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二

????箭在弦上。

????姬野扣弦的手依然稳定。铁指套帮助他拉开了四百斤的硬弓,一枝雪花钢锻打的倒勾狼牙箭就在他的钢弦上。可是姬野迟迟不敢箭。身边的羽然焦虑地看着他,握枪的手上也沁出了冷汗。

????三百尺外,吕归尘和龙襄背靠着背,站在飞扬的尘埃中。过三十骑铁马在他们身边往复奔驰挑衅。淳国大军的风虎骑兵是东6骑兵中最强的劲旅。对阵中,吕归尘和龙襄带领的一百名骑兵虽然勇敢,却无法抵挡淳国三百铁马组成的铁连环。仅仅是三次结队冲锋后,姬野他们一方就只剩下了领军的吕归尘和龙襄,而他们的马也被一丈零八寸的长铁枪刺穿了腹部。

????原本准备用龙襄和吕归尘的精锐骑兵冲击对方的气势,可是即使受过严格的训练,缺乏铁甲的武士们还是无法组成蛮族威震天下的铁浮屠。

????看着危在旦夕的朋友和死难战士的鲜血,姬野不是不想去救援,可是淳国背后躁动的三千铁甲骑兵让他不敢将所有武士的生命赌上。

????开弓的手臂越来越酸痛,可是姬野不敢射。淳国阵前的三十骑已经开始了最后的试探,一旦他们蓄足了勇气就会开始冲锋,姬野的箭能射死一个人,可是也可能引淳国大军潮水般的怒马。

????“喝啊!”吕归尘古朴的影月刀还在震慑敌人,随着他暴吼,接近的几骑又擦着他们闪过。

????龙襄的铜剑一动不动地横在胸前,淳国骑兵一样畏惧面色青冷的龙襄,谁也不会忘记,刚才出阵的三百骑中就有七人被他诡异的剑术刺下快马。

????烟尘渐渐迷乱了视线,敌人并不是单纯的不敢进攻,他们在等待一次必杀的机会。乌黑的长枪不时荡开烟尘,在他们面前不远的地方扫过,敌人冲锋的信号已经越来越明显。

????“怎么办?”龙襄问自己背后的吕归尘。

????“我也许能封住两三个人,可是如果他们用枪列一起突刺,没有人能闪得过,”吕归尘的声音依旧平静,这让龙襄也稍微安心。

????“姬野怎么不过来?”

????“淳国的骑兵就在等他过来,你认为他们只是等待杀我们的时机么?”

????龙襄奋力荡开几乎蹭到他喉咙的黑枪:“他们就要结队过来了!”

????“还需要再统一一次马步,”吕归尘的眼睛闪闪亮,“然后他们会冲锋,我们在枪列下没有机会!”

????“好吧,”龙襄深深吸了口气,“我来抢一匹马。”

????“我封住你的背后和侧面。”

????“他们接近了,最后一次统一马步,”吕归尘的影月闪过苍然的冷光,

????“三!”在淳国骑兵进攻前最后一次欺近的刹那,由龙襄喊出了进攻的命令。

????吕归尘毡靴中的铁芒被一手全部掷出,随着他奋身而起,最接近他的那个长枪骑士被扫下了战马。吕归尘的影月在他闪身的时候落鞘,他放弃自己武器的代价是抓住了丈余的铁枪。在他沛莫能御的力量下,铁枪被舞成了一个铁色的大圈。

????吕归尘的全部力量都凝聚在这一次挥舞中,胸口气闷的感觉几乎让他虚脱过去。淳国的铁骑纷纷拉马后退,一片惊慌的马嘶声,互为攻守的枪队完全被吕归尘逼退。比铁马带起的烟尘更浓,吕归尘挥抢卷起的风沙遮蔽了周围的一切。

????在风沙中,一个淡青色的影子闪了出去。随着短短的哀嚎,一匹骏马人立而起,而后长嘶着冲向了姬野的阵营。风沙落下,淳国的骑兵才现一个本国的骑士已经被割断了喉管落在地上。而逃离的铁马上,却是拉着吕归尘的龙襄。

????龙襄诡异的剑术,吕归尘的力量和敏捷,两者完美地制造了脱离围困的机会。

????淳国监军的是文臣,见到这一幕急忙挥旗,下了追袭的命令。

????背后的三千铁骑倾巢而出,马潮压迫着风声扫荡而来。同时飞蝗般的箭雨从吕归尘和龙襄身边擦过,刚刚逃离的两人又陷入了新的危险。

????就在他们离开铁骑包围的瞬间,姬野也带马奔驰,箭仍在弦上,弓劲更满。

????羽然刚要指挥全军出击,却听见姬野的喝声:“谁也不要动!”

????铁弓牙箭,姬野的眼睛锁住了在骑兵阵后闪烁的那个人影,马车上的监军正在眺望。

????姬野毫无畏惧地冲向了三千骑兵的大阵,对面唯一一骑援军也让淳国的骑士们惊疑,那完全像一个准备送命的疯子。

????奔驰一百五十尺,当姬野离淳国骑兵阵的前峰仅仅三十尺的时候,他终于获得了合适的距离和机会。

????“死!”箭如天际的流星,闪过重重铁甲骑兵贯穿了监军的喉咙,此时那个茫然未觉的监军甚至没有从烟尘中现姬野的踪影。

????龙襄的战马和姬野擦肩而过的瞬间,影月从吕归尘的刀鞘中落入了姬野的手中。姬野一手抛出铁弓,把冲在最先的那个骑兵砸下了铁马,影月的刀光一闪,整整一个半圆形的刀弧下又有两个骑兵摔下战马。姬野空出的左手从钩上抄起虎牙枪。

????烈烈的虎咆和影月的清啸一起震撼着前来的骑兵,姬野像一把斩开敌阵的快刀,三千骑兵的铁连环阵竟然被他杀出了缺口,倒地的马匹又绊倒更多的铁马

????姬野刀枪染血,带马昂然立在阵前。

????后面的骑士拉住战马,和他相距不过数丈。

????“监军已经死了,”姬野挥抢指着地面的尸体,“难道你们也不想活么?”

????“后退者杀无赦!”领兵的将军挥剑大吼,“违令者杀无赦!”

????“你来!”姬野惊雷一样的声音震得阵前马群再一次混乱,“要杀我的自己来!”

????那个将军在他的威势下脸色苍白,横剑护住了心口。

????姬野虎牙枪指向将军:“监军已经死了,不信的回头看看他的车驾,杀我的人自己出来,走的人我不会追杀!”

????众军回头,才现监军的车驾已经悄悄驰向了阵后。

????“列阵!”姬野举枪呼喊,“逃者不杀!”

????姬野军中的千余骑兵列起了整齐的阵势,以完全相同的马步缓缓逼近,踏得四周一片起落的雷声。

????淳国的骑兵有的还想突进,想在姬野大军逼近前把近在眼前的姬野斩于马下。

????可是但凡有人放马进一步,姬野也放马上前一步,三千铁骑在他单枪匹马前步步后退。姬野连进六步,和淳国大军不过一丈的距离。

????“退者不杀!”

????随着威风凛凛的大吼,姬野右手的影月越阵而过,将最蠢蠢欲动的一名骑兵斩在了马下。虎牙枪乌光变幻,在姬野举枪的同时,淳国大军的心理彻底崩溃。

????三千铁骑互相践踏着疯狂退后,所有战旗都被踩在铁蹄下。被踏碎了头颅的人比比皆是,一片惨烈的哀嚎中,每个人都只想着逃得更快。

????此时,监军的车驾竟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远处羽然挥抢止住了马阵,姬野说不杀逃者,他就不会杀,何况确实已经没有追杀的必要了。

????龙襄舒了一口气,刚刚想放下手中得吕归尘,才现他已经晕了过去,一枝羽箭穿透了他的肩膀。项空月一头冷汗,悄悄放开了手心中书写的一个神秘的符号,用秘术为吕归尘治疗。

????姬野横枪立马,直到所有淳队消失在视野里,才觉冷汗已经湿透内袍。

????沁阳城,香栈。

????沁阳城中最大的旅店就是香栈,从二楼雅座里华服美酒抱着美女放肆狎戏的一群武士到楼下黑暗角落里某个目光闪烁不定的商人,各种人物充斥了香栈,一些重要的或者不重要的秘密则被隐藏在香栈本身的平静下。

????香栈,对于沁阳城的人们,就是一个交易的地方。

????黑色长袍裹着一个娇小的身躯,黑色的软笠则挡住了客人的面貌。软笠下只露出尖而精致的下巴,还有脸侧一条美好的弧线,让人大概猜测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客人就坐在香栈的一个角落里,喝着一杯最普通的热茶,面前只摆了几个面饼和五十多枚算筹,似乎是个远行的星相者。

????没有人注意这个单身一人的少女。虽然单身外出的少女让人好奇,不过在繁华的宛州,又是在繁华的中心沁阳,很多特别的客人悄悄出入着。有些来历神秘的人物,无关的人如果阻碍了他们的事情,可能就是杀身之祸。香栈中的人也只关心自己的事。

????“世界上的人就是这样的么?”软笠下的少女对自己轻声说,“只为了赚取钱财,却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只是诸神手里的把戏。当星命让他们灭亡,一切的钱财不都只是灰烬么?”

????烈马的长嘶声震动了整个香栈,铁蹄踏碎了旅店外的平静,街上的人们纷纷走避。

????率先的青骓喷着滚滚热气停在了香栈的大门前,马上魁梧的青年武士抱着一个人冲进了香栈,身后跟着一个金色头的少女和三个男子。他们身上粘满灰尘的铁甲说明来客的身份绝不普通,为的青年武士腰间的战刀上还残留着血迹。

????战马和武器就留在香栈外,平时盗贼出没的街头却没有一个人敢去碰这些人的东西。香栈里的客人们也慌张地为这批武士闪开了道路。

????“闪开,”为的青年对一个坐在中间座位上,阻拦了他去路的干瘦的老年男子说。

????似乎是因为什么事情开心,那个男子正搂抱着一个妖艳的侍姬。虽然那个侍姬早已经吓得满脸苍白,醉酒的男子死死地搂着她的细腰,色迷迷地用一脸粗皮去蹭她肩膀上白嫩的肌肤。那群人中极清丽的戎装少女厌恶地看了男子一眼,那一嘴黄牙让她恼怒地偏过头去。

????“闪开,”青年对男子重复了一次,依旧平静。

????“啊啊啊,小宝贝好软的身子,”男子根本没有听见青年的话,对那年轻身体的让他的耳目更加迟钝了。

????比黑袍少女想得更快,青年根本没给对方第三个机会。随手的一掌抽打在男子的面颊上,鲜血和牙齿一起喷了出去,男子被他抽得倒翻出去。逃脱了那个满是酒味得怀抱,侍姬也急忙闪到一边去了。黑袍少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藏龙卧虎的香栈中也没有人敢阻挡那个青年。以他这样的性格,即使任何人有任何强劲的背景,也没有机会吓退他。在试图向青年解释(.2.)自己来历不凡的时候,很多人已经被他的铁拳彻底打翻了。

????“一间房子,找医生,找最好的医生,快!”青年对香栈的老板娘喝道。

????即使冷静如姬野,现在声音中也透出了焦急。

????伤口还在流血,吕归尘的脸上已经尽是死灰色,气息一**一**地微弱下去。

????以项空月秘术之强,竟然也无法让吕归尘清醒(.2.)过来。那么吕归尘伤势的可怕已经过了以往任何一次。姬野不得不离开城边租借的兵营,进入沁阳最繁华的城区找医生。

????客房中,医生还没有到。项空月却已经蓄积了足够的精神,手指沾了清神的药膏,准备用心秘的秘术把自己的力量贯注一部分到吕归尘的身体里。这种被称为真阳火的太阳秘术极为耗费精神,可是看见吕归尘奄奄一息的样子,项空月也觉得无法继续等待所谓“最好的医生”。

????“不,”旁边沉思的姬野忽然拉开了项空月,“不用耗费你的精神,你的秘术对他没有用。”

????“没有用?”项空月微微皱眉。

????“起来!”姬野不再解释(.2.),一把拉起了昏迷在床上的吕归尘。

????“你干什么?”龙襄被他粗暴的动作吓了一条,不禁大吼。

????还是旁边的羽然拉住了龙襄:“相信他吧。”

????“他到底要干什么?”被羽然拉住了龙襄没有挣脱,却还是惊疑不定。

????“不知道。”

????“不知道?”

????“他有他的办法吧?”

????龙襄几乎被羽然这种毫无理由的信任感击溃的时候,姬野手中的短刀已经扎进了吕归尘的背后,正是箭创对应的那一**。溅出来的鲜血竟然带着一丝绿色,羽然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项空月和龙襄都变了脸色。秘术家对草药的研究很深入,刺客对疗毒的心得也是少有的丰富,仅仅从血液的颜色,他们已经明白了姬野的用意(.2.)。短刀飞快的割断了露在外面的箭杆,姬野手掌力,推动剩下的小半截箭杆,他强劲的臂力将剩下的断箭整个地逼了出去。

????相当于被羽箭贯穿了身体,昏迷过去的吕归尘也被剧痛惊醒,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姬野的胳膊,眼睛瞪得好像要炸开。可是随着一声嘶哑的吼叫,疼痛再次让他进入了昏迷。半截断箭已经带着血肉扎进了吕归尘背后的墙壁。

????被这一幕惊呆的羽然吓得喊出声来,龙襄急忙拉住了她,怕她经受不住昏厥过去。

????项空月的反应很快,姬野刚刚从吕归尘的伤口上移开了止血的肉,项空月的太阳之术已经开始催促吕归尘的伤口愈合。姬野额头上微有冷汗,缓缓走到墙壁前拔下了断箭,凝视断箭诡异的单侧倒勾箭镞和红褐色的箭杆,姬野额头的冷汗更密。

????“先为他止血吧,”姬野对项空月低声说。

????“止血不成问题,”项空月脸色凝重,“我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毒我也解不了。”

????“大约三四天,最多五天,”姬野还是凝视那枚带着邪气的箭镞。

????随后他把眼睛转向了龙襄和羽然,龙襄被他的眼神惊了一下,才现自己还握着羽然的手。

????姬野只是微微皱眉:“你们不要打搅治疗,和我一起来吧。”

????香栈的大厅里,姬野三个人的身边一圈都是空的,众人避开了他们。三个人围着一张木桌,姬野把那枚箭镞放进了瓷盘里,带着绿丝的红血在雪白的瓷盘里花出了诡异的花纹。

????“这种箭镞的式样,羽然也许不认识,龙襄你应该熟悉,”姬野说。

????“蝰蛇刺,”龙襄的脸色少有的严肃。

????“什么叫蝰蛇刺?”羽然急切地看着姬野。

????“我在下唐当骑兵的时候,息衍将军曾经说淳国的铁骑并不可怕,但是他们的蝰蛇刺箭却是致命的武器。一种很毒的倒勾箭,箭镞里有含毒液的细管,这种毒液甚至不能接触皮肤,是从蝰蛇的蛇头里提炼的。”

????龙襄**了**头:“据说普通的淳国战士也不敢操作这种箭,调制毒药时调制者也极危险,曾经有淳国的骑兵队伍整个的覆灭在行军的道路上,就是因为调制蛇毒的时候出了意外,有毒液进入了水井。我只是听说,曾经有人被射中以后,三天内就全身腐烂而死,死时候所有的血都变成绿色。”

????说到这里,连龙襄也打了个冷战,羽然惊得向后退去,象要闪开那毒蛇一样的箭镞。

????姬野已经起身在羽然背后,不动声色地扶住了她。姬野轻声安慰她说:“不要害怕,以吕归尘的体力,加上项空月的太阳秘术,至少可以支持三四天。沁阳这样的大城,里面应该有懂得解蛇毒的医生。”

????随着三个人起身离开香栈分头去找医生,香栈里的人们才松了一口气。角落里的黑袍少女抬起软笠边缘,微微瞟了姬野他们一眼,随手挪动了桌上的一枚算筹。

????“这帮野军团已经在沁阳三个月了吧?”一些喝茶的客人悄悄地议论起了离去的姬野他们。

????“听说淳国,离国和楚卫三国出兵一万两千人围困这个野兵团,好像以前还没有人能引动那么多诸侯一起声讨吧?是不是做了什么邪恶到极**的坏事?”

????“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善类……”茶客目光闪烁地瞅着周围,小声说道。

????“据说商会的人还在支持他们?商会的人难道疯了么?如果三国不要命地冲进沁阳,我们都完蛋了!”

????“不会那么糟糕,商会手里还有上万的雇佣武士,而且三国也不会为了歼灭一支野军团得罪全宛州的总商会吧?”

????“诸侯们好像也只是围困,他们只要这样继续围困沁阳,野兵团的人一定会突围,那时候就死定了。”

????“希望他们早**突围吧……”

????闲言碎语一**不漏地进入了黑袍少女的耳朵,这也是她坐在这里的目的。在这样喧闹的地方计算星辰轨道分明不好,可是要了解这个她依然觉得陌生的世界,闲聊的人群是最有帮助的。谁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低语根本无法逃过远处的耳朵,就象观星时候她敏锐的眼睛可以洞察常人根本不可能看见的极暗小星,她的听觉也因为一些秘术的修炼而出奇的强大。

????“老师到底希望我在外面的世界中了解什么呢?”西门也静觉得有些茫然,“这里只有战争,充满的人类和其他种族,最终他们都将归于太阴。随着皇极经天仪数字的变化,归于灵魂的散逸和死亡……”

????“真实的世界,真的是我需要了解的么?”低低地询问着自己,少女又拨动了几枚算筹。

看网友对二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