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亚博网址 剑 六

亚博网址 剑 六

????喜帝八年,十月。

????随着淳国败于离国,勤王联军的势力暂时的衰弱了。而年幼的敖之润无法主理政务,眀昌侯梁秋颂以“监国”的名义取得了毕止的全部权力。淳国名将,有“丑虎”之称的华烨带着三万风虎精骑屯兵当阳谷耕种田地,和驻扎在帝都的离国五万赤旅一万雷骑形成对垒之势。梁秋颂派遣使者,奉玉剑玉斧入帝都朝拜皇帝,在诸侯们眼里,这是决心誓死勤王的象征。诸侯们在各自的宫中期待着新的决战,以驱逐霸占帝都的南蛮子。

????这一年宛州渔业丰收,西瀛海有渔民说不小心误入深海,曾经看见风鸟唳天,九转盘旋而舞,之后飞向了西北方向。风鸟是传说中飞鸟的帝王,它飞向的西北方,则是淳国所在的方向。朝野上下隐隐有风声说要恢复东6帝朝的繁华,还是得倚仗兵马强悍的淳国。又有人上表皇帝,说理应加封梁秋颂,为诸侯树立忠臣的楷模。皇帝和淳国对于这些消息都保持着缄默。

????又一年眼看就要过去。

????南淮城。

????东宫最高的“爱晴楼”上,吕归尘扳着栏杆探出半个身子,眺望着空中盘旋的鸟儿。

????夕阳半落在凤凰池上,放眼一片水光粼粼,像是撒了一层碎金,整个南淮城朦胧在雾气一样的夕照中,隐隐的可以听见远处高台上敲击云板的苍苍声。

????南淮夕照是宛州的胜景,士族喜欢唱咏的。不过吕归尘却并不那么喜欢,这里的屋子总是那么高,走到哪里都是看不尽的亭台楼阁,把远处的草木还有天际的浮云都给挡住了,他尤其不喜欢高耸的宫墙,走在墙下感觉那墙就沉甸甸的压在自己的胸口上,叫呼吸不由自主的沉重起来。

????他很怀念草原,怀念站在马背上一眼可以看到天地尽头的感觉,那里的天空是无边无际的一片碧蓝,常常腾起白色翼梢的大鹰,飞得高傲而孤独。

????他到达南淮已经是第四个月。九王回返北6,铁颜和铁叶又不能跟进宫来,这里只剩他一个人。他知道这种生活只是刚刚开始,却没有结束的期限。

????“呵呵,终于找到尘少主了,就猜到少主又在爱晴楼看雀儿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吕归尘转过身来,看见方山细白的脸,上面两条短平的眉毛压着一对带笑的小眼睛。

????“方都尉好,”吕归尘微微欠身,“这里开阔,可以看得很远。我刚才吹笛子,看见了雁。那是雁,不是雀儿。”

????“呵,雁也是雀儿啊,少主是逗方山开心呢。”

????吕归尘摇摇头:“雁和雀儿是不一样的。我们蛮族的牧人说,雀儿飞百尺,吃虫子,雁儿飞千尺,吃鱼虾,大鹰飞万里,吃牛羊。雁和雀儿不一样的,能飞很远,飞过大海。也许,是从北方飞来的。”

????“北方?”方山笑,“尘少主这是想家了。其实北6有什么好啊,听人说过,除了草还是草。也是方山这几天疏忽了,明天从东宫里面找几个伶俐的下人带尘少主上街走走。南淮城里面,好玩的东西可多着呢,斗狗斗蟋蟀猜枚叶子牌,最有趣的是坐在酒肆里听人说演义,尘少主不是喜欢英雄么?说的可都是英雄的事情。”

????吕归尘还是摇头:“北6也不都是草,还有牛羊,有大鹰,有镜子一样的湖泊,还有牦牛群和野马群……我认识的人都在那里,有我阿爸阿妈,有大合萨和苏玛……方都尉,要是你最亲的人都听不到你的消息了,当英雄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略略回头,方山的目光和他对了一下,随即错了开去。方山想这个孩子就是太认真了,分明只是个孩子,偏要想大人的事。

????“尘少主,膳房催了。用完晚膳,路夫子还要给您和煜少主开一堂晚课,今天可是得考上次的诗文了,尘少主可都还记得?”

????“我……”

????方山摆了摆手:“路夫子也是个死脑筋,尘少主将来领袖北6,草原上几十万大军一挥,说灭了谁,就灭了谁,不服的人,自然有刀枪去伺候。学文字有什么用?还怕找不着一个文笔好的写战书?不过这事情是国主吩咐,也要对大君有个交代,尘少主,我看我们还是先去赶晚膳。煜少主候着您呢,您不到,可不敢开席。”

????吕归尘被他拉下楼梯的前一刻,扭头看了看那只雁。它飞进了半轮夕阳里,像是被那片暖暖的颜色融化了。他摸了摸胳膊,觉得天有些凉了。

????“圣人者,于万难之际,守衷不改,不以褒贬而易志,不以得失而悲喜,不以成败而俯仰,此俗子所不能。夫天地之大,道贵一也,圣人得其理,是谓圣也。”

????路夫子抑扬顿挫的声音在书房中回荡,回音朗朗。

????东宫的书房,两各置了一张书桌,东是年少的下唐储君,西则是蛮族世子。两人穿着同样的素锦长袍,相对而坐,吕归尘有些笨拙的捏着毛笔,目光低垂,对面的百里煜斜眼瞥着他的动静,一手托腮,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脸蛋。

????“生死之间,存亡之夕,此人生不可不断之时。圣人者,不惊,不惧,不急,不缓,乃胸中自有丘山,步深渊如行广道,纵油鼎在前刀剑在侧,亦信步越之。”

????吕归尘吃了一惊,抬起头来,看见百里煜双手拢在嘴边,压低了声音对他喊。

????“喂!”百里煜拿起自己桌上的纸卷晃了晃,“你可答完了么?”

????“我……”吕归尘犹豫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的试卷。

????“夫为师者,授课以信,为徒者,求学以诚,”远处,路夫子铿锵有力的声音忽的一转,变做了大喝,“我何曾许你们私下问答?都不必再答了!”

????他从袖中摸出醒木,在自己的讲桌上一记重击,大步上前从两个学生面前扯过试卷,目光咄咄逼人。百里煜吓得把脑袋缩在长袍的立领里,只露出忽闪的两只眼睛,等到路夫子回转身去,才极快的一吐舌头,比了个鬼脸。路夫子大步回到自己的桌边坐下,展开试卷,气度沉凝。他嘴角微微下撇,捋着几绺细须瞥了瞥第一张卷子,绷紧的神色缓和了几分。

????“还算有心,尤其‘雁字南徊,千里不辞其侣,信也’一句,有几分先贤的遗韵,煜少主这几日读书算得上用心,不枉国主的期待。这张卷子,可题作甲等中。”

????他又抖开下面一张卷子,才看了一眼,细须就急剧的抖动起来,两只眯缝起来的老眼瞪得滚圆,简直要喷出火来。

????“喂!”百里煜看着夫子暴作前的惊人表现,压着声音对吕归尘大喊,“你不是一个字都没写吧?”

????“这……这这,这简直欺人太甚了!哪里还有我一分半**的师道尊严?”路夫子哆嗦了一阵子,终于大喝出声,抓起卷子奋力一把扔出。

????一张薄纸扔不远,半空中舒展开来飘落在地上,百里煜满是好奇的探了脑袋去看,不知是什么能把古板重礼的夫子气成这样。

????那是墨笔稀稀疏疏勾勒的一幅画,最初似乎是几个不规则的墨**,被**成了远方羊群的背,而后近处刷了几笔像是地形起伏的草原,纸角则是雁群,横斜着穿过落日下的天空。百里煜吐了吐舌头,实在只能算是信笔的涂鸦。

????路夫子重重的坐回椅子里,整了整神情,直直的看着前方,瞥也不瞥吕归尘一眼:“在下才疏学浅,蒙国主重托教习两位少主的文字,自己知道惭愧。尘少主屡屡不听教诲,自行其事,想必是北6金帐国的英雄,刀马无敌,看不上我这种酸腐的儒生。乡里一个教书匠尚且知道知难而退,在下不辞馆,真的有愧于尘少主了。”

????他起身遥遥对着吕归尘大袖一挥:“不敢高就,告辞了!”

????他掉头大踏步的离去。

????吕归尘还笨拙的握着墨笔,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路夫子的背影,百里煜已经轻轻跳了起来,跟过去一直看着夫子的背影消失在回廊尽头。

????“佩服佩服!你胆子可真大!”百里煜蹦着回来,对吕归尘竖起拇指,“这个老家伙,脾气好比一块茅坑里的臭石头,换了我可不敢乱来。他一准儿去父亲那里告状。”

????“我……我该怎么办?”吕归尘无奈的看着他。

????“做都做了,还能怎么办?”百里煜耸耸肩,“你要是怕,就别气那个老东西啊。”

????“我……我不是故意的,”吕归尘低下头去,“夫子说的,我都听不懂。”

????“你不是会东6文字么?”

????“我是学过的,可是夫子说的那些东西,我真的不明白,什么圣人啊、义理啊、大道啊,我都听不懂的。煜少主,到底什么是圣人?”

????“圣人?”百里煜愣了一下,挠了挠额角,“这个……也不好说不清楚的,大概就是古时候的大贤,整天就是着书立说教书授徒,很古板的那种,在讲堂上把背挺得笔直。要是过上几百年,路夫子烂得只剩下骨头了,也许也会戴个圣人的头衔。”

????“哦……”吕归尘若有所悟。

????“对了对了,”百里煜对这个蛮子渐渐没有的畏惧心,而生出几分好奇来,“你们北6大家平时是不是都不用文字的?就是骑着马跑到这里放牧,又跑到那里放牧,大家一翻脸就带着刀对砍,唰唰唰唰的,然后胜利的人把失败的人的头砍下来,做成酒杯?还抢了他剩下的女人?我看书上都是这样的,你倒不像个蛮子。”

????吕归尘默默的想了一阵子:“其实也不是这样……”

????他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话可以去描述他心里的朔方原,最后只能说:“其实只是一片草原罢了。”

????门轻轻的响了三声。

????灯下的女人一惊,把手中的东西塞回了袖子里,压低了声音:“进来吧。”

????门开了,进来的是低着头的孩子,他的髻用一根象牙簪子簪起来,只看见一个黑黑的脑门。

????“尘少主怎么深夜来这里了?”苏婕妤认出了那支簪子。

????“我……”吕归尘犹犹豫豫的,“我想借几本书回去看。”

????“借书?”女人冷漠的摇头,“我这里是有些书,可是库房里的书更多,尘少主想要什么书,都可以去那里找到。”

????吕归尘迟疑了一下:“那……打扰婕妤了。”

????他转过身,女人却忽然唤住了他:“尘少主到底是为什么而来?”

????“我不知道书名,”吕归尘低低的说,“我想找几本书看,这样路夫子讲的那些东西我就能明白了,可是我不知道要看什么书,去库房也找不到……”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路夫子骂你了么?”

????“没有。但是……他们都说我是蛮子……”

????“路夫子现在在讲什么书?”

????“《政典蒙》。”

????“虽说是蒙,不过已经是很难的书了,难怪你不懂,”女人起身,从那架覆盖整面墙的书架上抽下了几本,“这两本是《政典蒙》的三家注本和项宴的《扣窗求问录》。前者是最全的注本,后者虽然是说《政典》,但是都是小故事,读起来会比较有意思。”

????吕归尘愣了一下,恭恭敬敬地上去接下,按照路夫子教的礼节高高捧在头**,想要背退着出去。

????“喜欢看书?”女人忽然问。

????“嗯!”吕归尘把书放低,看着女人,“我们北6的书少,看书觉得书里好多的知识,一辈子都解不透。”

????“其实也未必要读很多的书,读书能懂多少呢?”

????“婕妤不是很喜欢读书么?”

????女人思索了一下:“人自己其实就像一本书,可是几个人能把自己读懂?”

????这句话对于吕归尘而言太过深玄,但是他感觉到了那种自然而然的亲近,他想起父亲的嘱咐,恭敬的长拜:“苏婕妤有什么可以教给我么?”

????女人轻轻在他头**摸挲着,久久的没有说话,而后她笑了:“没什么,你的侍女不会梳头吧,头那么乱,我帮你梳梳头。”

????她为吕归尘洗了头,在脖子上垫了一块白绢。洗完了头的吕归尘显得头不多,脑袋看起来有些圆了,更像一个孩子。他老老实实的低着头,任女人在他头上摆弄。他的目光落到窗口的两盆紫花上:“婕妤养的花我没有见过,叫什么花啊?”

????“紫琳秋,一个朋友送的。”

????最后,女人取下咬在嘴里的象牙簪子,为吕归尘绾紧了髻,“过得开心些,在异乡的也不是你一个人。”

????夜深人静。

????西配殿里还**着灯烛,窗纸上映着三五个人影,隐约能听见说话的声音。

????一个人从鼻子里面冷哼着笑了几声:“蛮子!字都识不得几个,还想学我们天朝上国的文化。对牛弹琴,真是对牛弹琴!”

????“这文章大道,是要说给有灵性的学生听的,茹毛饮血之辈,毕生也没有机会学到真髓。若不是国主下了死令,我死也不做这种有辱斯文的事情,”有人气哼哼的拍了桌子。

????“路公少安毋躁,少安毋躁,”又有一个温雅的声音劝慰,“毕竟两国交盟,面子上还是要做的。国主那么大的排场,让一个蛮子和世子同饮食同起居,用意(.2.)很明显,不就是做给金帐国的使节看么?”

????“今日我觐见国主,国主还是要他跟煜主子同食同宿,半**不得有差别。我真没多少耐心花在那个不开化的蛮人身上。而且这个学问要是给蛮子学去了,将来他心怀二志,对我们东6上朝不利,我可是千古罪人,如何去见我们路氏历代的祖先?”

????那个温雅的声音笑了笑:“他学不学得会文章,是他自己的悟性,路公教世子读书,放他在一边好比放了只八哥儿,天长日久也会说两句。至于真髓,真髓就是那么好学的?量他一个蛮子,也学不走什么!”

????“山公说得是!不过倒是要提防那个拓拔山月,怕是这个蛮子的靠山。国主如今很是宠信这个蛮人,要防他恃宠娇纵。”

????“秋公这一说又看低了国主。国主哪里是宠信蛮人?若是国主真的把拓拔山月当作心腹,又何以放任他和武殿都指挥息大人有过节?拓拔名义上掌握三军,可是我们下唐军旅的第一人,还是御殿羽将军息大人啊!若不是息大人性情淡泊,这个位置轮得到拓拔山月来坐?”

????窃窃的低语声还在不断传来。站在屋檐下的孩子默默看着手里的书卷。《政典蒙》的三家注本和项宴的《扣窗求问录》,他本想自己读完了,或许就能听懂了。他经过这里,不意听见了许多话,可是无论多少话,其实还是只有“蛮子”两个字。他觉得心里有一**委屈,委屈得让人想要哭,可是他又哭不出来。他确实是个蛮子,青阳部吕氏帕苏尔家的子孙,从他踏上东路的土地,他就下了决心要做一个草原男孩的表率,绝不再软弱和流泪。

????他无声的穿过回廊,寂寂的没有一个人。夜深人静,蛙声嘹亮。

????他在路口上迟疑了一下,一边是去百里煜的俩枫园,一边是去他自己住的归鸿馆。可是他知道现在归鸿馆里只有一片黑,听不见任何人声。两个侍奉他的女孩儿柳瑜儿和小苏原先都是百里煜的侍女,这个时候她们就像飞出笼子的鸟儿一样迫不及待的去了俩枫园。

????鸟笼?

????吕归尘想真的是鸟笼啊,而且这个笼子只是给他一个人的。

????他走上了第三条路,只是漫无边际的游荡,走走停停,最后他忽然看见了虚掩的宫门,看起来有些眼熟。他想起那是他第一次进宫时百里煜所住的湄澜宫,那以后百里煜搬进了俩枫园,和他的归鸿馆相隔只有一道墙,湄澜宫立刻就显得荒僻起来,白日里也没有什么人。他信手推开门,看见月光洒满了步道,树的影子在地下摇曳,哗哗的叶子在风里声。他再往里走,正殿里面已经清空了,四面镂空的窗里投下月光,一地都像是水银。他觉得累了,就坐在地上,抱着膝盖,看微风鼓着椽子间缠绕的金纱,一起一落。

????他想东6其实真的是个很好的地方,他以前都没有想过有人能把金纱的细纱织得那么薄,透过去可以看见那些女孩的肌肤,她们个个都美丽得像是公主,头上搽着玫瑰油,远远的就让人熏醉在花香里。东6的屋宇也那么精致,斗拱飞檐,廊角影壁后面精巧的种着兰草和小竹,总是能让人眼前忽的一亮。东6的国主也很有威仪,他总是带着淡定的笑容,一句话一个字都说得从容典雅。

????可是他还是想北6,想父亲母亲大合萨阿摩敕和苏玛。

????东6什么都有,可是偏偏没有他想要的。

????他渐渐的困了,又觉得身上冷。他站起来,跳着把金纱都扯了下来,一圈一圈的缠在自己身上。最后他靠在墙边,坐在了一团云雾般的轻纱中。轻纱冷滑如冰,缠在身上却格外的暖和。困意涌了上来,他的头也低了下去,清冷的月光从没有遮挡的窗棂间投下来照在他头**,他想着温暖的牛皮大毡蓬,里面**着通红的火盆,觉得自己就要睡着了。

????脚步声!

????他的心里猛跳。

????“啊……”这是一声哀嚎,却在半途被掐死了似的。

????吕归尘睁开眼睛,再侧头去听,那些细微的声音又消失了,只剩下外面庭院里风吹落叶刮着地面的声音。月光满地,宫室的地上泛着冷冷的生青色。他的背后冷,想起宫里不祥的传说。他的身上炸起了麻皮,觉得环绕着宫殿有人在疾走,可是那些脚步声是断续的。又有呼吸的声音,仿佛就在耳朵边。他的心突突的跳着,像是要从嘴里跳出来。

????“抓住他,往死里打!”阴阴的吼声带着极强的穿透力。

????脚步声清晰起来,就在湄澜宫的墙外。那不是一个,而是一群人,凌乱的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极快的逼近。

????是有人在宫里打架,吕归尘松了一口气。

????他立刻又不安起来。深更半夜,他在废弃的旧宫里呆着,是不好解释(.2.)的。犹豫了一下,他悄悄的踮着脚尖奔向了西墙边的侧门。侧门也没有上锁,触手就开了,他一步踏出门外,看见一个人从斜刺里冲了出来,狠狠的撞在了宫墙上。他想要退回来,已经晚了。有一个黑影从后来追了上来,凶猛得像是只豹子,狠狠的一肘捅在了前面那人的小腹里。门外是两面高墙夹着不足三尺宽的窄巷,吕归尘看不见那人的面容,却能感觉到那一肘里凶狠的力量,对方立刻虾米一样弓缩在地上。更多的人跟着冲了过来,豹子一样的人影抬起脚凶猛而胡乱的踢了几脚,立刻就挡住了后面的追兵。他的呼吸声沉重断续,不知是受了伤还是精疲力尽,却没有时间喘息,双手扶着宫墙跌跌撞撞的窜了几步,在吕归尘的面前闪过,又力奔跑起来。

????“还敢跑?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追赶的人不顾受伤的同伴,恶狠狠的低吼着,一步也不落下。

????吕归尘看清了,那是七八个人在追打一个,被追的是那个肘击对手的人。追击的七八个人手里都提了木刀,逃跑的人却是空手,他的一条腿像是扭伤了,可跑起来还是敏捷有力。追兵被宫墙逼着拉成了一条直线,前面的人挡了后面的道,渐渐的追不上了。

????“停下!”

????前方的岔巷里,忽然有人低喝了一声,是那个阴阴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木刀呼啸的刀风,贴地横扫过来,逃跑的人要跳起,已经迟了。木刀狠准有力的劈斩在他的胫骨上,出令人心颤的一声闷响。吕归尘几乎以为那人的腿骨折断了。后面追赶的人一气全都扑了上去。他们每个人的下手都尽了全力,木刀劈头盖脸的砍下去,疯一样,仿佛在乱劈一只西瓜。被围攻的人只有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在包围中不断的打着滚。

????“往死里打!看看这小子还敢猖狂?”又是那个阴阴的声音这个人像是所有人的头目,他却没有动手,只是抱着木刀闪在一边,一对眼睛在漆黑的夜色中也闪着光。吕归尘打了个哆嗦,那目光让他想起草原上的恶狼。

????“服不服?我看你服不服!”

????“给我去死……去死!”

????殴打的人压低了声音骂,似乎是在宣泄蓄积已久的愤怒。吕归尘听了出来,这些都是跟他年龄相仿的男孩。他们身上是宫里禁军的服饰,肩上垂下银色菊花的军徽,东宫军营是年少的世家武士们聚集的地方,军校们一列排开,大半是嘴上没有长毛的孩子。男孩们砍了一会儿,又纷纷抬脚踩了下去,踩在那个孩子的背后和胸口。

????吕归尘觉得有些诧异,自始至终,被打殴打的孩子没有出一丝声音,他只是抱着头闪避,被人像球一样的踢来踢去。

????终于有人抓住机会,一脚踢开了那个孩子的手,跟着一脚上去踩在了他的脸侧,咬着牙根用力,把他的脑袋狠狠的踩定在地下。其他孩子这才纷纷停下了,叉着腰嘿嘿笑着打量地下的孩子。

????“来来,雷云正柯你踩狠一**,我在这个狗崽子脸上撒泡尿,”有人一边说着一边解起了腰带。

????“方起召,算你够狠!”人群里爆了一阵小小的欢呼,每个人都跟在后面解着腰带。

????吕归尘觉得心里有**难受,可是他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这里不是他的家乡,他只是东宫里的一个蛮子。他想悄悄退回去把门掩上,这时候月色破云,银一样的光辉投了下来。

????忽如其来的亮光像是电一样,吕归尘看见了那个男孩的脸,看见了他瞪大的眼睛。那双纯黑的眼睛,在别人的靴子底下用力的瞪着,深得像一片墨海。吕归尘觉得自己忽然不能呼吸了,他忍不住要去抬手遮住自己的脸,他相信月光破云的瞬间那个男孩看见了他的脸。可事后他又觉得那个男孩根本就不在看任何人任何东西,他凶狠的瞪大了眼睛,目光凝在没有尽头的远处。

????那是**燃了一个时代的目光,是刀剑,是枪戟,纵然折断也不屈悔。

????月亮转瞬又没进云里。

????“住手!”吕归尘喊出了声。

????他自己都吃了一惊,“谁?”禁军的少年们也悚然退了出去,不约而同的握紧木刀,并肩而立,结成了拒敌的队形。

????“是那个蛮子,”其中一个人眼力好,嘟哝了一声。

????少年们觉得有几分棘手,互相抛着眼色。毕竟是和煜少主一同作息的贵宾,不便当面得罪,可是分明只是个无关要紧的蛮子,为了他把辛辛苦苦擒住的猎物放了,似乎又心有不甘。一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去看那个抱着木刀靠在墙角的人。

????我的脚啊!”

????其中一个少年惨叫起来。他抱着自己的脚腕跳了起来,哀嚎着摔倒在一边。

????少年们惊讶的低头,看见地下那个孩子的手弯曲如钩,刚才就是这只铁构一样的手狠狠地抓住了他们中一个人的脚踝,用力之大连裤脚都被撕裂了。

????已经奄奄一息的黑瞳男孩背弓一弹,猛地跃起,扑向了一个对手。刚才还呼喝狂笑的少年间转瞬间就变得惊恐莫名,不由自主的闪身跳开。可是他们犯了严重的错误,他们解开了自己裤带,裤子垂在了膝盖上。黑瞳男孩撞进了一个对手的怀里,劈手夺过他的木刀,刀横着挥斩一圈,狠准有力的把男孩们打飞出去。如果不是男孩们身上的禁军甲胄,吕归尘肯定那一击会打断对手的肋骨。

????只有一人没有被击中,他呆了一下,从背后跳起来挥刀下劈。

????黑瞳男孩忽然抛去了木刀,他也跳起来,箭一样窜向半空,肩撞向了后面的敌人。

????“摔角?”吕归尘惊得长大了嘴。

????草原上的蛮族人最擅长的徒手格斗就是摔角,吕归尘从小见过无数的好汉子甚至能把怒的雄牛拧翻在地,可是这样的姿势是他所不曾想过的。黑瞳男孩在凌空而起的瞬间直接撞在了对手的怀里,他抓住对手的小臂,携着冲起的势头凌空半转,掰着对手的胳膊掼向地下。对手无可选择的跟着他动,否则胳膊势必被拧成两段。这是殴打里面才能练出的招数,没有任何一个武士会这样传授学生。落地的时候,他的双肘一齐磕在对手的胸口。整个人的重量从他的小臂压到对手的身体里,随着一声痛极的哀嚎,对方少年满嘴吐着白沫,放声痛哭了起来。

????男孩毫不留情的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雷云正柯,知道哭了?还没有死呢!”

????十足的中气和狠劲。他仿佛完全没有受伤,连着又是两个巴掌恶狠狠的甩在雷云正柯的脸上,而后扭头冷冷地环顾周围。少年们像是被他的目光冻住了一瞬,然后一同掉头想要逃走。

????“鬼哭狼嚎!今天我不打你们!”男孩一脚踩在雷云正柯的脸上,“我打他,是因为他踩我的脸!”

????“幽隐!”他又指着黑暗里抱着木刀的少年,“你有胆子要跟我拼命就自己来!下次不要带这帮没用的废物!什么时候来我都陪你玩,一对一,你想跟我打,差得还远!没胆子的懦夫!”

????黑暗里的少年身子一抖,似乎忍不住要扑上。可是男孩矮身拾起了雷云正柯落下的木刀,两个人冷冷地对峙了一刻,黑暗的少年鼻子里阴阴的哼了一声:“你没有身份作我的对手,有机会上了战场,我再杀了你也不迟!”

????他率先离去,剩下的少年也紧紧的跟着他不敢落下。两个受伤不轻的少年扶着墙跌跌撞撞的还是跟了上去,像是死都不敢独自被留在这个煞星的旁边。黑瞳男孩并不阻拦,他看着他们的背影,站得笔直如枪。直到少年们在窄巷的尽头转过了一个弯,完全消失了,他才忽的颤了颤,缓缓的坐了下来。他蜷缩在那里双手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胫骨,长大了嘴抽着冷气,却不出一丝声音。吕归尘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男孩坐了一阵子,双手撑地艰难的站了起来,看也不看吕归尘,拖着步子走了。吕归尘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间心里一动,不由自主的跟上了两步。

????男孩猛地转身,一双漆黑的眸子带着凶狠和警惕,死死的盯着吕归尘。

????“你要干什么?”男孩的声音里全无感情。

????吕归尘茫然失措的摇了摇头,他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拒人千里的冷漠。

????“以后不要在夜里出来跑,禁军里大家打架,有时候几十个上百个人,你不会打,就别凑热闹,”男孩压低了声音,语调像是训斥孩子。

????他回头一瘸一拐的去了,吕归尘呆立了片刻

????“又有什么事?”男孩这次没有转身。

????“你没事么?”吕归尘犹豫了一下,“我……我叫吕归尘,吕归尘阿苏勒,你可以叫我阿苏勒。”

????对面的男孩似乎是没有想到吕归尘会说出这么一句,半扭过头来,沉默了一会儿:“我叫姬野……荒野的野。”

????“我知道的,”吕归尘用力**了**头,“你是打赢巴鲁巴扎他们的武士。”

????姬野不知道再说什么,奇怪地瞪了他一眼,拖着步子走了。

看网友对亚博网址 剑 六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