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五章 一生之盟 五

第五章 一生之盟 五

????赤色的云霞漫天,犹如火烧一样,落日余晖照在紫寰宫大殿深紫色的琉璃瓦上,流光变幻。宫人们在铜铸的龟鹤中投入了**燃的沉香木,缥缈的香烟从龟鹤的嘴里喷出,渐渐弥散开去,有如一层祥云瑞蔼隐没了大殿的正门。

????远处高阁上遥遥传来扣击云板的声音,已是入夜的前夕。锦衣广袖的少年**在广合殿外的御道正中。敞阔的御道显得空旷荒芜,放眼望去,空荡荡的了无人迹。

????微风撩起了吕归尘的袍袖,一阵阵的轻寒。

????“国主诏宣北国青阳部世子吕归尘觐见,”紫衣的掌香内监步出宫室,在远处的屋檐下放声呼喊。

????吕归尘急忙端正身形,沿着御道缓步前行,登上台阶之后,在宫室门口稍稍停顿,这才悄无声息地踏进,长揖之后立在刺绣锦云的缂丝屏风下,温雅端静,一举一动都合乎东6贵族的礼仪。

????这间宫室中陈列简洁,几张缂丝屏风隔开了前后,居中一张考究的铁梨木桌案,桌案后下唐国君百里景洪宽袍高冠,正运笔如风。来到下唐六年,虽然觐见的时候也不少,吕归尘还是第一次看见百里景洪运笔书写。他笔落之际顿挫有致,颇有凝而不的意味。吕归尘起了好奇的心,抬头看去的时候,百里景洪正低喝一声,手中紫毫一顿而起,仿佛运刀一般。

????他将手中紫毫抛在砚池里,微微呼出一口气,一副字帖已经写就。

????“世子远征殇阳关归来,息将军上表称世子乃是乳虎初啸,亲临战阵,不避矢石,手刃离兵数十人,不愧是青阳英雄之后,”百里景洪一笑。

????他身边的掌衣内监疾步上前,小心翼翼地捧起百里景洪刚刚写就的那张洒金锦云笺,低着头送到了吕归尘面前。

????墨迹淋漓,四个铁骨铮然的大字有如刀劈——“豹行天北”。

????墨是御用的紫烟松雨墨,字则是百里景洪最为得意的“斩石体”。东6常临的三家字体,无非洛辉阳的“辉阳体”、陈犁的“泼云体”和谢斩石的“斩石体”。辉阳体婉妙典雅,泼云体飘洒不羁,而谢斩石乃是左手提剑右手提笔的军机参谋,一手斩石体有如刀劈巨岩,碎石纷披,笔下一脉沙场落日英雄挥戈的豪烈风骨,曾被书画见长的喜帝推崇为“最见得男儿肝胆”。百里景洪以唐公之尊,诗书并称双绝,最难得的是可以临摹三家字体,经常赐字给亲信的大臣。但是“斩石体”是他最得意处,曾经自称“身为公卿大儒,心中亦有兵甲”,轻易不肯以此字体赐人。

????“谢国主恩典!”吕归尘恭恭谨谨地接过赐字,躬身长拜。

????“世子不必多礼,”百里景洪捻须而笑,“世子是我们下唐的贵客,本公早有赐字的心意,不过这手斩石体最是难练,力道始终难以贯彻笔锋。这几日终于更上一层境界,就写这四字,也是勉励世子的壮气。

????掌衣内监字吕归尘手中接过锦云笺,高捧着下去装裱,掌香内监则悄无声息地端上织锦圆凳,请吕归尘坐下。百里景洪一振衣袖,洒然坐回椅子里。

????“世子年纪几何了?”

????“十七。”吕归尘低声道。

????“十七,”百里景洪微微**头,“在我们东6,已经男儿行冠礼,女儿束的年纪了,是嫁娶的年纪,世子在北6时候,可有婚配?”

????“归尘南行的时候只有十岁,北6的风俗是十二岁可以为男孩订婚,所以尚未来得及议婚。”

????“哦?”百里景洪一笑,“转眼世子就是跨马征战的英雄了,也算大人了。我们下唐居于南荒,不过下唐女儿却算是不俗,东6诸国都说下唐女子婉约可亲。世子来了南淮城,也多有结交,其中有没有什么心仪的女子?”

????吕归尘心里微微一动,不知怎么,忽然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羽然的样子忽然浮起在眼前,还是初见的时候,一勾飞檐隔断了落日,巨大的苍红色日轮中,白衣裳的女孩儿噘着嘴晃着双腿唱他听不懂的歌谣。每当想起羽然,他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欢欣,淡淡的,而后整个人似乎都沉沦了下去,仿佛一场酣梦,虽然知道空幻,却不想拔身而出。

????“世子?”

????吕归尘忽地惊醒,急忙起身拱手:“归尘年幼,还未通男女之情。”

????百里景洪看得出他走神,却并不**破,淡淡地笑笑:“世子安坐。年少而眷依父母,长则知人伦而慕颜色,是人之常情,不必羞赧。听闻北6婚配,有‘叼羊会’一说,富家的女儿到了出嫁的年纪,就要摆开酒坛,烤上岩羊,招募四方的年轻人,喝醉了酒放出一只束红的母羊。谁能骑马抢得母羊,就是最强壮的草原男儿,可以夺得美人归,是也不是?”

????“是,国主体察入微,洞鉴明晰,”吕归尘禁不住露出几分惊讶。

????他并没有料到百里景洪如此通晓北6的风俗。叼羊会是草原上大户人家择婿的手法,为的是在年轻人中选出最强悍最勇敢的女婿,延续家族的血脉。不过青阳部的贵族已经有若干代不营逐草牧羊的生活了,连吕归尘自己,也只是听说过叼羊会而已。可是百里景洪说来,细致入微,竟像是亲眼所见。相比于其他东6贵族对于北蛮的轻蔑,百里景洪可算博闻多学了。

????百里景洪挥了挥手:“我知道有人说我只是个诗书公侯,只懂得吟风弄月,不知道九州大事。他们哪里知道军政大事,我暗中下了多少苦心?和青阳部结为兄弟之邦,是我在朝堂上力排众议,我焉能不知道北6的风俗和大事?”

????“国主英明。”

????“世子能够体察我的用心良苦,那是最好,”百里景洪整了整衣袖坐回座椅中,“跟青阳部结盟,下唐用意(.2.)至诚,不是图一时的交谊,而是期望有朝一日南北呼应,进退一同。世子来我们下唐六年,百里景洪可曾有招待不周全的地方?”

????“国主关怀备至,吕归尘深沐恩典,并无半**不周全的地方。”

????百里景洪捻须**头微笑:“不过有些地方,是我忙于公务而失察了。转眼世子年纪已经大了,可是孑然一身,远离家乡,怎能不倍感孤独?本公有意为世子结亲于下唐名门世族,如何?”

????吕归尘只觉得耳边像是雷鸣,什么都听不清了。在此之前,他总是会设想,他坐在金帐里,面前坐着一个女孩,他携着这个人的手走出金帐,人们围绕着他们高呼大君和阏氏。这时候他转头去看他的妻子,她的眼睛是深红色的么?

????如果不是,那将是何等的陌生!

????他觉得双手双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伸出来不知是要摆手拒绝,或者只是在抖:“国主……归尘尚没有成婚的打算!”吕古尘忽然起身,已经顾不得委婉。他这句话等同于毫无转圜的余地,直接拒绝了百里景洪的提议。

????百里景洪没有料到他反应如此激烈,不禁皱了皱眉头:“世子如此说,是何用意(.2.)?”

????“归尘……”吕归尘紧紧攥着拳,却禁不住浑身的颤抖。

????“世子看不上下唐女子的姿容?世子觉得东6名门闺秀的身份尚不足以高攀?还是世子以为本公用心不诚?”百里景洪步步紧逼。

????“归尘……不敢。”

????百里景洪颜色稍稍缓和:“我知道,世子既然是青阳少主,也当有蛮族的妃子。不过下唐和青阳结盟,难道还要在区分血统?若说血统,当年风炎铁旅北征,贵部公主吕舜也曾跟随风炎皇帝回到天启城。至今皇室诸子,体内还有蛮族的血。”

????百里景洪的话似乎就在耳边,又似乎无比遥远。吕归尘忽然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空芜中只有一勾屋檐,一个摇晃着双腿的影子坐在那轮巨大的落日中。他想挣扎着站起来,可是身上却是如此的沉重。

????“男子三妻四妾,都是平常的事,世子将来返回北6,再要迎娶北6新人,也是常理,”百里景洪悠然道,“此事本公已有打算,世子不必推辞了。”

????吕归尘没有回答,他整个人似乎已经木了。

????“这件事突如其来,本公也明白你举止无措的心情。不过男儿大婚,终究是喜事。本公为你选妇,一定是下唐乃至整个东6帝朝第一等的名门仕女,颜色才华都不会令世子失望。改日世子亲眼见到,只怕是欢喜都来不及。”

????“归尘……”

????“不必说了,”百里景洪挥手止住了吕归尘,“这件事并不急在一时,我会亲笔写信致青阳王驾前,等到父母之命有了,本公愿充这个媒妁之言。这一步,成就我们两国血脉之亲,以后世子不但是青阳的主君,还是我下唐的女婿,豹行北天,前途不可限量。其中的轻重得失,世子自己决断吧。”

????“送世子下去歇息吧,”百里景洪对掌香内监传令。

????“世子请!”内监上前一步,遮挡在吕归尘的面前,竟是立刻阻断了他看向百里景洪的视线。

????百里景洪背着双手踱步会回桌案边,再无一句话。

????静了片刻,吕归尘才缓缓地起身,拱手长拜。掌香内监拂尘一挥,提过一盏风灯,引他至侧门。

????走到门边,忽听得国主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不必瞒着世子了。根据我们的消息,世子的父亲吕嵩殿下已经在去年的冬天去世,只是隐瞒了消息,尚未丧。”

????吕归尘感觉到一股浓重的甜腥味从心里一直涌上来,从鼻孔和嘴里直喷了出去,他的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向着台阶下滚落。

????大夫们抬着昏迷的吕归尘去了。屏风后一直静候的人缓步而出,魁梧的身形裹在鹿皮软铠中,一张淡褐色的脸上满是刀削斧劈般的痕迹,四尺长的貔貅刀悬在腰间,刀鞘上的金菊花纹饰昭显了他的身份:下唐国大将军——拓拔山月。

????“国主为什么忽然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世子?”

????“等不得了,我看他对于联姻极有犹豫,要逼他一逼。如果他不和下唐联姻,还想出南淮城的城门么?”

????拓拔山月在百里景洪身后行礼:“国主,公主和亲的事情,还请三思。”

????“拓拔爱卿的意思,是这个世子品性不可靠,不值得我缳儿托付终身么?”百里景洪并不回头。

????“世子的品性并无问题,不过以他的身体,是否能活过二十尚未可知,而且……”拓拔山月微一沉吟,“国主真的相信青阳部会以他为王?”

????“拓拔将军!”百里景洪猛一转身,冷眼看着这位蛮族名将,“当初执意选他为人质的,不是将军自己么?”

????拓拔山月单膝跪下:“是臣当初失察。”

????百里景洪一振长袍,自他面前缓步走过,回到桌旁坐下,这才挥了挥手:“起来吧。人谁能无过?本公不是因小废大的人,你来我们下唐多年,功大于过,我若要追究,还容你到今日?”

????“谢国主!”拓拔山月起身站在一边,依旧躬着身子,目光落在地下。自始至终,他脸上并无什么神情变化。

????“说说你的看法。”

????“如今青阳部五位王子,长子吕守愚掌管政务,三子吕鹰扬已经被贬黜到朔方原之北,防范朔北部。原本两家势力的均势已经打破,根据斥候的回报,如今九王吕豹隐也和长子一党过从甚密。吕守愚继位完全没有阻碍,臣不以为他会让这个弟弟回到青阳,甚至说,”拓拔山月低声道,“他宁愿这个弟弟死在东6!”

????“不错!”百里景洪冷冷地一笑,“吕守愚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局势未必会如他所想!”

????“恕臣愚昧……”

????“青阳三子吕鹰扬、四子吕贺和这个世子吕归尘,都是外族的母亲所出,所以遭到排挤。如今三子虽然被贬黜,但是手里还有三帐共一万五千人马,不可能善罢甘休。但是他意欲自立,又没有足够的实力。吕嵩一旦死去,青阳部内必然是一场大乱,到时候我们唐国以甲士五千,护送吕归尘乘船北上继位。吕鹰扬必然起兵拥戴,有他世子的身份在,加上大兵压境,青阳各帐兵马必然望风而降,到时候北都城根本是我们掌中之物!”

????百里景洪冷冷地一笑:“北6的大君,又怎么不是吕归尘?”

????拓拔山月沉思良久,低声道:“可是以他的身体和性格,臣只怕他无法制伏兄长,掌握青阳部。最多不过是一个傀儡。”

????百里景洪直直地看着拓拔山月,目光森然,却带着一丝笑意:“我既不怕他是个傀儡,也不怕他死于非命。他若是个傀儡,也要是我手中的傀儡。他就算要死,也要为我生下青阳血统的外孙!”

看网友对第五章 一生之盟 五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