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探险?

探险?

?????????潇翎的语气平平,语速也很是正常,这时,凌初便对面前的这个潇翎有些刮目相看了。($>>>棉、花‘糖’小‘说’)“鬼宅,难道你不怕么?”凌初问着,又将手上那根蜡烛点着,然后一阵凄凉的阴风吹过来,那蜡烛便灭了。潇翎安静的看着,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惊恐。

????“我才不信这世上会有鬼呢,即便是真的有又如何,我平日没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潇翎振振有词的模样,像是一个女中豪杰,若是换了旁的女子,恐怕早就跌入了凌初的怀里,喊着害怕,要凌初保护之类的,凌初反倒会嫌弃她们的碍手碍脚。

????“姑娘真是好气魄,那今天晚上,我们就来鬼屋探险吧。”凌初说着,嘴角勾起一抹醉人的笑容,潇翎诧异的盯着那烛光,烛光摇曳,许久也没有像刚刚那样被一阵冷风吹灭了,她眉头稍稍一皱,稍作思量就明白了其中的意味。

????“少将军还真的是童心未泯,将蜡烛点燃又吹灭。”凌初愣了一下,欢快的笑了起来,潇翎那美丽而又神秘的眸子里闪着光,凌初看见她的聪慧,“潇姑娘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又一个巾帼啊。”

????潇翎没有说话,径直朝着屋子里面走去,屋子被灰尘盖满了,走进去可以嗅见一股很大的霉味,越走进,味道越是大,气氛甚是诡异,好像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觉浑身发冷。

????她站住了步子,惊慌的四处张望着,寻找着那双盯着自己的目光,“潇姑娘不是不怕么,刚才还是女中豪杰的模样,怎么这会又瑟瑟发抖起来了。”潇翎逞强直起了身子,“谁害怕了,我只是觉得这种味道怪怪的而已。[棉花糖]”凌初仔细的嗅了嗅这股味道,似曾相识。

????过了一会,凌初给出了一个确切的答案,“这是尸体发霉的味道。”潇翎简单的哦了一声,便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凌初诧异的看着潇翎,“你不害怕?”潇翎摇摇头,只是说不怕,她是无法解释给凌初自己为什么不怕的。

????都是死过了一次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前世,潇翎见过的尸体数不胜数,自己的手上也是沾满了鲜血,如今不就是一具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尸体么,有什么可怕的。况且自己的身边还站着名满华夏的将军。

????两个人跟着味道走着,突然前面出现一间耳室,门上挂着深蓝色的粉色小碎花门帘,被老鼠啃了几个洞,还被蜘蛛网给覆盖了,潇翎的手刚刚碰到那门帘,就下意识的缩了回来,那门帘黏黏的,真脏啊。

????这一缩手,潇翎想起来,自己前世是碰过这门帘的,那时,是十七岁的时候,正好是快要嫁给了韩雪岭的时候,她和院子里的几个姐妹,因为好奇便互相约好了来这里探险,潇翎自告奋勇的打头阵。

????她走在前面,一摸这门帘,和今天这般一样,手缩了回来,说了句真脏,潇翎矫情,说去门口寻了竹枝来,刚刚一回头,就看见陈氏阴着脸站在他们身后,然后将一个个拉回去,一顿痛打。

????潇翎挨得痛最重,因为潇翎不顾家里的反对,毅然决然和韩雪岭在一起,她在家里的地位早就和下人一般了,所以,那姑娘就把这件事情的责任全部推给了潇翎,说是潇翎带着他们去的。

????也是因为这件事,潇翎和潇家彻底的决裂了,没过多久,潇翎嫁给了韩雪岭,然后和潇翎断绝了一切关系。(好看的棉花糖潇翎想起了前世的种种,不禁暗暗的笑了起来,这辈子,自己的男人是凌初了,她再也不会犯前世那样愚蠢的错误。

????“这帘子实在是太脏了。”潇翎掏出手帕,将自己的手指擦了干净,凌初看着潇翎,笑了笑,让潇翎退在了自己身后。

????“潇姑娘,这里你从来都没有来过吗?”凌初问道,潇翎下意识的点着头想说自己来过,可马上便反应了过来,自己来过那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又说了句,“母亲管的那样严,我自然是从来都没有来过。”

????凌初掀开门帘,那股尸体腐烂的味道越发的浓重,凌初不觉捂上了口鼻,潇翎跟在他身后,也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潇姑娘口中的母亲是陈夫人吧。”两个人边说着,边朝着里面走进去,黑暗中,隐隐约约看见房间里放着一张床,二那床上还放着些什么。

????潇翎嗯了一声,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朝着那张大床走过去,想看清楚上面放着是什么东西。凌初把手上的蜡烛靠近床上的东西,摇曳的烛光缓缓的靠近,黑暗中呈现出一张女人的脸,潇翎看到后一声惊叫,转过身抱住了身边的凌初。

????凌初被潇翎抱着,潇翎被那具女人的尸体给吓坏了,整个人紧张到了极点,他感觉到潇翎的身体在瑟瑟发抖,也不敢动弹,害怕自己一动弹,又惊了潇翎,只是一只手握着蜡烛,靠近试图看清楚那女人的脸,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潇翎的发髻。

????“没事,没事,我在呢,别怕,别怕。”凌初嘴里不断的念叨着,潇翎的心情也慢慢的平复了,虽然自己见过不少命案,手上也沾染了不少的鲜血,可是这女人的死相着实令人害怕,又是这么诡异的地方,屋子外面电闪雷鸣,她还不知道刚刚自己感觉到的那双眼睛究竟是谁,心里自然害怕。

????过了一会,潇翎慢慢的转过身,镇定了下来,她居然接过了凌初手上的蜡烛,向着那女人照过去。凌初一把握住潇翎的手腕,忧心忡忡的看着潇翎,潇翎微微一笑,凌初震惊了,看起来娇弱的身躯,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承受能力。

????换了平常一个男人,也要吓得屁滚尿流,他面前的,可是一个四五岁的女人,怎么只是惊叫了一声,镇定之后,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凌初的目光落在潇翎的脸上,潇翎强忍住恐惧,拿着那根蜡烛靠近那女人的脸。

????完全看清楚那女人的脸了,潇翎吓得一惊,面色惨白,两眼发直,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她的手空落落的没有着落,凌初便伸出一只手过去,潇翎紧紧攥着凌初的手,凌初感觉到她整个身体都僵直。

????那女人的死相着实可怕,她的眼睛睁得就像核桃那么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她的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不知道是过了多久,身体已经发出了糜烂的味道,可是她的妆却没有花,嘴角流出黑红色的血液,都已经干了,在脸上起了痂。

????“将军,这女人死了很长时间了。”潇翎伸出手,在女尸的脸上摸了一下,手上泛起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凌初半天没有说话,潇翎吓了一跳,她转身定定的看着凌初,“将军,你怎么了?”

????凌初笑着说没事,手轻轻抚摸上潇翎冰冷的脸颊,看着她的目光有些迷离,“没想到,潇姑娘你的胆子居然这么大,这样的情况,若是一个男人见了都会怕,你居然是如此的镇静。”潇翎嘴角平平的抿着,眉头舒展开来。

????“怕,怕有什么用呢,有些东西,若不是怕就可以不用去面对了。”前世,她一个人撑起来偌大的韩府,那些她也怕啊,想来十七八岁,她是连一只夜猫也怕的弱女子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没有肩膀,她只能学会自己坚强啊。

????“我始终相信,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害怕了,还去面对。”潇翎说完,看见凌初的眸子里闪着蓝色的光,他佩服极了面前的这个女子,她是那么的聪明,睿智,又勇敢,而且,还是一个绝色倾城的美人。

????“潇姑娘真是好胆量,若是哪个男人能娶了潇姑娘这样的人,真真是极有福气的。”潇翎腼腆的一笑,低下了头,那女人的胳膊长长的脱着,她的手从床沿上掉了下来,潇翎仔细的看着,那女人的手指上带着一枚扳指。

????潇翎弯下腰,凌初看到了那枚扳指以后,也弯下了腰,两人正全神贯注的研究着那女人手上的扳指的时候,听到屋子里细碎的脚步声。凌初和潇翎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微弱了起来,安静的听着屋子里的脚步声。

????那声音越来越远,像是从屋子里向门口走去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模样,突然,凌初一跃而起,刹那之间,凌初就跃到了那脚步声的旁边,那是一个妇人,凌初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剑横在那妇人的前面。

????那剑的寒光映在妇人的脸上,妇人惊叫着,吓坏了,“你是何人?”凌初冷冷的问着,妇人吓坏了,只是闭着眼睛嚷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潇翎从耳室里走出来,见那个疯疯癫癫的妇人是,心里一紧,居然有些难过。

????“闭嘴,否则我杀了你。”凌初一声叫,剑又逼近了那妇人几分,妇人马上屏住了呼吸,“快说,你是何人,在这里做什么。”那妇人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眼睛定定的盯着凌初手里横在自己面前的那把剑,生怕凌初一个手抖,自己便命丧黄泉。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网友对探险?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