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缤纷接踵竟得人心

缤纷接踵竟得人心

????而自己虽然现在在潇府很受宠,可是也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就随随便便得去了别人家里作客,这不是给人落话柄呢吗,一会潇熏和潇菱伊回去向父亲告知了此时,恐怕陈氏又要责怪自己不懂礼数,恃宠而骄了。

????“怎么能是叨扰呢,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阿,我要我爹娘好好的谢谢你呢免得人家说我们拓跋家失了礼数。”潇翎还想拒绝,拓拔凤便拉长着脸说,“别再推辞了,快点下车,不然我就生气了。”

????还没等潇翎说话,拓拔凤便拉着潇翎跳下了马车,潇翎扭捏的跟在身后,刚走了几步,那拓跋夫人便马上扑了过来,模样,看着也是憔悴了许多。

????看来,拓跋将军和拓跋夫妇已经知道了宫里发生的事情,看拓跋夫人擦了胭脂的脸上有些浅浅的泪痕,潇翎的心中一阵的荒凉,果然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拓拔凤死死的拉着潇翎的手,潇翎还来不及拒绝入府,拓跋将军和拓跋夫人就赶忙迎了过来。

????“凤儿,你可回来了,担心死为娘了。”拓跋夫人一把揽过了拓拔凤的肩膀,头伏在她的肩膀上就哭了起来,眼泪在拓拔凤绸缎做的衣服上留下了一摊的印记。“娘,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拓拔凤嬉笑着,脸色比刚才好了太多,完全不像是刚刚差点丧命的模样,和刚刚那个被吓得面色惨白的拓拔凤简直是判若两人。拓拔夫人看着女儿活蹦乱跳的模样,也是松了一口气,手掌轻轻抚上拓拔凤的脸颊,眼里满是心疼。

????“凤儿,吓坏了吧,别怕,为娘在呢,为娘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们凤儿的。”拓拔凤咯咯的笑着,她银铃般的笑声传进拓跋夫人的耳朵,更加剧了她的难过,定定的瞧着拓拔凤嬉笑的眉眼,不知不觉便潸然泪下。

????“亏得你回来了,要不然为娘定然要冲进皇宫,和那皇帝拼了命,也要救下我的凤儿。”拓跋夫人的话刚刚一说出口,旁边的拓跋将军脸色就变了,他瞧了一眼四周,用胳膊捅了捅旁边的拓跋夫人。

????“你这夫人,胡言乱语些什么呢,这话是你能说的么?”拓跋夫人显然还是沉浸在拓拔凤差点命丧黄泉的事情里,悲伤占了上风。“本来就是么她皇帝想要了我女儿的命,难道还不许我说几句话么?”

????拓跋将军眼睛扫了四周,连忙拉着拓跋夫人,拦住了她的话,“好了好了,别说了,人家潇姑娘都在门口站了半天了,快点请人家进府吧。”这时拓跋夫人才看到了旁边木然的潇翎,她抬起衣袖,轻轻擦拭了眼角的泪水,对潇翎挤出一个笑容。

????“潇姑娘,是我们失礼了,你看,让你站了这么长时间,来来来,快点请进。”潇翎嫣然一笑,跟在拓跋夫人的身后进了拓跋府,拓跋夫人堂堂公主,为了女儿愿意和皇帝拼命,拓跋将军定然也是可以为了女儿舍命,而拓拔凤刚才还是吓得魂飞魄散的模样,这会却强颜欢笑,想让二老放心。

????这便是她们常常说的亲情吧,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奢侈品,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生母呢,都说她已经死了,可是潇翎总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没死,还活着。陈氏一心想往上爬,恨不得潇翎马上就去见阎王,父亲常年在外对府里的事情也不怎么管,潇翎哪里知道什么是亲情。

????“翎儿,你怎么了,脸色有些不好看啊。”不知不觉,一行人已经进了拓跋府,拓拔凤拉着潇翎的手说了几次,示意她坐下潇翎就是无动于衷,那双神秘而美丽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前方,瞳孔里,看不出来一丝异样的光彩,整个人都出了神。

????“哦,没事,潇翎失礼了,还请拓跋夫人和拓跋将军见谅。”拓拔凤轻轻的喊着潇翎的名字,潇翎这才回过神来,她有些尴尬的冲着拓拔凤一笑,看着拓跋夫人和拓跋将军脸上怪异的神色缓缓的施了礼。

????拓跋将军摆摆手,说着没事,请潇翎坐下,拓跋夫人也是个善解人意的主,潇翎扫了一眼拓跋夫人,这便是当朝的凤阳公主,安宰相的夫人冬阳公主的亲姐姐,明明是亲姐妹,为什么差异就这么大,一个温雅和顺,一个却心狠手辣。

????“翎儿刚刚看到拖把姐姐和将军夫人之间情深意重便想起了自己,所以,便出了神,还请将军和夫人不要怪罪翎儿失礼了才好。”拓跋将军手掌一拍大腿,哈哈的笑着,到底是练武之人,豪爽许多,不想那些文绉绉的文人墨客一般,让人难受。

????“潇姑娘说笑了,你刚刚救了我们家凤儿的命,也救了我的命,更是救了整个拓跋府的人的命,那便是凤儿的救命恩人,我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拓跋府的救命恩人,更何况,你又是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我们怎么会怪罪呢。”

????潇翎先是一惊怎么几个时辰的时间,自己就成了整个拓跋府救命恩人了还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她转念一想,倒真是如此,拓拔凤是将军府的独苗,将军和夫人的掌上明珠,而且这次事关重大,自己的闺女若出了这样的事,他的前程便是毁于一旦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整个拓跋府的救命恩人了么。

????“将军您言重了,我只是说出了我知道的而已,况且我和拓跋姐姐情同姐妹,又深受拓跋姐姐的照顾,这几句话的事情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将军和夫人不必放在心上。”将军和夫人互相看了一眼,原本以为,潇翎会拿这件事说事,向自己讨一些好处,没想到小小年纪,便这样的乖巧懂事,真真是让人喜欢的紧。

????拓跋将军点着头,缓缓坐下,细细的思量着,这个潇翎小小年纪,便有了如此的见识,又这样的城府极深,看她对凤儿也是情真意切,若是换了旁人,在证据确凿的时候早就倒向了另一边,有她在凤儿身边照顾着,他们也会省了不少的心思。

????拓跋夫人看了一眼将军,她似乎清楚将军是在想着什么事情,还没等将军开口她便亲切的询问起潇翎家里的事情。“潇姑娘刚才说,想起了自己的家里,我想潇姑娘出了宫没有回家,家里定是着急坏了吧。”

????潇翎点着头,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清楚拓跋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在下逐客令,她刚想着借口离开,拓拔凤便风风火火的插了嘴,“娘亲,是我硬要拉着翎儿进来的,我想让你们好好谢谢翎儿,这个救了我们整个拓跋府的人。”

????将军夫人站起来,轻轻的抚摸着拓拔凤的头,摘下她头上的玉钗,又帮她梳理了发型,“你这丫头,果真是鲁莽,你看,你的头发都乱了,娘亲没有赶潇姑娘走的意思,对于这个潇姑娘,娘亲也是喜欢的紧呢,我是想唤个人去告诉潇府一声,免得他们担心,而潇姑娘不介意的话,”拓跋夫人看了一眼天,已经黄昏了,刺眼的太阳光已经没有了,微弱的夕阳闪着余晖,将天边映成了胭脂的颜色。

????“这天也晚了,不介意的话,留下来吃晚饭,在这里歇息一晚,明日再回去。也好让我们好好的谢谢潇姑娘。”潇翎正要拒绝,拓拔凤马上就拦住了拓跋夫人的腰,孩子般的撒娇着,这样亲昵的场景,潇翎看了实在是心疼的紧,若是在多看一会,说不定就会潸然泪下。

????“娘亲最好了,凤儿想要和翎儿睡一张床,好不好啊?”拓跋夫人宠溺的抚摸着拓拔凤的发髻,虽然是埋怨着,语气却满是宠溺,“都这么大了,还这么粘人,以后怎么哪家的公子受得了啊,看谁还娶你。”

????拓拔凤突然的撒开拓跋夫人,刚才还笑颜如花的脸一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娶?我堂堂将军府千金,还要娶,应该是我娶他吧,这样,凤儿就可以一辈子的留在爹和娘的身边了。”拓跋将军听了甚是开心,他高兴的走过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场面真是羡煞了潇翎这个没娘的外人。

????“凤儿说的对,以后要给我们凤儿娶一个文武双全的进来,为我们拓跋家延续香火!”说完,一家三口围在了一起,完全忽视了潇翎,潇翎低着头,刚才还清澈的眸子黯然失色,心里呢喃着,“娘,你在哪里啊,翎儿想你了。”

????看着潇翎一个人孤单的坐在那里,有些冷清,拓拔凤赶紧跳了出来,她拉着潇翎的手,可不像是刚刚在爹娘怀里撒娇的那个孩子,“翎儿,你可听见了,我向娘亲许了要和你睡一张床的,你可别驳了我的面子,那样,我是会不高兴的。”

????潇翎倒是求之不得呢,那个冰冷的潇府像极了地狱,一不留神就会死无全尸,不像拓跋府这般温暖,每一个人看见她脸上都带着笑,至少潇翎知道,她们是真诚的,让她心里也多了些许的安慰。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

看网友对缤纷接踵竟得人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