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亚博网址 剑 十八

亚博网址 剑 十八

????月下满池的荷花都已经谢了,枯篷压着荷梗垂下去,显得有几分萧条。一片杂草萋萋的空地上面倒插着姬野的虎牙,三个孩子晃着腿坐在水边。

????“死人脸跟你约的是什么时候?怎么还不来?”羽然等得不耐烦了。

????“时候已经过了,他再不来我们就走,本来说好一对一,大家最后比一次的,他总也不服我。”

????“死人脸最近是不是怪怪的,看他那个样子,像是快要饿死了。”

????“不知道,不过他的力气真大。”姬野摸着胳膊肘,“上次在校场跟他试手,把胳膊震伤了,在南淮城里还真的只有他是我的对手。”

????“这真是个鬼地方!”羽然看着荒凉的池塘。

????“别那么大声!”姬野把她的头压下去,“鬼知道有没有人还在巡逻。这是花澜苑,这池子水跟凤凰池是连着的,夏天很好看,现在荷花谢了呗。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岸边帮你摘个莲蓬吃,每到降霜前一个月,莲蓬最好。”

????“你吃过很多啊?”

????“这个池子一半的莲蓬是我吃的,”姬野耸耸肩,“反正也没别人采。”

????“吃货!每次还来分我们的枣子,有莲蓬也不知道来给我们尝尝!”羽然去抓他的耳朵,被姬野闪开了。

????“哪那么容易去啊?等我下次换件大号的皮甲,也许能在胸甲里面藏几个。”

????“才不要!沾了你的汗味,没法吃了。那你跟阿苏勒分好了。”

????“我吃过的啊。”吕归尘在一旁说。

????“你也吃过?”

????“刚才姬野不是说他吃了一半么?”吕归尘小声说,“另一半是我吃的……”

????“唉!无聊死了,我们不必这么鬼鬼祟祟的吧,这半天也没看一个人路过,”羽然终于忍不住从桥下的阴影里探出了脑袋,“这个真的是东宫啊?”

????“东宫就是这个样子的啊,”吕归尘苦着脸,“你以为东宫是什么样子的?”

????“我听你们说,当然以为它是满地金纱,宫殿里面都是云雾,到处都是香味,而且漂亮宫女成群结队的地方!要是早说这个地方这么偏僻,不如去凤凰池那边钓虾!”

????“煜少主的宫里跟你说的有**像,不过外面可就不一样了。我听路夫子说,这里本来是百里国主家的祖业,先祖读书的草庐和陵墓都在这里,所以才把东宫修在这块地方,让储君守护祖产。好些地方都有典故,不能轻易修缮的。”吕归尘说。

????“那我要去煜少主的寝宫看!”

????“这个……”吕归尘为难起来。

????“没事没事,一会儿我去武库里面偷两件禁军的甲胄,等到煜少主睡着了,我们从你园子墙上那个缺口偷看,没事的,”姬野挥了挥手,“我先去摘两个莲蓬,你们先别出来!”

????他一猫腰闪了出去,警觉地左右看看,轻轻提着步子上了拱桥。他知道桥对面浅水滩里面摘莲蓬最容易。

????上到桥**,他忽地愣住了。

????他看见了幽隐。幽隐就站在桥的对面,一身的白衣,头**束着白色的带子,宽大的衣服被风吹着,像是套在一根竹竿上。静悄悄的,幽隐没有出一丝声音,只是直直地看着姬野。姬野在心里悄悄哆嗦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身上有**粘粘的冷汗。

????“幽隐你迟了!”他大声说。

????幽隐没有回答,转身走了。

????“幽隐你干什么?”姬野本想追上去,但是他心里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令他煞住了脚步。

????幽隐回了头,他嘴边带着阴阴的笑,举起了右手,“北辰之神,穹隆之帝;其熠其煌,无始无终!”

????姬野像是被雷轰中了,他看见了幽隐拇指上的扳指,他也明白这枚扳指代表着什么。只是他从未想过天驱的标志会落在这样一个人手里。

????“我知道你也有,”幽隐低低的声音飘来,“我看见过你把它挂在链子上,我们必定是要决战一场的,你跟我来。”

????他又转身离去。

????闻声的羽然和吕归尘跟了上来,看见姬野正立在桥心呆。姬野忽地转身去草地上拔了虎牙,紧紧跟上了前面幽隐的背影。羽然和吕归尘也只能跟在他的后面。幽隐走得并不快,没到转弯的地方,他甚至会留下来等他们一会儿,只是始终保持着距离。三个人跟着他走,才现其实东宫的地形仿佛巨大的蜘蛛网,有许多长廊的出入口都已经废弃不用很久了,可是这时候幽隐毫不费力地找到了这些通道,把他们带往一个未知的所在。吕归尘渐渐也开始迷路了,他一般只是在俩枫园周围出入。

????幽隐停在了没有**灯的宫殿门前,这里几乎是旧宫的中心了,寂寥得连蛙声都没有。幽隐驻足,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们三个人一眼,眼睛在月下似乎反射着白光。他推开大门,径直走了进去,姬野三个彼此看了看,跟了上去。经过大殿门前的时候吕归尘打了个哆嗦,指着高处的匾额:“湄……湄澜宫!”

????姬野随着他的指**看去,果真是“湄澜宫”三个字。他心里有种极其不祥的预感,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

????“你认识刚才的道路么?”他问吕归尘。

????“不认识。”

????“湄澜宫你是来过的……我也来过……”姬野觉得头皮麻,“可是这个路,怎么不对呢?”

????“东宫里面有几个湄澜宫啊?”羽然凑了上来。

????“只有一个。”

????羽然默默地抬头看着天空,一轮圆月高悬在天心。

????她喃喃地说:“真像是个纸糊的月亮……”

????“我们还是不要跟着他进去,幽隐这个样子,好像有什么不对。”

????“不好找退路……这是‘安’,”羽然低声说,“是幻术的结界,这周围是被人下了很重的幻术,以前听说河络有这样的本事。今天的月亮本来不该是满月的。我们刚才走过的和看见的其实也都是假的,我们只是在宫里面绕……死人脸把我们诓进来了。”

????吕归尘急忙回身去推背后的门,才惊讶地现那扇门根本推不开,似乎是他们走进来之后,有一个飘忽的影子就悄悄锁上了门。

????“东宫真是个闹鬼的地方!”姬野握紧了虎牙。

????“我们跟过去看看,”羽然大着胆子,“‘安’也没有多么可怕,只是我们分辨不出来而已,他也许真的安排了人埋伏我们,早说这个人最没有信用的!”

????三个人背靠背地蹭着走进了这个全然不同了的湄澜宫,吕归尘先抬头,已经没有百里煜挂在椽子间的金纱。他揉了揉眼睛想看清楚些,可是没用,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羽然说的‘安’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他要叫我们跟他下去。”姬野在宫殿最深处现了些什么。

????羽然和吕归尘跟过去,看见转石地面上忽然洞开了方形的入口,细长的甬道深深地通向下面,两侧**着蜡烛,像是招魂的灯笼。

????女人把打散的头绾起在头**,用一个银箍卡住了根。她在铜镜里端详自己的脸,沉静而茫然。她以水洗去了胭脂和粉妆,只剩下一张干干净净的脸,螺髻高耸的式改成了束起的直,衬得她的脸有些小,看起来显得更加年轻了,一如十四年前在八松的时候。她轻轻摸着自己的脸,不知道是幻觉抑或是时光的回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觉得自己在心里其实已经很老了,就要被南淮城的尘埃掩埋了。可是如今恢复了旧日的装容,才惊诧于自己依旧保有的青春。

????她站起身,把桌子上的银刀掖进了黑色束身甲的腰带中。雍容贵丽的宫装大裙被抛在了角落,她这件贴紧全身不留一丝缝隙的软甲把身形勾勒出来,带着一丝妖娆,却又矫捷如猎豹。她猛地推开了门,大口地呼吸着月夜下的空气。

????空气流入,像是冰凉的水从喉咙中泛起,把全部的尘埃都洗去了。

????她站在门槛上了,还差最后一步就可以离开。她环顾自己寄身十几年的这件屋子,就像一个蜗牛的壳。周围如此的安静,静到黑暗里像是有人在说话。

????“猫儿,往前走,不要回头……”

????“猫儿,不要看我!我这里是没有路的!”

????“猫儿,回到山里去,忘掉一切,你本来就该是自由的!”

????她站在那道门槛上,猛然回头!

????“猫儿……”

????眼前一切景象慢慢地都模糊了,像是那个男人的魂魄还在周围轻轻地游荡。有无数次她都觉得在最深的夜里,曾经有人站在床边安静地看着她,她伸手去抓,手里空空如也。她害怕那种椎心的寂寞,那么她离开了,那个男人的魂是否也会对着空无一人的床铺,一再地去挽,手中始终空空如也。

????她想要退回这间小屋里再次把一切都锁在外面。

????“走吧,忘掉一切,你本来就该是自由的。”另外一个声音在耳边说,那个人黑衣的身影站在高空皓月之下,懒散的笑容里有温暖的味道。

????她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她咬牙,一跃而出,张开双臂,仰望星空!

????终于自由了!

看网友对亚博网址 剑 十八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