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五章 一生之盟 三

第五章 一生之盟 三

????寒冷的冬天终于过去了,南淮城凤凰池边的绿柳已经悄悄抽出了第一根嫩枝。

????羽然捧起一捧水,忽地一吹,水里倒映的星月之光破碎,而后从她的指缝间流下,带着所有的光一起。她又蹲在巨大的的浴桶里抬头去看月亮,模模糊糊的像一个煎开的鸡蛋。她想着就想笑,忍不住吐了几个气泡,咯咯笑着从水里探出头来。

????“又笑,都是大女孩了,还喜欢玩水。洗好了赶快出来,衣服我给你烤干。”翼天瞻的声音从很远的屋子里传来。

????羽然吐了吐舌头,从浴桶里钻了出来,她裹了一件宽袍,赤着脚踏着冰凉的青石地一串小跑回了屋里。

????“鞋子也不穿!”翼天瞻瞪着眼睛。

????羽然也不说话,把宽袍一扔,转身过去摘下烤热的毛巾擦水。她的身段不再是小女孩的样子了,湿透了的亵衣贴着身子,能清清楚楚地看见里面的肌肤和贲突的胸口,身体的曲线细软修长。翼天瞻看着她的背影,却没有避开,映着火光,他海蓝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一团雾气一样的东西浮起来,沉沉的像是铁色。

????“换好衣服叫我,大女孩了,要遮拦都不懂!”翼天瞻低声呵斥了一声,起身出门,和门坐在台阶上,**了烟杆,深吸一口,轻轻吐出烟圈。

????一会儿,门开了,羽然一跳而出。她穿一件白色箭裙,贴身紧束系着极宽的白锦腰带,像是东6贵族的少女出猎的模样。

????“爷爷我今晚要出门。”

????“又跟谁约了?”

????“反正不是阿苏勒就是姬野喽,我也不认识多少人。”

????翼天瞻看她不想说,笑笑,又沉默了一会儿“羽然,阿苏勒和姬野你喜欢他们么?”

????“当然喜欢了,要不然我为什么要跟他们在一起了?”

????“更喜欢谁呢?”

????羽然瞥了他一眼:“爷爷你问这个干什么呢?”

????“我在想,也许我们一生都住在南淮了。”翼天瞻抽了一口烟,“你长大了,我当然想知道你喜欢谁。”

????“我不知道,他们都挺好的,我为什么要分更喜欢谁?”

????“你只要想,如果让你和他们之中一个人过一辈子在一起,你会选谁,你就明白了。”

????“我不想……这样就挺好的。”羽然背过身去。

????“傻丫头,世上才没有这样的事呢。就算再好的朋友,即使是亲生兄弟,所爱的那个人,始终是不能分的。就好像一颗心,分成两半,也就像琉璃那样碎掉了。”翼天瞻说着,忽地有些出神。

????羽然愣了一下,把耳朵塞了起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翼天瞻低低地笑了一声,摸了摸她的脑袋,继续抽烟。

????羽然背对他立了一会,转身出去。

????翼天瞻的烟抽完了,他抬头去看悬在头**的圆月。

????他忽地愣了一下,身子微微一动。随着及其尖利的呼啸,一支白色的羽箭仿佛从月光中化出来一样和他耳朵只差几寸,钉进了他背后的门里。

????翼天瞻在一瞬间闪过了那支箭,却没有再动。

????“我刚想在南淮也许就要过一生了,你们就来了。来的人都出来吧!”他把烟杆插回后腰,他想起自己的长枪就在背后的屋子里,距离他不到五尺。

????“如果是男鹤雪,你根本看不到人就有至少十只箭射过去,面对天武者,还没有人敢用一支箭去挑衅吧?”年轻的声音从屋**传下来。

????“你不是来杀我的么?那样狠毒的箭路。”

????“我自负箭术,可是如果是斯达克城邦的主人,一定可以避开这一箭。”白色长的年轻人站在屋**上手持着裹有金络的绿琉弓,他半跪下去,“斯达克城邦,翼罕。”

????屋子的照亮了桌子两侧的人。

????翼罕把他的绿琉弓放在桌上还有随身的双匕。他空着手。翼天瞻默默地抽烟。

????“你是翼展元的儿子,那么你母亲是风应修?”

????“是的。”

????“你的血统足以自豪,年轻的时候箭术能够那么凌厉,也很难得。”

????“可是我来这里并不是听天武者评论我的家事和箭术。”叫翼罕的年轻人眼神犀利如鹰。

????“你为什么而来?”

????“柏木尔城邦的勒古殿下现三个月前被烧死在他的树屋里。所有的居民都被杀死在河里,一直流到斯达克城邦,那水还是红的。”

????翼天瞻身子微微一怔:“谁下的手?”

????“您的侄儿,古莫殿下,您的侄儿怡霖维塔斯斯达克,现在斯达克城邦的主人。”

????“勒古应该是斯达克城邦最好的朋友,翼霖为何会杀他?”

????“因为整个森林已经陷入战乱,现在人们都互相攻杀,不杀人的人,都会被人杀。”

????“羽皇已经无法弹压各个城邦了么?”

????“无法,森林已经变成战场。”

????翼天瞻沉默了一会,吸了一口烟,“你来告诉我这些,为什么?”

????“古莫殿下,我们真的不能再等了。如果羽皇还可以扶持,鹤雪的精锐武士也不会散去,森林的平静也不会打破。我们的人疯狂地毁灭了柏木尔城邦,可这只是开始,维塔斯殿下疯了,报复很快会降临我们头**。战争的烈火很快就会逼近斯达克城邦,我们的故乡会不会像柏木尔一样呢?”

????“这件事你不该问我,我在斯达克留下了怎样的名声,你和我一样清楚。他们恨我,我也不能向他们解释(.2.)清楚。”

????“可是你是天武者,最伟大的鹤雪战士,人们至今都还传颂着你的名字。”

????“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叛徒古莫和天武者是同一个人。”

????“这是借口。”翼罕猛地站起来。

????“这不是借口,”翼天瞻的声音冰冷如铁石,“我离开斯达克的时候折断了我的弓,我现在是一名天驱,不是鹤雪,更不是你口中的殿下。天武者不是皇帝,他只是一个人,即使他还翱翔在宁州的天空上,他也没有能力扑灭蔓延整个森林的大火。”

????“不,古莫殿下,你有拯救我们森林,只有你有这个能力。”翼罕拍着桌子。

????翼天瞻抬头看他。

????“你带着公主殿下,我看见她了,我认得出她。她血管里留着最纯净的羽皇之血。如果是她……”

????翼天瞻猛地摇头:“不可能,我绝不会让她卷进你们的战争里。”

????“这不是我们的战争,是整个羽族的战争。蛮族还在着我们的土地,任何一个羽人都应该去拯救我们的森林。她是羽氏的公主,最后一**纯净的血脉了。殿下你明不明白?”

????翼天瞻的脸失去了颜色,他僵持了一会,靠在椅背上:“如果我不答应呢?”

????“南鹤雪的杀手距离这里应该很近。”翼罕死死盯住他,“我还是有信心说服你的,我相信你还是一名鹤雪,为了天驱的复兴,你也不会忘记故国的人们还在期待翼氏和羽氏的再次联手,去拯救动乱的森林。”

????“你对我太有信心了。”翼天瞻冷笑。

????“古莫,不要太自私了,我知道她的奶奶是谁,也知道她对你而言的意义。可是古莫殿下……”翼罕摇摇头。

????“我们都是羽族骄傲的武士,我来到这里,也付出了很多东西……”

????翼罕取回弓和匕,“很多……再也无法找回来……”

????“她还是我们所知的最后一个姬武神。”他出门时候又说,“如果你真的希望她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为什么要把关于泰格里斯之舞的一切教给她呢?”

????“我还会再来的。”翼罕扣上了门。

看网友对第五章 一生之盟 三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