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再遇故人

再遇故人

?????待潇羽安睡之后,赵斌俯下身子,拿起潇羽的那双鞋,仔细端详了一会,他并不清楚。潇羽早上那双鞋子鞋底的花纹,不过,这鞋子的大小,仿佛和那鞋印的大姓刚吻合。

????赵斌并未说些什么,心里已然清楚了是潇羽,那么也是难怪潇羽要对自己和潇翎之间是如此在乎,这么一来,也倒合乎情理了。

????第二天,赵斌也未再提及这事情,潇羽也没有说,两个人就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就这样让这件事情过去了。

????终于到了潇翎大婚那天,潇翎早早的起来,安婉儿为潇翎梳头,整个潇府忙的不可开交,每个人都是欢喜非常的模样。

????“才是一晃眼的功夫,我的翎儿便是要嫁人了。”不像别家那样,母亲女儿哭做一团,安婉儿一边为着急梳头着,一边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煽情的话而已。

????“是啊,待女儿嫁了过去,择日就将母亲和弟弟一并给借了过去,那个时候我们一家就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伤心之地了。”

????安婉儿点着头,手里得木梳不停,在潇翎得头上翻飞起舞,“我姑娘这头发,生的可真好啊。”

????安婉儿拿起潇翎一缕青丝,细细端详,看那如泼墨一般得黑发长长的泻在了身后,不禁啧啧赞叹。

????她仿佛是想起来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不过,那个时候的自己,哪里会有现在潇翎如此的好命,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只不过是一个妾而已。

????“翎儿,我看锦娘着实尽心尽力,你也别待她如丫鬟一般,凡事好的事情,便尽心想着她一些,她那么小就被母亲卖了进来,也是可怜之人。”

????潇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柳眉轻佻,镜子里的潇翎模样十分俊俏,“母亲便是放心了罢,翎儿自由分寸。”

????安婉儿点了点头,将潇翎头上得最后一缕头发别好了之后,便放下了木梳,“好了,该去和夫人和老爷请安了。”

????说到这里,潇翎突然眼眶一红,转过身来,安婉儿还没反应过来,潇翎已然跪在了地上。

????“翎儿,你这是做什么?”安婉儿问出口,刚去伸手要将跪在自己面前的潇翎搀扶起来,潇翎却怎么也不愿,安婉儿便也不再计较。

????“娘,女儿不孝,让您在凌云峰受了那么多苦,女儿却安心在这烟柳繁华之地,安心的享着荣华富贵,半生未见慈母,见了竟认不出,着实是女儿的过错,而如今,女儿便是要出嫁了,亏得嫁的好人家,以后我加你便一并孝顺母亲,事事与母亲为先,以弥补半生未见慈母,心中亏欠。”

????潇翎说的极其诚恳,看她情真意切的模样,抬起头,已然是眼泪汪汪得模样,安婉儿也有些动容。

????才是一会时间,潇翎晃了晃脑袋,那晶莹的泪水便从眸子中夺眶而出,划破了那层厚厚的脂粉。

????安婉儿心有所动,将潇翎拉了起来,为她擦去了眼中泪水,“我的傻女儿,为娘拒万分辛苦,只是一心希望你与弟弟能出人头地,不再受人欺凌而已,倘若你们好了,那么为娘便是受再多的苦,那也是值得的。”

????潇翎点着头,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着,“快别哭了,大喜的日子,一会别把妆给哭花了那便是不好了。”

????潇翎点着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止住了眼泪,她只是希望,这一生,自己不会再看错了人,她不求报了前世之仇,只求认真的过完这么一生,就像拓拔将军和拓拔夫人一般,近黄昏时,还是那么恩爱。

????潇翎去给陈氏和父亲请安得时候,两人都显得是极其的殷勤,像是巴结一般,欢喜的看着潇翎,潇翎也虚假得流了几滴眼泪,面子上过得去,也就是了。

????“父亲,女儿已长大成人,多谢母亲多年来的淳淳教诲,女儿铭记于心,而如今,女儿要去了别人家,无法在父亲面前尽孝,实属无奈,女儿不孝。”

????一句话说罢,潇翎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潇志远连忙过来,将潇翎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潇翎懂事模样,心里甚是安慰。

????“如今不同往日,在别人家,记得多留个心眼子,事事上心,别如在家里一般任性,你那倔强脾气,着实也该改改了。”

????潇志远握着潇翎的手,说的极其恳切,潇翎不住的点着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潇志远安慰的看着潇翎。

????“老爷,二姑娘和二姑夫来了。”一个小丫鬟进来通传,潇志远很是高兴,连忙将潇羽和赵斌请了进来。

????赵斌一进来,看到潇翎一身嫁衣,立在屋子中央,心里狠狠地动了一下,潇翎一转身,冲着赵斌一笑,赵斌整个人都融化了。

????潇翎与往日大有不同,凤冠霞帔,臻首峨眉,柳眉轻佻,凤眼菩提,眸子里波光流转,极其艳丽妩媚,比牡丹要高贵数百倍,比玫瑰要魅惑数百倍。

????指如削葱根,一举一动,摄人心魂,樱桃小嘴,不点也红,如含朱丹,衬着犀齿,越发得明媚了几分。

????赵斌看着潇翎,不觉看的呆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久久不愿离去,她一颦一笑,赵斌都觉得完美非常。

????立在赵斌旁边的潇羽也感觉到了,她狠狠地掐了一下赵斌,赵斌才回过神来,潇羽横眉一对,赵斌便沉默了下去。

????“好你个潇翎,这会嚣张,一会,我定然让你颜面荡然无存,以后我倒是看看你怎么还嫁的出去。”

????潇羽比如想着,一切,她都已经准备妥当,那天她已经差人去找了凌初管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加上金钱诱惑,他已经同意了出面。

????而等到拜堂的时候,那老汉只要出面,指出来潇志远便是那个下令杀人的,凌初和潇翎之间,便是这辈子也再无可能了。

????想到这里,潇羽不觉,阴冷的笑了一笑,现在的潇翎多么美,一会便有多么狼狈,现在就像是温室里的百合,一会就是被冷雨凄风,摧残后的玫瑰了。

????凌府的迎亲对于浩浩荡荡,竟也是有了一里地长,小厮们敲锣打鼓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京城。

????凌初高头大马,骑着马,走在了队伍前面,凌府的小厮和管家们,给两边道喜的人一一回礼,而凌初却是板着一张脸,沉默着。

????并不是不开心,也许是冷峻惯了罢,即使今天这样的日子,今天这样的场面,也吝啬自己的笑容。

????凌初向来是不喜欢这样得繁文缛节,今天早晨起来,那么多事情,他已经折腾够了,现在自己是疲惫非常,哪里还笑的出来。

????他以为,结婚,那便是他和潇翎两个人的事情,为什么好像把整个京城都要牵扯进来,好像是整个京城都在办婚礼一样。

????看着人头攒动的街道,心里有些一丝不悦,不过一想到了潇翎,心里还是挺满足的,从今天开始,她便是自己得了。

????想到这里,凌初得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也不知潇翎今天是什么模样,他只是想想,就觉得美,不知不觉的,加快了速度。

????到了潇家,潇翎蒙上了大红的盖头,两边的喜娘搀扶着,上了喜轿,凌初频频张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盖头下潇翎的模样。

????一整天,都非常顺利,而那天,皇帝真的是来了,却是便装出巡,看着潇翎和凌初两人金童玉女,心里也是为着她们高兴。

????快要拜堂时,圣上突然想上厕所,便离开了席位,他回来时,路过大厅,里面一个红装素裹的舞娘引起了他的注意。

????绣妨察觉到背后的目光,便一拂衣袖,翩然起舞,绣妨的舞姿是宫里面公认的好,这么些年以来,也从未有人能跳出来她的韵味,圣上看着,不觉入了迷。

????他眉头一皱,总是觉得这像是在哪里见过,绣妨举手投足之间恰到好处,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让圣上痴迷。

????“玲珑。”他下意识的叫出了这个名字,他推开了门,缓缓走了进去,一直,却看不见那舞女得正脸。

????不管是身形还是舞姿,他都越发觉得,像极了安玲珑,绣妨一舞毕,收拾了发髻和衣服,准备离去之时,被身后的人吓了一跳。

????那舞娘一回头,圣上原本惊讶的脸,有了几分喜悦,经久未见,她还是这般风华绝代,美貌倾城。

????“玲珑,真的是你吗?”他开口叫了一句,以前种种,早已释怀,看着眼前故人,即便是一潭死水,也荡漾起来了几分得波澜。

????安玲珑嫣然一笑,罗裙微动,盘起来的发髻油光发亮,衬得肤如白雪。她缓缓走过来,杨柳腰一折,犹如柳枝随风荡漾,使人心鸾浮动。

????“皇上。”她薄唇轻启,吐气如兰,殷红的嘴唇,配着眉间朱砂,高贵,清冷,像是九天仙女,可望而不可即,他的占有欲油然而生。

????他脑海里闪过后宫里那些粉黛的模样,在她面前,全部都是黯然失色模样,她当初还是个不谙世事得少女,那时候模样清纯,如出水芙蓉,我见犹怜。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江南谢谢您的支持!!

看网友对再遇故人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