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狗急跳墙以德报怨

狗急跳墙以德报怨

????“大人,不知这玫瑰园的主人是谁啊,这玫瑰园里的玫瑰竟是如此的娇贵。”潇翎上来拦住了要带刘纭去贵妃殿的女官,偷偷的在她手里塞了一颗银锭子。女官掂量了掂量手里那颗银锭子的分量,满意的笑着,又瞧了潇翎身后的拓拔凤。

????她就算是不给这颗银锭子面子,也要顾忌拓拔凤的几分薄面,拉着潇翎的手,看起来格外的亲切。“姑娘真是好福气啊,能得到拓跋千金的喜欢,真是要羡煞了旁人呢。”潇翎只是腼腆的笑着,并不言语。

????女官继续说着,“姑娘你有所不知,贵妃娘娘容貌倾城,可谓是当今世上最美貌的女子了,像这般的天赐尤物,当今圣上自然是宠爱至极。贵妃娘娘喜爱玫瑰是众所周知的,圣上为了讨得贵妃娘娘的欢喜,便在此种了大片的玫瑰,成了玫瑰园。”

????潇翎点了点头,看女官停了下来,便继续在女官的手里塞了一颗银锭子,女官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着。

????“姑娘可真懂事,将来定然是前途无量啊。贵妃娘娘深得圣上的宠爱,自然是有些恃宠而骄。她的手段毒辣在宫里那是众所周知的,若是谁碰了这玫瑰园里的玫瑰,那就是不把贵妃娘娘放在眼里,是要处以死刑的。”

????听到这里,潇翎的心咯噔一下,没想到,这玫瑰园竟然是这样的由来,这个贵妃娘娘好生厉害,看来这个又蠢又二的刘纭定然是要败在这上面了,她这次去了贵妃殿,能留个全尸都算是贵妃娘娘开恩了。

????潇翎瞧了瞧刘纭,她笑眯眯的模样让刘纭心里一阵发麻,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浸湿了她的衣衫。潇翎想着,拓拔凤的事情,虽然是无稽之谈,可这不过是自己的一番猜测而已,真实的情况自己也并不知晓,若是这事情被刘纭说到了太后哪里,又有了青儿的铁证如山,拓拔凤肯定是要落马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许刘纭一个人情,将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潇翎也不笨,倘若借着贵妃娘娘的手除去了刘纭,那潇清失去了背靠的大树,对自己便很是记恨了,万一她狗急跳墙,闹到陈氏哪里,自己还怎么招架的住,由此看来,许刘纭一个人情,才是上上策。

????潇翎嘴角绽开笑容,在身上四处摸索着自己的银锭子,自己贴身只带了那两个,其他的,都在锦娘身上收着呢,潇翎转过身,朝着锦娘絮絮的说着,“锦娘,拿两颗金锭子给我,要哪个大的。”

????锦娘有些恍惚,宴会还没开始,姑娘为何就要这么多的钱,姑娘行事一向谨慎,今日怎么这样大手笔。“姑娘,这……”潇翎瞪了锦娘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休要多嘴,尽管拿出来给我就是了。”

????“是!”锦娘小心翼翼从自己贴身的兜里掏出鼓鼓的钱袋,从里面取了两枚金锭子,潇翎要拿的时候,锦娘微微皱眉,有些犹豫。女官看了一眼潇翎,也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她要这么多金锭子做什么,难不成是要向自己求情,求自己放了这刘纭?

????女官暗暗想着,也是捉摸不透这潇翎,女官看了一眼刘纭,她自然是骇破了胆,收到女官的目光,怯怯的低下了头。看这刘纭,是不大喜欢潇翎的,而潇翎能这般对刘纭,可见这女子不是城府不是一般的深不可测。

????潇翎从锦娘手上接过金锭子,正要拿过去给女官,拓拔凤赶忙伸出手拦住了潇翎。“翎儿,你这是要做什么?”拓拔凤看了看刘纭,又看了看潇翎手上的金锭子,“莫非,你是要救那个贱人?”

????潇翎笑着点了点头,拓拔凤松开了手,却是一脸的不高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路,不再和潇翎亲热,潇翎倒也看出了其中端倪,刚才刘纭的话句句击中要害,当面揭穿了拓拔凤和安茗的事情,让拓拔凤颜面无存,这会,潇翎又要救她,拓拔凤自然是不情愿。

????“姐姐堂堂拓跋府千金,怎么心胸如此狭隘?”潇翎笑着,手搭在了拓拔凤的手臂上,拓拔凤愤愤的甩开了潇翎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一时间,恼羞成怒,和潇翎红了脸。“妹妹果真是这般的势力么,看我拓拔凤得势了,和我姐妹情深,看我拓拔凤落魄了,倒向着打击我的敌人献殷勤了。”

????潇翎听着这话有些生气了,她把手中两块金锭子收好,看样子,这刘纭,她是帮定了,气呼呼的转过了身子,“姐姐说笑了,妹妹怎么会是那样的不耻呢,别人不知道,妹妹对姐姐怎么样,姐姐心里难道没数么?”

????拓拔凤一看潇翎生气了,便知道这话是说中了,不过一向心直口快惯了,说错了就是说错了,也没人敢说半句的不是,也不怎么会安慰人,况且是她不敬自己在先。“可是妹妹,你这般做,是把姐姐放在哪里啊,难道姐姐刚刚在屋里受到那莫大的侮辱,就这样一笔勾销了么?”

????拓拔凤还是气呼呼的,冷冷的横着眉毛,潇翎不去理会,只是拗着身子,不肯转过来,拓拔凤一看,潇翎是真生气了,才有些怕了。“哎呦我的好妹妹,你就别和我生气了,想我拓拔凤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

????潇翎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拓拔凤气呼呼的面庞嫣然一笑,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衣袖。“妹妹知道,可妹妹这不也是为了姐姐着想嘛,想那刘姑娘向来就看姐姐不顺眼,现在又拿了姐姐把柄,一会定是要告到了太后哪里,那姐姐可该如何是好,还不如现在许她个人情,让她把这事给烂到肚子里。”

????本来还生气的拓拔凤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怔住了,良久回不过神来,“原来妹妹是不相信姐姐的清白,你我这么长时间的姐妹情谊,姐姐什么人难道妹妹心里还不清楚么,怎么听信她人的诬陷。”

????拓拔凤甩开了潇翎轻轻拽着的衣袖,冷冷的看着潇翎,目光里的寒气让潇翎害怕,拓拔凤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她,看的她心里一阵发毛。“姐姐误会了,妹妹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宫里人言可畏,这样的谣言传出去,有损姐姐名誉。”

????拓拔凤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和潇翎吵了起来,“本来就是凭空捏造的事情,我怕它做什么,我拓拔凤行的端做的正,还怕什么流言蜚语么,让我心寒的是,我当做亲姐妹一般的人居然不信我,反而还要去帮那个贱人脱身。”

????拓拔凤说的斩钉截铁,潇翎一时间哑口无言,不清楚该说些什么,看潇翎和拓拔凤吵的面红耳赤的,女官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该不该替潇翎帮了这刘纭,会不会因此而得罪了拓拔凤,她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一番的深思熟虑。

????潇翎的话,拓拔凤根本就听不进去,潇翎回过头看了看女官,女官也是为难的很,潇翎清楚,自己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若是没有了拓拔凤,女官又怎么可能卖自己几分面子呢。“妹妹要帮,尽管去帮吧,既然妹妹这样不信任姐姐我看以后,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做姐妹了。”

????拓拔凤愤愤的说完,就要离开,潇翎抓住了拓拔凤衣裙,给拓拔凤跪了下来,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请姐姐听妹妹一言,妹妹不是那样忘恩负义之人,姐姐今日的恩情,妹妹他日定当回报,请姐姐信任妹妹,待会,妹妹再告诉姐姐其中的内情。”潇翎那对神秘而明媚的眸子熠熠生辉,看的拓拔凤心里甚是心疼。

????看她这般的恳切,若是不答应,倒是自己的不是了,看潇翎平时,也不像是个不明事理的人,不如这次就姑且信了她。拓拔凤的面颊有些抽搐,心动了动,软了许多。“好了好了,快起来吧,我不怪罪你就是了,你要做什么尽管去做吧,我相信你定有你的道理。”

????潇翎这才欢喜的站了起来,手里握着那两颗金锭子,不甚的欢喜。“姐姐到底是大家闺秀,气质非凡。”潇翎过去拿了金锭子放在女官的手心里,不用多说什么,女官也知道潇翎的意思。

????看拓拔凤这样的宠着潇翎,女官怕是不敢不从,她也怕得罪了拓拔凤。“姑娘这样,贵妃要是怪罪起来,奴婢可担当不起啊。”女官说着,是推辞的模样却把那两枚银锭子收了起来,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

????“大人说笑了,这玫瑰园里风和日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等也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看见,贵妃娘娘如何要怪罪呢。”女官会心的点了点头,朝着身后的那群姑娘女官说到:“今日玫瑰园风和日丽的,你们可曾看见了什么?”

????就算不给女官面子,也要给拓拔凤几分的薄面,毕竟是她要救人。那些姑娘女官们,面面相觑,最后都异口同声的回答着,什么都没有看到。女官满意的点了点头,回过头朝着潇翎微微的鞠了一躬,“姑娘,妥了。”

????(紫琅文学)

看网友对狗急跳墙以德报怨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