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夫主,这绣妨姑娘知冷知热,倒是个暖心人,可怎的现在竟要毁婚,难道是夫主你入不了人家的法眼么?”

????潇熏这么一说,韩雪岭倒想起来,她曾说过,是要予他富贵荣华,锦绣前程的,比如一来,莫不真是嫌弃自己没本事。[棉花糖]

????他眉头一皱,看向绣妨,两人相顾一笑,竟是没有了以前那样暧昧不清的浪漫,只觉心里空荡无所依。

????韩雪岭心里一惊,倘若她不嫁给自己,那是不是连着自己的荣华富贵夜一并没收,他看了看怀中之物,这潇熏如今看来,怎的这般令人心生厌恶。

????“绣妨姑娘当真是深明大义,虚怀若谷,只是着婚书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等岂能当此事从未发生。”

????陈氏说罢,将那纸婚书交与旁边丫鬟手上,拿来还与了绣妨,看着陈氏脸上得神情,绣妨忽然就明白了该如何去做。

????“阿弥陀佛,贫民乃是出家人,怎可以谈婚论嫁。”绣妨说罢,将那婚书握在手上,只见白皙手指乱动几下,那一纸婚书便被他撕成了碎片。

????“这满纸荒唐言,还留着做什么,只不是为了自己,徒增烦恼罢了,都是绣妨不好冒犯了各位,还请各位莫要计较。”

????陈氏看着她,心里满意得点了点头,安婉儿看过去,潇翎冲着安婉儿莞尔一笑,两人眼神交汇之间,便清楚了对方心中所想。

????绣妨离去时,雨歇微凉,她合起了自己拿把稍微破旧得油纸伞,踩在积雨颇深的路上,一步步,走的小心翼翼。

????“师父就这般离去了?”听着话,声音极其熟悉,绣妨一回头看到潇翎,更是愉悦了几分,顾不得身后一同来的潇羽,拉着潇翎,两人极其的亲切。(好看的棉花糖

????“妹妹怎的来了,这外头凉,也不怕冻坏了身子,那莫不是姐姐的罪过了,快回去,莫要在这雨地里。”

????这样关怀的话语,听的潇羽好不舒服,怎的那流连忘返于烟花柳巷的赵斌对潇翎一见倾心,而这看破了红尘的尼姑,都这般轻易的被潇翎俘获。

????可恶的是,这些人,原本都是自己的,刚才,绣妨还冲着潇羽挤眉弄眼,两人商量好的计策只是演了开头,就被拦腰折断。

????“姐姐可提前未说过,故事是这样的发展,也好让妹妹有个心里准备,这样突如其来,妹妹的脸,可真是丢大了。”

????潇羽说着,薄唇轻启,言语刻薄,几句话之后,便不想再与她说些什么,任凭她乱吃飞醋,也不做理会。

????“二姐姐莫要生气,免得二姐姐野蛮粗暴之命落了他人口实,待会我再向二姐姐详细解释,将来姐姐的锦绣前程,还得二姐姐你帮衬着呢。”

????潇翎一语毕,潇羽确实收敛了许多,刚才疾言厉色得模样,这会也是温顺了不少,绣妨一皱眉,既然如此,那将自己的身份告知与潇羽,确实也无妨。

????“姐姐这次可便全仰仗妹妹了,姐姐蠢物,不似妹妹聪慧,倘若妹妹帮的姐姐重获圣恩,姐姐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

????潇翎一笑,杏唇微抿,眼里却见不得真诚,她倒不傻,清楚的知道,这绣妨也不是什么可交之人,出尔反尔,倘若自己握不住她的弱点,也只能是同潇羽一般,任人摆布。

????“既是如此,姐姐便先走一步罢,山长水远,若一会下起了雨,便不好了,姐姐还是趁早赶路为好。”

????潇翎说着,两只手合着,将绣妨退出了门外,两个人一唱一和之间,旁边的潇羽倒是一头雾水。[棉花糖]

????什么重获恩宠,听的她当真糊涂,“姐姐,这是。”她话没出口,潇翎便清楚了她是要问些什么,拦住了。

????“二姐姐,这时候不早了,快让绣妨姐姐赶路要紧,你我便也不要在胡羼了,免得耽误了绣妨姐姐回寺院之事。”

????潇翎这么一说,潇羽虽然满腹狐疑,却也不敢多问,只得垂头丧气,想着等绣妨走后,才向着向潇翎讨问一二。

????绣妨一出门,刚刚走了几步,回看潇府,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还都峥嵘轩骏,院子里树木山石,也都有蓊蔚因润之气。

????她感慨一声,这样富贵,以前,在自己那都是入不了眼的,如潇翎潇羽这样出身,放在自己身边,也只是个丫鬟,而如今,自己却要依靠她们帮忙,还要寄人篱下。

????物是人非,一切都换的太快,她咬咬牙,皎洁如月的皓齿上,也沾染了几分口红艳红的颜色,淡淡一笑,话到了嘴边,也是剩了那么一句,“阿弥陀佛。”

????继而,也不再想以前那些人设,只不过庸人自扰罢了,天穹如墨,恐怕不多时,又是一场雨,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撑着那把破烂的油纸伞,转身离去了。

????“妹妹可真是好心思,居然联合了外人来戏耍姐姐。”绣妨走后,潇羽那双原本亲切的搭在潇翎胳膊上的手一垂,一脸得埋怨。

????潇翎也是懒得解释,她竟是抬举了潇羽,想不到,她是这样的无知,难道新婚燕尔被幸福冲昏了头脑不成。

????风声鹤唳,潇翎隐约看见,那枝带雨牡丹背后,立着一眉清目秀女子,模样俊俏,似曾相识,一看那紫色罗裙,才明白过来,是潇熏。

????“妹妹你可真是不仗义。”潇羽神情愤愤,言语激动,不用多言,潇翎也明白其中意味,却是不想多说,也便沉默着。

????那树荫背后,紫裙姑娘得倩影在潇翎面前来回晃悠着,本是在潇熏面前,潇翎实是不愿提及那绣妨之事,免得姐妹之间,有了嫌隙。

????只是那潇羽着实荒唐,潇翎杏眼一撇,目光就转在旁边那苍郁葱茏之树后,潇羽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这里只她两人,放心大胆的说着。

????“妹妹三叮咛四嘱咐,告诫我那绣妨虽是眉目清明,却并不是什么好人家出身的姑娘,便是要我离得那绣妨远几分,哪里成想,妹妹对她,却是这般得殷勤。”

????潇羽一句话,听的树荫后那潇熏心惊胆战,她还记忆犹新,那天佛灯前,她狼狈不堪,便是潇翎挺身而出,护她周全,亏得她一直当潇翎是真心实意,哪里知道,她背地里,竟做出这样龌龊蠢事来。

????潇翎眉头一皱,两靥如烟愁容,我见犹怜。经潇羽这么一闹,潇翎自知,若不是不与她说道说道,竟是不行了,倘若被那潇熏误会了去,更是平添了几分麻烦事。

????“二姐姐此话怎讲,妹妹对姐姐之心,天地可鉴,只是姐姐自己不自爱,自作了主张去和那绣妨勾三搭四,怎的反咬一口起来。”

????听得她疾言厉色,态度强硬,潇羽也是一愣,她哪里知道,潇翎这样,是做与了那树荫之后之人看的,便是潇羽资质蠢,不解其中味。

????“妹妹休要血口喷人,我对那绣妨厌之入骨,哪里有妹妹所说之事,当真是荒唐。”

????潇翎急忙辩解,神色慌张,眼神闪躲之间,已是败下了阵来。恁想不到,这女人婚前婚后,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潇翎记得,那以前,潇羽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口才甚是了得,怎的如今竟被自己几句话,说的这样狼狈,而那潇熏手段那样的低劣,她竟是全然不知。

????“妹妹哪里敢冲撞姐姐,只是姐姐方才在母亲耳旁窃窃私语,那些话,你我心里一清二楚,我便不再重复了罢。”

????既然话已经说开,潇羽干脆也不再藏着掖着,自己本就是有私心,看那赵斌对着潇翎念念不忘,她心如刀绞,见了潇翎,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既是如此,我也就坦率直言了罢,妹妹深知那绣妨并非凡品,气度不凡,倘若你我能助她一臂之力,将来潇韩凌赵四家平分春色也是未尝不可。”

????果真是一孕蠢三年,潇翎仔细看着,竟是从她眉目之间,看出了几分的天真和稚嫩,和以前那个心机颇深的女人差异甚大,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姐姐如今怎的还是这般天真,姐姐且抬头看看,这太平盛世,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百姓安居乐业,谁会想着让这天下换了主人,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看那韩雪岭。便是一堆扶不起墙的烂泥,你怎的就知道他能万人之下。”

????潇翎虽是字字真切,句句诚恳,潇羽也是不屑一顾,眼底得轻蔑显露无疑,那对凤眼菩提,虚无缥缈,丝毫不去理会潇翎眼里的真心一片。

????那潇熏听的也是一身冷汗,她只是知道,这韩雪岭身世浮萍,孤苦无依,道是有些才华横溢,却哪里知道,他竟然还是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也是令人刮目相看。

????这样想来,潇熏倒是对那绣妨如迷不凡的身世,更是好奇了几分,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夸如此海口,要将韩雪岭扶上这天之骄子之位。

????“妹妹此言差矣,这世道繁荣昌盛,安居乐业倒也是不错,也无人有心思与我们一呼百应,我们大可不必从此入手,若是皇帝驾崩,皇子年少无知,韩雪岭独占鳌头,那便是顺理成章之事了。”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看网友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