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枪 五

第一章 枪 五

????指套在姬谦正的掌心里沁出微青的铁光,只是一个很朴实的指套,却像是块火炭一样烫着他的手。环的大小刚好可以把拇指套进去,还有些空隙,指肚的一面磨得如镜,背面则是一个叼着星辰的鹰头。姬谦正的手指触摸到了指套内侧细微的铭文。

????“北辰之神,浩瀚之主,泛乎苍溟,以极其游。”

????不意自己此生还能见到这枚指环,相隔近百年之后,苍溟之鹰的指套竟然找上了姬氏的家门。不祥的儿子,带来了不祥的客人,姬谦正却无力去愤怒,彻骨的寒意笼罩了他。

????终于还是逃不过这一日。

????“你出去,”姬谦正努力的定了定神对姬野道,“请客人在前厅中等候。”

????姬野离去,姬谦正呆坐了许久,转进了后房。家传的铁匣依旧密封在墙壁中,满是灰尘。打开来,一枚几乎完全相同的铁指套静静的躺在其中。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畏惧着这枚指套,他觉得它是活的,有生命,会思考。指套只是在沉睡,而且一定会苏醒。

????他轻轻的抚摩着内侧的铭文:“北辰之神,苍青之君,广兮长空,以翱以翔。”

????不知道多少年这两枚指套不曾被摆在一处,青君之鹰和苍溟之鹰的相逢,到底是种什么不祥的预示呢?

????“铁甲依然在!”姬谦正一步踏进前厅,略微颤抖着念出了这句话。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念这句话,那声音似乎不是属于自己的。

????“依然在!”老人静静的看着他,低声道。

????“野儿,你出去吧。”

????老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羽然,你也出去玩一会。”

????姬野惊讶的看着父亲手指间同样闪烁着一枚铁指套,而他方才交给父亲的一枚被放置在父亲手中的托盘上。而老人一双眼睛如鹰一样盯着父亲拇指上的指套,如此的执着不舍。

????“我们出去玩吧,”一个清丽如莺啭的声音。

????他回过头,对上那双瑰丽深红的眼睛。羽然伸出手来拉他,姬野却忽然闪了一下。羽然愣了一下,看着对面那个不安的黑眼睛的孩子,像只不安的小野兽一般转着眼睛。

????许久,姬野把手心在自己的胸口上擦了一下,伸出去,羽然握住了。

????他们握了手,于是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就此相逢。霸业或者宿命,都由此开始。很多年以后羽然说起他们初次相逢时候姬野的窘迫,总是当作一个笑话来说。

????但是姬野并不笑,姬野说:“小时候,我以为我的手比别人的脏。”

????“为什么呢?”

????“因为很少有人愿意拉我的手,除了你。”

????前厅的门紧紧锁了起来,孩子们不安却又无所事事的候在外面。

????“从宁州来?”姬野破天荒的坐在院子里的假山上和羽然说话,他很少会主动和别人说话。可是宁州太神秘了,令他很是向往。那里是片苍青色的古老森林,在密林的深处有羽族古老的神殿,朝阳下的少女振动背上的羽翼,如一片羽毛那样腾入云空。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宁州远得好像人一生一世翻山越岭都无法到达那样。

????“是啊,”羽然**了**头。

????“那里的人真的会飞么?”

????“会啊,可惜每年只有一度,可以无所顾忌的飞啊飞,若是逢到雨日,飞起来真是被淋成落汤鸡了,”羽然有**得意,落汤鸡这个词是她经过东6才学到的。

????“人那么重,飞起来……很累吧?”

????女孩儿看了看他,却没有直接回答,狡猾的笑了起来:“你又飞不起来,问这个做什么?”

????“我……”姬野呆了一下,“我想,高高的飞在天上,该有多好啊!”

????“其实第一次飞起来,当然是很好的,不过渐渐的也就那样了。放眼都是森林,你飞得再高,也不过是看见更远处的森林,再远处的森林,”羽然嘟着嘴,“其实我还是喜欢你们东6,哪里都有好玩的东西。”

????“你都去过哪里?”

????“我们还经过了瀚州和中州,一路南下,去了好多的地方,你去过哪里?”

????姬野沉默了一下:“我家以前在中州住,后来就搬到南淮来了。”

????他摇了摇头似乎想甩开这个话题:“我没去过别的地方,不过我以后九州大6每一个地方都会去的,连夸父和河洛的地方我也会去,要是有船,我就去海上找鲛人和龙。”

????“听说龙在很远很远的大海里呢,河洛的领地特别的热,找夸父又要翻过很多的大山,北方的冰雪,一万年都不化的,”羽然笑,“你不是在骗人的吧?”

????“我不骗你!”姬野涨红了脸,“我不怕热,翻山也算不了什么,就算龙在很远很远的大海里,我也可以找羽人帮我造最大的海船出海。”

????他说完这些脸才真的红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是想说些话来引起这个红色眼眸女孩儿的注意。他强硬的骾起脖子、绷起脸来,不露出一丝怯意。

????羽然被他的严肃打动了,心底有些相信这个神气的孩子也许真的能去很远的地方,她有些懊恼起来:“要是我也能去就好了,可是爷爷一定不让。在瀚州的草原上,遍地都是马群,一眼望不到边,人人都可以骑马,他们在马背上翻滚,双手放空也不怕摔下来,几十个人骑马叼狼,我想死去骑马了。可是爷爷就是不让,更别说让我去看不到边的海上看龙了。”

????瀚州的景色又是姬野不曾想过的,他神往着,却没有表现出来,只踢了踢脚下的山石:“那我以后出海的时候把龙的样子画回来给你看。”

????“好啊!”羽然使劲**头,“不过,你会画画么?”

????姬野愣了一下。他慢慢低头下去,一言不。

????羽然没有注意他的神色,目光被步出前厅的姬谦正和老人吸引了。

????“看啊!”羽然看出了异样,急忙拉身边的姬野。

????姬谦正腰间多了一柄长剑,长三尺余,宽近寸半,剑脊出奇的厚。而老人本来背负的长枪已经从绫子中解了出来。

????姬野脸色微微改变,他知道父亲所配的是战剑,不同于寻常的佩剑,战剑厚重,剑锋虽不锐利,却韧实,足以劈开对方的铠甲和武器而不翻卷。因为崇尚雅致和婉约,整个下唐国的剑师都很少铸造这种威力惊人的战剑,父亲配这样战场上的重剑,竟是要试手的模样。而老人的枪完全是姬野虎牙枪的制式,只不过一色的银白,在夕阳中光芒惨烈。

????“昌夜,野儿,你们带客人闪开,”姬谦正缓缓拔出重剑。

????姬昌夜早已被外面的人声惊动,在一边好奇的观看。他对父亲的剑术本极有信心,并不担心,却侧过头去偷看姬野身边那个精致的小女孩。

????读过书的姬昌夜不同于姬野,知道贵族人家要知礼,贸然注视陌生的女孩自然是失礼的。可是他又忍不住不看,长这么大,他从未想过世上会有这样明净如玉的女孩,肌肤晶莹得像是敷了粉,可是敷粉之后却没有那样柔和自然的嫩红,眉宇清晰得有如画出,一缕细细的淡金色头从她雪白的帽兜中不老实的钻了出来,在面颊边淘气的卷起来,一颤一颤。

????昌夜的心也随着那个细细的卷起伏,他侧着眼睛,咬了咬嘴唇。

????羽然觉察了姬昌夜闪烁的目光,于是她微微**头对他笑了一下。刹那间的容光让年仅十岁的昌夜也有些赧然,他害怕露出什么马脚一般急忙扭过了头去,装作漠不关心的模样。

????羽然忽的有些恼怒,她不高兴昌夜的做作。昌夜回过眼神,一会儿心里又痒痒的想去看,这一次一斜眼,却触到了羽然瞪大的眼神,隔着远远的像只恼怒的小野猫那样瞪了他一眼,而后缩身闪在了姬野身边。

????姬野瘦高的身形完全隔绝了昌夜的视线,昌夜掐着自己的手指,暗地里恼怒起来。

看网友对第一章 枪 五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