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府中波涛暗自汹涌

府中波涛暗自汹涌

?????????“翎儿误会了,只是老夫在府里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所以不管多久,都是要赶回去的。棉花糖”拓跋将军有些抱歉的说着,衣袖一甩,就准备携家眷离开,拓跋夫人轻轻提起罗裙,小心翼翼的跟在拓跋将军的身后。

????潇翎眉心皱了一个疙瘩,她忧心忡忡的看着拓拔凤,拓拔凤马上就明白了潇翎的意思,灵机一动,朝着拓跋将军奔了过去。“爹爹,凤儿累了,不愿再坐车了。”拓拔凤拉着拓跋将军的衣袖,眉眼间的疲惫让拓跋将军甚是心疼。

????拓跋夫人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拓拔凤的发髻,又看了看拓跋将军,“凤儿,别胡闹了,你爹他还有政务,快跟着我们回家吧,明日我们再请翎儿来家里玩。”拓跋夫人的语气很是委婉,虽是责备的话语,可是看着女儿眉心的疲惫,又不舍苛责。

????“什么政务不可以明日再处理么,爹爹,天这么晚了,女儿何时这么晚了还出门过,这里是潇府,翎儿的家里,难道爹爹还嫌弃不成?”拓拔凤轻轻的晃着将军的衣袖,撒娇着,将军看着女儿楚楚可怜得模样,心便软了。

????“身为朝中大臣,老夫怎么可以把今天的政务拖到了明天,这怎么对得起圣上对我的信任,百姓对我的信任呢,可是既然凤儿你累了,那老夫便一个人回去好了,你和母亲留在这里,明日再回家便好了。”

????拓跋夫人一听这话,着急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拓跋将军要把她和女儿留在这里,自己回家去,“将军,我和凤儿要跟你一起走。”拓跋夫人向前一步,满面愁容,将军抚上她一脸的忧愁,目光柔情似水。

????“好啦,公主,别使性子了,你就陪凤儿在翎儿这里住一晚上好了,我让凌初留下来保护你们,为夫明日一下朝,就来潇府接你们回去。[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一听到凌初也要留下,拓跋夫人更加着急了几分,虽然将军武艺高强,可是这深夜里,一个人回去自然是不大放心的。

????“将军,把凌初带上吧,两个人有些照应,为妇也能少一些牵挂。”说罢,将军仰头哈哈的笑了起来,手指轻轻的在拓跋夫人的眉心一点,“公主说笑了,为夫能武艺高强,能出什么事啊,在为夫的心里,公主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倘若明日为夫来的有些迟了,那凌初就是负责送公主回府的。”

????说罢,拓跋将军紧紧的将拓跋夫人揽在了怀中,拓跋夫人羞涩的看了看众人,推开了拓跋将军,拓跋将军尴尬的笑了两声,扬长而去。众人看着拓跋将军,脑海里的画面还定格在夫妻两人那柔情蜜意的对话中。

????潇翎跑过来,紧紧攥着拓拔凤的手,那手指冰凉,不知她是否后悔没有听自己父亲的话回府,那将军果然也是宠拓拔凤,要不然怎么会允许她住在潇府呢。潇翎想着,轻轻附在拓拔凤的耳际说道:“拓跋姐姐,今晚上我同姐姐睡一张床好不好就像昨晚那样。”

????拓拔凤回过头,嫣然一笑,她的笑容中,潇翎明显的看出了几分的疲惫,“翎儿,今天晚上,我要陪母亲睡。”潇翎懂事的点了点头,“那翎儿这就去为母亲和姐姐安排房间。”说完,潇翎欢快的走了,她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我也帮少将军一同安排了。”

????凌初没有拒绝,还是冷着一张脸,冲着潇翎微微鞠了一躬,又是面无表情的模样,潇翎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很快的转身离开了大厅。[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

????夜晚,潇翎留在拓跋母女的房间里说话,月色朦胧,拓拔凤坐在床上又笑又闹,朦胧清凉的月光照在拓拔凤的脸上,拓拔凤的眼睛显得格外的清澈,明眸皓齿的模样,让人心动。“姐姐,义母,潇府不如拓跋府宽裕,委屈了姐姐和义母,还请姐姐和义母不要嫌弃才是。”

????潇翎说着,拓拔凤都是不觉得有什么,她的性子随拓跋将军,平常大大咧咧惯了,便是郊外的草垛也是可以安然入睡的,可是拓跋夫人是不一样的,她从小在皇宫里长大,又备受恩宠,自然是没有吃过苦,拓跋将军又是那样的疼爱,她自然是吃不消的。

????拓跋夫人努着鼻子,她闻不惯这房间里的味道,手敲了敲床板,想必是又嫌这床硬了一些,只是没有说出来,脸上的表情已经表露无遗。“无妨无妨,是自家女儿家里,又不是旁人,做母亲的怎么会嫌弃呢。”潇翎浅浅的笑着,临走之前,倒也没有忘记谢谢他们的恩情。

????“义母,姐姐,请受翎儿一拜。”说着,潇翎便跪了下来,拓跋夫人和拓拔凤互相的看了看,都不清楚潇翎是在做什么。“翎儿,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啊。”拓跋夫人问着,潇翎这才抬起头,娓娓道来。

????“不瞒义母说,翎儿昨天晚上捡到的,并不是少将军的玉佩,是翎儿从如厕出来,遇见了少将军,有些着凉,更深露重的,翎儿穿的又极其的单薄,于是少将军便把自己的衣衫给了翎儿,翎儿忘了还给少将军,这才引来了这些误会。”

????拓跋夫人点点头,难怪潇翎写了那封信给拓拔凤,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当时拓拔凤也只是说潇翎有难,要他们速速前去,也没有说清楚究竟是什么事情,她们一家三口刚刚出了门口不远处便遇到了潇老爷,便一起来了。

????“这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只需向她们解释清楚即可,我想,这自家姐妹,定然是会原谅的。”潇翎摇着头,拓跋夫人说的轻巧,她高高在上,从来没有受过委屈,以前是太后的掌上明珠,现在是将军的,哪里知道这些勾心斗角的人心险恶。

????“义母有所不知,女儿只是庶出,在潇府并无地位,那些姐妹要是从女儿的房里见到了男人的衣衫,女儿便是有理说不清了,那时,女儿的名节才真真是毁了呢,不然,今日她们也不会这样搜查女儿的房间。”

????潇翎说到这里,拓拔凤马上就生气了,她一拍床板,那床板太硬,声音很是笨重,拓拔凤的手也生生的疼了一下,拓拔凤没有理会,继续说着,“一说这个就气人,怎么可以搜查房间,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拓跋夫人倒很是镇静,她安然的笑着,拉着拓拔凤的手坐了下来,“是啊,这的确是欺人太甚,不过翎儿你放心,以后是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如今你已经是我拓跋府的人了,她们便是要害你,也要顾忌我们的面子,所以翎儿,以后你便不用再这样担惊受怕了。”

????潇翎欢喜的给拓跋夫人和拓拔凤磕了头,拓拔凤赶紧跑过去,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潇翎,“今日多谢义母和姐姐及时赶来,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拓拔凤笑着,没有说话,拓跋夫人点点头,心中感觉甚是欣慰。

????“你倒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我们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比起翎儿你对凤儿的救命之恩,这点事不算什么。”拓跋夫人说着,打了一个哈欠,看似是很累了的模样,她的目光中,潇翎能感觉到丝丝的疲倦。

????“义母和姐姐一整天的奔波,定然都累了吧,那便快些歇息吧,女儿先行告退了,有什么事情,义母和姐姐尽管吩咐。”接着,潇翎便退出了房间,同门口等候着的锦娘一同回房间,正想着是否现在去将那衣衫还给了凌初。

????她边走边想着,路过花园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潇翎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凌初。“民女见过少将军。”潇翎规规矩矩的行礼,可是那凌初还是冷着面容,一句话也不说。

????潇翎以为他是没有听到,便又说了一遍,那凌初还是抬起头看着月亮,一句话也不说。潇翎有些不耐烦了,可是还是喊了第三遍,刚刚说出口,就被凌初给打断了。“好啦好啦,我都听到了,你都说了两遍了。”

????你都听见了你不回答我,你还不耐烦了呢,真是的,潇翎心想着,一脸的不满意。“潇姑娘,明人不说暗话,我放在你哪里的东西,我想应该不是那块玉佩吧。”凌初的语气平平,不冷不热的模样很是让人别扭。

????“请将军稍等,我这就去回房取了那衣服来给将军。”潇翎说着就要走,路过凌初时凌初伸出胳膊拦住了潇翎的去路,“这可不行,你们两个一起去,要是不回来了怎么办,难不成要我在这里等一宿?”

????凌初的语气摆明是不信任,潇翎有些恼怒,既然是不信任,为什么又要把衣服留给自己,还帮自己圆谎,这人真是奇怪。“你,回去取,你家小姐留下做人质。”凌初用命令的口吻说道,锦娘惊讶了一番,不放心的看着潇翎。

????“你就快去吧,这里是潇府,你们家姑娘又是拓跋将军的义女,我不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的。”凌初看了一眼潇翎,潇翎也是没法子,再说了,这月朗星稀的夜晚,她和凌初两人独处,也算是不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网友对府中波涛暗自汹涌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