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枪 二

第一章 枪 二

????“这不是试手,而是对决,你们都要全力以赴。退出者败,兵刃脱手者败,开始!”

????中年男人低喝着将手中的钱币抛起,随着它“叮”的一声落在园中的石墁地上,古枫下的空气仿佛骤然冷去。

????持枪者侧身躬腰,做出“猫形”,四根手指缓缓的掠过枪身,猛地一紧。

????那是一杆七尺七寸的长枪,黑色的刃在阳光侧照下泛起淡淡的乌金色,像是古铜色的星辰。没有花哨的枪缨,扭曲的魑虎缠绕在枪颈,九寸的枪锋有如半截利剑。精炼的熟铁一直包裹了枪杆前方近两尺五寸,余下部分才露出枪杆的紫檀色。这是一柄形制特别的枪,凝重、森严,仿佛一只沉静的虎。

????猛虎啸牙枪,这是它传世的名字。以无数鲜血洗砺的武器,钢质、长度和重心都完美无缺,足以在一刺中轻易地洞穿三重铁铠。放眼九州诸族,只有人类的设计配合河洛无法比拟的铸造工艺,才能在一块顽铁上凝聚出如此深邃的杀机。

????持剑的对手清楚枪的威力,保持着极度的谨慎。他缓慢的变换着位置,两尺七寸的古剑收在鞘中不动,捏着剑柄的手却不断变化姿势,令人无法察觉他进攻的意图。他留下的无数脚印中渐渐有庞大而有规则的成型,这是“大齐之剑”的“虎蹊之步”,是爆前的蓄势。

????仲裁的中年人微微后退了一步,似乎被这片平静中即将爆裂的不安压迫了。

????“唧唧,唧,唧唧,”鸟鸣声忽然打破了寂静。

????翠羽黄尾的鹦鹉儿落在了枪剑之间,唧唧的叫着,笨拙的扭头,瞪着一双乌黑滚圆的眼睛左顾右盼。这种家养的鸟儿没有野禽敏锐,全然不怕人,更没有察觉到平静中极度的不安。

????持剑者的眼神微有变化。只是一瞬间,他极快的瞟了鹦鹉一眼,心里一寒,立刻收回了视线。

????可是一瞬间已经足够,猛虎的咆哮声扑面而来。持枪者在短短的一瞬间出的唯一的一枪,没有后势也没有变化,只是一记直刺。

????却是必杀的直刺!

????空气从枪颈上猛虎的口中钻入,自虎耳流出,啸声仿佛虎咆。虎头上以黑金嵌成的双眼闪动如电。持剑者的“虎蹊步”彻底崩溃,他的剑拔到一半,手已经失去了拔剑的力量,要闪要退,已经没有余地。

????鹦鹉惊飞而起,乌金色的寒芒刺破了下午的阳光。一片落叶被枪刃破成了两半,枪锋直指持剑者的胸口。

????急促的清鸣响过,随之是“噗”的一声,长枪落在了地下。

????与长枪一起落下的,是腊金色的一枚钱币。持枪者猛地要闪身退后,因为他失去武器,已经彻底暴露(.2.)在对面的面前。持剑者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大喜中猛一蹬地,拔剑出鞘。

????他这时拔剑的度也如疾电,丝毫没有多余的动作。他的武术并不弱,只是在对手可怕的枪势下,像是被掐住了喉咙无法施展。可是对手手里已经失去了武器,他手中古剑斜斜飞刺,挑向对方的肩膀,这一招最大的利用了剑的长度,而且他手上留了余力,对方若是侧肩,他就立刻平挥,至少可以划中胸口。

????几乎必胜的挑刺却随着对手猛地低头全然落空,持剑者剑上走空,不由自主的平挥,却只是在空气中剑光一闪。他的空门全部都露了出来。

????“喝啊!”

????吼声从地下传来,低头的对手单腿为轴在地下打旋,而后飞腿背踢起来,持剑者的手腕被踢中。一股大力带着古剑直升上天,持剑者也失去平衡“啪”的坐在地下。

????古剑砸在石墁地上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持枪者猛地退后一步,脚尖挑起了落地的古剑。战枪沉重无法挑起,他侧身倒翻一把抄在手里。两件武器都落到了他手中,他这次冷冷的转眼看了对手一眼,他的眸子在阳光中似有一道寒芒,仔细看去竟是漆黑如墨的。

????“我赢了!”他低低的说,声音是不合年纪的低哑。

????双方竟然都是少年,持枪者十二三岁,只是长得身材颇高,持剑者不过十一二而已。

????“你!你耍赖!分明是你的武器先脱手的!”持剑的少年眼睛是淡褐色,清秀可爱,回过神来嘴角撇了撇,使劲指着对手,“是你输!”

????“我赢了的,”黑瞳的孩子低哑地重复了一次,“我的枪不是自己脱手的。”

????他把猛虎啸牙枪抱在怀里,捂住了自己的手腕,一缕血丝从牛皮护腕里滑下,他的手腕竟然受了伤。他有些不屑的瞟了瞟地下的那枚钱币,又看向一旁的中年人,紧抿着嘴唇。

????褐瞳的孩子哑口无言了,只能恨恨的哼了一声,扭过头去。那杆枪是被旁边中年人用一枚金铢打落的,大胤的金铢入手沉重,近距离打出去不啻一件武器。而以黑瞳少年枪上的力道和度,褐瞳少年本来绝没有机会反击。

????中年人挥了挥手:“是你赢了。输赢我自然知道,你练枪比弟弟多出两年,练的又是猛烈易成的毒龙势,赢了没有什么可高兴,输了才不应该。”

????“父亲!”褐瞳的少年这时候想到刚才那一枪的危险,心里寒,又被父亲说输了对决,心里委屈,眼泪就在眶里打转。

????“谦谦君子,当以沉毅为本,少悲喜,多静思,”父亲对褐瞳少年温言劝慰,引用先贤的训导,让儿子不要轻易哭泣。

????父亲转向长子,神色又冷峻起来:“你知道我为何要打掉你的枪?”

????“怕我伤了昌夜,”黑瞳的少年瞟了弟弟一眼,“我不会伤到他,那一枪再刺几分,我自然收得住。”

????“收得住?”父亲怒极反笑,“野儿野儿,我教你枪术,那么多年,何曾见过你收过枪?一昧知道蛮刺,我不打掉你的枪,你就要刺到自己弟弟身上去了!”

????黑瞳的少年全然不在意父亲的愤怒,只是攥着自己的手腕:“我手腕不伤,就能让你们看!那样的枪势,我早就能收住了!”

????“嘴硬!”父亲低低的呵斥。

????他也有些怀疑,长子在枪术上确实有过人的天赋,若说还有什么人真的能控制住那杆不祥的枪,也只有他了。

????“可是昌夜那一剑,我不踢掉,他能收住么?”

????父亲哑了一下。

????“我也能收住!”褐瞳的孩子不服气的喊了起来,“你能收住,我难道收不住?”

????“你?算了吧,”黑瞳少年冷冷的回道,“我也不在乎你收得住收不住,就你的剑术,伤不到我。父亲不救我,我也不要他救。”

????“放肆!”父亲吼道,“兄弟之间骨肉之情,我看待你和你弟弟一般无二,只有你这样的歹毒性子,才会如此刻薄,我们姬氏的家风,你都继承了什么?”

????黑瞳少年静静的不回答,园子里一下安静起来。褐瞳的少年扯着父亲的腰带缩在他身后,对哥哥比了个鬼脸。

????父亲怒气未消,上去劈手夺下长子手中的古剑,转身拉起幼子要走,却忽然听见长子在背后低低的似乎是自语:“你也就一枚金铢,扔出去了,又拿什么来救我?”

????还是那略显嘶哑的声音,冷冷的不带感情的腔调,父亲的心里却忽的有些涩涩酸,回头一顾,看见长子侧着头骾着脖子侧对阳光,似是什么都没说,那两条黑得如墨,剑指到额边的长眉忽然令他想起在帝都的那个女人。

????父亲的心里忽的软了下来,瞥了长子一眼:“别的不说。你刚才那一枪错误太多,犯了战法的忌讳。即使是毒龙势,也不该猛烈过度,如果你第一击不能成功,空门必露,怎么闪避敌人的反击?”

????“若是那一枪就可以杀了敌人,他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机会,”

????“如果你枪法弱于敌人呢?没能杀掉他呢?”父亲的不悦又泛了起来,却克制着没有表现在脸上。

????“那我就输了,全力以赴还是杀不了他,就是留有余地我也赢不了,”

????“荒唐!”父亲低喝一声,“你这个刻毒的心性不改,迟早害死自己。你才十二岁,杀性就这么重。昌夜比武不该走神,可是看见鸟儿心动,少年人都会如此。你却只有一个‘杀’字在心里。圣人说修身最重要的是天性自然,你才多大,长大岂不是要变成妖魔?”

????“我不知道什么圣人,”黑瞳少年冷冷的看着父亲,“弟弟读过书,我没有;弟弟要出将封侯,我不能;就算上阵,弟弟坐在军帐里,我要上前线拼杀。圣人能救我么?圣人上过战场么?要是上过,他早就被杀掉了。”

????“冥顽不灵,冥顽不灵!”父亲终于失去了耐心,再不愿再多说一句,起身挽起了幼子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去。

????古枫之下空荡荡的只剩下黑瞳的少年。他好似没看到父亲和弟弟的离去,只默默的对着阳光。直到父亲和弟弟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再也无人能看见他了,他才缓缓的坐了下来。

????他放开手,牛皮护腕里的血****滴落到草里。他咬着牙,扯开护腕,里面竟是一层铁腕,再掰开铁腕,里面有一层短短的钝刺。那些钝刺扎在他的手腕里,伤不重,却痛得令人心寒。

????他咬着布带默默地给自己捆扎,几片还绿的枫叶幽幽地飘落在他头**。他仰头看着,呆呆地忽然就变做了石像。

看网友对第一章 枪 二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