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亚博网址 剑 十五

亚博网址 剑 十五

????八月十四。

????有风塘,深郁的桐影到了夏末的时候已经泛起了墨绿色。姬野站在屋檐下,凉风习习。

????他得以见到息衍的时间并不多,在有风塘就更少,虽然他本该是息衍的贴身卫士,可是将军行踪不定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坐在禁军军帐中的多半是息辕。这次却是息衍的忽然召唤,让他有些担心,不知道是否最近东宫里面禁军里的混乱都传到了将军的耳朵里。

????“进来吧。”息衍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姬野踏进中堂,看见端坐在案前披阅公文的息衍。息衍并不看他,随手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让他坐下。

????“今天找你来,知道是为什么么?”息衍的声音淡淡的,脸上也没有表情。

????“不知道。”姬野摇了摇头,心里更虚,光凭斗殴这一项,或许就够撤销他的军籍了。东宫紫柳营一直是世家子弟的乐土,偏偏他是个全无背景的平民。

????“你是东宫驻守的禁军,我问你当然是查询东宫的防御!”息衍一边走笔如飞,一边摇头。

????“哦!”姬野松了口气。

????“东宫现下禁军一共多少人?”

????“一共三百八十名,还有驻守祖陵的五百骁骑,加起来八百八十。”

????“嗯,”息衍**了**头,“驻守祖陵的五百骁骑军纪如何啊?”

????“这个……”姬野犹豫起来,东宫禁军远离禁军大营,到不了息衍手中,又不听三军将领拓拔山月的调度,祖陵的五百骁骑虽然是比紫柳营的纨绔好些,不过也是一团黑墨,要让他说好,他也觉得难以出口。

????“看来是没什么好转了。”息衍并不见怒气,“前些日子祖陵闹鬼的消息在南淮城里传得很嚣张,到底是骁骑们透出来的,还是紫柳营的人?”

????“这个……”姬野还是哑口无言。

????东宫远在城郊,和祖陵比邻,令储君守卫祖陵,是下唐的旧俗。也许是太过偏僻,东宫闹鬼的消息就从来没有断过,起初百里煜说死也不肯住在东宫了,百里景洪迫不得已才令世家选送了一批女孩儿陪他。不过除了百里煜的俩枫园里人多,东宫还是个荒凉的地方,夜深人静的时候,别说女侍,内监都不敢四处走动。

????“祖陵也是百里氏分家的宗庙,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不要传到国主耳朵里才好。所以我看驻守祖陵的骁骑要撤换一些,我已经从禁军中抽调了一些得力的人手,这几天就要安排进去。骁骑的统领也是游击将军幽隐吧?”

????“是!”

????“你拿我的手书,让幽隐把这些人安排去祖陵一带守卫,再有这种荒诞不经的传闻,”息衍抬眼看了看姬野,“五百骁骑连同幽隐我全部撤掉!”

????“是!”

????息衍在写完的信上印上自己的印鉴,递给姬野:“去吧。”

????姬野收下了,想要退出去,忽然听见息衍淡淡地在背后说:“玩可以,不过不要太疯了,尤其是不要拐带金帐国的世子到处跑。金帐国的少主,禁军的青缨卫,为了一个书馆的女伶和堂堂的游击将军当街大打出手,我也真是服了你们。”

????姬野不敢吭声,缩了缩脑袋,当作没有听见,一溜就不见了影子。

????息衍在他身后抬起头来,笑了笑:“北6瀚州未来的主人,竟也真的心甘情愿跟着这个小子跑东跑西。”

????“叔叔。”息辕进屋来。

????“这么早就晚饭了么?”息衍看着窗外西斜的太阳。

????“不是……”息辕的神色有一丝紧张,“有客人。”

????“有客?谁会知道我回来了?”息衍微微地皱眉。

????他忽然煞住了,高瘦的老人没有等待通报,缓缓地踏进了中堂,不动声色地站在门边。

????“你下去吧,”息衍对着侄儿摆了摆手,而后转向老人,“翼先生为什么会急着来这里?”

????“为了那柄剑。”

????“我刚刚安插了更多的人手,目前还没有更加翔实的消息。”

????“不必了,我有!”翼天瞻走到桌边。他的指间似乎捏着什么,稳稳地放在了一页信笺上,可是息衍却看不见,只能听见那个东西摩擦着纸面的“嚓”的微声。他心里完全明白了,不再说什么,只是望着窗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翼天瞻瞥了他一眼:“你早就知道她的存在,是不是?”

????“她死了么?”息衍低声问。

????“还没有,我饶过了她这一次,但是如果你想她活得更长一些,”翼天瞻的声音冷涩如冰,“就去跟她谈谈。”

????“三杯出尺剑,鼓罢惊潜龙;青山融碧血,独啸水云中!”

????先生的醒木在桌面一击,手指在长琴弦上扫过,他长身立起,也不回头一顾,径自掀开帘子走入台后。醒木声和琴声犹然不绝,如同雷后清雨,袅袅然无穷无尽。

????楼上楼下静了一刻,雷鸣般的掌声忽然响起,夹杂着叫好声和呼哨声。

????“看我三尺剑,一鼓惊潜龙!好啊!”二楼垂着纱幕的雅座中,有人放声长啸。

????有仆役捧着满盘的银毫散上台去,满地银光跳跃,在地板上叮叮当当响成一片,台下更加欢腾,人们纷纷站了起来。

????在无边的欢闹中,织金的软鞋无声地踏上楼梯。女人低着头,沿着过道走到最里一间空着的雅座里坐下。一阵含着水气的花香在走道上飘过,引得雅座里的人们纷纷探出头来,最后只看见曳地的浅紫色裙裾消失在尽头。

????这是一间小小的白纱笼成的阁子,可以坐三四个人,现在却只有她一个。

????“你来迟了,错过了出彩的一段。”右手的纱幕后传来男子的声音。

????“是么?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想不到那么热闹,这次为什么不在酒肆?”

????“这是说演义,市井里的粗人喜欢的东西,英雄美人,生离死别,很热闹的。宫里的女官,穿衣用的是冰锦,香料用的是龙涎,大概没机会见到这种场面,不过来一次南淮不听一场演义,也算了白来了。我怕你还没来得及见识,就没有机会了。”

????女人的双手无声地滑进衣袖里:“将军的意思,我听不明白。”

????“你见过苍溟之鹰了?”

????“见过。”

????“以蜘蛛丝想去杀苍溟之鹰,我劝你还是不要冒险。”

????“嗯。是他让你传话给我么?”

????“他要说的很简单,想必你也都知道,我来这里,只是想劝你离开。”

????“离开?”

????“幽长吉为什么选择你守护这柄剑,我不知道。不过,”息衍顿了一顿,“你不是一个天驱,甚至算不得一个武士。也许每一代都会有一个人留下来守护那柄剑,但是这个人不该是你。”

????“那是谁呢?是你们么?你们这些杀了他的人。”

????息衍沉默了一会,低声苦笑。

????“为了什么呢?只是因为他救过你,所以你对他有情?”

????“为什么……怎么说呢……我不过是回想起他的声音,所以那么多年,我那么想回北方的山里去,可是却踏不出南淮城。人心真是永远学不懂的东西,包括自己的心。将军只是想要那柄剑,何苦那么苦苦地探究呢?”

????息衍沉默了很久:“如果你算是我的敌人,那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我看不透的敌人。”

????“所以你至今都没有动手,是么?”

????息衍叹了一口气:“你守不住的。你的蜘蛛丝杀不了苍溟之鹰,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你已经守护那柄剑十四年了,永远都没有完么?你一辈子就想这样?”

????“一辈子……”女人轻轻地说。

????她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园子里的花开了,我常常会想,我就像园子里那些花,其实一生只开一度。我开花的时候,恰好和我丈夫在八松相遇,那也就是我的一生了。其实那柄剑,或者什么天驱的秘密,我都不在乎,我只是相信他一个人而已。”

????“还没有厌倦这种腥风血雨的日子么?”

????“将军在说笑了,掀起腥风血雨的,是将军这样的男人才对吧?”

????息衍沉默片刻:“去年,我在秋叶城里买了一栋房子,就在清冶湖边。不是什么很大的房子,但是全是没有漆饰的松木建构,白绵纸糊的门窗。木质的地板架起在半尺高的骨架上,不受地气,冬夏都很干爽。还有一扇朝向湖面的大窗,推开来,外面就是枣子林,然后是一望无际的湖水。清冶湖你知道的,早晨的湖水是深碧的,中午太阳升起,则是淡蓝。有没有兴趣去住在那里?”

????“只要我告诉你苍云古齿剑的所在,你就可以送我回北方,一生一世都不用回到这里,是不是?”

????“我会为你办好新的行牒,晋北国对于天启的皇帝而言就像是化外之地,没有人会知道你的来历。你们生来不就是该像云一样在空中飘流么?无论天罗还是天驱,始终不该有任何的人拴住你的脚。”

????女人笑了起来。她一笑,就像是晚来的春雨打落满树的花那样,****滴滴都是春情:“将军为我买了房子,帮我离开这里,在晋北那种苦寒之地居住。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空,春暖花开的时候可意怜奴,来看我一下,少住几日呢?”

????“大概不会。”

????“以前倒是也有人说要带我离开这里远走高飞呢,难道将军是个薄情的人,要让我独自一人远走高飞么?”女人还是笑。

????息衍也不生气:“园子里的那些花,一生只开一度,你刚才自己说的。”

????女人不笑了,低下头:“就算我愿意,幽隐怎么办?”

????“放弃吧,你难道不明白,那个孩子根本不像他的父亲,他没有他父亲的勇气。而他也不是你的孩子,他已经是百里景洪的了。在野心家的手中,绝不会有真正的天驱成长起来。”

????女人冷冷地笑了:“真正的天驱又如何,是真正的天驱下了对我丈夫的格杀令,而百里景洪收留了他的儿子。”

????“百里景洪为什么收留幽长吉的儿子,我也不清楚,不过据我所知的百里景洪,绝说不上什么宽仁慈和的君主,他每做一件事,必有所图。你是寄居在虎窝中求生。”

????“虎窝……世上哪里不是虎窝?”

????息衍沉默了一会儿,低低叹息:“走吧,忘掉一切,你本来就该是自由的。”

????女人的身子微微一抖,也沉默起来。

????许久,她低声说:“我会仔细想想,等我想好了告诉你。”

????“剩下的时间不太多了,苍溟之鹰已经决定动手,我们把日期定在九月初四,那天夜里会有一辆黑色的油篷马车等在紫梁街东口的凰月坊口,我和苍溟之鹰都会在那里。”

????“你们两个人怎么能闯东……”女人说到这里忽地煞住。

????“东宫祖陵,是么?”息衍的声音从轻纱那边悠悠地传来,“其实无论是我或者苍溟之鹰,早就确认了那柄剑的位置,龙血骨结咒印只要还在,一般人就别想踏进咒印的剑圈。下唐还没有能够把它移走的秘道大师吧。”

????“好吧。为什么是九月初四?初三是你的生日。”

????“我还想生日的晚上好好地喝醉一次,人生在世,能过的生日不过百数,错过了可惜。”息衍笑笑,“我等你的消息。”

????女人不再说话,起身走出了雅座。

????她走到楼梯边,听见了背后的声音:“瞬卿。”

????“将军还有什么事么?”她停下,并不回头。

????“我只是忽然觉得我对你的背影那么熟悉。仔细回想,每次我们有约都是我去看你的背影,”息衍摇着头,笑了笑,“所以我想看一看你回头。”

????女人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许久许久,而后缓步下楼,终于还是没有回头。

????书馆内的喧嚣还在继续,一段《惊龙传》说到了最精彩的地方。帘子一掀,黑衣的客人走了出来。街上空荡荡的没有行人,伙计牵上了客人的黑马。客人翻身上马,黑马驮着他,慢慢地消失在小街的另一侧,他啜饮着罐中的米酒,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风来,一树的花纷纷洒洒地落下来,落在女人的头和裙裾上,像是染上了,再不落下。女人的手从衣袖中滑了出来,指间夹着银色的短刃,卷曲的刀头带着森冷的弧度。她凝视着刀锋的一线光,再看向小街的尽头,那个背影已经不在了。

????“息衍,也轮到我看你的背影了,”她轻轻对自己说,“这样我们终于算是扯平了。”

看网友对亚博网址 剑 十五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