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衣衫风波险遭白眼

衣衫风波险遭白眼

????锦娘刚刚转过身,又想起了什么,然后将自己手里紧紧攥着的那个纸团递给了潇翎,“姑娘,奴婢刚刚在门口的时候,遇见了一位公子,他便给了奴婢这个纸团,让奴婢交给姑娘。”潇翎心里一喜,难道是他,他来取衣裳来了。

????不会这么快吧,自己才刚刚到家,他肯定是知道的,衣服还都没有来得及洗,他怎么会来的这样快呢。他定然是想着自己一个女孩子,洗了男人的衣裳挂在门口,有些不好看,便提前来取了吧。

????潇翎心里想着,越想越是开心。“锦娘,那个公子,他可是一袭白衣?”锦娘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摇了摇头,潇翎咬着嘴唇暗自思量着,难道他换了衣裳?“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是谁啊?”

????锦娘点了点头,潇翎满是期待打看着锦娘,锦娘口齿清晰的吐出一句话,“姑娘,他说他叫韩雪岭,在宫廷的宴会上见过姑娘。”潇翎一愣,是韩雪岭。她有些失望的朝着旁边木然的锦娘摆了摆手。

????锦娘离开了,潇翎一口一口的咬着包子,觉着索然无味了许多,脑海里浮现出许多有关那少将军的事情,也是,他是少将军,怎么会偷偷在门口让锦娘给他递条子呢,应该是直截了当的进来才是啊。

????那便是自己误会了吧,潇翎这样想着,将那韩雪岭的纸条扔在了一边,不想去理会,等她悠然的吃完了包子,才拆开了那纸条。

????“潇姑娘,在下是韩雪岭,你我在宫廷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不瞒姑娘说,在下对姑娘是一见倾心,做梦都想着何时能再见姑娘一面,在下知道这样是有些唐突,可是请姑娘一定相信在下的心意。”

????潇翎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他还是和前世的那个薄情郎一样,这招对姑娘,应该是屡试不爽吧,如果待会潇翎好奇心来了,出门看看,定会被他吸引,这样一来,她不就成了他囊中之物了么。

????只可惜啊,她已经不是前世那个痴傻的潇翎了,而她的心上人,也早就不是韩雪岭了,那个少将军不知道要比韩雪岭好多少倍。潇翎吧纸条扔在了一边,不想去理会,走到了床榻边,正要午睡,刚刚好,想起来一个更加有趣的游戏。

????她记得前世,那个潇羽不是差点随着她嫁入了韩府么,既然潇羽她这么喜欢韩雪岭,那自己为何不顺水推舟,让他两成就了这对好姻缘呢,更可况,韩雪岭现在一无所有,她要怎么报复,还不如,先给他一点东西,只有在他拥有了一切的时候,让他变得一无所有,让他从高处突然的跌落,这才是对他的重创。

????潇翎嘴唇一抿,稍作思量,便计上心来。她提起笔,给韩雪岭写了字条,“奴家多谢公子的垂爱,只是奴家那日一心念着拓跋姐姐,未曾记得公子的模样,不过既然公子如此垂爱,那奴家便愿意同公子见上一面,明日午时一刻,洛家茶楼,还请公子赏脸。”

????潇翎写好了之后,又拿起来看了好几遍,细细的琢磨了一番,方才点点头,表示了满意,那个韩雪岭就是一个流氓,现在只要是能吃上包子,他才不会顾忌是漂亮的还是难看的,只要是能替他脱离了苦海便成。

????潇翎写好了之后,唤来了锦娘,锦娘疑惑的看着潇翎把手上的那张字条小心翼翼的折好了,然后又十分谨慎的交到了自己的手中。“姑娘,这是何意。”潇翎解释道,“休要多管,你只是去把这张字条回了给哪位公子就好。”

????锦娘有些闷,她抬头看了看日头,离刚刚哪位公子给锦娘纸条的时间,都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现在锦娘是要去哪里找哪位公子啊。锦娘拿着字条,有些为难的看着潇翎,“姑娘,这一个时辰都过去了,那公子怎么可能还在那里傻等啊。”

????潇翎看着锦娘痴傻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她轻轻的拍着锦娘的肩膀,安慰着,“锦娘别急,你就去刚刚哪位公子出现的地方去找,那位公子,定然还是在那里的。”潇翎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锦娘却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潇翎有些生气了,这拓跋姐姐的丫头到底是给锦娘说了些什么,怎么从拓跋府出来以后,锦娘整个人都变了,也不像以前那般的乖巧了。“你这丫头,我看真真是该打了,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

????锦娘低着头沉默着,潇翎吓了一跳,怎么连一句道歉的话也不会说么。潇翎一拍桌子,脸色发青,“好,没想到潇翎今日居然使唤你们不动了,你若是不去那我自己去便是好了,等明日,我便回禀了母亲,让她换了你。”

????锦娘一听这话,马上是怕了,她立马给潇翎跪了下来,“姑娘息怒,锦娘这便去了。”说罢,锦娘拿起了潇翎放在桌子上的那张字条转过身就要出门,潇翎马上就叫住了锦娘。“回来,我还没有吩咐清楚呢。”

????锦娘回来,潇翎咬着锦娘的耳朵,在她耳旁说了些许什么话,锦娘会意的点了点头,潇翎摆摆手,锦娘刚刚跨出了门槛,潇翎有唤了她回来。她收回了锦娘手中那张自己亲笔的字条。

????她吩咐着让锦娘把这字条的意思给记清楚了,然后口头去传给韩雪岭,那张字条,潇翎便把它放在了蜡烛上,烧了个粉碎。然后才放心的朝着锦娘点了点头,于是,她便飞快的跑着去了。锦娘走后,潇翎一人坐在床榻上思量着,这锦娘好端端的是怎么回事,为何这般的骄傲。

????她再三思量,也没有结果,便摇了摇头,索性等锦娘回来了,好生的教育一番便是了。潇翎想着,唤来了采风,采风欢快的跑了过来,潇翎指了指桌子上蓝色的包袱,吩咐采风给她拿了过来。

????潇翎打开衣服,里面是一件白色的男士长衫,潇翎将衣服提起来,旁边的采风看的是目瞪口呆,她惊讶的看着那衣服,手指指着它,颤颤巍巍的。“姑娘,你这是作甚,你的包袱里,怎会有男人的衣服,快收起来,要是让旁人见了,免不了是要说闲话的。”

????潇翎转身看了一眼采风,嘻嘻的笑了起来,更是大胆的把那件衣服放在了自己的床上,采风吓的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潇翎看着采风的模样,甚是可爱。

????“来,采风,你过来。”采风皱了皱眉头,原本是不敢的,可是潇翎一连唤了她两次,她便怯怯的走了过去。“采风,你猜,这件衣服,是谁的?”采风仔细的看着那衣服,看了许久,又摇了摇头。

????“这衣服啊,是明日少将军的。”潇翎说罢,那采风的表情更是惊讶了,她张大了的嘴巴,足足可以放进了两个核桃有余。“看把你吓得,傻丫头,那日天冷,明日少将军看我衣着单薄,便把自己的衣衫借给了我,我是忘了还了而已。”

????潇翎说的轻巧,她一心想着和明日少将军长相厮守,却忘了,自己这样做是有多么的不妥,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拿着别的男子的衣服,还藏在了自己的家里,这是何等的荒唐之事,潇翎平时如此谨慎,今日为何这般的放肆。

????采风心想着,心里已经是着急到了极点。“姑娘,就算是明日少将军,那也不能这般啊,姑娘还是清白人家的,这要是让人知道姑娘私藏了男子的衣服,还不毁了姑娘的清誉,要是让我们院里的姑娘知道了,那姑娘的脸面怎么办啊。”

????采风说到这里,潇翎才猛的惊醒了,自己怎么这般的糊涂,就把这那男子的衣衫给拿回了家里,若不是采风的提醒,自己说不定还要把这衣服给洗了,然后晾在了院子里呢,那样才真真是丢人丢大了。

????潇翎一拍脑门,“真真是我糊涂了。”然后赶忙那衣服给包了起来,“采风,你说,把这衣服放在哪里比较好啊?”采风想了又想,指了指潇翎的床底下,潇翎顺着她的手指看了一下,撇着嘴,极其的不情愿。

????“采风,你说什么呢,这可是明日少将军的衣服,怎么可以把它给放在了床底下呢,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潇翎抱着拿衣服,正踌躇着放在哪里合适,余光扫过了门口,隐约看见门帘动了一下,门外有人。

????潇翎看了看自己手里抱着的衣服,先是一惊,而后很快便镇定了下来。“这样吧,采风,把它放在我的衣柜最里面的地方,用我的衣服把它给遮挡住,这样子的话,就不会有人知道,我的房间里藏着男人的衣服了。”

????采风有些犹豫,她刚刚准备要说一些什么,潇翎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堵住了她的嘴,“好啦好啦,采风,你就不要再说啦,就这么定了,我就要这样做。”于是采风便不说话了,潇翎看见门口的人影一闪,便知道是那人离去了。

????潇翎走了几步,她透过窗纱,人得出那个丫鬟,她是潇羽的贴身丫鬟,梨儿。潇翎的手紧紧的攥着,“二姐姐,你如此的不放心,时时刻刻的记挂着妹妹,这份心意,妹妹心领了,他日,必当重报。”

????(紫琅文学)

看网友对衣衫风波险遭白眼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