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亚博网址 剑 一

亚博网址 剑 一

????[历史]

????大燮神武三年夜,天启城的书馆中,帘子开启了,微含笑意的年轻男子手拢着。

????纱笼中挑琴的男子没有抬头,琴声叮咚。

????“深夜有扰,项太傅赎罪,今日北方火马急报,吕将军攻陷北都城,继续北上。大军所至,诸部闻风归降,牧民奉马乳羔肉相迎,”年轻男子恭恭敬敬的候在门边,像是个传话的小厮。

????琴声止息,纱笼中静了片刻。

????“北方终究是豹子的家园,不是我们可以图谋的啊,”太傅低低的叹息一声,“大都护知道了么?”

????“还未,今夜主上留在西门博士寝处调养,据说是头痛之症又犯了。”

????“好。”

????纱笼中琴声再起。

????“我们宵旰沥血,天驱军团死伤惨重,如今不过得东6一半国土,吕将军轻骑破关,三月而称雄瀚州草原,所花的功夫,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太傅有什么高见?”年轻男子并未退去。

????“谢太师要问什么?”太傅声音冷漠。

????“要求道于太师,问英雄之事。”

????“英雄之事?问了又如何,谢太师这一生都没有英雄气象。”

????“朝闻其道,夕死可也。”

????“好。那么我说,所谓英雄,不过是疯子,太师信不信?”

????太师微微愣了一下,恢复了笑容:“太傅渊博如海,后学怎么不信?不过请太傅梢加解释(.2.)。”

????“世上的芸芸众生,多少人都羡慕那些挥斥千军、呼风唤雨的人,但是终究能够成就伟业的,几十年未有一人。为什么呢?”

????“大概……是生来的资质不同?”

????太傅低笑一声:“资质是不同,又能差出多少?所谓无敌的武士,不过力敌百人,纵横十六国的谋士,也有失手的时候。武力和智慧,都不是根本。最后决定英雄的,还是他的心。他为何要凭临绝**,俯瞰群山,这个心愿是他心中的力量,可敌千军万马。”

????“后学愚昧,不解其意。”

????“以太师的聪慧,已经解了,只是想我亲口说明吧?”太傅笑笑。

????“斗胆问主上的心愿是什么呢?”

????“太师绕着弯子,还是想问二十年前的旧事。能让大都护统领十万雄兵驰骋东6的原因,不是心愿,”太傅深深的看了太师一眼,“而是恐惧。”

????“恐惧?主上大军所向披靡,除了三五乱党,四野莫不宾服,太傅为何说恐惧?”

????“所向披靡,四野宾服,就不恐惧么?或多或少,每个人都有心底的恐惧,你看不出。因为人人都会把自己的恐惧藏起来,从你幼小的时候它就深埋在那里,却不会消失。你有一眼井,你不断的往里面填土,一层复一层,你想盖住什么,那是一个鬼魅,你心底的鬼魅。可是你掩不住它,除非你自己杀了它,否则它总在夜里越过重重垒土,还是浮起在你眼前,”太傅拂弦,铮铮作响,“这便是恐惧,譬如井中鬼魅,大都护、太师乃至我自己,都概莫能外。”

????“主上的井中鬼魅,又是什么?”

????“鬼魅之事,终不可问。”

????“谢太傅的教诲,”太师捻灭了灯芯,退出门外。

????二十年前。

????胤喜帝八年九月,夏末。

????南淮城,有风塘。

????入夜时分,深郁的桐荫笼罩着整个园子,像是一团浓得化不开的墨绿。这些梧桐都有百年的树龄,在闹市中密密匝匝的围出了一片安静,石板地的缝隙中满是天生的茸茸青草,几片落叶洒在地面上,繁密分叉的桐枝在头上拼合成天然的拱**。只有青灰色的屋**上露出一片远空。园子的正中是一个巨大的池塘,占了庭院大半的面积,开到将谢的白莲还在迎着风摇曳。莲瓣落下来,并不沉下,在水上飘转。风是从门口处吹来的,又从屋**上的开阔处流走,静静的无声。外面喧嚣的街道显得如此的远,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有风有池塘,是这处园子得名的原因。这里曾是国主纳凉的别苑,后来赐给了武殿都指挥息衍,只不过息衍行踪不定,素来也很少住在这里,日来常常有人奉着重礼在门口求见,多半都被将军的侄儿息辕挡驾。

????一尾鱼儿带着水花跃起,银鳞一闪,“扑通”落回了池塘里。倚着栏杆看水的将军宽衣散袍,往里面扔着鱼食。

????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白眉的少年捧着匣子进来:“这是鸿胪卿莫卢大人派人送来的书札,说是刚到了解密的时限。”

????“哦?”息衍接过匣子,疾步走到灯下,翻阅起匣中的信笺。

????息辕看他看得认真,就静静的候在一边。那些信多半是考究的桦皮纸,也有青绵质地的印花便笺,每一封都在末尾缀有一个花押,笔迹险峻轻灵。息辕知道那是国主百里景洪的亲笔,百里景洪除了唐公的爵位,最出众的是一笔书法,变化多端,可模仿各家笔意。宫里的来往信笺百里景洪阅毕都会在末尾缀有个人的“景”字押,然后火漆封缄,就归档在鸿胪寺。又有十四年的保密期,即使鸿胪卿本人也不得开启。这些信札还是前几日刚刚解密的。

????“叔叔……”他欲言又止。

????“什么事?”息衍也不抬头,极快的翻阅。

????“叔叔看解密的书札,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今天莫卢大人也说了,国主来往的信件,只有叔父一个人频繁的取阅,只怕有小人去国主那边进谗言,叔叔不可不防。”

????“哦?”息衍笑笑,拍拍息辕的脑袋,“这是莫卢通过你的口来警告我啊。”

????“叔叔可不要掉以轻心,如今叔叔在南淮城的时候少,国主宠信拓拔山月,又有不少的小人得势……”

????“你今年十五岁了吧?”息衍忽然打断了他。

????说到一半的息辕被生生堵住了,只好**了**头。

????“真像你父亲,”息衍低低叹息一声,“你十五岁,就有他二十五岁的罗嗦。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我照顾你,还是你在照顾我……”

????息辕呆呆的不懂叔叔的意思。

????“我那时候真烦他这种罗嗦……可是听到你那么罗嗦,又觉得那么熟悉……”息衍猛地煞住,以手指捋平了一张卷曲的纸条凑近。

????“贞懿……”他低声说。

????息辕看见叔叔的神色陡然变得严峻,凑上去瞥了一眼,现那是一张之后三指宽的字条,是那种轻薄的桑白纸,皱卷成一个长不到一寸的卷子。息辕熟悉这种桑白纸卷子,斥候用鸽子传递消息时,就会把这种纸卷塞在一根小竹枝里面,挂在鸽爪上。卷子末尾除了花押,还有几个小字“慎之慎之,留藏莫失,贞懿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依稀也是百里景洪的笔迹。奇怪的是信的内容却短到只有两个字——“事毕”,末尾一方小印,看起来扭曲飞腾,字迹不可辨认。

????息辕看不明白,只好看着叔叔,期望获得一些解答。

????息衍沉默了片刻,把纸卷原样封好:“是百里长青的自用印。”

????“百里长青不是帝都百里家的……”

????“是百里家前一代的主人。印章上是‘三蠹’二字,这两个字有出处,百里家先祖曾说,‘义是行商蠹,仁是领军蠹,情是人心蠹’。百里长青世代公爵,却有‘铁威侯’的别号,因为他貌似文弱而做事雷厉风行,以先祖的‘三蠹’为警戒,从不滥用仁义,一度是帝都公卿的第一人。”

????“那他以飞鸽给国主传信,又只有两个字,是有什么特殊的意思么?”

????“我有一**明白了,可还不全然清楚,”息衍把所有的信札归到匣子中,递给了侄儿,“息辕,把这些送回去,从今天开始,请莫卢大人不必再送解密的信札来了。”

????“是!”

????“借阅这些信札的记录绝对不要留,否则对于我们叔侄乃至于莫卢,都可能是杀身之祸。”

????叔叔的话让息辕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收起匣子疾步离去。

????“那些风虎斥候,还没有找到么?”息衍唤住侄儿。

????“还没有,不过满城撒了六十人出去搜寻,除非是离开了,否则很快就该有消息回来。”

????息衍沉沉的**头:“不要轻视这件事,最近我最担心的就是诸侯间的关系。淳国三月上新败于嬴无翳,本来该是休养生息的时候,偏偏这个时候风虎的斥候潜入南淮。风雨降至,黑云摧崩啊。”

????“是!叔叔还有什么要吩咐的么?”

????“对了,那个演武获胜的姬野,这些日子你有没有察访到他的住处?”

????“有。按照叔叔的意思,我已经把他的户籍收为军籍,但是他的军衔和职位,还需叔叔自己才能办。”

????“嗯,”息衍**了**头,“留他作我身边的武殿青缨卫,你持我的印信去办,不过派他去东宫禁军,让他在东宫充当步卒一年。”

????“去东宫?”息辕瞪大了眼睛。

????“怎么?”

????息辕犹豫了一下:“叔叔知不知道,我们私下里都说,‘东宫妖魔不敢近,八百神兵赛太岁’。”

????“哟?”息衍笑,“还有这么顺溜的词句,说说看,怎么解释(.2.)?”

????“这是暗贬,是说镇守东宫的八百名禁军霸道,连妖魔都比不上他们,所以不敢靠近。太子东宫因为贴近祖陵,所以编制中是禁军精锐八百人戍卫,不算三军的部署,拓拔将军管不着,叔叔你的军令传不到那边去。上千人伺候一个储君,平时闲得无聊,就是在周围的酒肆歌馆里喝酒打架,可因为镇守祖陵,晋升反而是最快的。南淮城里,凡是世家子弟想从军,都是想去东宫。快活几年混一个资历,托托人情就能提拔去做参将。”

????“这套人情关节,你倒是越来越精通了,”息衍还是笑。

????“可是叔叔你可不知道,在东宫里面,没有世家身份的,就是生不如死。进去第一天就是三书二礼。”

????“三书二礼?”

????“三书是一封信给东宫禁军的统领,要托有权势的人写,一封给自己**头的上司,还有一封是给东宫的大管事。里面都要夹混金票,给多给少,看看各家的财力。二礼是对一般的军士,要想得到大家的承认,就要从两件事情中选一件,要么是花大钱请大家去紫梁街上最好的酒楼里面请粉头喝花酒,一种是半夜里赤身从东宫这边跑到那边,丢脸丢到底,否则受气挨打都是免不了的。”

????“呵呵,那么姬野既没有钱请大家喝花酒,更不会脱光了夜奔,看来挨打是免不了了,”息衍大笑,“要说你去年也在东宫禁军,你是怎么混过来的?”

????“我是叔叔的侄儿……自然不同的。”

????“呵呵,武殿都指挥息大人的嫡亲侄儿,不但要免了你的三书二礼,没准还把你奉为上宾,摆下筵席款待,你要是乐意,帮你倒酒脱靴子反过来请你喝花酒都有人心甘情愿,对不对?”

????息辕的脸微微红:“跟叔叔说的也没什么差别,不过我都推了。”

????“息辕,你将来如果能做成大事,那是因为你是我的侄儿,你如果没能做成大事,还是因为你是我的侄儿,”息衍摇了摇头,“而姬野这个孩子,是不同的。”

????“不同?”

????“他是野兽啊,生在林子里,不比你生来就是武殿都指挥使的侄儿。他的一**一滴,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你说的东宫那些事情,我也都有耳闻,如果姬野在这一年中能排众而出,他才有资格当我的学生!真想看看这个小家伙是怎么过三书二礼的一关。对了,现在东宫那边的统领是谁?”

????“前几日国主刚刚下令,升幽隐为游击将军。现在是东宫里军衔最高的人。”

????“幽隐……”息衍沉默了一下,“那个孩子身上,味道不对。”

看网友对亚博网址 剑 一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