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秀色可餐

秀色可餐

?????潇翎打趣着,一时之间气氛刚刚有些好转,潇翎冷不防的,锦娘扑通一声,跪在了潇翎面前。

????潇翎还为来得及阻拦,锦娘的头已经磕在了地上,看的潇翎目瞪口呆,也不知这小蹄子,是要做什么。

????“锦娘,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潇翎弯下腰,任凭她再拉,锦娘腿像是和地上粘住了一般,死活起不来。

????“奴婢生于清寒之家,五岁时,失了父亲,我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无以为继,母亲便将我卖与了潇府,待在潇府,也并未被人高看一等,仍是受尽****,亏得安夫人宅心仁厚,让我来伺候姑娘,姑娘又待我如亲姐妹一般,现在又还与我自由,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奴婢愿将这一生都与了姑娘,为姑娘鞍前马后,不离不弃。”

????这些话,即使锦娘不说,潇翎也是深知的,这锦娘也算是安婉儿留给自己最大的一笔财富了罢,可越是如此,潇翎就越发的不愿委屈锦娘,她自己都不知如何安身立命,只怕会连累了锦娘。

????细看时,锦娘生的仪容不俗,眉目清闲,算不得倾国倾城,却也是有几分姿色,如花似玉,还是配得上,到底也是个美人胚子。

????这样的姑娘,不嫁为人妻,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的日子,实在可惜,倘若可以,潇翎倒是希望,锦娘能遇见一真心之人,不求功名利禄,只求能陪着她举案齐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锦娘言重了,自今日起,锦娘已是自由身,那月钱也是该涨了,我便自作主张,多与你一些钱。”

????锦娘一抬头,破涕为笑,嘴角噙着满满笑意,模样甚是惹人欢喜,“锦娘多谢姑娘抬爱。”施了礼,潇翎手缓缓滑过锦娘脸颊,为她擦去了泪痕,场面温馨非常。

????赵斌心里甚是不放心,夜晚时分,越想着,越是觉得不对劲,将手中书本扔在了旁边,起身快步走出了房间,又加快了速度回房间去。

????赵斌回来时,潇羽在旁边喝水,旁边的兰儿在床前熏香,赵斌一回来,眉头紧皱,拉黑着一张脸,潇羽一看,便知是有事。

????“夫主,怎的回来这么早。”潇羽说着,起身去准备为赵斌褪下身上的外套,赵斌将外套给了潇羽,便支退了兰儿。

????“兰儿,我要与少夫人说几句话,你先出去吧。”潇羽笑意盈盈,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

????兰儿出去时,顺手带上了门,赵斌见状,心里一乐,这丫头还倒真是有几分的机灵劲,比起那扶儿,倒是强的太多了。

????“夫主,要问妾身一些什么事?”潇羽转过身,将赵斌身上的外套放在了衣架上面,她背对着赵斌,想起来那赵斌莫非是要问今天中午她冷嘲热讽之事,继而,潇羽又是眉头一皱,想来平时那赵斌没有这么小心眼。

????可是除此之外,潇羽便是再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事情是赵斌要问的,赵斌冲着潇羽的背影,喊了一声,潇羽明显有些惊慌失措。

????她转念一想,管他是要问一些什么事情,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了,莫非他还能跟自己撕破脸皮不成,这么一想,潇羽倒是放心了许多。

????“夫主,怎的了?”潇羽笑意盈盈走了过来,赵斌撩开衣衫,在桌子前坐了下来,他舒展了眉头,潇羽的心,却是丝毫没有放下来。

????“羽儿,你三妹妹是什么时候走的?”潇羽本来还是忐忑不安的心情,一听得这话,马上变了脸色,心里已然无半分的愧疚。

????“怎么,夫主,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却还是对我那三妹妹念念不忘,还真是情真意切啊。”潇羽说着,语气阴阳怪气,分明就是冷嘲热讽。

????潇羽一时想起来,中午时分,赵斌和那黑衣人在书房里说的那些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心里已然恨毒了潇翎。

????赵斌看着潇羽,脸上表情严肃,似乎是一点都没有玩笑的意味,于是,赵斌又将刚刚的那句话重复了一遍,语气又加重了几分。

????潇羽这才不再嬉闹,正襟危坐的答着赵斌的话,“你刚刚离开,我便邀三妹妹与我喝两杯薄酒,她不愿,我缠了一会,这才勉强同意,陪着我坐了大学半个时辰,就回府了,怎的,夫主你是在难过三妹妹走的时候,未曾告别与你么?”

????赵斌正在思量着中午的那些脚印,哪里还有心思与她打趣,“喝了几杯薄酒,你今天喝酒了么?”

????赵斌说着,努力的嗅了嗅潇羽身上的味道,果真是弥漫着一股酒香味道,也不浓,也不是很淡,恰巧事宜一般。

????“是啊,夫主不信,便叫来了兰儿一问便知。”潇羽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赵斌是在提及今天中午偷听一事。

????潇羽疑惑,她偷听之事,并未给人知道,却为何赵斌这般怀疑自己,难道自己留下了什么破绽不成。

????不过还好,潇羽自有准备,她看赵斌面露疑难之色,看来,并不相信自己所说,便一挥手,将兰儿叫了进来。

????“兰儿,你与夫主说说,今天中午,我是在哪里,都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夫主怎的怀疑起我来了,你倒是解释解释与他听才是。”

????兰儿应了一句,那兰儿也是聪慧的主,她说话起来,竟是毫无破绽,“回少爷的话,今天中午,少夫人领了潇姑娘来,两个人喝了几杯薄酒,约摸是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潇姑娘便离去了,少夫人看模样似乎是喝醉了,便躺在床上,睡了一中午的功夫。”

????这解释实在漂亮,赵斌几乎是找不出来什么破绽,一想起来自己书房下那脚印,赵斌便是心有余悸,那定然是一个女人的脚印,如今看来,难道是潇翎不成。

????“这么说来,羽儿你没有来过我的书房了,也没有在门口立了许久才离去么?”赵斌这话一说,潇羽马上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夫主这是怎的了,想念妾身也不用如此么,盼望着妾身去你书房,说一句便是了,妾身得了空,自然会去的。”

????潇羽这一笑,让赵斌顿时,尴尬了不少,他又想起来了那熟悉的鞋印,不曾动过潇羽的鞋,便不清楚,那究竟是不是潇羽的鞋印。

????“那便是我多心了罢,今日在书房里读书,忽然感觉腹中空空如也,只是一会时间,就饥渴难耐,正在此时,有妇人拿着菜从书房门口经过,那香味异常爽口,我以为是羽儿带了饭菜来看我,却不料,那提着菜的妇人,竟路过了我,也不知,是往哪里去了。”

????赵斌有些无奈的摇着头,一脸委屈的表情,这才使得他和潇羽两人之间的气氛稍微缓和了许多。

????猝不及防,身后的兰儿也是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潇羽一回头,看见兰儿正立在两人的身后,颇有不妥,便挥了挥手,将兰儿打发了下去。

????“兰儿,你便下去了吧,我要睡了。”潇羽说罢,那兰儿便匆匆的离开了,赵斌转过头,冲着潇羽一笑,神情极其的暧昧。

????“原来夫主便是饿了啊,那我马上去为夫主准备些吃的过来可好。”潇羽如此说着,却并未有一分一毫的想要去为赵斌准备饭食的意思。

????赵斌看了潇羽一会,见潇羽并无此意,况且,潇羽已经退了兰儿,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哪里去为他弄吃的才是,也客气的说了一句,“不用了。”

????潇羽浪起来,更来劲了一番,她站起来,一个华丽的转身,坐在了赵斌的怀里,她揽着赵斌的脖子,冲着赵斌的耳朵,吐气如兰。

????赵斌明白潇羽是要做什么,只是现在,并没有那样的心情,潇羽对着赵斌,痴痴的笑着,笑靥如花的模样,多了几分的妩媚。

????“夫主,此言差矣,既然早就已经饿了,怎的可以不吃呢,倘若是饿坏了,岂不是要心疼死了妾身。”

????赵斌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潇羽,不知为何,竟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心里只要一想到潇翎,马上将潇羽推之千里的心都有。

????“更可况,妾身还为夫主准备了好东西呢,倘若夫主不吃,岂不是白白的浪费了妾身的一番好意么?”

????潇羽一边说着,那嘴唇离得赵斌便是愈发的近了一些,赵斌倒是想着就范,却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

????突然,赵斌哈哈笑了起来,那点暧昧非常的气氛,全给破坏的支离破碎,潇羽愣愣的看着赵斌,不知所云。

????“那羽儿你便是为我准备了什么?”赵斌装作了一副痴傻的模样,将潇羽推开来,站起身来,他英姿飒爽的模样立在桌前,倒影下来的影子也是魁梧非常。

????潇羽淡淡的笑了一声,嘴里嗔骂道,“真是榆木疙瘩,蠢到了家,人家这么明显,竟然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潇羽嘀咕着,她的声音很低,而赵斌整个人却听的是清清楚楚,不觉额头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羽儿,你说什么呢?”赵斌一回头,问起来,潇羽只是矢口否认,接着,扭动着腰肢,又软在了赵斌的怀里。

????“人家说,夫主,既然你饿了,便吃了妾身吧,反正妾身愿意为夫主吃了,难道妾身秀色可餐,还抵不过那些山珍海味么?”

????潇羽说着,她离得赵斌得嘴唇只有一寸的距离,赵斌一直向后躲着,突然潇羽将赵斌紧紧的抱住了,赵斌挣脱不得。

????“夫主,那孩儿没了,我真的好生的心疼,我们便再要一个吧,这一次,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好不好。”

????潇羽的声音轻柔,任凭是任何男人,都会酥了骨头,放在以前,赵斌早早的便就范了,而今天,不知为何,脑海里一直飘忽不定的闪烁着潇翎的身影,挥之不去。

????“你不说,为夫还忘了呢,羽儿你身体才刚刚好,还未恢复,大夫特地嘱咐了,是要多加注意的,所以,羽儿你既然身体不适,便不要了吧。”

????借着这个借口,赵斌顺利的推开了潇羽,潇羽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赵斌的模样,心有所动,她正欲再向前一步,却被赵斌给拦住了。

????“便就这样吧,羽儿,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便早点休息吧,等你身子养好了,我们再要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赵斌这么一说,潇羽已然无话可说,只得点了点头,听了赵斌的话,不再胡闹,乖乖上了床睡觉。

????潇羽脱了鞋子,赵斌突然想起来,今天早上的时候,潇羽穿的,明明不是这双鞋子,为何一天之内,便是突然换了鞋子呢,想到这里,赵斌不禁想起来了那些脚印。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江南谢谢您的支持!!

看网友对秀色可餐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