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一章 如龙公子

第一章 如龙公子

????项空月——这个神秘莫测的诡道兵法大家第一次出现在历史中,就是如此短暂。

????那还是在胤喜帝九年十二月七日的那个雪夜……

????事后叶雍容查阅羽林天军的名册,才现项空月仅是羽林天军幕府中一名负责文书的小吏,两个月前刚刚被招募。翻遍了名册,关于项空月的说明只有那么一行小字:“项空月,三等文书,月俸铜铢四百,米三十斤。”

????叶雍容哑然失笑之余,不禁也怅然。这个神秘男子的来历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了。项空月走进那场漫天大雪的时候,叶雍容觉得他就像一个空虚中的来客,一旦离去就再次化为空无。

????茫茫人海,曾经共舞的人不会再相见。

????叶雍容又想到那一刻,项空月负手站在围墙上,看向白茫茫的天空,那眼神似乎能洞穿世间的一切。她默默地把名册放回原处,转头看着窗外,窗外依然是大雪纷飞。

????史官的记载,喜帝驾崩的那一年,中州飞雪整整一个月。锁河山脉以西,雷眼山脉以北,三千里土地尽裹素色。大雪也飘到了涑水上。

????涑水是一条大江,源于锁河山中,横亘东西,分隔了澜越二州。它也是楚卫陈四国赖以生存的水脉之一,每年宛州流向澜越二州的资货就有一半是从涑水顺流送下的。涑水流经雷眼山的时候,有一条小小的支流青衣江,青衣江分出一道细水,向东北方汇入了陈国的青衣泽。青衣江越过雷眼山脉后,江畔就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山镇。山镇一侧临着雷眼山脉,一侧却是青衣江边平缓的滩地,秋季到来的时候满眼芦花,雪白的芦花因风而起恍若流云,最终飘落在江上随水流向青衣泽。所以这个地方又称为流云浦,只不过它有这个名字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冬季的小镇中分外的寂静,人们多半还在梦乡中。樵夫已经归来。他早起去山上砍了栎木枝准备当作柴火卖,蓑衣上披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冻得僵硬的脚踩在镇子中的小路上,樵夫深深吸了口气,雪气冰冷,让他心里一凉。这样的天气,所有人都贪睡晚起,只有他不得不砍柴换钱,否则一天的衣食就没有着落。大雪中形只影单,他心里也不禁凄凉。回想仅仅三年前他还不至于如此,那时候柴价远远高于现在,桌上也不时有一些荤腥。可是自从离国的诸侯大人带兵进入天启,天启的商家们听说是纷纷出逃到宛州了。作为天启商家的主要水道之一,青衣江也渐渐冷清下来,江上航船日渐稀少,难得看见客商在小镇暂住了。纵然砍的柴再好,没有人买也就讨不到高价。

????樵夫嘴里轻轻嘟哝一声,想到来年的情景或许更加惨淡,他心头一阵茫然。

????他忽然听见背后有轻微的响动,大惊之下回头。一匹白马静静地站在风雪中,马上白衣胜雪的年轻人对他淡淡地笑着。他人在那里,却像和背后的雪影融为了一体,素净得不染纤尘。

????“五哥。”项空月低声笑着。

????“项公子!”樵夫颇有些惊喜,“公子不是上京了么?”

????“京城终异地,未老早还乡,先生还好么?”项空月还是淡淡而笑。他的笑容看来温和,却总有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意味。

????“好呢,我下山前还送了担柴火。”

????“多谢你了,”项空月在马上弯腰,把两枚金铢递到了樵夫手中。随后他不再多言,一扯缰绳,白马踢雪而去。樵夫扭头看着那一人一马直冲过小镇中唯一的街道,沿着狭窄的山道登山。随着他渐渐登高,项空月的白衣已经埋没在雪色中。最后樵夫只能看见马蹄踏起的阵阵雪粉在半山起落。

????樵夫手心的两个金铢已经被他捏热了,低头一看满脸的喜色。既然这个慷慨的项公子又回来了,那么也许过冬就不愁了。樵夫赵五的记忆中,自从项空月六年前来到这个镇子,他就经常可以从项空月手中拿到几个金铢买酒喝。虽然项空月并非豪富,有时也靠卖文卖字为生,但是他一场大醉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把最后一枚金铢送给素不相识的穷人。从前常有天启的客人在江上行商,被风雨阻挡而在小镇落脚的,这其中也不乏士族的矝贵少年。可是在一介布衣的项空月面前,这些人没有一个敢妄自称尊,多以“公子”称呼项空月而自称“晚学”。前年曾有宛州一个姓原的富商慕名而来,在镇子上唯一的酒馆和项空月秉烛夜谈,临去时候脸色苍白,暗称项空月“非天下可容之才”。

????可是就是这个项空月,却一连六年,每天早起登山去拜访一个居住在半山的老人。镇子上的人多半说不清这个老人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而且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似乎永远都在那间小小的草庐中,也只有赵五这样的樵夫因为冬天经常上山给他送柴,才听他说过几句话。赵五曾经亲眼看见项空月坐在草庐的屋檐下,隔着竹帘和老人相谈,那时也是严冬,寒风凛冽中老人也绝不招呼项空月进屋,项空月却也没有一**畏寒的样子。

????对于那个老人,项空月始终称“先生”而不言其名。镇子上的人探听了许久,却不曾从项空月的口中得到老人的半**消息,令半山的草庐平添一股神秘。不过毕竟不是什么风流韵事,不过是一对与众不同的师生,渐渐的人们的兴趣也就淡了。

????平凡的人经常会疏忽一些事情,看不到推动历史的人就静静地站在他们身边。

????小小的院子里满地积雪,几株梅花的艳色在晶莹的雪下绽放,红得惊心动魄。在漫天雪舞中有一段悠远的琴声,绵绵的檀香气从竹帘后散出来,和琴声一起散去了。

????琴声忽然停息,一匹白马已经弛过了屋前跨越山溪的小桥,项空月遮雪的披风扫落木栏杆上的积雪,碎雪悠然落在封冻的山溪上。项空月心念一动就拉住了马,默默地控马折返回去,把马拴在桥对面的栏杆上,徒步走过小桥,打开院子的柴门。院子中有一张被积雪覆盖的草垫,项空月恭谨地跪坐在上面,俯身拜了一拜:“老师,学生项空月拜上。”

????“哦,那么快你就回来了?”静了一会,竹帘后传出一个老人的声音,“你已经业满出师,以后不用再来看我。”

????“不敢打搅老师,只是天启有些变故,我想老师会有兴趣,”项空月道,“日前皇帝领内侍和两百羽林军讨伐离公嬴无翳,被嬴无翳手下的武士所杀,谥号为喜。嬴无翳和皇室大臣已经拥立先帝的胞弟竺王,我离开天启的时候,皇帝已经即位了。”

????草庐里面静了许久,才有低低的一声:“哦……”

????一时间,草庐里的声音听起来竟苍老了许多。

????“二十年前,老师曾经说帝国诸侯拥兵自重,皇室大臣结党营私,天启的政局迟早都会大乱,”项空月静静地跪坐在雪地里,不动声色,“今天终于验证了老师的话,老师却不高兴么?”

????“先帝称我为帝师,我只能预见白氏的灭亡,却不能扶助白氏的子孙,是我的无能,”草庐里的人声音嘶哑,“你这次回来,应该不是就为了告诉我这件事情吧?”

????“请老师以帝王之道传我!”项空月忽然俯拜下去。

????“帝王之道?”草庐中的人忽然一声冷笑,“为人最忌贪婪,当初你上门硬要拜在我的门下,我无法推辞,只好答应传你经国之道。你学业已成,以你今日的才华,纵然天启三公的职位你也可以慨然就任,难道你还不知足,非要学那颠覆天地的帝王之道?”

????“天地已经倾覆,如今君王持剑讨伐诸侯而死,下臣见死而不肯救,东6风云暴作,大乱将至!天启三公也是朝生暮死,经国之道再没有用武之地,”项空月目光凌厉,“老师当年也曾说,经国之道是治世之术,而天下已经是乱世,没有翻云覆雨的手段,绝不会由乱而治!”

????“治世乱世,与你何干?”

????“天下有我,则治世乱世,都和学生有关了!”项空月扬眉,长眉如剑。

????沉默片刻,草庐里的人苦笑:“好一个项空月,我当初破例收你为学生,恐怕是为天下养虎,难保不是东6的祸殃……不过以你的才华,既然入了我门下,我就不该有所保留。可当初我却不肯传你兵法,你可知道为什么?”

????“学生不知。”

????“帝王之道,仿佛屠龙之术,天下有多少人想学而学不会,学会了却没有用武之地,侥幸能有机会施展手脚的人中,却又有多少因为身怀帝王之道而死?你的聪明为我一生所仅见,但是我传你经国之道,却不传你帝王之道,只是不想见到有一天你的下场比我还不如。”

????“下场?”项空月诧异地抬起头。

????“你虽然是我的学生,却从来不曾见过我,是不是?”茅屋里的人低声笑着掀起竹帘,“项空月,看看你的老师,想想你将来可愿和我这样?”

????面目枯槁的老人安坐在门口,一头雪白的长披散下来。他拉开身上灰色的长衣,膝盖以下的双腿萎缩得剩下一层皮裹着腿骨。双膝上的旧创还在,老人竟然没有了膝盖骨。他的一只眼睛已经黑白不分,仅剩的一只右眼凝视着项空月,眼中也不复当年的锐气。

????“老师……”项空月没有想到,昔日名震九州的英雄人物,却沦落到这样的境地。

????“四十年前我和风炎皇帝相遇于淳国的毕止,那时候他仅是皇室十四王子之一,我也绩绩无名……本来没有想到那一朝的风流会落在我们两人的身上。”老人仰头一叹。风来,屋檐下的雪花倏忽飘散,他一双瞳子中更添一片迷茫。

????项空月面色肃然,起身退一步,双掌按雪,行大礼拜倒在雪地中。

????胤朝历一千三百年,皇帝七十余人,都以谥号称呼。譬如白鹿颜死后谥号为“喜”,则史官书写《喜帝纪》,后世提到白鹿颜的时候也都将避讳其名而仅称谥号。可是其中唯二的两个例外是开国的蔷薇皇帝白胤,和三十年前的风炎皇帝白清羽。“蔷薇”和“风炎”是这两位皇帝的号,白胤以蔷薇战旗为帅旗纵横东6四州,而白清羽则汇聚诸侯的重兵,组成了胤朝历史上最强的皇室兵团“风炎铁旅”,北略蛮族两次,意欲一统九州。因为白清羽的战功震烁古今,堪于白胤相比,所以关于他的演义小说在东6四方流传,无人不知“风炎皇帝”是盖世的英雄。最后皇室的大臣们也不得不顺从民风,不再称白清羽为“胤武帝”,而改称“风炎帝”。

????回溯那一段历史,白清羽贱妃所出,遭所有兄弟歧视,本来无望于皇位。后来夺嗣的恶战中,他却横空出世,一举扫荡四方势力而登基,终至远征北6,咆哮七海,这其中绝不只他自己的力量。项空月也隐约知道自己的老师和风炎皇帝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老师对此一节始终讳莫如深,项空月也不便多问。今天老师终于触及这段往事,就意味着老师将把自己毕生的经历和盘托出,再无隐藏。师生之间到了坦然相对的时候,项空月心神震动,不能不起身以大礼相拜。

????“我知道你内心孤傲高绝,少年时候,我何尝不是如此?”老人轻轻叹息,“当初的九王子本没有称帝的雄心,也没有即位的可能。是我仗恃一口少年气,劝他逆命而起,终于夺下了皇位。先帝感于我们当初的情份,把我从一介平民选拔为帝王之师,总领东6兵事,掌握羽林天军幕府。其实是布衣入相,位居皇室重臣之。”

????“我为了立下传世的名声,先后两次劝说先帝起兵征讨蛮族,意图一统天下,建立古往今来都不曾有过的帝国。两次北略我都亲自奔驰前方,图谋策划,用尽我一生所学,也希望一雪少年时的耻辱。可是两次,都只葬送了我东6的大好男儿。”老人低头注视着项空月,眼中不胜悲哀。

????“最后一次南归前,中州七万子弟横尸在朔方原南的雪蒿河,我和先帝夜半登土墙眺望,天地一片冷雪,半空中鹫鹰嘶鸣,为了我们两人的理想,多少骨血就永远抛在远离家乡的蛮荒之所?先帝伏地痛哭,我心丧若死。”

????项空月心中震动,微微抬头去看老师,看到的却是老师凄凉的笑容。项空月急忙又低头下去,不敢多言。

????“你熟读史书,知道的是先帝从北6带回了数之不尽的名马和珍宝,你却不知道史官笔下又藏了多少斑斑血泪。旷古的战功,和堆积如山的尸骨,本来也没有多少区别,”说到这里,老人摇了摇头,似乎又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老师,那您的腿……”项空月低声问道。

????“说起来我的腿就不足道了,”老人淡淡地说,“北6归来后,皇室名将多数战死,我以一个文士的身份,毫无家世背景,却总领了帝国的文武大事,招众人之怒。先帝大病中,我神思恍惚,中了朝中敌手的圈套,被夺去兵权,在天启城的铁狱中削去了我的膝骨。他们伪造先帝的诏书,要把我诛杀在天启城外。只是我狐性多疑,生来就有多留退路的习惯。所以我很早就买下了两名绝**刺客,一直埋伏在天启。他们在关键时候救了我一条残命,回到这里。”

????老人对着周围挥袖:“山还是这山,雪还是这雪,可是碧落峰上,故人长绝。”

????师生二人一个怅然远眺,一个跪拜在地,久久不言。寂静中,雪飘落在茅屋的屋**,厚厚的雪层再也支撑不住,簌簌的摩擦着茅草滑落下来,一片雪霰洒满了项空月漆黑的长。项空月依旧跪在那里,老人低低地叹了口气。

????“空月,我说到这个地步,难道你终不肯退么?”

????项空月长身而起,抖尽身上的积雪,和老人默默对视。他一双眸子极清极静,却幽深难测,比漫天雪花更多一股冷意。老人和他对视片刻,垂下了眼帘。项空月掀起白袍,再次拜倒在地,起身进一步,再拜,进至阶下,又深深地跪拜下去。这是拜师的礼节,也是师生之间最严肃的大礼。

????“当年你拜我为师的时候,我曾受过你这一礼,”老人低声道,“却没有想到还有受你这大礼的机会。”

????“请老师传我屠龙之术!”

????“我已经告诉了你,天下之大,不是一人的智慧可以掌握,时局之乱,也不是一人的力量可以扭转。屠龙之术我并非不肯传授你,只是恐怕我爱惜你的才华,最终却害你和我一样欲归无路。人又何苦要把天地万物担在自己的肩上?纵然你不怕害了别人,难道不怕害了你自己?”

????“不曾试过,学生终不肯轻言放弃。”

????老人眼睛里忽然涌动着一股关爱的神情。

????“好罢。你遇见我,是你的命数,我遇见你,也是我的命数,或许屠龙之术不甘被埋没,冥冥中,我们都仰受星命!以你的才华,更胜我少年时候,回想我当年,也断没有退缩的道理,”老人枯瘦的手掌拍击柴门,“你是我的学生!你是我的学生!”

????“深山大泽,实生龙蛇,你非区区井水所能容纳,”老人笑容诡异,压低声音在项空月耳边说道,“但你若怀异族之心,图谋我东6王土,莫以为东6没有英雄可以制你!”

????“原来我的来历老师早就知道了,”项空月脸色苍白,唇边带起一丝苦笑,“我是自以为聪明了。”

????“你的出身来历我都可以不追究,但是你要学我屠龙之术,必须守我两个承诺!”老人的独目盯死了项空月,眼神竟如一只苍鹰。

????“老师请说。”项空月整理衣袍,拜在老人面前。

????老人微微**头,俯下身凑在项空月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一阵风卷着雪片侵入屋檐下,那几句低语也被风声吞没了。项空月抬头看着老人,老人轻轻抚了抚他的头**。

????项空月又一次拜了下去,老人微微地笑了。

????“五哥来看!”镇子上的酒铺里,打渔的卢炎忽然在窗子旁边喊了起来。

????赵五拿了项空月的两个金铢,此时也不再想着打柴,懒洋洋地缩在酒铺里,和几个穷兄弟围着一个炭火盆喝热酒。这时候听见卢炎喊他,醉醺醺地跑了过去。

????“看半山那片雪,”卢炎指着半山腰,“真没看过这样的雪。”

????赵五瞪大眼睛看去的时候,才现那是一阵细细的旋风,裹着无数的雪片,远看就是一条数百尺长的雪卷,仿佛一条有生命的灵物在半空夭矫。

????“好像一条……龙!”赵五喝了口酒,喃喃地说。

看网友对第一章 如龙公子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