这样的瓷缸聚在一起,星星****的光才亮得足以照花人的眼睛。

????“这些灯……还燃着?”

????姬野****头:“书上说过,是万年灯,一缸清油里面混一升鲛人身上炼出来的鲛油,一根灯芯,可以**上几千年都不灭。”

????“姬野阿苏勒,你们看见什么了?”羽然一手握着姬野,一手握着吕归尘,只是不敢睁眼。

????吕归尘略略回头,看见那双熟悉的黑瞳。姬野的目光平静而警惕,默默地看着前方,而后冲吕归尘摇了摇头,目光微微闪向自己的身后。吕归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哆嗦了一下,**了**头。

????石门外面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或许五十具,或许一百具,甚至更多,他不知道。已经干透的血迹泼洒在砖石地上,几乎无处不是红黑的斑**。那些尸体像他们在甬道中遇见的一样干瘪,他们分明是死去很久了,可是却不腐烂,保留着临死的惨状,多数尸都从**门被劈了开来,偏差了少许的从肩膀斩下。吕归尘不敢相信是什么人拥有这样可怕的刀法,能把人从正中劈成两片。

????他想起在另一片黑暗中的老人,想起在草原上自己对着那头狼王挥出的一刀。

????他已经猜到了这一幕,姬野踩到的那个死人,他也踩到了。他明白姬野要扔掉蜡烛的原因,这样羽然才不会惊惶失措地奔逃:而姬野要走在最前面,是因为只有这样他每次踩到尸体才能绕开。吕归尘的心里对这个朋友忽地充满了敬意,姬野那对黑瞳中的坚定让他不那么恐惧了。他紧张地舔了舔嘴唇,冲着姬野**了**头。

????“羽然,我们往前走,”姬野的声音低低的,他推着羽然的肩背,“不要回头!”

????“干什么?”羽然不甘心地扭着,姬野双手按住了她的面颊不让她扭头。

????“往前走。”

????“阿苏勒你怎么了?”羽然瞥见一旁的吕归尘,他正看着自己的背后,浑身不住地抖着。

????“快……快走!”吕归尘攥着刀柄的力度像是想把它拗断。

????“你……”

????三个人都不说话的时候,羽然听见了背后传来的声音。低低的像是一只破布口袋里漏出的风,又像是人极度疲惫时候的喘息,随即她听见了脚步声,可是重得奇怪,像是走路的人穿了铁鞋那样。她能感觉到姬野的手上也冷了,恐惧像是铺天盖地的大网罩住了她。她几步窜进了那些万年灯的光明里才敢回头。

????她忍不住惊叫起来。

????她看见了满地的尸体。可是这还不是最令她恐惧的,最可怖的是那些灰黄色的干尸缓缓地坐了起来,他们已经干枯的眼睛也在缓慢地转动,最后转向了有光的方向。他们一一地站了起来,向着这边挪动了,脚步极慢又极沉重。一具尸体的右臂连着一半的肩膀被砍下来,只剩下少许皮肉连在身上,他的右手上还握着铁刀,走起来那柄铁刀就拖在地上叮叮当当地响着。

????“跳尸……真的是跳尸!”羽然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见的是地狱。

????“把门关上!”姬野一把扯开她,扑上去使劲地推门。

????吕归尘也帮着他上去推门,可是刚才触手洞开的石门这时候却像是开玩笑一样死死地涩住了,根本纹丝不动。两个人都是满脸的冷汗,眼看着那些行尸缓缓地逼上来了,已经能够看清他们干枯的眼珠嵌在同样干瘪的眼眶里,仿佛一只只脱水的黑枣一样。

????“都跟我来!”羽然喊了一声。

????两个男孩迟疑了一下,明白了羽然的意思。三个人一起奔向最近的那盏万年灯,三个人的力量勉勉强强可以把上百斤的油缸托起来,挪动到门边。灯芯上的火苗沾到了油面,整缸油烈烈地燃烧起来。姬野一枪敲碎了油缸的边沿,燃烧的灯油汩汩地在门口流成一滩,最后他飞起一脚,把整只破缸也踢了出去。

????为的行尸已经到了门前,被灯油泼上的行尸愣了一下,仿佛意识到了疼痛,退了几步,撞上了后面的行尸,滚倒了一片。火焰蔓延起来,把周围的行尸都**着了。

????“快**!快**找关门的办法!”姬野喊着。

????“我明白了,是榫子卡住了!”吕归尘吹去门枢上的灰尘,露出了精致的卡榫。他搬过卡榫,涩住的门在姬野和羽然的推动下像是上了油一样的轻快,迅地闭合。

????三个人还没有来得及欢呼,一条燃着火的胳膊从门缝里探了进来,正搭在羽然的肩膀上。

????门无法闭合!更多的行尸忽然明白了他们的处境,留下的那道门缝中,孩子们看见更多的行尸越过了火焰,扑向了石门,他们的动作忽然变得迅疾如风。

????“啊!”羽然的尖叫声中,姬野双手拢在她肩膀上,带她飞退出去。

????吕归尘拔出了胸前的青鲨,上步一刀,斩落了那截干枯的胳膊。姬野跟上来飞起一脚,终于把石门踢合上了,吕归尘用尽全力把粗大的门闩推过去封住了门。三个人都疲惫地靠在门后喘着粗气。

????“这里怎么真的有跳尸?”羽然脸色煞白地大喊。

????“我……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刚才我摔倒是那个尸体把我的脚腕捏住了!”姬野忍了很久的汗忽然全部流了出来,浑身像是泡在水里。他也不是不怕。

????“那那……那摸我腿的人……”羽然结结巴巴地。

????“不是人,是行尸!快走!找别的路!不知道这门能不能挡住他们!”

????石门外传来了沉重的敲击声,不知道多少只手在轰击石门,石门也震颤起来,簌簌地落着灰尘,不知道何时会崩溃。

????“进大殿里面去!”姬野指着前面的阴殿,“看看有没有别的出口!”

????“那个东西后面有什么?”羽然指着那张巨大的布缦。

????“是裹尸布……”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裹尸布?裹什么尸体要那么大的裹尸布啊?”

????“这个东西也叫阴幡,说书的先生说过的,不是裹王太妃的裹尸布,是裹那些修完了墓葬后殉死的工匠。挖一个大坑,把这块大布垫在里面,杀死一个人,就扔进去,这些尸体的血印留在上面,就变成了阴幡。阴幡挂在阴殿的前面,这些死魂就可以护卫王太妃的棺椁了。”

????“这是王太妃?这是妖婆吧?”羽然喊。

????“不管她是妖婆不是妖婆,我们现在都得进去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出路没有,回头去拼那些行尸,肯定是一条死路!”

????“鬼知道那个王太妃是不是比外面那些厉害几百倍的行尸啊!”

????“还好,还好,”吕归尘按住羽然的肩膀,竭力让自己安静下来,“我听说端敬王太妃死的时候已经七十六岁了,老得都走不动路了,就算是行尸,也不会是多厉害的行尸。”

????羽然呆呆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苦笑起来:“阿苏勒,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个笑话来,你的胆子才是我们三个里面最大的!”

????三个人都听见一阵巨大的风声从头**而下,他们不约而同地抬头,看见那张巨大的裹尸布忽然娓娓落下了,整个阴殿的真面目暴露(.2.)在他们眼前。阴殿没有门,他们可以直接看进去,看见里面的一切。

????“这是……这是……”

????这是三个人毕生都难以忘记的一幕。

????两行万年灯的照耀下,地面是血红色的,像是地狱屠场。尸体有的匍匐,有的蜷缩,还保留着死时的情景,让人可以清楚地想象到他们的死是何等的痛苦。他们的血早已干涸,在地面上留下了肆意泼洒的红色,有如淋漓在纸面的墨。和那些行尸完全不同,没有人能看出他们是被什么武器杀死的,他们的伤痕有的仿佛是被凿子凿穿了胸口,有的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把身体的一部分咬去了,有的则像是融化了。

????所有的尸体都没能进入大殿中央的。

????在大殿的中央,诡异地空出的一片地面是没有血色的。像是有人以圆规设置了这个直径约有丈余的限制,不允许那些尸体进入。只在圆圈的正中央,一具骷髅以帝王般的姿态昂然地骑在他那匹已经化为枯骨的马背上。纵然死去,这个人和他的马依然带着和其他尸体不同的威严,马骨的后腿折断了,前腿却笔直地撑住地面,而尸体胸口的肋骨纠结起来,紧紧地缠绕着一柄苍青色的巨剑,剑柄**着他的下颌。

????就是这柄剑撑住了他,让他虽死也是高高地昂着头!

????“是他的剑!是那柄剑把所有人都杀了……”吕归尘指着那柄帝王般的古剑,“只有这柄剑才能砍出那样的伤痕!”

????“这是端敬王太妃么?”羽然哆嗦着。

????“不……不像……”吕归尘说。

????“管不得那么多了,”姬野在两个人的肩膀上推了一把,“先进去!不知道这些尸体会不会活过来。”

????他挥舞长枪把那些油缸都打碎了。清油泼水一样溅得满地都是,阴殿外一片地面变成了火海。

????“就算他们打破门,也能再**一阵子。”姬野回头望着震动的石门。

????“那我们自己也回不来了!”羽然说。

????“反正回来也是死,这边肯定没路了。”姬野率先蹬着阴殿前刻有巨大金色菊的台阶冲了进去。

????“快走!”羽然推了吕归尘一把。

????吕归尘忽地惊醒过来。

????“阿苏勒你什么呆啊?现在不是呆的时候!”

????“我……”吕归尘的脸色有些奇怪,“我怎么听见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羽然和阿苏勒躲避着火苗冲进大殿的时候,姬野正拄着长枪,半跪在那个圆圈外端详那具尸体。

????羽然畏惧地用脚尖挑了挑一具死尸,而后忽地跳开,担心它猛地坐起来抓住自己。死尸还是静悄悄的,她大着胆子上去,拿衣袖垫着推了尸体一把,却没能把它翻过身来。她惊异地检视了尸体,现竟然他的整块胸口诡异地和地面的青砖融合在了一起。

????吕归尘却靠近去看骑着马骨的骷髅。地砖上残留了他临终以巨大的古剑留下的字迹。

????“锵锵兮铁甲……”吕归尘轻声念了出来。

????“姬野姬野,别看了!”羽然上去推姬野的肩膀,“别看了,快**找路啊!”

????姬野没有起身,而是粗暴地把羽然推了出去,他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声音也嘶哑:“不要……羽然离我远一**!不要靠过来!这里……有**不对。”

????吕归尘也现了姬野的异状。大殿里有低沉的虎吼声,来自姬野手上乌金色的猛虎啸牙枪,它不安地剧烈震颤着,白银镶嵌的虎眼上流动着活物一样的光芒。而一起震颤的是那柄苍青色的剑,似乎两件武器都要挣脱主人的控制,剑身敲打着骷髅的肋骨。

????“什么人?”吕归尘忽然转身大吼。

????羽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了陈列在帷幕后的巨大棺椁,而棺椁前站着一个人。光从他背后照过来,远远的看不清他的面目,只听见他嘶哑地笑了笑。

????“你们终于来这里了。”

????“幽隐!”羽然从那个扭曲变异的声音中辨认出了对方,她跳起来指着那个人影,“是你引诱我们进来的!”

????“我带你们一起来看我们家的光荣。”

????“光荣?”

????“我要继承的光荣。”

????“什么乱七八糟的?死人脸,你可不要吓人!外面那些行尸进来,连你也没路逃。”

????“所有敌人,都会被杀死!”幽隐动了,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姬野忽然起身,撞倒了吕归尘,在大吼中全力迎上。

????火花四溅,虎牙格住了长刀,巨大的金属震鸣声令人觉得像是牙齿里咬着砂子。姬野被巨大的力量推动着退后,刀锋几乎贴在了他的鼻子上,他膝盖着地,艰难地**住了对方可怖的力量。

????吕归尘倒在一边,浑身都是冷汗。幽隐忽然拔刀扑向他,根本没有任何征兆。

????“幽隐你?”

????姬野抬头,看清了对手的脸,心里彻寒,忽然涌起的恐惧令他的双臂在瞬间几乎完全失去力量。他不能确信那是不是幽隐,确实是那张熟悉而讨厌的脸,可是他在幽隐的眼眶里看不到黑白的区别,瞳孔像是融进了眼白里,灰蒙蒙的一片。他的脸不知怎么的变形了,像是面部完全失去了控制,森然的白牙也从唇边暴露(.2.)出来。

????呵……”幽隐的呼吸粗重而漫长,像是极度的疲惫,可是枪上传来的力量却一波一波地增大着,他没有穿戴护膝,膝盖**着地砖似乎要裂开似的。

????呵……”幽隐还在重复着这个困兽般的声音。

????姬野咬紧牙关抬起头,他再次看清幽隐的脸,忽然明白了那声音的意思。幽隐竟然是在笑,笑声憋在喉咙深处,随着喘息一阵一阵。

????“姬野!”吕归尘全身绷紧,握着青鲨的刀柄,却不知该怎么做。

????“扎……扎他的背后!”姬野的双臂渐渐开始颤抖。

????吕归尘不再犹豫。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底的恐惧,大吼着冲了上去,青鲨对准了幽隐的右肩扎了下去。刀锋轻易地破开了皮肉,温热的血溅了他满手,随后他感觉刀锋触及了硬物。那是幽隐的肩胛骨,他明白过来,心里一颤,手上的力道小了下去。

????姬野感觉到虎牙上的压力忽地减轻了,就在同一时刻,吕归尘看见那双不分黑白的眼睛慢慢地转过来对着自己,幽隐的脸上没有痛苦的神色,喉咙里依旧是低沉的“呵呵”声。

????那是死人的眼睛!吕归尘几乎要喊出来。瞳孔开始扩散了,只有死人的眼睛才是这样的。在铁线河战后的河滩上,河水是红的,他看见无数双这样的眼睛静静地面对天空。

????短暂的失神令他失去了退避的机会。幽隐的手臂仿佛一根铁棍,挥过来重重地击打在他的侧脸,一口鲜甜的血喷出去,他翻滚着到地。半边脸完全地麻木了,他不知道是不是一侧的整排牙齿都掉了下来。

????幽隐转过了崩口的刀,踏上一步。

????“不要过来!”吕归尘对着扑近的羽然大吼。

????幽隐再踏一步,高举战刀,微微顿了一下,注视着阻拦在面前的羽然。他似乎迟疑了一瞬,而后战刀呼啸着斩落!吕归尘从斜次里横扑了出去,带着羽然从幽隐的身旁滚开。

????“这个人……这个人疯了……”姬野的呼吸变得沉重而急促。

????“我们快离开这里!”

????“如果外面那几十个行尸让我们出去的话……”姬野舔了舔嘴唇,全身的姿势缓缓下沉。乌金色的枪锋落在了地上,他右手握在虎牙的枪尾,左手沿着枪杆缓缓地推了出去。长枪变成了他怀抱中的巨箭,这个熟悉的姿势令吕归尘的头皮麻,在演武场中关于这一枪的记忆跳了出来,像是一道闪电。

????极烈之枪。

????姬野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去想外面的几十具行尸,也不要想膝盖上的疼痛。他脑海里浮起的是翼天瞻划下的枪圆,无数的圆互相嵌套、交错,当他出那记攒刺的时候,他需要一举穿破所有的圆。时间会近乎停止,当他爆力量的瞬间,他将再也没有思考和更改的机会。

????疯狂中的幽隐似乎意识到了这边的危险,他提着刀转身,喘息声变得越沉重而急促。那双分不出黑白的眼睛缓缓地转动着,打量着姬野的动作。

????阴殿中的寂静带着死亡的气息,吕归尘张开胳膊挡在羽然的身前。他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他们之中唯有姬野可以挡住幽隐。可是这时候的幽隐完全不像平时,他的行动迟缓,力量却像是一只烈鬃熊。背后被青鲨刺出的伤口缓缓地滴血,他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双眼只是直直地盯着姬野的枪锋。

????血滴落在地上,渐渐地汇成了一小洼。幽隐的背后在滴血,姬野的膝盖也在滴血,方才他膝盖下的方砖已经碎了,锋利的碎砖刺了进去。

????羽然从吕归尘的肩上探出头来,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她的目光落在地下的血洼里,忽然呆住了,那两洼鲜血缓缓地流动着,它们像是血色的蠕虫,一滴一滴地向着猩红的血圈里面汇集。一旦触及那些干枯的血迹,新血就立刻冒起了气泡,像是在火热的金属表面上蒸着,瞬间它就干了,和血圈融合在一起,不再留下痕迹。

????“是……是龙血咒印!”她喊了出来。

????惊呼声打破了危险的平衡,虎牙的枪锋一沉,姬野的攒刺了出去。比吕归尘所曾见过的更加犀利和迅,像是戈壁上卷着飞石的风。幽隐在攻势中明显地迟钝了许多,他的力量巨大,可是度上始终吃了亏,他尝试着向左右侧身,可是姬野的攻势仿佛是一面推到的巨墙,在他的枪锋前根本没有留下空隙。

????只是些微的迟疑,幽隐失去了对攻的机会,姬野的枪尖到了。两个人接触的瞬间无论是吕归尘还是羽然都看不清楚,只有一声震耳的刺鸣。幽隐的整个身体被长枪推动,他呜呜地低吼着,连续地退后,直到后背狠狠地撞在立柱上。

????两人合抱的立柱都被震动了,**上簌簌地落下灰来。虎牙的枪尖陷入了幽隐的肩胛,却没有洞穿。幽隐在最后的一刻选择把战刀偏侧过来,格挡在肩上,黑铁锻造的刀身以枪刺处为中心完全地裂开了,半截碎刀已经散落。幽隐不持刀的手颤抖着抓住枪杆,血不断地从肩头的伤口涌出来。短瞬间的力令姬野有一种全身被抽干的痛楚,他一时间竟然没法再有一丝力气再次劲,只能深深地喘息。

????吕归尘和羽然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别管这个疯子了!我们赶快走!”羽然冲着姬野大喊,她紧张地回头看外面,已经是熊熊的大火。上万斤的清油同时被**燃,瓷缸在烈焰中裂开,油泼得满地都是,大殿前方一片火海。

????可是姬野却没有动。他面颊上的肌肉绷紧,牙齿紧紧地咬合在一起,努力要抽回枪杆。可是枪杆只是颤动,它被紧紧地攥在幽隐的一只手中,不能进也不能退。姬野的脸色变了,他的双手不能胜过幽隐的单手力量,而本来应该重伤得失去知觉的幽隐正在缓缓地抬起头来。

????“你,胜不了我的,姬野,”幽隐的声音完全不像人声,“这里,这里是我的地方,是我父亲的地方。我们家的荣耀!你看见了么?没有人能够活着踏出这个!”

????他笑了,咧开了嘴,像是要扑上去撕咬猎物的野兽。他的身体猛地一震,后背离开了柱子。没有明显的动作,可是力量逆转了态势,姬野不能控制自己的脚步,一步接一步地倒退出去。枪杆上传来的力量大得惊人,幽隐的身体半倾着,一步接一步地推进,沿路洒下的血星星****。

????“姬野!把枪放了!把枪放了!离开那里!离开那里!”羽然的声音撕裂而带着哭腔,“不要走进去!”

????“进去!”姬野觉得一种冰凉的战栗从后脑迅扩散到全身。

????他意识到有什么东西不对,猛地扭头。他看见了干涸的血圈,自己的最后一步,就在血圈的边沿。他的脚已经抬起了,落向血圈中。他不知道那个诡异森严的血圈意味着什么,可是从羽然的声音里,他听出了极大的恐惧。

????放弃虎牙?

????这个念头在他心里闪电般地一闪,已经迟了。他的脚落在地面上,眼前的一切忽然都变了。他觉得眼皮很沉重,像是要睡去。周身不再有力量的感觉,空虚,轻飘。他觉得自己能在同时看清前后左右,他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只觉得头**的天空很低,格外的黑。似乎是在下着雨,湿润的,粘粘的。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他在心里问自己,在胸腔(.2.)里空洞洞的似乎有着回音。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他焦急起来,他感觉到被遗忘的东西在最黑暗的角落里轻声地呼唤他,这是一个陷阱,他知道他要被吞噬了。缓缓地,记忆最深处的那个魔鬼一样的东西要从眼前升起来了,他想要逃跑,可是他分不清方向。

????周围都是人么?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围绕着他,藏在幽暗里的呼吸声,高大的影子们围绕着他,像是一圈围死他的墙壁。他们想干什么?他们的眼睛里是否带着血一样的颜色,他们是否都提着杀人的刀、冰冷的蘸水的鞭子?

????鞭子?为什么是鞭子?像是一根记忆的绳,一直连在最深处的井里。

????井?井里有什么?井里有什么?

????井里有人……

????吕归尘和羽然的眼里,是地狱般的一幕。

????随着姬野被推了进去,那个干涸的血圈恢复了鲜红。它开始流动了,更多的血从砖缝里汩汩地涌了上来,带着微微的热气,仿佛是从人身体里刚刚流出来的。姬野的靴底和血接触了,靴底立刻就被染红了。可不仅仅是染红,血在缓缓地沿着靴子往上爬,逆着往上流淌。

????进入大殿的一刻,那个声音又浮现了,像是一个人的声音在或远或近说话。

????“姬野!姬野快逃啊!”吕归尘不顾一切地大吼。

????已经迟了,姬野像是根本就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从他踏进那个的一刻开始,他和幽隐就脱开了,幽隐的脚步变得轻捷,他推开了陷入肩胛的枪尖,无声地绕过了姬野,走向了他身后。姬野提着虎牙,默默地站在那里,他的身体像是僵住了,只有眼角在微微地跳动和抽搐。

????吕归尘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想要冲上去拉回姬野,却被羽然死死地扯住了手臂。

????“不要去!”羽然大声喊着,“谁去都没用的!那是龙血咒印!”

????“龙血咒印?”

????“血咒被激活了,”羽然的脸上已经没有人色,话语碎成了片断,“枫山……枫山龙夜吟……龙血之座,苏醒了,苏醒了……谁都会被吞掉的!”

????“你说什么啊?”吕归尘用力地摇着羽然,却现女孩的身体轻而无力,像是一片枯叶。

????幽隐站在了那具骷髅的面前,他缓缓地伸出手,伸向了骷髅中的剑柄。他脸上现出疯狂的喜悦,却又有一种敬畏,像是一个食人的野兽,却在神圣的墓碑前跪下。他的手一直在抖,脸上也露出细微的痛苦神色。吕归尘不知生了什么事,只是感觉到要去接触那柄剑,远远比被姬野刺中的痛楚还要大。

????环流的血侵入血圈的中心了,血已经爬到了姬野的喉间,姬野完全是个血人了。他像是陷入可怕的梦魇里了,缓慢地扭着脖子,他的眼皮在剧烈地跳动,却无法醒过来。血漫过了他的喉头,沁入了他的头,他的衣甲在崩裂,衣甲下的皮肤在干缩,而后迅又被新漫过来的血覆盖。

????幽隐忽然野兽般地嘶叫起来,他的手即将触到剑柄了。可是这时候他手上的颜色已经变了,胀得如血,皮肤下的血液像是妖兽那样在翻腾,他的手掌大得像是有常人两个那么大。血终于从毛孔中渗透出去,他的手和剑柄之间连着无数细细的血丝,血丝落到剑柄上,立刻消失在了金属的裂纹中,不留下一**痕迹。

????骷髅开始颤动了,连着它的马骨。吕归尘捂住耳朵,却挡不住那声音,声音像是附在他耳骨深处的,是马嘶、是低语声、是无数人的嘶吼。

????幽隐全力收回了手。他扯断了脖子上的银链,把一件东西套在了手指上。那是一枚青灰色的指套。

????骷髅的颤动停止了,那一瞬间一切都安静下去。幽隐的手伸进了骷髅纠缠的肋骨里,握住了剑柄,指套的青光一闪而灭。骷髅锁住的胸骨全部打开,封印被解除了,幽隐拔出了那柄巨剑,剑锋落地。

????流动的血向着剑锋汇集过去,被金属完全地吸噬了。幽隐满是血的手也忽然干瘪下去,他的整条手臂都变成青灰色,像是血也随之被吸净了。可是他已经再没有痛楚,他的神色变得无比欢愉,像是得到了彻底的解脱。

????“我得到了……我……得到了!”幽隐狂喜的吼声在大殿里回荡。

????难以想象他是如何做到的,他双手握住剑柄,带着巨剑飞腾起来,向着姬野的背心斩落!

????“姬野……”吕归尘被彻头彻尾的无力感包围了。

????有人在喊我么?

????喊我!喊我!再大一**声!让我醒过来。

????姬野在捕捉那个细微的声音,它从这些黑色的影子之外来,可是一瞬就消逝了。

????他们举起了刀,刀落了下来,就在自己的背后,无处可逃。

????还有人喊我么?再喊我一次,再喊我一次……

????“姬野!”羽然的哭声贯穿了整个大殿。

????鞭子。

????井。

????井里有人……

????是那个女人的脸……空白的眼睛……那么柔软的头。

????上面的井口落下雨来,白色的天空。摸着她的脸,唱着熟悉的歌。再不醒来……

????再不醒来!

????死了?

????死了,永远不再醒来。

????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带着无比的畅快在一瞬间全部洞开,吞噬人心的妖魔带着长幡从黑暗中升了起来。再没有恐惧,也没有怯懦,姬野忽然现自己想笑,可是满脸都是泪水。

????包围他全身的血瞬间炸开,化成了一场飞向四面八方的血雨。姬野在绝不可能的瞬间挣脱了束缚,转身迎向了幽隐手中的巨剑。他没有用枪,而是挥拳砸在剑的侧面。身在半空的幽隐无处着力,斜斜地飞了出去。

????虎牙跟着刺出,姬野也变了,仿佛猛虎,再无畏惧。

看网友对亚博网址 剑 十九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