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五章 一生之盟 九

第五章 一生之盟 九

????凰月坊,鸣珂里。

????黄昏将近了,玉石铺子里空荡荡的没人,玉工手持着掸子在大件的玉器中漫步走过,轻轻掸去浮灰。

????帘子哗啦一响,他抬头睁大了昏花的老眼,看见是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他的肩上垂下银色的菊花军徽,身上是以黑铁鳞穿成的扎甲。玉工忽地提起了小心,银色的菊花军徽是牙将了,以客人的年纪,军衔不算低,而那件鲮甲更是禁军骑兵才装备的,禁军在南淮城里的名声比群狼饿虎好不到哪里去。

????进来的年轻人全然不像是来买玉的样子,迎面碰上那只酒红色的大玉海就站住了,眼睛里带着些茫然,扫视着琳琅满目的圭璧璜璋。他的头凌乱,满脸都是汗迹,甲胄的领口拉开了一半,领巾歪斜着,似乎是刚刚操演归来的样子。

????玉工带着笑走到他身边:“客人,我们要关门了,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就快挑吧。”

????远没有一个禁军少年应有的气概,年轻人局促地**了**头,也不看玉工,就漫步走进了玉器堆里。

????玉工是见过世面的人,放下心来,依旧是在周围转着掸拂灰尘。夕阳一****地淡去了,到了掌烛的时分,玉工转身想去柜子里取烛台,吃了一惊。那个年轻人一声不吭地就跟在他身后,也不知跟了多久了。凑近了看的时候年轻人的眼睛是纯黑的,深黯如墨。

????年轻人抓了抓本已凌乱的头:“吓着你了么?我……想找个东西,没找到。”

????玉工这时已经镇定下来,笑了笑:“不是,客人眼睛的颜色特别,让我想起有种玉,叫做‘墨胆’的。我年轻时候见过一块料石,即使放在烈日之下,也只一色纯黑,没有半**瑕疵,就像是一池浓墨。终生没有见过第二块……说多了,客人要找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是枚玉环,”年轻人用手圈了一个比了比,“大概是这么大,绿色的。”

????他又犹豫起来,比了个小些的:“大概没那么大,只有这么大。”

????玉工笑了起来:“客人说笑了。玉环是个不值钱的东西,大铺子里每月还不磨出几百只来?我这个铺面小,每月还磨制十几只呢,颜色就是青白绿红黄,又是绿的最多,这样可没法找。客人是在我这里相中过么?”年轻人摇摇头:“我也没有见过,说不准什么样的。是我一个朋友说在这里见过的,大概是二月中的事情了。”

????“二月中看中的玉,只怕是没有了,这种小东西,卖得可快了。”

????“是么……”年轻人露出失望的神情。

????玉工心里微微动了一下:“我想起来了,客人等我一下。”

????他再从后面出来的时候,举着一只牛油烛,手里多了一只精巧的漆木盒子。盒子在烛光下打开的时候,年轻人低低地吸了一口气。一抹深碧如水色般在烛光中升了起来,绿得乌,一枚玉环躺在绛红色的重锦中。玉工手指挑起玉环转动,它有时看着清澈透明,有时又是极深的墨绿,倒像是女孩画眉用的黛青。

????“是!就是这个!”年轻人接过了玉环抚摸着,爱不释手。

????“这枚蛇盘玉倒是亏得有这么些有眼光的客人能看上它。”玉工老练,不动声色地赞着客人。

????“多少钱?”

????“两百五十枚金铢。”

????“两百五十枚金铢?!”年轻人愣了一下,“我在周围问过来,玉环在别的地方也就卖几十枚金铢,已经是最贵的了!”

????“玉质有好坏。带玉眼的蛇盘玉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我见过的料石中,这块也是最好的,两百五十枚,真的不贵。其实要是便宜的货色,反而好卖,留不到今天了。”

????年轻人攥着那枚玉环沉默,他浓黑的眉毛不由自主地蹙起,嘴角也绷了起来,锐利明快。

????玉工差**脱口说那便再便宜五十金铢,可是他忍住了。他瞥了一眼年轻人全身上下,怎么也不像揣着两百枚金铢的样子。牙将不过是低阶的军官,如果只拿军饷,每月不过四五枚金铢,看起来年轻人还是没学会禁军少年中通行的那钱把戏。既然这样,即便说两百枚金铢,也不过令他更加难堪而已

????隔了很久,年轻人像是拿着一件很重的东西,把玉环放回了盒子里。他也不道别,转身就走。

????“这枚贵了,后面还有别的货色,客人要看看么?”玉工追着问了一句。

????年轻人半转身,摇了摇头:“我会回来的。”

????“公主殿下,您准备好了么?”翼天瞻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羽然缓缓地把缀满纯银星星兰的银丝络子盖在脸上,推开了门。

????那个瞬间翼天瞻觉得月光不是从头**照下来的,而是从小屋中涌了出来。他几乎认不出这个自己从小带大的女孩了,她的白色长裙上有月光在流淌,像是水一样汇到每一条褶皱中,裸露出的肩膀有象牙般的质感,缠着镌刻着密罗星纹的臂钏。金色的长高高地束起,用纯银的双翼冠压住,她的脸上遮着银丝的络子,络子间无数的纯银的星星兰像是星辰那样闪耀,令人根本看不清她的模样。

????“古莫,我准备好了。”羽然的声音平静。

????翼天瞻手拄长枪,恭恭敬敬地半跪低头。这是他应有的礼节,可又不是完全出于礼节。隔了许多年,他再次看见这样装束的人站在月光下,久已平息的对于故乡的感觉回潮了,他觉得自己又闻见了宁州森林里面樟木香混合着泥土的芬芳。他恍惚中有种错觉,好像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仰天看见泰格里斯最高的树**,白衣清唱的圣女,那时侯寂静如天地初开的瞬间,而后所有人都流着泪拜伏下去,他却呆呆地站着,握紧他的小弓箭,誓要扞卫这一切。

????“古莫。”

????翼天瞻回过神来,伸出了手臂。

????简陋的小院子正中以青樟原木垒起了三层的方型台子,有一人的高度。

????羽然扶着翼天瞻的手臂,缓缓登了上去,她展开巨大的裙摆,跪坐在正中的垫子上,低垂着头,翼天瞻侍立在木台前,轻轻拍了拍手。

????院子的门无声地开了,修长的人影立在那里,月光照得他一头白色的长灿烂如银。他面无表情地走近了,身上挎着绿琉弓,毕身华美的漆木甲,右手紧紧地按着自己的胸口。

????翼天瞻向着羽然躬身行礼:“公主殿下,这就是我对你说的来自故乡的使者,斯达克城邦的翼罕。”

????“斯达克城邦,翼罕·伏尔柯·斯达克。”翼罕郑重地半跪。

????“故乡的武士,”羽然的声音远不像她平日的欢快,显得空旷高寒,“你从遥远的地方来这里,是怀了勇气和决心要扞卫泰格里斯的辉煌么?”

????“是的,公主殿下!我们跨越整个大地,终于找到了你,我把一个鹤雪全部的忠诚献给你,连着我的生命!”翼罕恭恭敬敬地回答,“祈求能获得你的祝福,在战乱的年代,每一个鹤雪都以能够获得泰格里斯姬武神的祝福为他珍贵的荣耀。”

????“你上来。”

????翼罕低着头登上木台,他改用双膝下跪,阖上了眼睛。

????羽然沉默了一会儿,轻轻把手放在他的头**:“神的儿女,神珍爱你们,如珍爱自己的眼睛。倘你们要远行,只需仰,风中有神的吻印在你们的额头。”

????她掀起脸上的络子,轻轻吻在翼罕的额头。那一瞬间她诧异地现这个沉默的青年的皮肤是火热的,烫着她的嘴唇。

????羽然又盖上了络子,恢复了端正的坐姿。翼罕却还是紧紧地闭着眼睛,他轻轻地颤抖起来,忽然用力叩。

????“我寻找了两年!我寻找了两年!我终于找到了!”他的声音颤抖而激昂,“我像是被射穿双翼的鸟儿那样逃离斯达克城邦,他们抓住了我未婚的妻子和我的母亲,他们要我回去,可是我没有回头,他们杀了她们!我失去了我的一切,可是我坚信我会带着姬武神的消息回到宁州,带回我们最后的希望!”

????“我终于找到了!找到了啊!”他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了哭腔,他仰起头,对着澄澈的星空高举双手,“所有我头**星辰的神啊,感谢你们的恩赐,赐给我们羽族以未来!”

????这个高贵勇敢的鹤雪武士就这样趴伏在青樟木台上号啕痛哭。

????翼天瞻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来孩子,你已经看见了泰格里斯神殿的光辉,还有什么值得你如此悲伤呢?”

????翼罕擦去了泪水,跟着他回到木台下,坐在了垫子上,他低着头,努力了很久,才终于克制了那股辛酸的泪水。再次扬起头来,现木台上端坐的公主正透过一层银丝络子看他。他看不清公主的容貌,却觉出了她好奇的眼神。他忽然想起这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女孩,他的脸微微红了起来。

????“故乡还好么?”翼天瞻问。

????“丝柏从它的地面消失,野草就霸占崇高丝柏的位子。齐格林的年木已经被烈火包围,故乡的森林无处不是浓烟。”翼罕叹息,“如今的羽皇不再是崇高的象征,各个城邦都无视他的命令,整个宁州已经变成了战场。而昔日高贵的鹤雪武士变成了飞在天空中的杀手。”

????他重新站起来向着羽然俯拜:“公主殿下,故乡需要姬武神的歌声!”

看网友对第五章 一生之盟 九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