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枪 九

第一章 枪 九

????姬谦正对长子终于还是无能为力。

????姬野被家法竹鞭狠狠的责打了一顿,足足半个月身上的青痕才消退。可是那个女孩子的身影还是三天两头的出现在姬家大宅的旁边,每次墙外响起竹哨或者呼唤的声音,姬野无论在做什么事,都会飞跳起来从后墙上翻出去,姬谦正追也追不上。

????起初他还想过要用竹鞭来威吓儿子,可是每当他举起竹鞭,姬野就会退后一步,摒足气息,用劲道灌满全身的肌肉,准备硬接父亲的鞭打。而后父子二人一个高举竹鞭,一个准备挨打。这样的情形总是以姬谦正长叹一声摔门而去告终。

????姬谦正悄悄的尾随了两次,这才稍稍放心。羽然和姬野两个人就只是玩,偷果子,捉蜻蜓,看烟火,斗蟋蟀,再不就是百无聊赖在墙头上走来走去。很偶尔的,羽然会教姬野识字,这是姬野最安静的时候。姬谦正想都不敢想,长子竟然能够安心的坐几个时辰,听别人说那么多的话。

????不过,只要姬野不和那个神秘的老人有来往,姬谦正担心的事情就不会生。虽然不是他们的成员,可是姬谦正深深知道这个组织的力量和铁一般的规则。

????此外,他还有更关心的事情不能分神。

????南淮城外,阳泉酒肆。

????阳泉在南淮的西面,是个乡下镇子,起这个名字的酒肆也不大,在城郊的一片桦林外,是进出林子打猎的猎人晚上回城喝一口粗酒的地方。不到落日的时候就总是空荡荡的,往往一个人也没有。

????一身黑透的长衣,一条白色的腰带,唯一的客人坐在向阳最好的一个位置上饮酒,就着一碟卤汁豆干和一碟盐水花生。

????掌柜端上一碟粗盐腌菜,堆了**笑容:“再坐一坐,家传的腌菜,下酒最好,不收钱。”

????黑衣的客人看了一眼:“都是大盐粒子,难不成被咸死?”

????掌柜笑笑:“还有碟子水呢,白水洗了吃,不咸。”

????他转身退了下去,客人在下午绵软的阳光中好奇的夹了一条腌菜,在水碟里涮了涮放进嘴里,嚼着嚼着,他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了笑意。他扬了扬手:“再来一瓶冰沁的葫芦酒,下这个好腌菜。”

????掌柜笑得更欢,捧了一只白瓷的瓶子上去,任客人自己斟饮。他退下来的时候,正碰见帘子一扬,帮佣的伙计匆匆的冲了进来。

????“教过你做事要有个小心,赶着下葬么?”掌柜猛一瞪眼。

????“大主顾,可是富贵的大家,”伙计把窗户上的竹帘掀起一线,“可是人家不进来,却叫我把这张名刺呈进来。我们这小店,哪能接人家的名刺啊?”

????酒肆门外只是一条简单的乡间黄土道,这时候道上却停了一**精致的竹坐辇,一个青色华服的儒士带着四个家奴,一动不动的长揖,也不知已经站了多久。家奴手中的精致匣子似乎是礼物,烫着真金的花纹。

????“一边去,”掌柜推了伙计一把,“这是送给我们的名刺么?白长那么大的个子,却不知道长眼。”

????他把名刺放在一只木盘里,捧到了黑衣客人的桌边,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奉上。客人嚼着一条腌菜,嚼了许久,低低的叹息一声,接了名刺打开,低声读了出来:“故帝都大鸿胪卿姬澜之子,前帝都少府副使姬谦正,谨拜御殿羽将军息先生阁下安康……”

????他摇摇头,自己揭开旁边窗户的竹帘:“姬先生?请进来说话。”

????姬谦正步伐轻捷,站在客人的桌边,恭恭敬敬的整理袍袖,正要拜见。客人却递过了一条长凳:“姬先生不必多礼了,乡野店铺,没有什么好桌椅,招待本就不周到,礼节也免了吧。如果不觉的野酒太粗劣,就喝一杯,这里的腌菜,倒是一绝。”

????姬谦正不敢怠慢,侧身坐下,清了清嗓子:“后学姬谦正,久闻息将军威名,惜无缘拜会。今天能在这里遇见息将军,不胜之喜。”

????被称为将军的客人随意的摆摆手:“姬先生年纪和出仕的资历都远远胜过我,御殿羽将军只是一个虚衔,既然我和姬先生是在野店相遇,那么不必拘礼。有什么事情,还请姬先生直说吧,姬家历朝栋梁,我能力所及,不会推托。”

????姬谦正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大喜,他来之前,远没有想到这个身份尊贵的人物这样好说话。

????“在下是听说国主又要甄选少年良将的事情……”

????息将军自斟自饮:“是。这次是为了蛮族盟国青阳的世子到访,为了扬我下唐的国威,国主准备以少年武士七人和蛮族世子的随从比武。作为奖励,彩头是宫用的九两黄金菊花一朵,最后胜出的还奖一个副将的头衔。”

????“不知道七名少年武士可有人选?”

????“国主自己有一封荐书送到我这里,推荐的是名叫幽氏的孩子,名叫幽隐。太子东宫也有几个少年都有人送了荐书,此外息衍有个不成材的侄儿息辕,学过一些剑术和兵学,他倒是自荐。”

????“正是这件事拜求,”姬谦正忽然起身,恭恭敬敬的大礼长拜下去,“我姬氏历朝世家,可惜颠覆于乱世,只存姬谦正一脉。可为国征战之心不曾片刻或忘。姬谦正有个不成器的儿子姬昌夜,学的是剑术,也通文理,极有报国的志向,可惜一直没有门路,恳请息将军施以臂助!”

????息将军****头:“姬氏凤凰材,在南淮城,我也有听说。这次也确实还缺两个武士,我这些日子收到不少拜帖,多半也是为这件事。姬先生来这个简陋的小店找我,想必期望很大。那么这封荐信,我可以自己写。不过姬先生可要想好,蛮族化外之族,嗜血好杀,对手虽然是孩子,也不能轻忽。比武中有什么损伤,难以预料,姬家凤凰之材,不怕受伤么?”

????“为了报国,虽死也不退却,何况受伤?”

????“那好,”息将军**头,“那么这封荐书我为姬先生写。”

????姬谦正呆了,又要大拜下去,却被息将军一手托住了。

????“不必了,姬先生太多礼,”他微微摇头,“姬先生喜欢喝酒么?”

????姬谦正迟疑了一刻,摇了摇头:“父亲在世的时候,一直劝诫说酒要少饮,书要多读,谦正成年以来,就不再饮酒了。”

????息将军笑笑:“那么也只好算了。本来我还想请姬先生坐下一起喝一杯这里的粗酒,不过姬先生不饮酒,也只好遗憾了。”

????姬谦正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对方婉转送客的意思,急忙向着身后招了招手。姬家的仆役低头捧着匣子上来,姬谦正的手一按上锁扣,另一只手也按住了他的手。息将军微微笑着,眯着眼睛看了姬谦正一会儿。

????“这个,就不必打开了,”他摇摇头,“我敬重姬氏祖上的威名,这份敬重,就算这里堆满了箱子也买不来。”

????姬谦正不敢造次,捧回了箱子。

????“那么我就不送了,”息将军安然坐回了椅子上。

????姬谦正的脸上微有些红。他世家之后,三十岁以前一直是帝都的贵胄,从来没有以礼物奉承巴结人的经验。虽然现在落魄了,可是息将军拒绝礼物的时候,话里的冷漠还是让他心里难过。他不敢再说什么,长揖之后小步倒退了出去。

????一转身揭开了酒肆门口的帘子。

????“姬先生,”息将军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有件事情我不太明白。”

????姬谦正急忙转身:“将军请问。”

????“姬先生的名刺上写明是帝都大鸿胪卿姬澜之子,可是姬氏祖上,官位最高的却不是令尊,而是令祖姬扬啊。真武侯淳国三军都指挥使,曾在风炎铁旅北征时,带三千步卒深入北6,在金帐国五万大军追击下一直打到蛮族的圣地彤云大山,铸铁为碑,烧山祭天。连风炎皇帝、苏瑾深和李凌心两位将军都不曾深入北6这么远,为什么却没有写上他的名字呢?”

????姬谦正犹豫了一下:“因为……因为……”

????“是因为他后来以乱党之名在毕止城被拉杀么?”

????“是。其实祖父并没有背叛帝朝,只是……”

????“天驱,令祖是天驱的武士。”

????“是的。”

????息将军低低的叹息一声,低头从腰间摸出一只小小的皮囊,从里面掏了些烟丝出来实实的塞满了细长的乌木烟杆。他就着一旁的灯**上火,深深的吸了一口,而后微笑:“看来人一生正是不能错的,错了一次,连子孙后代都要蒙羞。不过……令祖姬扬的武器虎牙之枪号称东6第一名枪,曾在帝都太清阁下演武,劈断过四十五把长刀,不知道能否有幸在比武中见到?”

????姬谦正踌躇片刻:“将军,昌夜却是以剑为武器。若是说虎牙枪,在在下的长子姬野手中,可惜他枪术虽强,但是性格顽劣,我也不敢贸然……”

????“枪术虽强?”息将军考虑了一会儿,“那么也我也为姬野少公子写一封荐信,补足七人的名额。”

????“将军……”

????“传说中曾经一枪击杀巨龙的神枪啊,”息将军淡淡的说,“我是想看一看的。”

????姬谦正一行人去得很远了,天色也渐渐的有些阴了。酒肆的掌柜小心的上去张了一眼,黑衣的客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喝酒,指间的烟杆上一**红火一亮一暗。他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这个老客虽然还是在喝酒,不过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客人忽的起身,把几枚金铢抛在桌上。他跟掌柜擦肩而过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背:“从今往后,我不来了,这个月喝酒的帐,一次都清了吧。”

????客人……”掌柜结结巴巴的,“是酒不好么?窖里还有……还有……”

????“算了,”客人摇头,“你的酒从来都不好,就那咸菜,还有一**味道……是你出卖我的。否则,一般人又怎么会知道我每天下午在这里喝一**酒?”

????掌柜的呆呆的站在那里,再不敢说什么。他低头看了一眼客人腰剑那柄修长凝重的古剑,黝黑的毫无装饰。就是从这剑上他猜出了这个客人的身份,十个金铢卖了这个消息给刚才来的中年文士。

????客人走到门口,伸手在外面探了探:“下起雨了……”

????伙计捧了一把伞上去,他赏了一个银毫,把伞打了起来。

????“这世界虽大,可还有多少地方是留给我们这种人的呢?”临出门的时候,掌柜的听见低低的一声喟叹。

????他想起来追到门口的时候,客人一袭黑衣的身影已经远在去向南淮城里的小道尽头了。他有**懊悔,知道自己也许一生都再见不到这个客人了。

看网友对第一章 枪 九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