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枪 七

第一章 枪 七

????夜深人静,万家都已经入眠。姬氏大宅的主房中还**着几支油烛,姬谦正坐在桌前,一声不吭的盯着那些烛泪,一滴一滴的凝结起来。

????“唉!早些睡吧、我说还是去通报给守备大人,”妻子一边摸索着为姬谦正除下青色的缎袍,一边埋怨,“到底是什么事情呢?难道我也不能说?你这一晚上都愁眉苦脸,若说真的是什么歹毒的人,这诺大的南淮城,几万人守着,难道还怕他行凶么?可是他要闹出事来牵扯到你,可不是连家也保不住了。”

????“不要再问了,”姬谦正的声音少有的冷硬,“你也应该知道天下广大,有些事绝不是我们可以管得上的。他能够退去我已经很高兴了,再也不要提起这件事,也不要对任何人说!”

????许久,他叹了口气:“你永远不会明白的。他们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十个人,也许他们会是千百人,列着队冲锋的时候,星辰会变化,连诸侯的大军也要退却。”

????“他们是武神的使徒,”他的脸色在灯下说不出的怪异,“他们真的是!”

????“武神?我看你是被吓破了胆,听昌夜说他倒是赏识姬野?”

????“野儿在武术上确实有天赋,今天他刺杀那人的一枪到我胸口,本来我绝没有闪避的机会,已经有了必死的心,没想到他居然还能收住,”姬谦正叹息,“可是枪势太烈,终究都是个暴戾的性格。”

????“都是你当初坚持要教他枪术,”妻子恨恨的,“他现在练了枪术,那双黑眼睛更凶,平时瞟我一眼也吓得我不轻。一个侍妾的儿子,你教得却比昌夜还好,难道如此厚此薄彼么?”

????姬谦正长叹一声:“对于昌夜我才是花了心血的。野儿练习的毒龙势本来暴烈,不是中正平和的枪术,所以才会进境快过昌夜。我教昌夜的大齐剑术才是姬氏最高的武术,上手艰难,可是以后的成就一定过野儿。而且昌夜学文练武,成就比野儿高十倍百倍也不难,武士不过抵挡几个敌人,昌夜却可以有统御一国的才华,不能比的。”

????“那你何必又教姬野,他那种乖戾的性子,随他去好了,”妻子眉梢的神色缓和了几分,却还在埋怨。

????“上阵亲兄弟,”姬谦正陪着笑,“野儿虽然不是可造之才,不过练成一**武术,将来昌夜成了大器,还可以保护昌夜,跟随他做一个参将什么的。对昌夜也好。”

????“你就是想都周到,”妻子再也无话可说,挽着他的胳膊,一起钻在被子里。

????里面的声音渐渐的低落下去,到后来只有吃吃的笑声,隐约中还是谈着什么将来的事情。

????屋外,星月的光辉流泻下来,难得的静馨。万家房舍,屋**仿佛都流淌着一层水银。

????挑出很远的宽阔屋檐下,一个还显得单薄的黑影独自站在星月都照不到的黑暗里。

????屋内细碎的声音再也听不清楚,姬野抬头凝视自己怀里的猛虎啸牙枪,枪锋寒得他心里颤抖。他看看屋后的小松林,又看看自己的北厢房,再是园子里满是青草的石墁地,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他转了一圈,抱着枪默默的走在园子里,连屋里的姬谦正也不曾觉他的来去。姬野的脚步象一只潜行的猫,姬谦正总是说那不是磊落的脚步,不过其实猛虎的脚步和猫并没有区别,只不过姬谦正未曾见过猛虎。

????走到了墙边,姬野左右看看,搬了几块大石,垒起了一个阶梯,悄无声息的爬上了墙头。他沿着墙头默默的走,无边的南淮城在他脚下沉睡。姬野只是这样走着,一遍又一遍的来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

????最后姬野坐在了自家的屋**上,抱着自己的双腿,枕着自己的膝盖,好像要在微寒的夜风里睡着了。

????“姬野,姬野……”一个细而轻的声音从背后飘来。

????姬野猛地惊醒,回过头,看见一双玫瑰红色的眼睛在看他,花瓣一样的嘴唇边带着一丝玩闹的笑意。

????“羽然?”他认出那是白日里来访的女孩,“你怎么会在这里?”

????“爷爷和我住在那边的一个旅店里,我想出来看看,可是白日里出来总是不方便。”

????“不方便?”

????羽然瞪大眼睛,拈起脖子边那缕淡金色的头:“看我眼睛的颜色,还有头,你说我怎么敢白天出来呢?我一路上都戴着风帽,有的时候真恨不得把帽子扔了,骑在马上披着头跑,可是爷爷不让。我恨死了。”

????“我看了啊,”姬野认真的****头,“挺好看的。”

????羽然呆了一下:“人人都像你那么木头脑子就好了。”

????姬野并不生气:“你回去吧,夜深人静,外面可不安全。”

????“有什么不安全?在我们宁州的森林里,你若是旅行,经常会有我们羽族的村落。到了月光最好的夜晚,我们都会穿着白纱一样的衣裙,在月光下面拉着手行走。我们也不**火,月光照在裙子上,像是透明的,像是蜻蜓的翅膀。传说女孩子这样走,月神的光辉就会都照在最轻盈那个女孩身上,她就会在所有人的目光里飞上天空,去神的宫殿,可惜我没有见过,不过,”羽然叹了口气,“那时候真是很美的,大家都很美。”

????姬野看着她拈起白裙的裙角,站在屋脊的尽头,微风吹起她金色长上的白绸飘带,整个人像是虚幻的。他忽然注意到羽然是赤脚的,半是透明的脚轻轻的踏在青灰色的瓦片上,盈盈的踮起来,像是随时就会飞走。

????他默默的站起来,羽然歪着头看他,许久许久。

????姬野明白过来,窘迫的抓了抓脖子:“你还是回去吧,这里不是宁州,是南淮。夜里会有贼的,他们拿着刀在街上抢劫,听说很多别地都在饥荒。那些人跑到宛州来,还是吃不上饭,就只有做贼。”

????“喂,木头,你那么丧气干什么?”羽然说,“你父亲对你很凶的样子,他后来又骂你了么?”

????姬野摇头:“其实他也不常骂我的,他不管我的。你父亲管你么?”

????“我没见过他,他就死了,你在这里坐着不冷么?”

????“不冷,我不是很怕冷的。我刚才想去练枪,可是现在不想了,我又不想睡觉。”

????“那我们说话玩吧,我要听关于龙的,”羽然说,“我偷偷跑出来,要等爷爷睡熟了才能回去,要不然就糟糕了。”

????“我……也不太知道,”姬野讷讷的。

????“别怕别怕。说错了也没事啊,你出海的时候画了龙回来给我看,我们就知道了。”

????“画龙……”姬野低下头去,“我只是说说的。”

????“什么啊?你不是答应的么?不能耍赖吧?你们东6的人怎么是这样的?”

????姬野忽然站了起来。他倔犟的转过头去不看羽然:“我不会画龙给你看的,因为我根本不会画画。没有人教过我,我连字都不认识!”

????羽然呆了一下:“你不识字啊?你阿爹没有教你么?我看你家里很多的书……”

????“不会!”姬野猛地把头转回来,他死死盯着羽然,“我就是不会!没有人教过我!我很笨的,学了也没有用,你为什么老是缠着我?我就想一个人坐在这里!你们走了我阿爹就打了我,我什么都没有做!”

????羽然有些害怕,她想要逃开。可是她抬眼看见姬野的眼睛,却不觉得他真的生气了,他只是努力的在瞪大眼睛,那双明亮的漆黑的眼睛。

????“那你会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姬野摇头。

????羽然犹豫了一下,上去拉了拉他的手,一根手指在他的手心里**了**:“那我教你,你们东6的文字,其实哪有我们羽族的神使文那么难学。”

????姬野感觉到了她掌心里的温暖,手抖了一下。他忽然把手整个抽了回去,掉头跑了。他看着深湛的夜空,满天都是星星在闪烁。他沿着那些勾连的墙壁拼命的奔跑,穿过院落的屋**,他跑得飞快,像是怕被那个金红眸的女孩追上来。

????最后他停在凤凰池一片清澈的水边,他站在那里呆了一下,双手拢在嘴边,对着湖对岸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喊起来。谁也听不懂他在喊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钟楼在月下巨大的影子投在他的身上,文庙的钟声响了起来,终于把他的喊声吞没了。

????他站了许久回过头来,看见钟楼的屋脊上那双晶莹透明的的双足,女孩子站在那里,有些怯怯的望着他,她的裙带在风里轻轻的飘啊飘。

????两个人默默的彼此看了许久。

????“你真的教我识字么?”姬野狠狠的揉了一下鼻子,扬起了头,“我想学。”

看网友对第一章 枪 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