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枪 十二

第一章 枪 十二

????喜帝八年,八月十五日。

????南淮城郊,大柳营。

????营寨的戒备森严,枪锋的冷光粗木城楼上投射下来,间或有士兵虚引弓弦的嘭嘭声。三三五五的人聚在远处眺望,却不敢接近。南淮城里都知道了,这是国主迎接金帐国贵宾设下的演武,又有少年武士的比试。人们好奇的围聚过来是想看金帐国少主的仪仗,几十年没有真的和蛮族接触了,蛮武凶残的蛮族铁骑都只能从书里去读。

????“落栅!”

????长呼声里,巨大的闸门缓缓落下,要把大柳营和外界完全格开。

????快马如飞而来,马上满头大汗的少年死死的勒住马匹,勉强的煞在了门口。

????“让我进去!”少年大喊着,“我要和蛮族比武!”

????“放肆!比武的武士已经进去了,什么人敢在大柳营前嚣张?”管闸门的战士难得威风一次。

????“让我进去!”姬野急躁的兜着马匹在闸门前转圈,“我就是要和蛮族比武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是你来的么?再敢撒野,就拿下了!”战士大吼。

????姬野满身的衣衫湿透了,一头长湿漉漉的贴在额头,确实不像一个世家武士。下唐又是帝朝旧习最浓的地域之一,世家的孩子一言一行都与众不同。

????“让我进去!”姬野只好放声大喊起来。

????虽然只有十四岁,可是姬野的身材却象十六七岁的人,他的喊声响亮,战士们唯恐惊动了里面的贵宾,急忙把长枪并成枪列,死死的挡住了他。姬野满心都是火,不住的提着缰绳,马扬着蹄子,躁动不安。

????“等一等,”忽然有人慢条斯理的说。

????姬野回头,一匹黑色的骏马上坐着黑铠的将军。他异常鲜明的配着黑鞘重剑和黑色披风,甚至马缰都是纯黑的。可将军的脸色和双手却比姬野看见过的任何武将都白净,让他看起来淡雅得象一个文臣。

????“息将军,”战士们急忙行礼。

????“你有一杆很好的枪,”息将军对姬野说,“也许你真的是来比武的武士,你叫什么名字?”

????“姬野!荒野的野。”

????息将军笑了。姬野的回答很没有礼貌,既然是士族武士相遇,息将军又是名倾东6的名将,姬野应该把姓氏家传和上辈的爵位一起报出来的,更不该直挺挺的端坐在马背上回答。

????“我知道了,你是姬谦正先生的长子吧?你的名字确实在名单上,”息将军微微颔,“国主亲自主持的比武,你怎么迟到了?”

????“将军小心,”一个战士提醒,“也许他在说谎。”

????“不会,”息将军微笑着摇手,“虎牙枪在手,当然是姬氏的后人。”

????“你认识我的枪?”

????“麻木尔杜斯戈里亚,猛虎之牙撕裂卑怯者的灵魂,”息将军淡淡的笑着,“我听说过你的枪。”

????“我在练枪,所以来晚了,”姬野说,“晚得也不多,还算赶上了,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战机不等人,”息将军摇头,“何况练枪应该趁早。”

????姬野有**理亏,可很快他就昂起了头:“反正只要让我进去,我就能打败蛮人。”

????“练了一夜枪?你还有体力么?”

????“将来也许要打三天三夜的仗呢,练一夜枪算什么?”

????“呵呵,”息将军大笑,“要是连杀三天三夜,夸父那样的身体也垮了,真是孩子话。”

????姬野正楞的时候,息将军挥了挥手:“开闸,放我和这位小英雄进去。”

????“将军……”战士犹豫着。

????息将军也不理睬战士的脸色,对姬野比了个手势:“让人找一套小号的禁军铠甲给你穿戴。衣冠不整的样子,给北6蛮族的领看见,还以为我们下唐贫困。”

????姬野**了**头,来不及道谢,纵马率先冲了进去。

????“将军……”守门的军士想说什么,声音还是低了下去。

????“很神气的孩子啊,是不是?”息将军低头看着那个嘟哝的军士,懒洋洋的笑了起来。

????大柳营中无数的旌旗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金帐国的剑齿豹和下唐的金色菊旗帜在风中纠缠在一起,呼啦拉的作响。激昂的军鼓越来越见激烈,演武场里兵刃的交击尖锐刺耳。下唐尚紫,一色紫衣的下唐国公卿们围绕着高坐的国主,另一侧的贵宾席上蛮族武士团团围坐,中间的中年武士手腕上缠着白色的豹裘。

????息将军一步踏进营门,正逢蛮族武士中的领低头下来。两个人的目光隔着重重的人群碰了一下,不约而同的侧头回避了。

????绯衣的紫寰宫内监小步迎上了来:“哟,将军,将军,可等到将军的大驾了。国主让卑下在这里等候将军,还担心将军不来呢。”

????“息辕的胜负怎么样?”

????“已经胜了第一场,究竟是将军家里将门的子侄。照这么看,这一名对手也能拿下。”

????息将军停了一步,转向演武场中。身披下唐禁军黑色皮铠的少年正占据了上风,他右手重剑,左手铜盾,攻势凌厉。铜盾也被他用作了武器,双手左右挥舞,每一击都用足了力量。对手的武器是两柄锥枪,本来是直刺的武器,可是完全被他大开大阖的攻击压住,根本没有刺击的机会,只能一步一步后退。

????“倒是有精神,”息将军笑了笑,“可是他叔叔何时叫过他拿剑当大锤挥舞的战术呢?”

????息将军不再停留,跟着内监上台拜见国主。国主还没有下令,内监们已经机灵的搬来了椅子,放在国主的位置旁,侍侯息将军坐下。

????“将军的侄儿果然勇猛,怎么以前从未听将军提起?”国主赞叹,“将军何不送他进东宫伴读?将来跟随煜儿征战,为你们息氏再添一员名将。可不能就此埋没了英才。”

????息将军笑笑:“这一次他是自荐,鸿胪卿看我的面子准他下场,我也不阻拦。不过他的心性,终究还是不够沉稳。国主的好意臣下心领了,如果他真是英才,任谁也埋不住他的光辉,谢谢国主的关心。”

????国主**头,遥遥的指着不远处端坐的一群蛮族武士:“那边居中的就是北6金帐国的世子了,上次金帐国的天师出使,将军也是见过的。”

????息将军注视了一刻:“旁边那个,是青阳部九王吕豹隐厄鲁吧?两年前北6七部中真颜部被整个灭族,就是他的手笔,见之令人心冷,金帐国也有这样的名将。”

????国主的心思却并不在九王身上:“将军为我看看,那个金帐国少主到底是真是假呢?我总觉得有些奇怪,这群人里,他反倒不像个北蛮的样子。金帐国的世子,竟是这么孱弱的么?”

????吕归尘抬头看着天边的雁,演武场里的呼喝声离他耳边似乎很远。他不喜欢这么多黑压压的人,低头看着这些人,觉得像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只有这里的天空还是跟北6一样的,瓦蓝瓦蓝的,有白色的云,失群的大雁在天空穿过,就像是大草原上独自骑马奔驰的牧人,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无拘无束。

????“世子,这场演武是特为你准备的,该看的还是要看,不要失了礼数。”叔父低沉有力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是,”吕归尘收回了目光。

????他转眼扫了一下不远处下唐过的紫衣公卿们恭敬的侍立在旌旗下,只觉得有些敬畏。他心里动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人是在看他的。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就在华服高冠的国主身边,一个黑铠的将军正遥遥的注视着他。两人的目光一碰,将军冲着他微微一笑。吕归尘愣了一下,也笑了笑,各自转开了视线。

????息将军收回了目光:“恭喜国主,货真价实的金帐国少主。”“将军这么肯定?”

????息将军笑着**了**头:“身体不好,可能是天生,人的眼神,却难以掩饰。他一个十岁的孩子,在这样的场面下没有丝毫慌乱,说明他心里安静。他不在意比武,目光游移,大概是在金帐国,更有比这激烈得多的比试,引不起他的兴趣。不过臣可以确信他确实是金帐国的世子,还是他的眼神。如果不是出身在极富极贵中,见过太多的奢华,装是装不出这样淡定厌倦的眼神来的。”

????国主**了**头:“有将军这么说,我算是放心多了。”

????“拓拔将军带世子一路从北6归来,应该查实过世子的身份吧?”

????“拓拔,毕竟还是外族,”国主觉得自己失言了,顿了一下,“他虽是忠于我们下唐,但是我们自己也要小心才好。”

????他又遥指着演武场边一名挎剑巡行的少年武士:“将军看,幽隐年纪大了几岁,气度也沉稳了。如今东宫里面已经没有他的对手,本公觉得是一代名将之才啊。将军以为呢?”

????息将军的眉梢微微一挑,笑了。名叫幽隐的少年也不过十三四岁,身形魁梧,体格也矫健,脸色青冷。他每一步踏出都是尺半,静静的在演武场边巡视,几个也是东宫的伴读少年跟在他左近,却不敢贴上,低头在一旁。幽隐的目光只在场下的息辕身上,看也不看那些同伴一眼。

????“面临大战,脸红是血勇,脸白是骨勇,脸青则是气勇,”息将军**头,“幽隐是气勇,气概勇毅,是可造之材。”

????“那我就放心了,”国主捻须微笑,“那么幽隐压阵,这一战该不会给我们下唐丢脸吧?”

????息将军却静了一下没有回答,他的目光扫到东宫少年们不远处的两个年轻人,那日在阳泉酒肆相遇的姬氏家主正围着年幼的那个忙碌着,为他整理护臂,擦去皮盔下的汗水。而另一个独自站在没有人的一片地方,抱着他的枪,看着演武场里,他的汗水一样从皮盔里流下,可是他像是感觉不到,他不看谁,也听不见周围的鼓**和喧哗。静静的一个人,像是一块倔犟的石头。

????他怀里的枪指着天空,枪刃上变幻着凄惨的乌金色。

????演武场里,息辕已经把对手逼到了演武场的边缘。

????“喝啊!”息辕猛然高举重剑,用足力量全身扑上。

????他这一扑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剑术上息辕从小就是叔叔教授,息将军号称“东6步战三十年内第一人”,不会教出没用的学生。可是息辕已经胜过一场,体力接不上来,第二个蛮族少年用一双破盾的短锥枪,步伐灵活,不断的游走闪避。息辕知道对手在等什么,他把胜负都赌在这一剑上,身体的重量和剑一起压上。对手没有后退的余地,心里一定会紧张,就难以闪避正面而来的快捷劈斩。

????蛮族少年果然选择了格挡,重剑的力道带着他退后一步,他背靠在演武场旁边的木桩上,勉强撑住了息辕的剑。

????“唉!”国主也惋惜起来,息辕那一剑,再加几分力道也许就能让对手的锥枪脱手。

????“放开!”息辕忽然大吼了一声!

????蛮族少年忽然觉得剑上的力量成倍的增加,息辕竟然还能憋住一口气在完全静止中力。锥枪被那股大力远远的震了出去,息辕高喊着再次举剑,下唐君臣的坐席上已经是一片欢呼。

????国主正要称赞,却听见旁边低低的一声叹息。

????“是静岳之剑,可惜还少了一**变通,”息将军摇了摇头。

????人们静下来仔细去看的时候,才现息辕的剑并没有斩下去,而是凝在了空中。蛮族少年一支锥枪脱手,另一支锥枪已经乘着空隙全力刺出,洞穿了息辕左手轻盾的铜皮!两人都愣了一下,息辕猛地放开了盾退后,还想再找机会。已经迟了,蛮族少年的锥枪上套着铜盾,整个铜盾被他甩手抛了出去,正砸中息辕的胸口。

????息辕的重剑脱手,已经全无兵器,蛮族少年一脚瘪了落地的铜盾,锥枪笔直的刺出。锣声震耳,息将军猛地站了起来。息辕已经失去了平衡,这一刺,他左右都避不开了。

????金属的震鸣声针一样刺耳,第二柄锥枪贴着地面滑了出去。蛮族少年跌跌撞撞的退了几步,息辕一坐在地下。多数人都看不清楚那瞬间的变化,只看见隔开息辕和蛮族少年的是一柄沉重古旧的长枪,穿着禁军服色的少年站在了演武场的旁边。

????息辕抬头看着这个陌生的孩子,知道是他投出了长枪为自己格开了锥枪的追击。

????“多谢你,”他拍了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我叫息辕。”

????孩子黑沉沉的眼睛看了他一瞬,转而去看那个蛮族少年:“我叫姬野。”

????“第二场,金帐国武士哈勒扎胜!”司仪的教官高呼了起来,冲上去狠狠的扯了姬野,“下去!不懂演武的规矩么?可没叫你的名字!”

????“真是没教养的孩子,”国主皱着眉摇了摇头,“金帐国王爷的面前,那么不懂规矩。”

????姬谦正远远看着国主的神色,脸色有些苍白。长子又给他惹祸了,本来已经来得晚了,又冒失的出手。金帐国坐席那边的九王却神色安详,举起酒杯遥遥的向着国主敬酒:“孩子们的武艺都很好。”

????国主一愣,也举起杯子回敬。两边坐席上都响起几声温和的低笑。

????息将军起身:“国主,都是真武器,若是真的伤了人,伤了两国的体面,也惊吓观看的贵人。还是臣下去做个仲裁吧。”

????“最好!最好!”国主**头。

????姬野看着那个黑色衣甲的将军远远的从国主身边走下,低了头有**忐忑。

????“将军,这个小子……”教官指了指姬野。

????将军摆了摆手,从腰间摸出小小的皮囊,给自己的烟杆里满满的塞上烟草,这才抬头去看姬野:“从军,最重要的就是守令。不是人人都是将军,也就不能任意妄为,而且就算你是将军,也还是不能不守令。你今天还未上场,已经违令了。”

????“是。”

????将军转头去看那个蛮族少年:“双手兵器,必要的时候放弃一手,以求杀敌,是一个很好的战术。息辕输在你手下,不亏。不过你若是能把双手锥枪加长,就能全攻全守,否则开始也不会被息辕的重剑压住。”

????蛮族少年却不回答,也不抬头,他死死的盯着那杆插在地上的战枪,露出戒惧的神色。

????“是杆好枪啊,”将军**头,“可惜东6还能认得它的人,已经不多了。”

????他猛地在姬野的背上一击,把他推进场里:“既然违令,就要将功赎罪。你能胜几人,就胜给我看看!”

????他转身抓起锣棰大挥一记,锣声震耳,下一场已经开始。

????姬野抓起了虎牙,乌金色的枪锋**在地下,他单手托着枪尾,笔直的站着。蛮族少年退出几步,跟他拉开距离,两人侧眼彼此看着,久久的都不见动作。周围的坐席上略微有些骚动蛮族,前两场都是干净利落,并没有这样枯燥的等待。

????蛮族少年**了**头。他再退一步,左手用力,只有两尺七寸长的左手锥枪中忽然弹出了锋锐的长钢刺,锥枪凭着钢刺增加到五尺多长。他双手旋转,把右手的短枪换成了反手。

????“全攻全守?好!”息将军含笑**头,“金帐国一样有这样聪明的机括和武士。”

????姬野也退了一步,缓缓的拉开了长枪。依旧是静到了极**,可是这一次坐席上却无人出声,锥枪的长刺和姬野拉枪的姿势,无不杀气腾腾,公卿们也见过演武,可是少有这样绷人心弦的感觉。

????“司马公觉得这场我们下唐的胜负如何?”

????“以长破短,以不动击怠兵,我方是生力,对方已打了一场,胜数该有八成。”

????“司马公还是乐天得很,我看上一轮那个北蛮根本未尽全力,否则他放出左手长枪,何至于刚才左右支撑?两短破一长,这可不是在马背上,双手兵器占优啊。”

????“两短破一长,这也得近身啊。”

????“近身还不容易?他一手短锥格住,上前一步,长锥就可以杀到近身,那时候,长枪可也撤不回来了。”

????息将军听着席上断断续续的议论,只是笑。

????蛮族少年忽然动了,短锥护胸,长锥突前,刺向姬野面目的只有一道疾闪的铁光。

????长枪也同时挑起:“放开!”

????虎牙在空气中震动着出咆哮。多年军旅的将军们也只看见一道乌金色的痕迹,蛮族武士短锥一格,浑厚的力量冲得他胳膊几乎失去知觉。他在大惊中收回了进攻的长锥,压在短锥上。虎牙被格住了一刻,蛮族少年获得片刻的喘息,长锥立刻松动,闪电一样缘着枪杆削向姬野的手。

????“放开!”

????姬野大喝着震动枪杆,暴烈的圈劲从枪杆上激出去。人们只听见两声有力的空震,蛮族少年跌跌撞撞的倒栽出去,仰面坐在地下,两根锥枪呼啸着冲上天空。

????所有人的目光都仰对天空,直到两锥并排落下,“砰”的几乎在同一瞬间扎进了土里。正在下唐国主的坐席面前,锥尾还在飞快的振动着。短暂的寂静后,一个观礼的妃子惊叫了起来,整个坐席上的人都惊得面无人色。紫寰宫的武士们慌张的冲上坐席左顾右盼,可是只有两柄扎在地下的锥枪,他们彷徨四顾,很多人还不明白生了什么。

????国主的呼吸急促,脸上血色都褪了。百里氏重文轻武,几十年太平君主当下来,还不曾有这样利刃从天而降的危险。那边坐席上的青阳九王脸色却忽的阴沉了,冷冷的瞟着自己手下几个目瞪口呆的伴当。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呆了,本来觉得是场恶战,居然那么过手一瞬,就定了胜负。

????一记响亮的锣声惊回了人们的心神,息将军含笑看着那个蛮族少年:“可要空手一搏?”

????蛮族少年呆呆了看着自己的双手,终于摇了摇头:“不比了,我输了。”

????“第三场,下唐国,姬野胜!”

看网友对第一章 枪 十二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