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亚博网址 剑 十

亚博网址 剑 十

????大柳营,尘埃扬起,三千步卒静静的半跪在场中。

????“起!”旗楼上有人扬旗呼喝。

????半跪于地的战士们同时立起,方阵中腾起轻微的尘埃。

????“进!”

????沉重的战靴踏在黄土上,像是校场中忽然卷起了风,尘埃腾起到战士们的腰间,整个方阵在隆隆的踏地声中推进。

????“止!”

????方阵停下,黑色巨盾顿在地上,组成了坚实的护墙。

????“攻!”墨旗旋转着被掷下了旗楼。

????黑色的巨盾从中央洞开,身着黑色皮甲的战士们沉重有力的大步而出,风势像是一下子猛了,尘埃一直卷到了旗楼的高度。吕归尘急忙捂住鼻子,啸声已经刺破了他的耳膜。那是投矛,无数枝投矛呼啸着在天空中划出弧线,仿佛蜂巢被惊动了,蜂拥出战的工蜂。最后一枝投矛还没有落到前方的阵地上,疾驰而出的战士们双手挥舞双刃的短斧,在奔跑中双手轮流投掷,后面的战士总能控制着让飞斧在同伴的头**掠过,无数柄飞斧又组成了铁流。冲锋的战士们又急的闪开,打开的巨盾再次合上,长矛手从后面跟上,矛杆越过盾牌手的肩膀组成矛阵,所有人齐声大吼,冲进了投矛和飞斧激起的黄尘中。

????大吼声和踏地声停息,从旗楼上放眼看下去,只有漫天黄尘中乌油油的皮甲影子,像是在土地中潜伏的乌黑甲虫。

????尘埃缓缓落定,吕归尘攥了攥拳,他的掌心都是冷汗。方阵中的武士们已经完全汇集到了方才尘埃弥漫的战场中去,正面是巨盾组成的盾墙,配合五排长矛,侧面则有投矛和掷斧的战士们手持长刀。长宽都不过五十步的一块阵地上,扎着数百支的投矛和数百柄掷斧,密密麻麻不留下一尺的空隙。

????虽然不曾亲身上阵,吕归尘也相信,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样的攻势下逃生,即使乘着最迅捷的战马。这样的一次攻势就能杀死上百的蛮族骑兵。

????“将军的阵法又精进了,”方山最先回过神来。

????“世子第一次驾临大柳营,看看操演的仪仗而已,这些还说不上阵法,”息衍一身漆黑的长袍,腰间束着白带,掌旗武士令的时候,这位下唐名将却只是靠在旗楼的栏杆上,带着一脸散漫的笑容。

????有人沿着木梯登上了旗楼,吕归尘还未转头,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世子安康!”铁颜和铁叶兄弟带着满脸的尘埃,半跪在他的脚下。

????吕归尘欣喜的上去拉起他们,才觉得两个月没有见到,两个伴当似乎又长高了。三个人拉着手,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隔了好久,铁叶才扯着吕归尘身上那件重锦的长衣,使劲捻了捻,又小心的**了**他头**束成髻子的辫,嘴里嘟哝着:“世子这么一打扮,真像个东6人模样了。”

????哥哥铁颜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拉着他上去向着息衍行礼。

????息衍微笑着还礼,转向吕归尘:“世子的两位伴当,在大柳营连日胜了十五位副将,成年的武士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武艺上我不能教他们什么,今天正好世子驾临阅兵,就顺便让两位伴当混在军阵里,看看我们东6的阵法。这样的阵,若是以蛮族铁骑,怎么应对呢?”

????他最后一句是问铁颜,铁颜想了一想,并不说话。铁叶想说什么,却被哥哥在后腰掐了一把。

????“大君送世子来下唐,也是希望世子能够见识东6的战阵,”息衍回身指了指自己身后戎装佩剑的少年武士们,“我在禁军中有个小小的军塾,学生都是禁军里的孩子,国主已经令我传授世子军阵之学,如果世子不弃,就便可以在军塾中听讲,只是我性情有些散漫,为人师表大概不配,误人子弟倒是时常有的。”

????吕归尘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旗楼下尘埃落定的校场。

????“世子?”息衍微微躬身,凑近他耳边。

????吕归尘回过神来,急忙低头行礼:“将军恕罪,我走神了。”

????息衍笑笑,不以为意的指着正在收队的禁军战士:“这是锋甲阵,说来还是五十年前,先帝在铁线河决战世子的祖父,在蛮族骑兵下损失惨重,后来才琢磨出了这个阵法应对骑兵。世子以为怎么样?”

????“我……”吕归尘轻轻哆嗦了一下。

????他只是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如果走进锋甲阵的攻击范围会如何,那样上千柄飞斧、上千杆投矛和密密麻麻的长枪会把他彻底钉成蜂窝。

????禁军武士的队伍里有人轻轻的笑出声来:“蛮子给吓着了!”

????息衍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谁给吓着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我们的铁骑兵,照样可以破你们东6的锋甲阵,有什么稀罕?”

????说话的是铁颜,息衍笑了笑:“铁少将军说来听听。”

????铁颜的目光在禁军武士的人群里面扫了一眼,方起召缩了缩头。铁颜指着锋甲阵的队形:“你们这个阵三面有盾,又有长枪防护,如果我们的骑兵正面冲锋,肯定是敌不过的,飞斧和投枪又是从上方进攻,即使带了盾牌,遮挡也不容易。可是如果骑兵根本不冲正面,迂回绕到阵后,再以骑射骚扰阵形。这么大的方阵转动艰难,在里面的战士又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就好比一个披铠甲的瞎子,什么用都没有!”

????“好!”息衍竟然鼓起掌来,“有这么好的办法,刚才怎么没说?”

????铁颜昂头:“临走之前大君吩咐,我们这次来是当朋友的。不过要是别人没有把我们当朋友,我们青阳的人也是会打仗的!”

????“说得很好,是兵家气度,”息衍回头面对自己的学生们:“你们都跟我学过锋甲阵,那么如这位铁将军所说,如果你们带着锋甲阵,遇见对方骑兵兜转进攻背后和侧翼,你们当如何应对?”

????学生们中微微的骚动起来,几个人凑在一起交头接耳。

????“我说!”雷云正柯踏上一步,“若是我领军,骑兵敢冲我的侧翼和背后,我就在阵后以弓箭手直线列队,步弓射程三百步,锋甲阵推前一步,步弓阵形也推前一步,射程足以覆盖锋甲阵的两翼,骑兵冲过来,一个都逃不过我的弓箭!”

????“不错,”息衍转向铁颜,“这时候骑兵怎么应对?”

????铁叶忍不住了:“步弓手只能应付斜侧面!我正面用一些骑兵诱敌,把本部调动到正侧面,骑兵马快,步弓手拉成长线,来不及转向,不攻击锋甲阵,先攻击步弓手阵形。”

????“更好。”息衍还是笑。

????“我有办法!”方起召站了出来,“我在步弓手阵形两侧安置鹿角和栅栏。”

????“鹿角?”铁叶大笑,“鹿角能设多少步?你设了鹿角有怎么样?我骑兵一退,你敢追击么?步弓手阵形跟着锋甲阵前进,总有走出鹿角的时候!说到底你这是自己做个乌龟壳的法子。”

????“你说谁乌龟?”方起召脸涨得血红,踏上一步。

????“谁背着乌龟壳谁是乌龟!”铁叶丝毫都不让。

????南淮少年们忽视了对手尖牙利嘴的本事,铁叶可不像哥哥的笨嘴拙舌。他们也并不知道蛮族骑兵的战术,自从风炎皇帝大举北征,以强大的步兵阵势阻挡了骑兵的冲锋,草原武士们也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木犁毕生都在思考如何击溃东6人配合机括和弓箭的步兵阵,虽然他没有那么多的学识可以写成兵书,但是至少可以传授给北都城里好学的孩子。

????“不要争!”息衍站在两方之间,“斗兵,不斗嘴!”

????“我来!”一个少年出列,恨恨的挥手一斩,“要我说,我弓箭手改成半月阵列队,无论哪个方向骑兵来袭,我都有箭雨可以抵挡。”

????铁颜看都不看他:“弓箭手从直线列队改成半月形,怎么能完全掩护住锋甲阵的两翼?这样锋甲阵在前,弓箭手半月阵在后,整个阵形被拉成了长条,骑兵更容易绕到背后攻击,这样半月阵变成反弯月,能挡住骑兵?”

????“我以四个锋甲阵排成四方之阵,弓手护在锋甲阵之间!”

????“那样兵力被分散了,我退后,引到上坡的地方再起冲锋,前面的锋甲阵被冲散,双方混战,后面的锋甲阵就没有用处,弓箭手也只能当作步卒用。”

????“我令步弓手居前,射杀最先的骑兵后混战,然后和骑兵缠斗。锋甲阵随后跟上,形成四面包围之势!”

????“如果不是大队步弓手,骑兵过马就都杀死了,根本没有机会让锋甲阵来包围。”

????“我就有大队弓箭手!”

????“那你人多我也人多,我骑兵淹死你!”

????“我把弓箭手换成长镰兵,砍你的马腿!”

????“我们青阳的骑兵是带弓的,马上射程一百五十步!”

????吕归尘看着少年们吐沫横飞,戟指对方,争论的声音渐渐变成了吵闹,吵闹的声音又变成了铁器的轰鸣。他想捂住耳朵,他觉得自己讨厌的声音又回来了,马蹄声、哀嚎声、金属摩擦的嘶响,他想起战马的铁甲闪着寒光,潮水一样涌动的生铁光辉,吞没一切。

????“我以锋甲阵翻为双锋鱼鳞阵,进攻的时候则编队为锋甲阵,以投矛掷斧为武器,防御的时候则编队为鱼鳞阵,双锋为犄角,弓箭为后援,骑兵胆敢切入,我就用犄角把骑兵的阵形拉长,在鱼腹中一举歼灭!”一个阴刻的声音忽然压住了整个场面。

????铁颜和铁叶都愣住了,他们略为也知道所谓双锋鱼鳞阵和犄角这样的说法,但是对于东6阵形的变化,毕竟还是不熟。把进攻的锋甲阵和防御的双锋鱼鳞阵组合起来,确实是令他们棘手的问题,兄弟两个交头接耳了一阵子,终于还是没说出什么来。

????男孩冷冷的哼了一声,嘴角带着冷笑。

????男孩的声音入耳说不出的难受,带着浓重的阴湿气,幽幽的在耳边萦绕不去。他一直站在所有人的背后,没有露过脸。这时他一步踏出,少年们不约而同的让出了路,围拱在他周围。男孩也才十四五岁,可是跟周围的人相比,他不是个孩子了。生青的脸带着一丝惨白,两颊深深的陷了下去,颧骨又高又利,衬得双眼深深的陷了下去。

????铁叶看了一眼他的眼睛,觉得背脊上一寒,像是被泼上了冰水。

????“幽隐!”铁颜也想起这个少年的名字,那场演武中本该最后一个出场的东6少年。本来铁颜一直关注着他,以为这个人才是自己最棘手的对手,可是最后他连跟幽隐相对的机会都没有。当时吸引铁颜的是这个少年身上阴森的气息,那时候他的脸色也是生青的,却不像现在这样青里带着惨白。短短的几个月,他急剧的消瘦起来,身板显得薄了,却带着铁一样的硬度,禁军的黑色战衣套在他身上,虚虚的被风吹着,似乎可以看见他胸口突出的肋骨。

????“蛮子,说啊!你能破我们的锋甲阵,还能破得了我们的双锋鱼鳞阵?”方起召带着戏谑不屑的口气,“都是草原上的英雄好汉,没有打不赢的仗,这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么?”

????“只需要一队骑兵直冲中阵就可以了,直冲中阵,拿下领兵的大将,阵法就没用了。”一个低低的声音说。

????所有的目光都汇了过去,连铁颜和铁叶也吃了一惊,这么说的竟然是他们的世子,从未学过兵法甚至不怎么会骑马的世子。吕归尘低低的说着,像是喃喃自语,也不抬头。

????“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少年们不服的嚷了起来。

????“世子这么说,有世子自己的理由吧?”息衍认真的看着他。

????“我只是自己想的,也没人跟我说过什么……当不得真,”吕归尘极快的环视一眼周围,又低下头去,“我听说九王带虎豹骑和真颜部的决战,那时候我表哥没有什么骑兵,我叔叔的大队也没有跟上来。叔叔列阵,兵力远比表哥的多,又有弓箭,表哥最后就是决定带着一百个骑兵自己对着叔叔的中阵冲锋的……”

????“这场战斗我是听说过的,取材于实战是兵法的正道,”息衍**头,“兵书上说上将伐国,兵不血刃,可是不亲眼看到那冲杀的场面,没有敌人的热血溅到自己的身上,又怎么会明白战场上的事呢?”

????“将军,既然是这样。无论我们怎么说都是虚的,现在下面就是校场,不如上马试试!”幽隐毫不退让。

????“世子是金帐国的贵客,怎么能轻易下场动武?”息衍毫不犹豫的拒绝。

????“那将军是偏袒这个蛮子了?”

????“谁是蛮子?”息衍淡淡的说,“我只知道国主让我教导金帐国来的贵客,不知道蛮子两个字从哪里来的。”

????“将军说没有蛮子就没有蛮子?”幽隐的声音里带着若有若无的风声,像是肺漏了似的,“那风炎皇帝北伐是为了什么?我们学武从军又是为了什么?难道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贵宾了?”

????“混帐!”铁颜铁叶一齐挡在了吕归尘面前,紧握刀柄。

????幽隐不但没有退后,反而向着铁颜和铁叶逼上了一步。铁颜咬了咬牙,猛地一跺脚定住了,铁叶却小小的退了一步。他的呼吸急迫起来,脸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这时关乎到青阳部声誉的关头,他知道自己该像哥哥那样绝不退缩,他素来也自负手里的刀,并不在意在这里就和幽隐翻脸。可是幽隐逼近的一刻,他却感到一股难以克制的战栗,像是一种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里面像是带着一股霉味,令他想要呕吐。

????下唐少年们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跟在幽隐后面也进了一步,个个高昂着头。

????“幽隐!”息衍厉声低喝。

????吕归尘的双手分别抓住了铁颜和铁叶握刀的手,生怕他们真的把刀抽出来。他咳嗽了一声:“我什么都没学过,都不懂的,大家别听我的话。刚才的话是我瞎说,不算数。我身体不好,不能上阵,我认输。”

????“幽隐,你欺负一个生病的家伙,不丢脸么?”冷冷的声音从人群外面传来。

????所有人都向着那个方向看去,远远的站在旗楼的一角,掌旗的少年独自站在那儿,拄着沉重的战枪。他转过身来,眸子漆黑,带**挑衅的目光在吕归尘脸上扫过,转而盯死了幽隐。

????吕归尘愣了一下,喃喃的说:“姬野?”

????“姬野!”息衍皱眉。

????两个少年却不肯退开。黑瞳对着那对深深的恶狼一样的眼睛,幽隐的脸扭曲了一下,缓缓的踏上一步,姬野没动,安静的像是块石头,两个人的目光始终没有错开。

????“你不病,你代他试试看啊,别怕打折了骨头。”幽隐眼角跳了跳。

????“行!你不是等着阵上杀我么?我给你个机会!”

????“小妾生的杂种!”

????姬野没有回应,脸上的筋了一下。

????“好!”铁叶忍不住喊了起来,姬野的枪术他是信服的,姬野能**住幽隐他也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

????“闭嘴!”铁颜拉了他一把。他比弟弟缜密,冲动过去,觉得眼下的场面乱了,不好收拾。青阳和下唐已经是盟友了,若是真的操演起来,谁输谁赢都是难堪。

????“将军,将军快令他们罢手吧,”方山有些慌了,“这事让国主知道,将军没有麻烦,可怜了我们这些服侍主子的人。小小一**口角,将军一句话就算了。”

????息衍的神色却舒缓下来,摸了摸下巴:“其实让他们试试,倒也是有趣的事情……”

????“将军可不能儿戏啊!”方山大惊。

????“我怎么会儿戏?”息衍只是笑,“这是我这个青缨卫跟了我那么久,第一次在人群面前说话,又说得那么咬牙切齿,想必两个人早有仇怨。男人丈夫堂堂立于天下,有仇怨就要解决,这个哪里是儿戏呢?”

????“姬野!幽隐!”他走到两个人中间,“就按照你们说的,我给你们各一百名战士,给姬野都是骑兵,跟幽隐五十名锋甲阵步卒,五十名弓箭手。武器只能用长杆,弓箭去锋镝,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幽隐冷笑,“不过用长杆也难保不受伤,到时候不要有人后悔为人出头。”

????姬野扯开了自己的领子,露出胸口大块的淤青:“你见没见过我后悔?”

????他看了看幽隐背后伸长脑袋的少年:“雷云正柯,你的脸还在肿啊?”

????雷云正柯手微微抖着直指姬野,“好!我们就下去较量,我充锋甲阵的步卒!”

????“我也充锋甲阵的步卒!”

????“我也请战!”

????少年们的情绪被**燃了,争先恐后的站了出来。姬野面前多了一列人墙,半圆的封住了吕归尘他们的视线。他握住长枪的手不由得缓缓扣紧,扫视着那些明明白白带着敌意脸上。

????“我……”铁叶忍不住了,也想站出去。

????他觉得有人狠狠的捏了捏他的肘弯,痛得一咧嘴就没有说完,转头看,是石头一样的哥哥铁颜。

????“我就是想……”铁叶还不死心,他想这个本来是蛮族汉子的事情,不知怎么却变成了这个东6少年的事。

????铁颜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他默默的踏前一步:“既然是东6锋甲阵对我们蛮族的骑兵,那么就用真正的蛮族骑兵。我们正好有一百个蛮族武士!”

????铁叶猛地振作起来,大踏步的上去和他并肩而立:“也算上我!”

????“当然算上你!”铁颜看也不看弟弟,“我们只有一百个人,算上你,但是我们一百个人什么都不怕。”

????他拉着弟弟挤开人群,站过去和姬野站在一起:“这样我们有一百零一个人!”

????没有人再说话,随着息衍猛一挥手,少年们一齐奔下了旗楼。

????两个二十五人的小型锋甲阵方阵静静的矗立在校场正中,五十名步弓手半蹲在阵后,列成直线。两个方阵正中立着纯白的战马,幽隐坐在马上,面甲遮住了半个面孔,手中高高举起金色菊花的大旗。

????蛮族的烈马在校场另一侧刨着蹄子,骑兵们用力约束着战马,手中提了练习的木刀。他们没有列阵,简单的排成一道直线,中央的铁颜高举着白色的豹云大旗,铁叶兴奋的拉着他刚上了油的角弓,只有姬野是安静的。蛮族骑兵们还是习惯于他们的翻毛革甲,只有姬野是禁军的黑色犀牛皮铠。

????“一个打出了金色菊的大旗,一个打的是豹云旗,看来两边心里都有怒气啊。方都尉,我们不如赌一场,看哪边赢?”息衍吊着烟杆,手里翻转着一枚金铢。

????“哎哟,将军!”方山哭丧着脸,“这无论那边赢,又有小的什么好处?一边是金帐国的贵客,一边是国主宠信的游击将军,找起麻烦来一个比一个都狠,早知道这个差事不是什么好差事,还不如在禁军里吃天天操练的苦头。”

????息衍只是笑:“反正苦中作乐,赌赌也是个乐子。”

????“唉!”方山摇头,“论起行军布阵,下唐哪个敢在将军面前放肆?将军说谁赢就是谁赢,又有什么可赌的?”

????息衍沉默了一会儿,唇边流露出一丝笑意:“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赌起来才有趣。”

????“将军也不知道?”方山有些惊讶。

????“谁会知道?”息衍将金铢高高抛起在半空中,在西斜的落日下它牵引着一道金色的光线,息衍懒洋洋的,“不过为了‘小妾生的杂种’这句话,会杀人的可不只一个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追着那枚金铢,金铢落在土里,腾起一片小小的灰尘。

????整整一百零一匹战马同时人立起来长嘶,石头一样安静的铁颜猛地单手高举豹云大旗,放声的咆哮起来。他的马蹄落下,姬野的战马已经冲出了一个马身的距离,烟尘在马蹄下翻滚,所有的蛮族骑兵跟在姬野的战马后起了冲击。

????“蛮族骑兵,确是精锐!”息衍赞叹。

????黑衣的锋甲阵步兵还是静如止水,面对着骑兵的全力冲锋,只有阵后的五十名步兵开始缓步向着前方推进,他们手中虚虚的引着弓,箭矢已经去了锋镝。幽隐手中是没有枪头的桐木长杆,斜挑起来,纹丝不动的指向前方。

????骑兵转眼已经扑到距离锋甲阵五十步的距离上,锋甲阵依然没有动静。

????“冲过去!”铁颜再次咆哮着高举战旗。

????蛮族神骏的力量此时才真正爆出来,在常人看去已经冲到了极的战马再次力,率先的骑兵们平持着同样的桐木长杆,向着锋甲阵的步卒挑刺。

????“放箭!”铁叶已经手痒得难以忍耐了。

????数十名骑兵跟着他一齐放箭。无愧于蛮族英武善射的名声,那些无头的羽箭从上方掠过巨型的黑盾,射中了锋甲阵中央的步卒,箭虽然在皮甲上弹开了,但是步卒们纷纷倒下。铁叶的箭却是走的不同的路,他拉满弓的力道极强,箭走的路线笔直,从巨盾的缝隙中射了进去,命中了盾牌手的肩膀。

????盾牌手放下黑盾,闪在了一边。铁颜忽然看清了黑盾后面的步卒,他忽的意识到不对,想要拉住战马,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幽隐的长杆全力挥落。

????整个锋甲阵忽的散开了,连带后面的步弓手们也都抛弃了长弓,加入到新的阵形中来。没有一个战士是持投枪、短斧或者盾牌的,一瞬间所有人手中都换成了两丈的长杆,近百根长杆劈面砸来的时候,连铁颜也无法闪避。幽隐真的在瞬间把阵形换成了双锋鱼鳞阵,步卒一层一层的交错起来,五人一组互为攻守,借着长兵器的优势,成了骑兵无法突破的屏障。

????铁颜亲眼看见,才知道为什么当年的铁浮屠骑兵也会在东6的阵形下被阻挡。不可预测的变化是它致胜的关键。他放掉的手里的木刀,双臂格挡,硬架住了长杆。桐木的长杆原本脆弱,立刻折断。可是套了铁护臂的双手还是被震得酸痛,疼痛让他的脑子分外清晰。幽隐用最简单的长兵器对抗骑兵,蛮族骑兵已经陷入了完全没有防备的近战。

????多数蛮族武士没有铁颜那样的果断。当他们试图用长杆去格挡的时候,更多的长杆却从下面捅向了马腿。蛮族神骏们痛嘶着直立起来,把骑兵抛下马背。到底的战马组成了一道屏障,后面的人只能强行从旁边绕过,担心践踏到自己的同伴。如同幽隐所说的那样,他们的冲锋被拉开了,落地的几十名蛮族骑兵立刻被蜂拥而上的下唐步兵包围了,不知道多少长杆劈头盖脸的打下来,蛮族武士们抽出腰间的木刀背靠着背格挡四面八方落下的长杆,下唐步卒们踢起了地下的尘土,一人高的烟尘里,蛮族武士们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形,只能胡乱的挥舞木刀。

????铁叶刚刚卸开了一根从头**劈落的木杆,另外一根从肋下捅了过来,凶狠而有力。他觉得半个身子都麻痹了,那股剧痛不亚于被真正的枪锋刺中。他转头去看自己周围的同伴,都已经带了伤,哥哥铁颜仗着身上是锻铁的骑兵甲,拦在受伤倒地的同伴面前,四五根长杆同时刺中了他,捅得铁颜半弓下腰去,铁甲的鳞片倒翻起来。

????“我们上当了!”铁叶几步冲过去帮着哥哥格开长杆。

????“都站起来!”铁颜大吼,“我们还没输!”

????他知道凭借手中的木刀,想要突破这个包围是徒劳的,不需要多久,带伤的蛮族武士就会被挤压在一起,再也施展不开,只能任着那些长杆凶狠的砸落在身上。但是一个念头撑起了他的斗志,铁颜对自己说:“那个人越过去了!”

????冲在最前的人里,只有姬野越了过去。落地的瞬间,铁颜看见了姬野在马背上不可思议的动作,他旋转手中的长杆把刺向自己的几根长杆都绞在了一起,而后全部夹在腋下。借着战马的力量,被他夹住长杆的下唐步卒全部武器脱手,姬野双手把夺下的长杆投掷了出去,近距离的投掷,这些长杆好像床弩射出的铁翎箭一样沉雄有力,被它击中的步卒立刻倒地,失去了战斗力。

????那匹黑色的战马像是一颗利齿,插进了下唐的步兵阵,之后立刻消失在铁颜的视野里。确实是吕归尘所说的战术,直冲中阵,只不过真正冲破中阵的只有一个人。

????“毕竟……毕竟是将军的学生,真是神勇!”方山也不能不赞叹。

????他是被姬野冲锋的气势震撼了,最快的马和毫无保留的进攻气势是姬野得以冲破人群的关键。当他的战马越过了最先的步卒阵线,剩下的步卒想要回头追这匹快马已经来不及,他的长杆笔直的刺向令的幽隐。幽隐不能以静止应对他的攻势,也不得不立刻带马奔驰起来,两匹战马完全从混战中脱开了,兜着巨大的奔跑起来。

????“这个不是我教他的。”息衍紧紧的盯着远处两个人的交战。

????姬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长杆就在自己背心后不到一尺的地方闪动。他微微侧头看背后,看见落马的蛮族武士们被围在烟尘里痛殴。

????心里忽的抽紧,直觉让他及时的侧身,长杆擦着他后心的皮甲掠过,似乎是磨伤了他的皮肤,火辣辣的痛着。这记枪刺的力量他太熟悉了,禁军里只有幽隐有这样的手劲,他也不敢回头,幽隐的战马是国主赐给的狮子马,纯血的蛮族神骏,姬野只能鞭策战马全力奔驰。背后的马蹄声忽然加,姬野不由自主的低头,长杆扫着他的头在上方掠过。此时他才明白老师所教授的一切,这些野兽般的直觉反应都来自和翼天瞻重复的试手,同一个动作同一种枪击,两人无不重复过百遍。

????狮子马在这个瞬间已经越过姬野的黑马半个马身,幽隐半转身子,长杆劈头砸下。几乎在他出手的同时,他已经感觉到袭向胸口的劲风。

????“好!”他吼叫着半转身体,手上的劈斩丝毫没有停止。

????长杆带着撕裂的声音准确有力的砸在姬野的肩膀上,姬野痛得张大了嘴,却没有出一丝声音。他的枪刺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长杆的头部**住了幽隐的护心铁镜,微微一顿,从幽隐的肋下穿出。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夹住了对方的长杆,同时抽回自己的武器。

????两匹马并行着奔跑,两个人的力量不相上下,死死的僵持。

????“你!”幽隐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胸膛不住的起伏。

????“你输了!”姬野大喊。他知道这个对手的身体支持不了多久,幽隐在东宫的武士中一直是最强的,却不耐久,只是他的力量太猛,和他试手往往一回合就分出了胜负,根本等不到他体力衰退的时候。

????“你去死吧!”幽隐脸上忽的流露出一丝狰狞。

????眼前有铁光闪动,姬野猛地低头,看见了幽隐铁靴上的双铁齿。幽隐甩脱了马鞍,狠狠的一脚踢向姬野的小腿,姬野侧腿闪开,锋利的铁齿刺进了黑马的腹部。奔驰中的黑马长嘶着狂起来,它一加,陷在马腹里的铁齿横划出去,留下了又深又长的伤口,再次插进了马腿中。

????黑马痛苦的长嘶着,四腿软,失去了平衡,倒在尘埃中。姬野在瞬间从马鞍上跳起来,整个人横滚出一丈,才卸去了冲劲。

????远处旗楼上的息衍猛拍栏杆,对着旗楼下喊:“快牵我的马!”

????吕归尘却只能扳着栏杆,看见手持双杆的幽隐缓缓的带马逼近了姬野,姬野半跪在那里仰头看着幽隐。最后的安静中也隐藏着最凶猛的攻势,吕归尘明白这个道理,狼群扑向取水的鹿群前,双方往往是安静的彼此眺望。他已经忘了周围的一切,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把硬木的栏杆抓得格格作响。

????“我跟你说过,在东宫活不过半年!”幽隐的喘息中带着笑,“狗崽子,现在后悔迟了!”

????狮子马高高的抬起双腿,对着姬野的头**踏了下去,碗口大的马蹄带着熟铁的蹄铁,一踏之下可以把恶狼的头骨都踏碎。

????“混蛋!”息衍知道自己已经迟了。

????一个声音忽然横贯了整个校场。

????它像是远空的轰雷,袭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难以辨认那是什么声音。吕归尘打了一个哆嗦,他从那个声音里听到了来自莽莽草原的风,仿佛一个巨人在大地深处的呼吸。

????所有的战马在同一瞬间惊慌失措,狮子马不顾幽隐的驾驭,铁蹄在姬野身前一尺的地方掠过,全身酸软一样半跪在地下。幽隐连续踢了几次它的肚子,都不能让它重新站起来。奔驰中的蛮族武士们也失去了控制,他们从小就是生长在马背上的,可是这时却不能约束自己的战马,所有的战马都像是被惊吓了。它们高高竖着耳朵,不顾主人的命令在原地兜着小,打着低低的响鼻。

????“这是……”吕归尘愣住。

????“是我们那匹龙血马!”铁叶醒悟过来,“是那匹仔公马,它睡醒了!”

????确实是马嘶声,吕归尘也明白过来,可是他生长都在草原,却没有听过这样的马嘶,低沉中带着一股枭狂,根本就是狮子般的吼叫。

????“是金帐国进献的龙血马啊,”大柳营的军士看出息衍的疑惑,上来解释(.2.),“本来是说和本地母马配种的,不过这匹马性子太过狂燥,母马也不敢靠近。它每天下午睡醒就会长嘶,周围的马都吓得乱蹦乱跳,虽说是马,不过说是条毒龙也不为过了。”

????“是马王吧?”息衍低低的自语。

????他从架上取了一杆墨旗,用力掷下旗楼,大柳营的军校也同时敲响了铜锣。这是终止操演的命令,缠斗中的武士们只能分开,蛮族武士们迅的从包围里撤了出去,下唐步卒也收队等候在原地。

????幽隐握着双杆迟疑着。他扭头,看见远处已经从包围中解脱出来的铁叶拔出了胸前的匕,把没有箭镞的羽箭前端斜削一节,搭箭开弓,直指他的方向。他知道这个蛮族少年的弓箭之术,即便他身穿铁甲可以不怕没有铁镞的箭,但是铁叶是可以做到想取左眼不伤右眼的神箭,幽隐也绝对相信,只要自己动手,铁叶的箭会比他更快。

????他恨恨的抛下双杆,驰回了本阵。

????箭楼上,息衍舒了一口气,对着吕归尘微笑:“这一阵,看来是骑兵败了。”

????“其实胜负倒是无所谓,”吕归尘也安心了,“大家都没有事就好。”

????“其实世子说起的时候,我有个疑惑,龙格真煌和世子的堂叔九王吕豹隐殿下的决战,其实是龙格真煌战败身死,为什么世子还会想到用龙格的战术呢?”

????吕归尘犹豫了一下:“其实我叔叔和表哥的一战,最后我表哥带着一百名骑兵冲杀叔叔的中阵,一直冲杀到距离我叔叔只有五十步的地方,才中箭落马。我想骑兵最重要的就是快,其实如果表哥再多五十个人,马再快一些……也许就不同了。”

????息衍沉吟了一下:“看来世子和龙格真煌的情分真的很深啊。”

????他望向场中,少年们忙着收队,只有姬野站在那里,默默的望着龙血马嘶鸣的方向,像是呆了。

看网友对亚博网址 剑 十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