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枪 十一

第一章 枪 十一

????喜帝八年,八月十四。

????夜,万籁俱寂。

????姬野着上身,从园子里的溪水中打起了沉重的一瓦罐水,把水浇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磨光的青石在月光下镜子一样的反光,姬野把虎牙的枪锋搁在了上面,用力的磨着它的锋刃。这柄枪的枪锋很少会钝,磨砺起来也格外的艰难,他用上了全身的力道,全身的肌肉纠结起来,像一只蹲伏的小豹子。

????一**一**的,沉郁的乌金色再次从枪锋边显露出来。姬野擦了擦头上的汗,把枪锋浸在溪水里,让流水把上面的污迹洗去。它在水中仿佛是折断的,光芒却更加锋锐,闪闪的,像是星星的碎片。

????姬野松开手,整根枪刺毫不费力的刺进溪水下的沙石地里。他转过身,看着朦朦夜色里自己家大屋漆黑的影子,没有一丝灯光。父亲和大娘早已经入睡了,父亲特意嘱咐昌夜睡在夫妇两个屋外的暖笼里,因为明天就是大柳营演武的日子。这些天姬谦正很累,日夜指**两个儿子习武。儿子们也都努力,一直孤僻的大儿子似乎也被从军的前程吸引了,练枪尤其的用心,姬谦正觉得儿子这是开了窍,心里大喜,神色也缓和了许多。

????那个北6金帐国来的世子前几日已经大张旗鼓的进了南淮城,羽然也拉着姬野去看了。鸿胪寺几百匹纯色的白马打着旗帜引路,整个紫梁街都封了,平民一律不得行走。而蛮族骏马缓缓行来的时候,才真的惊吓了南淮城的人们。他们有的一生都没有见过那么雄骏高大的战马,比东6的马高出了两个马头,胸也要宽一半,全身没有一丝多余的肥膘。一匹足有东6马两匹重,看起来不像马,倒像什么凶猛的怪物。有好事的人去量那些马的蹄印,最小的也有盖碗大小。而那些炎炎夏日还披着皮甲装饰了毛皮的北蛮武士更是可怕,他们抬头高望远方,目光偶尔低垂,都吓得人们慌忙扭头。

????但是姬谦正还是很高兴,说蛮族的武士虽然粗壮力大,但是未必灵活,昌夜的大齐之剑就是以巧制胜,绝不会吃亏。

????姬野想起父亲说这话时候的笑容。他仰头看着星空,忽然见就觉得自己那么的想羽然,想她就在自己身边。

????身后的水哗啦一响,他猛地回过头去。溪水上有一圈圈涟漪,静静的没有人,只有那柄古老的枪静静的插在水中。

????“我知道,是你在那里,”姬野小声的说,“我们明天一起去大柳营,我们一定赢。”

????涟漪一圈一圈的散开,水波折射,蒙蒙的似乎有个影子踏着水站在枪边。影子低着头,看水中枪的倒影。

????“没有人希望我能打赢他们,其实我能的,”姬野一步一步的走向虎牙,“我说给别人听,他们都不会信的,可是你会相信我。你是我的武器,我们总是在一起,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连羽然我都没有说。我明天和你一起去打蛮人,将来我们上阵,也在一起。”

????他踏进溪水里,水波晃动,那个虚无的影子消失了。姬野一手抚摩着枪杆,一手从口袋里摸索着取出了铁青色的指套,一只叼着星辰的飞鹰用阴纹刻在表面上。他在自己的腰带上擦了擦指套,缓缓套在了自己的拇指上,感觉到它冰一样的冷意。

????这是姬氏家传的指套,姬谦正本准备熔掉它,可是封在炉子里煅烧了十日都没有软化的迹象。一个夜晚,姬野悄悄的取了出来,用一**灰锡投入了熔炉。第二天早晨,姬谦正现了烧结成秋的灰锡,大喜,把整个熔炉封了起来,远远的运到城外的山上丢弃了。

????他没有想到这枚指套就在和他相隔不远的北厢房里,那古老的沉重的宿命也远没有离开他。

????姬野盯着那个冷傲的鹰头,他的目光像是被指套反射的冷光**燃了。他从腰带里摸出一枚铜钿,高高抛起在空中。他闪电一样拔出枪,带着水花射出小溪,转身、蓄力、出枪,在短瞬间一气呵成,长枪在空中中激起低沉的虎吼声。

????“毒龙势”的“转身刺”,这种枪术中最难的一种刺击。要在转身的一瞬间把枪推出去,以旋转带动长枪,力的距离几乎是零,是绝境时候反败为胜的刺击。而最后需要准确的击中铜钿大小的目标,才算是完美的转身刺击。

????铜钿翻滚着落下,“叮当”一声打在了枪颈的虎头上。

????姬野默默的站在那里,知道自己还是不能完美的刺出这一枪。就像姬谦正说的,他的枪,依旧是太烈了。他偷偷的去看过那些蛮族少年的武术,远远的看不清,只觉得他们的力量很大,度也快,并没有东6武术的浮华。他想过要想克制蛮人的力量,就只有更快的度和更准确的刺击,但是时间太少了,他的“转身刺”始终都不成熟。

????他呆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猛地跳了起来,从围墙的缺口翻了出去。

????羽然站在门前最高的那棵榉树**,闭着眼睛,任凭流水一样的星光投射在她身上。

????这样的夜晚她喜欢白色的衣服,纯净得像是宁州古森林里月夜拉着手歌唱的女孩们,姬野总是不明白她这样是为了什么,可是看着这样的羽然的时候,他就特别执着的想着遥远的宁州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羽然说那里的森林一抹无边的青灰色,森林最深处的山谷中坐落着“古代之座”,羽人口中的泰格里斯神殿。那里的台阶是用星星的碎片照亮的,永远都是满月的夜晚,神的使女们在不会凋谢的花圃里面围着静坐,她们白色的裙子是用云裁成的。

????“羽然,”他大着胆子喊了一声。

????羽然低头,看见树下那个拖着长长枪杆的少年对她挥舞着胳膊。她鸟儿一样轻灵的缘着树枝攀了下去,姬野总也想不通羽然怎么会那么轻灵。有时候羽然会骑在他后脖子上放风筝,也不是那样的轻飘。

????“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东西?”羽然高兴的拍着手。

????月光下的冥想是她的功课,可是她实在不喜欢这样的功课。这时候她脑袋里塞满的都是湖上的游船、街边叫卖的小贩、书馆里的雷鸣一样的掌声,脑袋里像上演着一幕大戏。

????“你爷爷在么?”姬野说,“我想见你爷爷。”

????“你找他干什么?”羽然愣了一下,“领主大人也不是我的爷爷。”

????“我想问他一些关于枪术的事。”

????“好吧,”羽然无奈的**了**头,她看出了姬野的认真。

????老人端坐在台阶上,面前煮着一壶热茶,怀里抱着一张老旧的箜篌。

????“羽然,你还是去做你的功课吧,”他听了来意只是笑笑,“我和年轻的武士谈谈。”

????羽然不情不愿的走了,姬野觉得心里有些忐忑,其实从那次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老人。

????“姬野,对么?这是你的名字,”老人说,“羽然说你明天就要去代表下唐国比武了。”

????“是的。”

????“我也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可惜我不能教你。”

????“为什么?”姬野并没有料到自己会被拒绝,毕竟第一次老人直接把枪术的精华传授给了他。

????“你的进步太快了,我的孩子,再往下走,你可能接触到力量的真髓。可是力量是北辰之神的赐予,他在天地开辟的时候把这件礼物赐给大地上的生灵,让我们用它去迎战一切邪恶。获得它,你要经过许许多多的考验。让平凡的人得到力量的真髓是对武神的亵渎,最终的奥秘只属于最坚强和勇敢的战士,他必须为了一个目标而战斗,”老人摇头,“你父亲的武术对于他的理想来说已经过于强大了,好在他没有滥用你们姬氏流传的武术。”

????姬野沉默了一会儿,他扭过头去:“可是你不知道我在想是什么,你不知道我的理想?”

????“你多大?十四岁?十四岁的孩子说理想还太早了,”老人的眼神变得锋利起来,“枪术的奥秘我必须选择最合适的继承者,你总是这样无礼的直接要求别人么?”

????姬野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回头就走:“那我不求你。”

????“倔强,”老人冷笑。

????姬野大踏步的走到门边。

????“停下!”老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手指上的是什么?”

????姬野有些慌张的捂住了自己的手:“是我们家的,你不要管。”

????“我叫你父亲熔了它的,”老人的声音咄咄逼人,“他那种人不配再保留天驱武士的指套。”

????“是我自己要留下的,”姬野奋力去反驳,“我们家的东西,你凭什么管?”

????“你自己要留下的?”老人微微眯起了眼睛,“是你从父亲那里……偷的?”

????“反正它是我的,”姬野的心思被洞穿,只能顽强的抵赖。

????“为什么要偷它?”

????“我……我喜欢。”

????老人挑了挑眉毛:“喜欢?喜欢偷窃,还是喜欢指套?”

????“谁喜欢偷东西?”

????“那么你是喜欢那枚指套了,”看了姬野许久,老人的声音柔和下来,“孩子,你过来。”

????姬野警惕的走到了老人的面前。

????老人眯起的海篮色眼睛中含着一道锐光,和一种难以描述的神情,就象看见了久违的朋友。一**火焰在他的眸子里燃烧,烧热了衰老之身的血。

????“孩子,你是真的喜欢这枚指套么?”

????姬野低下头去抚摩着指套上的鹰图,“嗯”了一声:“我老是想,原来戴它的人一定是一个很强很强的武士吧?父亲怕它,弟弟也不喜欢。可是如果一个人能把武术练得那么强,直到死以后很多年都有人害怕他,那么他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如果不是比别人受更多的伤,流血流得更多,谁也练不出最强的武术。我不怕流血,我也不怕受伤,可我明天一定要打赢。我戴它,就要象以前戴它的那个人一样!”

????他攥紧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跳了起来。他的拳头在抖,嘴唇也在抖,他后悔把这个心底的秘密轻易就说了出去。可是他忍不住,他紧紧攥着拳,让指套死死的扣进肉里。

????老人忽的笑了,他伸出手,让姬野看他自己的指套:“北辰之神,浩瀚之主,泛乎苍溟,以极其游。我这一枚,是苍溟之鹰的指套。”

????“北辰之神,苍青之君,广兮长空,以翱以翔。”他握住姬野的手,“你这一枚,是青君之鹰。”

????他站了起来,拉着姬野的手:“孩子,我本来是不愿意教你的。你的心里有太多的火焰,也许有一天,你会被自己心里的火烧死。可在这个尽是懦夫的时代,难得听见猛虎的声音,既然你已经是麻木尔杜斯戈里亚的主人……”

????“我们的主宰,我们不曾忘记你光辉照在我们双肩的时候,让我们勇敢,让我们无畏。可是那么多年无声的等待啊,”老人叉手在胸前,对着苍茫的星空俯拜下去:“我们的主宰,苍青色的君主,你的精神还未离去。孩子是新的火种,他听见了你的声音么?”

????姬野抬头看见老人所仰望的星辰,七颗铁青色的星辰正从东方尽头缓缓升起。

????“决战前的夜里戴上天驱的指套,”老人幽幽的说,“很古老的习惯了。传说已经不再继续,很多年不曾听说有人喜欢它了,连天驱的传统都被遗忘。这些指套,都很寂寞了吧?”

????他抓起了脚下的枪:“孩子,你很象你的曾祖,而且越来越象了。”

????“你愿意教我枪术了么?我可以学那种枪术的,对不对?我一定可以的!”姬野的神色急切。他感觉到他和老人之间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共鸣,在虚空中出金属才有的嗡嗡鸣响。

????老人没有立刻回答。他直直的站在那里,以自己的脚跟为轴,枪锋指地旋转,一个径围丈余的完美的圆被他画在地下。

????他踏一步,走进了:“这是枪之圆,孩子,走进来。”

????姬野轻轻的踏入,和老人相对。

????“一个夜晚也许不够使你领略枪术的极致,不过作为姬扬的曾孙,你至少应该看一次百年前屠杀巨龙的枪术。这是极烈之枪,枪术中的皇帝。”

????老人缓缓地把枪杆压在了肩上:“铁甲依然在!”

????他对一个少年用了最古老的礼节。

????“依然在!”

????回忆起那日父亲和老人的问答,这五个字让姬野浑身的血为之奔涌。他觉得那像是某种咒语,里面有神圣的灯油在燃烧沸腾。

????老少在肃杀的气氛中彼此退开,同样制式的两柄长枪在冷月微风中同时出一声清利的鸣响。

看网友对第一章 枪 十一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