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一

????“西门,你在看哪一颗星?”

????“北辰,它比我的计算偏了九厘。”

????“是因为谷玄吧,我想经过谷玄的时候,它被拉离了原先的轨道。”

????“是的,除了永远在黑影中的谷玄,星空中再也没有可以悄悄引动北辰的力量。计算的时候,我假设谷玄不存在……”

????“那么如果出现了偏差,那些偏差就必然是由谷玄造成的,是么?”

????“是的,天空中除了死亡的星辰,没有任何一颗星可以逃过我的海镜,也没有任何轨道可以在皇极经天仪的计算下遁形。”

????“可是你还是想计算谷玄,是么?计算那颗永远看不见,却又代表死亡的星辰。无法违逆的死的星命。”

????沉默,漫长的沉默。

????星光从铜铸屋**的巨大缺口洒落,周围静得如鸿蒙初开的一刻。

????星盘的中央,白的少女裹在宽大的黑袍中,周围一片黑暗。蚀刻了星辰和日月的巨大铜盘就在少女的身下,带她一起随着时辰缓缓地运转。星盘一侧,同样由黄铜制造的皇极经天仪被水滴的力量推动,无数雕刻着尺度和符号的铜轮围绕轴心旋转。常人无法领会的复杂讯息一丝不漏地映入了少女的眼睛,配合着依照星空变化旋转的星盘,漫天星辰的运行都在她的掌握中。

????除了谷玄,除了永远不出现在观天海镜中的谷玄。

????那颗代表死亡的星辰在夜空悄悄经过,剥夺了世间的生命,却不留下一**痕迹。唯有通过它对别的星辰的影响,星相者们才能觉察它隐秘的存在。

????“西门,你来这里很多年了吧?”藏在黑暗一角的白袍老者低声问。

????沉思了片刻,少女**头:“一百二十年,一百二十年七个月零九天。”

????“皇极经天派的星相术传承五百七十年来,你是天分最高的继承者。放眼九州,我也可以断言不会有第二你这样的星辰算家,连我这个主持者也在七十年前落后于你,”老者轻声叹息,“可是观星一百二十年后,你还是不满足,非要知道谷玄的奥秘么?”

????“很早我就听你说,世界的变化在繁星的图画中。无论英雄豪杰还是普通的人,甚至包括你我这样的星辰算家,也无法逃脱星空诸神的掌握,是么?”

????“是。”

????“那么我要知道谷玄的奥秘,我要在精神溃散前洞彻这个世界的变化。只要我有了那本书,我就可以在皇极经天仪上添加最后一个经维的十子圆。那时候,我可以算二百年后的天空,甚至你我的生死。”

????“好,”老者把一只残破的木匣推到了西门的面前,“这里就是你想要的。”

????“为什么现在才给我呢?”西门白皙的手指轻轻扫过木匣的表面,“害怕神以外的人掌握世间的变化么?”

????“不,我只是不想让你失望。”

????犹豫着,犹豫着,西门的手终于掀开了木匣。

????硝红的木匣中是一本纯银包角的古书,挺拔的古文字书写在它的皮面上。浓重的灰尘气息呛入了西门小巧的鼻子,可是这个瞬间她已经停止了呼吸。等待了整整一百二十年,她终于握住了古星相至高成就的秘典——《天野分皇卷》。

????“不要犹豫,”老者说,“看吧,从今天开始,这本书是你的了。同时,你将成为皇极经天派的第七个继承者。”

????西门在星光下翻开了古书,掠过了所有星图和公式,她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上竟然只有一列公式,和一行注释的小字——“谷玄七式联算”。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西门起身走下了星盘。她手持弧尺和薄纸般的利刃,在皇极经天仪上唯一的两个空白圆周上刻下了标尺。水滴的声音在寂静的密室中回荡,那些水滴精确地刻画了一个又一个完全相同的时间单位的同时,也默默地推动着高一仞六尺七寸,重五千七百二十斤的皇极经天仪。代表星辰的诸圆在水滴的力量下分而复合,每一次在不同的刻度上相遇,又在新的刻度上分离。九州诸族生灵千余年来的星辰智慧被容纳在这惊世的系统中。

????“你得到了最后一颗星辰的秘密,现在你的星天系统已经完成了,”老者说,“那么我的孩子,计算我的生命吧,计算老师衰老的生命还能维持多少年。”

????西门抬起了眼帘,那双翠绿色的眼睛比北辰的光辉更灿烂。她凝视着微笑的老者。

????“我的命星是南斗深处的那颗黄色暗星,我的生平你也已经熟悉。来吧,让我看一看自己学生的成就,”老者对她**头。

????西门终于**了**头,她纤细的手指间夹起了算筹。那双翠绿色眸子中的光华凝聚起来,依照皇极经天仪的转动,她准确地随着时间分布算筹,常人无法记忆的变化在她手掌下被展现了又拆散,南斗附近所有的星野都被她的智慧所掌握。这时候依然显得稚嫩的少女脸上竟然有一种神一样的威严。

????“十三年,”西门叹息,“只有十三年了,如果我的计算没有错误,十三年后谷玄将带走您的生命。”

????“错了,”黑暗中的老者微笑,“我的孩子,你已经错了。”

????“错了?”西门猛地回头。

????一柄银色的短匕插在老者的胸膛上,汩汩的鲜血浸红了他苍白的袍子。就在她凝神计算的时候,老者已经用匕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西门终于跪倒在老者的身前,“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孩子,放弃星相吧,”老者轻轻抚摸着西门幼嫩的脸蛋,“不要像老师这样执迷。”

????“我不明白,”西门的眸子里只有迷茫。

????“我的老师跳下了山崖,我老师的老师抱起巨石跳下了大海,再上一任的继承者投入了火炉,”老者勉强地笑着,“皇极经天派的每一任继承者都死在自己的绝望下。”

????“绝望?”

????“当你真正看穿了星相的奥秘,你会现你永远不可能看穿自己的命运。我的孩子,你的计算没有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指摘你计算的错误。可是你算不清我的死期,那是因为我是你所关心的人。”

????“我……不明白,”西门摇着头。

????“星相的计算,只有在计算和你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时才能趋近于准确。可是当你计算和自己相关的事情的时候,你计算的结果就在影响着世界的未来。如果你不去计算,我是不是根本没有机会使用这把匕呢?”老者淡淡地笑,“你会允许自己的老师把匕刺进胸口么?”

????“孩子,”老者爱怜地看着西门,“羽人的悲哀和快乐你都已经学会了,你不再是一百二十年前那个只想探求星辰奥秘而无所牵挂的西门也静。你最终算错了我的生命,是因为你在关心我啊。”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

????“我的老师跳下山崖前对我说,放弃星相吧,作一个不管星命而自由漂泊的人。直到一百四十年后,我才明白他的意思。我能做的只有这个了,”老者使劲地抓住西门纤细的臂膀,“孩子,看见老师的血么?不要执迷了,星相永远不能告诉你天地的一切奥秘。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不要管诸神的意愿,在你的精神溃散前,你要自由自在!”

????“老师!”

????“孩子,星相不是生命的一切,在你像老师这样不可自拔而绝望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老者的声音低落在西门的耳边,“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其实你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呢……”

????胤成王一年二月,星相者中最负盛名的皇极经天派,经过五百七十年的流传后,进入了它最后的辉煌。

????燮王朝历史上第一的星相家,被称为“天演者”的西门也静在埋葬老师后离开了宁州森林中神秘的古殿。带着老师的遗愿和九州大6星相术的最高知识,少女走进了乱世的烟尘中。

看网友对一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