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四

????香栈的客房。

????西门比常人略小的手操纵着银针,准确的刺进了吕归尘的伤口,项空月绝代无双的秘术只在一夜间就让伤口完全愈合了。可是止血并没有帮助吕归尘恢复精力,他的情形看起来更加可怕,那张清秀文静的面孔已经泛起了枯槁的颜色。

????看着银针上的血迹,西门也静微微地**头,又翻开吕归尘紧闭的眼睛,仔细观察了那对涣散的瞳孔。

????“还不是很严重,蝰蛇分为七种,其中最毒的一种他没有遇见,箭镞上的毒是其他六钟蝰蛇毒液的混合。那么解起来还不算很难,”西门平静地说。

????“六种?”情况远比龙襄预料的要糟糕,他歪着脸吐了吐舌头。

????“除了有一种黑底白纹的称为蝰炼王,我不会解,其他六种都不算太困难。至于蝰炼王,据说这种蝰蛇之王经常被自己的毒液毒死,所以我估计普通的人也无法饲养它。”

????“被自己的毒液毒死?”羽然略微放心之余,觉得有**哭笑不得。

????“这种蛇非常地愚蠢,经常把毒液注射到它捕猎的猎物身上去。它的毒液平时蓄积在蛇头上的一个囊里,只有在那里才是安全的,一旦离开那个囊,就是蝰炼王自己也会被毒死,这种蛇完全是先代的药师人工饲养出来的,可能饲养的方法已经没有流传了吧?”

????看着在一旁记录的项空月,西门淡淡地说道:“这些琐碎的东西我一会会录一份笔录给你,你不用自己记录。不过你现在必须想办法打开他的伤口,放血后再让他的伤口愈合,然后在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药物前,必须每半天放血一次,愈合伤口一次。”

????项空月俊秀的脸上也掠过了一丝苦意,他知道每半天驱动一次太阳真法的精神消耗是何等惊人,他已经可以设想当吕归尘恢复生龙活虎的时候,也就是他自己彻底崩溃的一刻。

????西门思索着列出了一张单子:“现在找一个人和我一起去买药材。”

????“大师,我保护你一起去!”龙襄那种喜欢凑热闹的性格又不可救药地作了,他实在觉得这个号称星相师的小女孩很有趣。

????西门警惕地看着那对几乎要凑到她脸上的眼睛,龙襄脸上那道浅浅的刀疤给了她不好的印象,她退了一步,皱起眉头看着这个热情的刺客。

????“小妹妹不要害怕,”羽然亲切地摸着西门雪白的头,“那让姬野和你一起去吧。”

????寿命可以长达一百二十岁甚至一百五十岁的羽人在生长和育上都比普通的人类要慢和晚,所以二十岁的羽然除了身高高于普通的少女,其他方面看起来不过是和西门差不多大小的女孩。不过虽然如此,她和姬野似乎共有一个糟糕的习惯,那就是在称呼前加“小”。

????西门无奈地任羽然拉着她的手说:“小妹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以最严厉的语气反驳,或者立刻报出自己真实的年龄。不过小小的自尊心很快压制了这个念头,宁愿当一个“小妹妹”,星相师还是不愿意被看作一个鸡皮鹤的老太太。

????姬野略微有些无奈,不过只是皱了皱眉头就拉起了西门的手:“好吧,小姑娘,我和你一起去。”

????“没有新鲜的烟水芹么?”西门的神色渐渐凝重,这已经是她和姬野询问的第七间药店,可是新鲜的烟水芹这种药材在任何一个药店都缺货。

????“宛州沁阳的药店怎么会缺药物呢?”姬野冷冷地逼问店主。

????“不知道,烟水芹这种药一直用得很少,以前每次从外面采购药材得时候都会带一小包回来,可是上个月运来的药材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没有……”

????“你们的药材,被城外封锁的诸侯军检查过吧?”西门问。

????“是被检查过,可是他们并不扣留药材啊,”店主小心地看着姬野那不善的脸色。

????“明白了,”西门转身走出了大门。

????和姬野走在落日下,西门说:“看来我们在沁阳不可能买到烟水芹了。”

????“诸侯们把烟水芹都搜走了么?”

????“是的,要解箭伤的毒,用泡药水的烟水芹粉是不行的,我们必须有新鲜的烟水芹球根。诸侯不敢得罪沁阳的商会,所以也没有中断入城的运输,可是他们取走了货物里的新鲜烟水芹。烟水芹最多不过储存一个月,这样沁阳很快就没有新鲜的烟水芹可用了,对于普通的人当然无所谓,对于中了箭伤的人却是致命的。”

????“他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姬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

????“又一天过去了,”西门指着太阳说,“也许两天,最多能再支持三个晚上……”

????“我今天晚上出城,”姬野**了**头,“最近的城镇离这里有一百七十里,我可以在明天夜晚前回来。”

????“我和你一起去吧,”西门淡淡地说。

????“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去?”姬野不解地看着她,“你知道外面都是骑兵和弓箭,带一个人,我会很麻烦,尤其是你根本不会战斗。”

????“我和你不同,没有冒险的兴致,”西门说,“可惜宛州药店里的烟水芹粉至少有一半是假货,新鲜的烟水芹估计也一样,你分辨得出来么?”

????愣了一会,姬野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连玫瑰和芍药都分不清楚,更不可能辨认真正的烟水芹了。

????深夜,姬野在自己的青骓上捆了薄铁的钢甲,把武器挂齐在马鞍上,马蹄上包裹了棉布和稻草。姬野自己则在寻常的骑兵铠下又加穿了第二层薄薄的软铠,同时用一件小号的软铠把西门裹了起来。

????“我去吧,”羽然担心了拉着姬野,“也许我可以飞过骑兵的封锁。”

????“不过是几千骑兵,我冲得过去,”姬野一边把西门抱到马鞍上,一边安慰着羽然,“你受伤以后还没有恢复,翅膀恐怕还不容易张开吧?”

????羽然没有话说,她的衣甲下,被射伤的翅膀确实还在渗血。如果独自飞行,对鹤雪团的武士还不太困难,可是带上了西门,她势必无法飞上高空,也就会暴露(.2.)在诸侯大军的弓箭射程下。

????第一次被裹在铠甲里,西门有**不安。她现在才真的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不过随着姬野跨上马背坐在她身后,西门的心渐渐落回了原处。

????姬野把细铁链组成的面甲盖在了她的脸上,低声说:“不用害怕,只是为了防止流箭。”

????“我会引开他们的注意力的,”龙襄拍了拍胸脯,“顺城遛一圈马我就回来。”

????看着他开朗而信心十足的样子,西门觉得龙襄也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人了。

????城门大开,龙襄夸张地打起一面高出他本人三四倍的大旗,大旗**上还绑了火把,雄纠纠地直冲敌阵。

????这种威风让诸侯的骑兵毫不怀疑敌人有大的行动,淳国的风虎骑兵不愧是东6享誉多年的劲旅,在三国诸侯的部队中最先动。随着骑弓手雁字列开射住了阵脚,两列轻骑左右突出,呈包围的趋势向龙襄而来。他们绝没有想到如此大的声势只是由龙襄一个人造出来的。项空月在城墙下催动了风墙,龙襄一个人的马蹄声千百倍地增强,好像有一只浩大的部队在移动。同时项空月轻而易举地造出了无数火团,随着夜来西风,直接飘向了敌阵,远看就是数以千计的火把。

????淳国骑士领教过吕归尘所带的蛮族骑兵的威武,更被如此大规模的攻势震动,所以包抄的两队骑兵开始了远程的弓箭攻击。

????虽然被淳国的蝰蛇刺吓得不轻,不过龙襄充分表现了他的创造力。他出城前就花了半个金铢买下了一家人家的厚木门板,直接装上把手当作巨盾使用,他连人带马都缩在门板后面,任一千枝蝰蛇刺来他也不怕。和姬野不同,龙襄丝毫不在意乌龟一样的战术会伤害颜面,他甚至很得意于自己的聪明。

????羽然把一枝悠羽箭搭在弓上,项空月手指一弹,箭上的磷火已经被**燃。羽然随即把羽箭射上天空,随着项空月念动复杂的咒文,羽箭在空中炸开而现出满月一般的灿烂光辉。

????那是号箭,事实上在龙襄大张旗鼓地冲向敌阵的时候,姬野一直悄悄地咬在他后面。而敌阵的空隙一旦被城墙上的项空月现,他立刻指挥羽然射出了指示方向的号箭。

????正在冲锋的龙襄毫不迟疑地把带火把的大旗插在土地里,把门板掉盖方向遮住马,闪电一样奔向了沁阳城墙的方向。而姬野在黑暗中单骑突出,宿铁弓连续六箭,在四周巡游的哨骑中射出了一个缺口。淳国大军惊惶的时候,姬野从空隙中踏阵而过。他的青骓极其雄健,转眼就把敌人长蛇一样的阵势抛了在身后

????淳国轻骑正要追杀,龙襄却已经汇合了己方的战士,一片震耳欲聋的吼声中,他竟然翻身又冲了回去。用疑兵计到如此厚颜无耻的地步,龙襄如果自认第二,古往今来恐怕就没什么人敢认第一了。

????淳国领军的大将敏锐地现这一轮冲锋才真的汇集了对方精锐的蛮族骑兵,他忽然意识到刚才冲破自己阵形的骑兵只是一个迷惑自己的诱饵。

????“结铁连环阵!”大将喝道,“不要管冲阵的疑兵,放马一次摧毁正面的敌军主力!此战如果得胜,人人封赏!”

????就在淳国全军士气高涨,马群飞踏而来的时刻,龙襄兴趣索然地挥挥手传令道:“带马回去睡觉。”

????然后原本威风凛凛的数百骑兵就真的调转马头,回城睡觉去了。

????“好玩么?”姬野笑着问西门。

????星夜清朗,大地开阔,姬野放开青骓让它自己奔驰。战马受的训练极其严格,即使不加驱策它也不会偷懒。姬野不鞭策它,是因为刚才冲阵时候全奔驰,恐怕已经伤了马力。

????西门翠绿色的眼睛凝视着天空,为了保持平衡,她双手扒着姬野包裹重铠的手臂。她本来个子就不高,现在在高大的青骓和姬野的身边,就显得更象孩子。

????姬野看她看地入神,也不打搅她,带马指向晚封城的方向。

????“看见了么?那是破军,”西门指着天空说,“如果我没有想错,那是你的命星。”

????天空中的北斗星光芒灿烂,流逸的星芒直刺周围其他星辰,姬野默默地抬头看它。

????“北斗星?”姬野的笑容有一丝隐秘,“九州所有武士所尊崇的星辰难道是我的命星?”

????“我知道你的身份,”西门毫无表情,“翻过你的手,那里的指套告诉我你的身份,鹰喙间那颗星辰的形状就是破军,只有天驱的领袖才配拥有这枚指套吧?”

????“看来你懂的比我想象的多。”

????“天驱还没有灭亡么?你们这些知道勇气,却不知道星命的人。”

????“你知道星命么?”姬野并不在意她的直率,他并非一个胸怀很宽广的人,甚至有时候暴躁易怒。不过对于西门这样一个翠绿色眼睛的女孩,姬野觉得愤怒是愚蠢的。

????“当然。”

????“那你知道星命了又会怎么办呢?等待星命的降临么?”姬野冷笑,“如果你计算到自己明天会死,难道你会准备一堆木柴然后坐在上面等待死去了立刻火化?”

????西门抬起头来一言不地看着姬野。

????姬野有些歉意,摸了摸她的头说:“我只是随便说说,我不想动摇你的信仰。”

????“没有关系,如果那真是我的信仰,你也无法动摇,”西门低声说,“可惜我确实无法计算自己的生死,这是一个星相师最大的无奈吧。”

????“只为别人计算?”姬野觉得不可思议,哼哼地笑了两声。

????“我不是自己的主人,我只是命运的一扇门。

????当诸神在星空里吟唱生命,我如大地上飘落的尘。

????我唱着属于我的歌走向东方,水畔的你朝西眺望。

????如果星辰曾给我一刻自由的存在,我会为你采摘那朵白莲花。“

????西门轻声的吟唱一羽族文字写就的古歌。

????“皇极经天派的创始人,他的名字叫古风尘,他是星相者们最尊崇的宗师之一。他曾经爱上一个女子,”西门说,“于是他计算了自己和女子之间的星命,可是他现自己的命运和女子的永远不会有交错。于是他认为自己的计算不准确,为此他明了星相历史上最着名的算仪之一,浑天定皇仪。可是无论他怎么计算,他自己的命运永远都和那个女子错开。最后他在计算了整整三年时间后,心力衰竭而死。死前他吐血在浑天定皇仪上,并且用自己的血写了这叫《尘歌》的诗。”

????“是么?”姬野挑了挑眉锋,“你是在说一个悲惨的故事,还是在说一个可笑的故事?”

????“都算吧,整整六十年后,星相者们才认证了不可自算的准则,”西门淡淡地说,“就是说我们永远算不准自己的命运。”

????“现在闭嘴吧,”姬野的声音忽然变得极其冷漠,“我们似乎迷路了。”

????几乎就在同时,西门也现了问题:“是的,这里根本不是普通的道路,我们不在去晚封城的方向上。”

????四周都是长草,放马奔跑中他们竟然已经远远地离开了道路,而更不可思议的是青骓马自己停下了步子,而姬野和西门都没有察觉。他们端坐在马背上,站在一片荒芜的草丛里,周围没有山也没有树,只有半人高的长草几乎埋没到战马的胸前。

????寂静如死,丝毫不间断的风悄悄地扫过,两个人同时意识到这极端诡异的一幕,周围的景色根本不应该属于宛州沁阳城的近郊。他们已经陷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还是宛州的星空……”西门的声音微微颤抖,“可是这绝不是在宛州。”

????“看来我们没有摆脱敌人,”姬野悄悄地摸索着马鞍边的虎牙枪,同时把巨大的椭圆形铜盾提起来遮掩西门。

????“是幻术,心幻术,”西门说,“只有很高水准的秘道家才能够施展的心幻术。我们和马匹都被自己的感觉欺骗了。”

????“捂住耳朵。”姬野低声说。

????西门依言捂住了双耳。

????“喝啊!”滚雷一样的声音从姬野的口中涌出,来自武士的精神修炼,姬野驱动咆哮战术的时候,四周仿佛有千百狮虎在一起怒吼。代表咆哮者意志的声音在草尖上滚过,隐藏在幻术背后的敌人将被这种强大的意志所挑战。果然,在那短短的瞬间,姬野看见了马前右侧的一个朦胧的人影。那是幻术出现了短暂的缺口。

????姬野冷笑着走下了战马,西门畏惧地拉着他的手。虽然读书很多,但是对于秘术她的理解远不如项空月,她感觉周围无处不隐藏着危险,离开姬野的身边让她更加慌张。

????姬野微笑着把她从战马上抱下来放在自己身边:“不要怕,你看,我在你身边!”

????话音未落,姬野已经离开西门过一丈了。谁也无法料想,姬野平静地说话,却在一瞬间爆了烈枪十四势中的“破甲箭”。他和虎牙融为一体,带着猛虎咆哮的罡风突刺而出,在常人来不及眨眼的瞬间,草丛里有一缕微红闪现。

????然后姬野又出现在西门身边,静静地拉着她的手。如果不是咆哮声还不绝于耳,姬野似乎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我守在这里,”姬野冷冷地说,“你不用怕。”

????“天驱武士?”草丛里一个声音笑着说。

????“你什么时候跟上我们的?”

????“从你们一开始踏阵的时候,辰月的力量赐予我洞穿黑暗的眼睛。”

????姬野的眼角微微跳动:“辰月教的秘道家?”

????一个魁梧更胜于姬野的巨大武士走出了草丛,很难想象他如此巨大的身躯可以悄悄藏在草丛里,这一切都是幻术所赐,姬野明白自己所看见的根本不能相信。

????幻术把一个精神的细微之根悄悄种进了对方的意识里,姬野他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被感觉欺骗的结果。

????“还要继续欺骗我么?”姬野放声大笑。

????他在武士走出草丛的同时回身掷出了虎牙,他的背后是一片空旷,虎牙带着乌金色的光芒穿透了空气,西门却分明听见有击中物体的声音。

????“能够明白自己在幻术中的人不少,可是能够完全不被眼睛所欺骗的人才真的可怕,”刚才那个声音说。

????“小心,”姬野把西门揽在自己的身边,“没有击中他的本体。”

????姬野和西门现周围的环境在一瞬间扭曲着改变了,没有那诡异的荒原,他们又站在了宛州各大都市间宽阔的马道上。路边跪着刚才走出草丛的那个巨大武士,可是他的位置一瞬间从姬野的面前移动到了背后。而武士的胸口,正扎着姬野的虎牙枪。

????武士已经死了,他手中的短剑还没有来得及投出,姬野已经透过幻象现了他真实的位置。可是秘道家却依然在,在现姬野不会被幻术蒙蔽后,他知道不能在浪费自己的精神去维持幻象。于是他撤销了法术,在清冷的月光下现形了。

????一个枯瘦的头颅被托在武士一手的托盘中,死去的武士被虎牙枪支撑着还没有倒下,也依然捧着他主人的头颅。虽然听说过这种秘术,西门还是吓得缩到了姬野背后。

????姬野抽手收回了虎牙枪,枪上缠绕的皮索一直拴在他手腕上,所以他并不担心掷出长枪后不能收回。

????“我以前也见过一个经历过枯萎的辰月教徒,不过他还有脖子,”姬野冷笑,“你枯萎得连脖子也不剩下,看来是比他成功。”

????辰月教的枯萎之术以完全消灭身体为最终目标,可是绝大多数高阶的秘道家在枯萎的过程中都因为意志不够顽强而剩余一些身体。从半个身体到一个头颅,甚至只剩下鼻子以上包括眼睛的脑部。

????“你似乎有胆量挑战辰月的力量?”

????“是毁灭!”没有给对方更多的说话机会,姬野涌身前扑,近乎完美的步伐和运劲节奏使得他这一枪具有了百余年前他曾祖姬扬屠龙的气势,还是刚才刺伤秘道武士的第一枪——“破甲箭”。可此时的度和力量完全不是刚才那一枪可以比拟的,姬野激起的暴风竟然刮得西门脸蛋生痛。

????那个头颅猛地瞪大了眼睛,姬野沛莫能御的穿透枪势竟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封挡在半途。姬野低声的吼着催动力量,那个头颅秘道者也不敢闭上眼睛,他利用双眼凝视传递的精神力量完全取决于自己内心的坚强。物质和精神的力量在半空中抗衡,姬野的汗布满额头,头颅的眼中开始散微弱的荧光。虎牙的枪锋距离那个秘道士的眉心只有三寸,可是即使以姬野的力量也再也推不动半分。

????姬野失去了先机。武士对抗秘道士的关键,在于以最快的攻势在对方凝聚精神前把对方的和精神一起瓦解在武器下。可是如此强大的辰月教徒,竟然可以在心念转动的瞬间完成吟唱和精神凝聚,姬野从来没有想象过。

????“天驱……的领?”秘道士苍白的头颅上也现出痛苦的神色,对抗姬野的力量对他分明并不轻松。

????“果然和我们想象的一样,天驱的领又……有继承者了,”秘道士双眼的荧光大盛,他忽然以一种歌者对高山深谷歌唱的气概开始吟唱,叠合的秘咒之歌蕴涵着难以想象的压力,虽然对方没有动,姬野已经意识到这个头颅准备以毕生的力量把天驱的前途断送在这条道路上。

????“停下!”平静的女声响起在秘道士的脑后。

????西门也静手中的一枚枯枝指**在那颗头颅下的一**上,头颅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的力量一旦松懈,姬野的虎牙又突进一寸,而秘道士威力惊人的吟唱也停止在那一**。

????“那里是你没有枯萎尽的脊椎,在你彻底动力量的时候,那里没有保护,我只要轻轻**在那里,你以为你可以抗拒疼痛继续击中精神么?”

????“我……还有别的方法……”和姬野对抗的秘道士竟然还有力量和西门对话。

????“在你使用那个方法前,你愿意和我一起思考一个问题么?”

????“什么问题?”

????“为何开始?”西门轻轻地问,“为何结束?”

????随着外人根本无法揣测的一句话,头颅脸上出现了极度惊恐的神色,好像有什么东西彻底搅乱了他的精神。强大的意念在一句话的冲击下彻底粉碎,姬野的枪上忽然完全失去了阻力。

????姬野持枪退身而立。他没有进攻,因为看见了西门在头颅后面满面严肃地摇头。

????“为何开始?为何……结束?”头颅自己从银盘立滚落到地下,反复地念着这句话。他脸上久已不用的肌肉在痉挛,跳动的眼角显示着某种痛苦。

????“快!”西门拉了拉姬野。

????姬野毫不迟疑地带她跳上了青骓。战马再没有受到秘道士精神的控制,闪电一样离去。而那个秘道士好像着了魔一样,只是呆呆地念着:“为何开始?为何结束?”

????“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姬野好奇地问。

????“辰月教信仰的一个缺陷,”西门沉思着说,“那是当年我的祖师古风尘通过星相计算的原理推导出的一个原则,可是这个原则和辰月教的信仰冲突。这个秘道士一定对这个冲突的原则有所了解,他的精神完全以辰月的信仰来维持,所以一旦信仰被动摇,他的精神力量就会出现短暂的崩溃。”

????“什么原则?”

????“最高神的目的,最高神的意愿。”

????姬野苦笑:“为了不像他那样,也许我还是不要了解这个原则了。”

????“我们的区别在于,”西门说,“你们武士向往主宰世界,而我们只想穷尽力量去了解世界真正的主宰。”

????“为什么不让我杀他?”

????“因为我不想死在他的太阴焚灭法下,”西门苦笑,“如果逼得他舍身焚灭,皇极经天派和天驱的历史都要停止在这个时间**上了。”

????被姬野他们摆脱了,头颅在很久以后才喘息了过来。

????“皇极经天……”头颅艰难地睁开眼睛,“天驱的命运和星辰的计算者终于汇集了,难道打破平衡的日子终于还是要到来?”

????“不能再等了!”头颅的驱使下,死去的秘道武士竟然淋着鲜血重新站起。

????他托着盛放头颅的银盘,闪电一样了草丛,奔向了隐秘的目的地。

????“快!”头颅的控尸术疯狂地抽取着死去武士体内剩余的力量,唯一的目的是在这具身体崩溃前回到密宫,他确实没有时间等待了。

看网友对四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