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亚博网址 剑 十二

亚博网址 剑 十二

????“生年总有尽时,英雄莫死床榻;借雨磨得铁剑,长鞭跨马称王。”

????台上的先生把手里的云板一扣,清声满堂。

????“今日翻来说蔷薇帝,又是英雄长醉篇。各位听客少歇,待我润喉,稍后尽我绵力,说这一曲阳关血战。伏尸十万,霸王定国,玉女惜别,”先生说完了这一句,又掀起帘子回了幕后。

????吕归尘被姬野拉着,一步踏进这个喧闹的所在,正是一片欢声震着屋**都颤的时候。放眼无处不是人,空气闷热还带着微微的汗味,他左顾右盼,张大了嘴,只觉得是踏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喂,快去给我们找个位子,我们还要一壶茶和一碟豆干,”姬野在腰间摸了摸,“再加一碟子胡豆。”

????“哟哟,是禁军的小军爷啊,”伙计堆着笑脸打哈哈,“里面实在是没有座位了,这一阵子的戏是《蔷薇百战录》,请的是有名的先生,唱曲的绝**的亮嗓子,前几场人都满棚了,差**把我们楼板也给挤破。今天说到‘阳关一战’,客人都是结伴来听的。说实在的,我们做伙计的还想听这一场呢,也都捞不着坐。要不然,两位小军爷先在场边凑个热闹听着,我在里面找找,一旦有了位子,立刻出来引座。”

????姬野扫视了一圈,也只能**了**头,拉着吕归尘往前挤了挤。两个孩子被周围一同站着听书的成年人挤在中间,姬野用力推了推,才能吕归尘腾出了一片地方。

????“这是什么?”吕归尘觉得无比的新鲜,紧张的贴在姬野身边垫脚去看。

????“这是说演义,来一趟下唐没有听过这个都是白来了。”

????“什么是说演义?”

????“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姬野埋怨着,“说演义就是说英雄故事。读书的可以看书,像我这样,再怎么读都是一知半解的,总要有人说给我听。而且这个说得可比看书有趣多了,有琴声,有人唱,后面还有鼓**,不过你看不见。”

????“嗯!”吕归尘使劲的**头。

????姬野看着他满是兴奋的脸:“其实这些还不算什么,我是带你来看一个朋友。不过你不要太亲近她,她疯起来也是很难缠的。”

????“她一会儿来么?”吕归尘愣了一下,“这里那么多人,能找到我们么?”

????“一定能!”姬野神秘的笑。

????掌声忽的哄堂而起,有人尖锐的打着呼哨。刚才走进后面的先生又悠然的踱步回来,这一次他捧了一张长琴放置在桌上,以衣袖洒然一扫,端坐在桌子后面。整个台上,只有一角有那么一张桌子,桌子一副云板、一块醒木和一张长琴,而台前则站着一个戴面具、穿红衣的人。

????“说书的先生是声角,前面的人是色角,”姬野解释(.2.)着,“先生只是说和弹,前面的人会唱和跳舞,他现在脸上戴的面具是额头抹金的。那是蔷薇皇帝的面具,戏台上只有蔷薇皇帝的面具是额头抹金的。”

????先生的手指轻轻扫弦,一扣醒木,周围全都安静下去。

????他清了清嗓子:“离乡去国二十年,归来日晚白新。我大胤始祖、蔷薇皇帝统帅大军直逼阳关城下,时值深秋,万物凋敝,大军皆服赤色,军中有一乘红辇,帘幕低垂,载着蔷薇公主驾下……”

????先生说话清澈,说起书来却变成一个沙沙的嗓子。他偶尔拨弦,侃侃而谈,眼中全没有台下的人。可那声音里却似乎有种魔术,吕归尘呆呆的听着,满心想的只是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支打着火玫瑰旗帜的大军开进到阳关城下,沙尘泛起,有一个女人在辇上缓缓掀起了帘子去眺望。幕后的鼓**由缓而急,由轻而重,先生说到了十万大军逼近阳光城下,便有乌云压**的意味。他双眉紧缩,手指在琴弦上忽挑忽捻,鼓声忽的一顿,仿佛全军定住。而后再起,这一次铺天盖地,有如雷鸣。

????“是冲锋!”吕归尘在心里说,他摒住呼吸,像是能看见领军的帝王咆哮着举起承影之剑。

????鼓声中先生忽的起身,回归幕后。鼓声再次停顿,叫好声再次潮头般掀起,吕归尘站在那里,怅然若失。

????“怎么没了?”他急切的拉着姬野。

????“刚刚过了一半,先生回去休息。”

????吕归尘松了一口气,悬起来的心稍稍落了回去:“姬野你再给我讲一下,我刚才没全听懂。”

????“蔷薇皇帝是我们胤朝的开国皇帝,是东6第一……就算不是第一,也是数一数二的英雄。阳关血战,是说他喜欢的蔷薇公主要死了,蔷薇公主和他从小就是最好的朋友,最大的心愿是看着他登上太清阁当上皇帝。可是当时蔷薇皇帝还被挡在阳关之外,眼看着蔷薇公主就要死了,皇帝决心不顾死伤强攻阳关,最后死了十万人,踏着尸体登上了阳关的城头。”

????吕归尘瞪大了眼睛:“死了十万人,才登上阳关的城头?”

????“是啊。”

????“代价真大啊,”吕归尘喃喃自语。

????“可是蔷薇公主就要死了啊,那是他一生最好的朋友,蔷薇公主一生的梦想,就是看着他登上太清宫的皇位,”姬野抓了抓头。

????“一生最好的朋友……”吕归尘呆了一下,不禁又犹豫起来。

????一生最好的朋友和十万人,在他的心头的轻重一时模糊不清起来。他望着红锦装饰的舞台,痴痴的出神。

????片刻的休息,先生重新走了出来,却不再说话,整了整长琴,自顾自的弹起一曲古风。古风本是简单萧瑟的调子,路夫子课余也不时的弹奏,不过到了说书的先生手里,却多了一些变化。周围听书的客人忽的也都没音了,连饮食的声音都一概全无,只听着琴声低徊,仿佛一根丝线渐渐拔起,越高越细,最后没入云中。

????先生一按琴弦,天地俱寂。

????“昨日青丝,冢间红骨;月色晚来枯,吊唱相和无;悲喜总无泪也,是人间白,剑胆成灰;琴木萧萧也,弦尽时秋风悲回,莫问从头;英雄总无路,天下千年酒,不解此一愁!”

????那个遥遥的歌声响起时,吕归尘呆住了。他一生都不曾听过这样清澈的声音,也不曾想过有那样千年的烈酒都解不开的愁绪。可是这个声音这么唱着,他就信了。那么寂寞高寒的声音,像是封在海螺中的涛声,过了千年洗去泥封,它依旧寂寞的转着,无始无终。唱歌的是个女声,声音清锐,如同扣着一片精铜的簧片。可扮演的却是高举烈火蔷薇旗的皇帝,他在新冢前唱着这样的吊歌,掀起车帘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他急切的想要去看唱歌的人,可是整整一面人墙挡住了他,前面一些坐着的客人也站了起来。

????“来,”姬野拍了拍吕归尘的肩膀,“站在我肩上。”

????吕归尘犹豫了一下,好奇心终于战胜了谦让。他扶着姬野的手跳了上去,站在了他的肩上。半蹲下的姬野站了起来,吕归尘忽然升得比周围所有人都高,眼界开阔起来。台上唱歌的就是穿红衣的色角,从身形看去是个高挑的女子。她站在台前边沿,轻盈得像是飞鸟,脸上还是套着金色的面具,面具上是个剑眉飞挑的威武男人。

????歌声稍微停息,后面声角的琴声又跳跃了几下。色角把一张红巾蒙在头**,不知在里面捣鼓些什么。

????“好!”叫好声一时仿佛潮涌,屋**都要被掀翻过来似的。有人大把大把的把银毫乃至金铢抛了上去,满台乱滚。吕归尘四顾都是兴奋得红的脸,他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大声的跟着叫好。

????色角忽的扯掉红巾,下面的面具已经换成了女人的,白面红颊,眉心弹着梅花痕。所有声音一时又都收了。

????“好啊!好啊!”吕归尘没有料到这个忽然的变化,还在使劲鼓着掌。

????他站得最高,声音最响,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他两只巴掌停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窘迫中,他看见红衣的色角转头向他,面具后面两只灵动的眼睛,伴着一声几乎听不见的低笑。

????下面的姬野拍了拍他的腿,吕归尘急忙扶着他的手跳了下去。姬野的脸色有**难看,他压低了声音凑在吕归尘的耳边:“有麻烦。”

????“什么麻烦?”吕归尘吃了一惊。

????“那个死人脸的家伙。”姬野在人墙里拨开一个缝隙,指着台下的座位。

????吕归尘看了一眼,心里突突的跳。围着一张方桌,坐的是东宫的少年们,为的是幽隐,阴着脸色扶着一只酒壶,方起召和雷云正柯几个围在两侧。幽隐斜斜的靠在椅子上,左右两边陪着妙龄的女孩,却是轻纱裹臂妖娆的装扮。方起召倒着酒跟幽隐陪着笑脸,似乎今天又是他的东道。幽隐面无表情的,没有看陪饮的女孩,也没有看台上的人,他的眼睛空洞洞的看着前面,谁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我们走吧?”吕归尘有些怕了“再看看。”姬野也有**不安的模样。

????台上清丽的歌声再次拔起,这一次吕归尘再也听不懂了,飘忽如风一样,有如在高天上经行。一丝丝的蔓延开来,像一枝种下散开的花叶,而后第一片花瓣被风扯了下来,卷得越来越高,直上云中。没在流水一样的云里,永远的只是漂流。声角的琴声滴水般在后面低低的应和,过去那场春风里面的相逢,十里花红,夜风来时的相送,走了很远回头,人还在隐约月色中。

????不知为了什么,吕归尘觉得眼角有**湿。

????歌声余音袅袅的散去了,短暂的寂静后,又是掌声。声角的先生一付不屑的模样,不理欢呼,又是掀起帘子直接回台后了,只剩下色角盈盈的行礼。她俏生生的站在台中央,就有人把纸花和鲜花一起抛上来,花雨满天,吕归尘只觉得在北6连大君也没有如此的风光荣耀。他盯着色角,不知怎么觉得色角面具下的眼神不时是投向他们这边的,他的脸于是就有**红了。

????老板模样的人从台边的梯子而上,捧着的托盘里都是金铢,呈在了色角的面前。色角微微愣了一下,只拈了一枚,好奇的看着台下。欢呼声低落下去,人们也交头接耳起来,只有吕归尘茫然不知生了什么。

????南淮城里给说演义的色角送礼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不过礼有轻重,一般不过是银毫,可是出手就送大把大把的金铢,不由得让人去想送礼的人是否有别的念头。这个色角只是在这里串场的,谁都不知道她的身份,不少富户曾经倾慕,不过色角从来不假辞色,总是悄没声的就溜走了,更不揭开面具。而今天这些金铢几乎可以让一户贫家过上十年了,不是一般富户可以轻易出手的,这么大一笔钱,别说是一个唱歌的女孩,就是小户人家的聘礼也不会有这一半,人们也怀着一分好奇想看看这个阔绰的人是谁,能否揭下色角的面具,抱这个美人回家。

????众目睽睽中,方起召抖了抖衣领,揉了揉胸口,昂然的上台。

????人群哗然起来。谁都没有料到出这笔大钱的竟然是一个禁军装束的十四五岁孩子。

????“这孩子哪来那么多钱啊?”有人就在吕归尘身边问。

????“可别小看孩子,这个据说是方氏的小儿子,他家里,买下小半个南淮城呢。”

????“这么小的孩子也知道花钱捧姑娘?”

????“别看得人家跟我们一样,人家家里貌美的婢女成群结队,十三四岁上就有丫鬟陪房了……”

????“一****薄礼,助姑娘的清音。”方起召竭力做出大人的样子,不过还是看得出在色角面前他很局促。

????色角没有理他,只是斜着身子瞥着他。

????周围的人哄笑起来,这样天籁的嗓子,本来大家也都不想一个富豪就花钱藏在家里,大家永远再听不着。方起召觉得浑身都不对,进不能退更没脸,只能从托盘上抓了一把金铢要塞在色角手里。

????色角闪开了:“你知道我是谁?”

????方起召蒙得心上的女孩问了自己问题,大喜,急忙**头:“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们见过的,上次你和……”

????“知道我是谁还敢来找死?滚!”

????色角忽然做了一件吕归尘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她抬腿狠狠的踢在方起召的胸口,整个的把方起召的踢翻下台去!轰然巨响,方起召撞塌了台面,书馆里面乱成了一片。色角跟着竟然把台上的九枝铜灯也举了起来,用力投了下去,挡住了要冲上来的雷云正柯。九枝铜灯里的清油泼溅出来,洒在桌布上,燃烧起来,做得近的两个客人衣服也着了火。场面越来越混乱了,又有几盏照明的铜灯被闪避的人群撞翻,书馆里顿时就黑了一半下去。黑暗里反而是燃烧的桌布和客人的衣服更鲜明。

????“着火啦!着火啦!”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

????书馆里本来还不知所措的人都乱了,纷纷往外面挤去,伙计们急急忙忙地端着水去把火浇灭,却挡不住人流。越来越多的灯被撞倒,周围更黑了,隐约中吕归尘只看见东宫的少年们变了脸色,一齐拔出腰间的佩刀正往台上冲,方起召还想拦,但是已经拦不住。

????“呆在这里别动!”姬野大声喊。

????他跳上前面的台面,大步踏过一张又一张的桌子,被他踢飞的酒水和食物四处乱溅。最后他把最后一盏铜灯也踢翻了,借力跳到了台上。周围完全陷入黑暗之前,吕归尘看见他一脚飞踢向幽隐,把他逼退了。所有人这时都在往外跑,吕归尘也想跑,但是他记着姬野的话,他要留在这里和他的新朋友在一起。他怕被人流冲走了,于是紧紧抱住了一根柱子。

????台上只有拳脚的声音,东宫的少年们似乎也是担心黑暗里误伤了同伴,于是收起了佩刀。不时的有闷哼的声音传来,不是中拳就是中脚,吕归尘竖起耳朵去听,似乎都不是姬野的声音,于是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呃!”

????吕归尘心里一震。这回是姬野的声音了,听上去他似乎中了一击。

????“你掐我干什么?”黑暗里传来姬野愤懑的声音。

????“我叫你赶快突围啊?”是色角清清脆脆的声音。

????“你别管我!”

????吕归尘觉得头**有风,他抬头去看。

????许多年以后,吕归尘无数次的回想那个瞬间,生怕遗漏了任何的细节。

????他看见了光,黑暗里只有那么一**火,是一根火绒,莲花盛开那样持在色角的掌中。她一手拿着那根火绒,一手搂着一根红锦。红锦拴在屋**中心,本来是一个悬挂在台中央的锦球。色角是抓着这根红锦荡了出来,就像荡秋千那样,她在绝高处揭开了自己的面具,抖开了长。吕归尘的眼里,那一瞬就是阳光洒落的情景。那么长的一束金泼洒开来,映着灯光,把人的眼睛都照亮了。在那抹阳光下,女孩子抓着一根红锦在半空中晃晃悠悠,晃晃悠悠。

????那是个羽人,而且只是一个羽人的年轻女孩。

????女孩儿落在吕归尘的身边,她似乎可以在黑暗中看得很清楚,一把就把藏在吕归尘身后桌子下的老板抓了出来:“喂,把我的工钱结了吧!”

????“唉!姑奶奶你惹的这个事情怎么算?你还要我付钱?”老板哭丧着脸。

????“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女孩儿使劲晃着他,横眉立目,“谁要你放这种垃圾进来的?我不单要工钱,我还要你赔我呢。”

????“赔你什么?”

????“看见这人我恶心!”

????“人家就是送钱,送钱送花给色角,有什么不对?你不要他们的,偏要我的!”

????“看得起你才要你的!”

????“我没钱!”

????“吝啬,我知道你贪财,出钱就肉痛!我就是要让你这个老兔子肉痛!”

????她失去了耐心,干净利索的一拳砸在老板面门正中。老板翻了翻白眼昏了过去,女孩子从他腰里摸了摸,开心起来:“找到了找到了。”

????她掂着一只沉重的皮囊,眉开眼笑起来。

????“好了,都归我了,”她满意的**头,“不义之财,取了取了都取了!”

????“你……你是姬野的朋友吧?”吕归尘战战兢兢地碰了碰她的胳膊。

????女孩警觉的一收胳膊:“干什么?”

????“我们……我们救救他吧。”

????“哎哟,”女孩子喊了起来,似乎她这才想起姬野还在台上和人数远远过自己的东宫少年对抗。

????吕归尘竭力往黑暗里看去,看不清姬野和少年们的影子。女孩左左右右地看着,恍然大悟一样,抓着吕归尘的袖子:“来,跟我一起扯这根绳子。”

????她递到吕归尘手里的是她从台上荡出来的那根红锦。

????“扯这个有什么用?”吕归尘昏昏沉沉的和她一起用力。

????这时候老板悠悠地醒来,一看见孩子们在努力的扯这根红锦,吓得几乎要跳起来:“那个不能扯,那个不能扯!”

????“嗨啊!”女孩子喊着口号,两个人一起力。

????吕归尘听见一阵怪异的响动,随之而来的是吱呀吱呀的声音,他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扭头问女孩:“我们……我们到底干了什么?”

????“这根绳子是拴在棚子**上的,这个棚子本来就是随便搭的,用力扯,当然就会塌下来。”

????“塌下来!?”

????“是啊,”女孩子忽然对着里面大喊,“姬野小心了,棚子要塌下来了!”

????“羽然你到底在干……”

????姬野的声音未完,轰然巨响,吕归尘只觉得眼前一黑,像是天都塌了下来。

看网友对亚博网址 剑 十二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