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四章 无还之土 四

第四章 无还之土 四

????殇阳关,下唐国辎重营的驻地。

????吕归尘抱着一卷行军被褥进来,扔在铺了稻草、还算平整软和的土炕上:“将军说了,从今日起,你就住在这里,专门照顾公主。”他又指了指里面的一间兵舍:“还有里面的那个人。他是断了几处骨头,医官已经帮他对好了骨头捆了起来,记得不能让他多动。”

????那个高挑而明丽的女人正惶恐地贴墙站着,双手局促地紧贴着两侧大腿。她已经换下了被扯破了衣裙,头却没有梳理好,一双漆黑的眼睛透着惊恐和警惕,不像在地下仓库里被就出来前,那时候她反而安安静静的,那些女人扑到她身上撕打的时候她都没有喊叫过,不知道是呆了,还是全然忘记了害怕。

????“不要出外走动,这里是辎重营的中心,四周都被大车环绕,守卫也加派了人手,一般军士不许在这里进出。将军是担心公主被人侵扰,所以特意做的这样的安排。”吕归尘看她不动,便去帮她抖开被褥,“我也被派了巡查的任务,但是晚上我会回来。有什么需要,你尽可以告诉我。”

????他顿了顿:“不过现在伤员太多,物资匮乏得很,离军撤走的时候顺手焚烧了很多辎重和粮食,再过几日供给跟不过来,怕是面饼都不够了。”

????女人低着头上来,抢过吕归尘手里的被子,自己铺展开来。她动作熟练,远不是吕归尘这种被人伺候长大的贵族少年可比。

????“又忘了,你叫什么名字?”吕归尘抓了抓头。

????“离红,叶离红。”女人低低地说,“公子叫我离红好了。公子是贵人,不能为我们这种卑贱的人做活,下次千万不要了。”

????“哪有什么贵贱?”吕归尘愣了一下,安慰她,“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听说,你是以前镇守殇阳关的车骑都尉叶正舒大人的女儿?也是世家出身。”

????“是。”离红轻声说。

????吕归尘觉得跟这个女人实在说不出什么别的来了,便转头走近了里间,姬野正仰面看着屋**,无可奈何地一动不动。吕归尘心里有事,看见朋友那付模样,像是被捆翻在地的一只小野兽,觉得轻松了些,不禁笑了笑。

????“我可不需要什么照顾!”姬野忍不住大声说了出来,“我这样呆着也很好!”

????“将军说的,可不是我的主意。”吕归尘把食指压在嘴唇上示意他小声说话,“别嚷,如今小舟公主也安歇在对面的屋子里,不要惊动了公主殿下。”

????“我就是问为什么我要跟两个女人住在一起?”姬野愤愤然。

????吕归尘抓了抓头:“其实将军的原话是说……”

????“原话是说什么?”

????“原话是说因为你现在动弹不得,所以把公主和伺候公主的人安排在这里比较放心……”

????姬野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着吕归尘。

????“……这样你便不会对公主的绝世容貌见色起意。”吕归尘接着说完了。

????他说完了转头就出去了,反手把门给带上了。他知道即使自己留下来,也听不到什么好话。

????吕归尘转身就要出去,忽然听见离红在他背后低低地问:“你们为什么要相信我?”

????吕归尘愣了一下,从他看见离红的第一眼起,他似乎从未怀疑过这个女人,也许只是她的眼睛有**像姬野,也许是她安静得全然不像有任何危险。如今离红问起来,他才想起这个女人原本也算是半个敌人,而他要把不能动弹的姬野和年幼的公主留下由她来照顾。

????“若是你真的要对公主殿下不利,也就不必等到现在了吧?”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而且确实没有什么合适的人手了……”

????“那些人都……”

????吕归尘往小舟休息的那件兵舍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死了。程将军和费将军的下属起怒来,把剩下的几个人都杀了。我们后来派了人过去,下面有十二具尸体。只有霜夫人的尸体没有找到,不过如今也问不出她的下落来。”

????“哦。”离红低低地应了,她的神色淡淡的,并不喜悦也并不悲伤。

????白毅、息衍和古月衣三人都是便装,从兵舍里走了出来,古月衣带上门,却没能隔离兵舍里传出来的呻吟和哀嚎。白毅脸色苍白,死死地锁着眉,嘴唇抿得极薄,倒像是并列的刀刃。息衍和古月衣的神色也黯然,两人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

????他们背后的兵舍里有两百余名伤兵,而这个营地里容纳了联军不下一万两千名伤兵。诸军的医官都不够用,于是把伤员和医官全部凑在一营,期望救治的度能高些。可损失了大量辎重的联军已经缺乏药物多日了,面对伤兵,医官们没有必须的药,最多能做的也不过是剜去腐肉,用火烤焦伤口免得溃烂。伤兵的死亡数字连日都在上升,三个人结伴来伤兵营看了一圈,心下一片冰凉。

????“必须有药!”白毅低声说,斩钉截铁。

????息衍和古月衣都是摇头。在这个地方获得如此大量的补给并不容易,原本殇阳关里各种库存,离军撤离的时候已经烧尽了,而即便是距离最近的楚卫国城市,筹集药品运来也需要十二天之久。

????“还不是最糟糕的,粮食也在耗竭。”息衍道,“离公的军队真是一帮凶兽,临走也不忘焚烧,我们现在所剩的米面,最多也不过支撑十日。”

????“我军辎重营倒是得以幸免,”古月衣道,“不过我们本身带的粮食就不多,倒是很多供马匹使用的燕麦,必要时候也可以拿来充当军粮。”

????“近在咫尺的就是帝都天启,能进入天启,补给何等容易。可是皇帝依然没有对白将军的表章回复么?”息衍问。

????白毅摇了摇头。

????医官的领也从兵舍里跟了出来,是个须花白的老人。他凑近白毅身边:“大将军,如果还是没有药……”

????他摇了摇头。

????“药物会有的,你尽你的全力即可。”白毅道。

????一声极尽凄厉的吼叫忽地从兵舍中传了出来,刺得人心里一颤。吼声半途而止,而后是混乱的人声,像是里面的伤兵都爬了起来,又有人大声地说着什么,一片嘈杂。

????白毅吃了一惊,转身按住门把手,就要推门进去。

????医官领上前半步拦住了他,深深地一拜:“大将军恕我直言,这些事情大将军去,没有用。”

????“是什么事?你知道?”白毅低头直视医官领。

????“应该是伤兵受不得痛苦自杀了。”医官领低声道,“这些天每日都有十几个,在这里的人,听得都习惯了。大将军还是来得不够多。”

????医官的话里有责怪的意味,可白毅没有怒。那扇门的把手在他手中,他却没有推开。沉默了一会儿,他缓缓放开了门把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疲惫的神情。

????“药物会有的,你尽你的全力即可。”他重复了一遍。

????这么说的时候,他又恢复了一直以来的静如止水。那丝疲惫一瞬而逝,便如秋叶落下的痕迹,本不存在。

????三名将领并肩往营门外去,周围一片忙碌,辎重营在军中几乎提供了所有的后备支援,维修武器铠甲的铁作坊、制作鹿角和栅栏的木作坊、治疗战马的兽医营都设置在这里,配给粮食和收纳战利品也都是在这里,决战后略显萧瑟沉郁的殇阳关里,这一片是最热闹的,倒像个小小的集市。偶尔还有军士抬着担架从兵舍出来,上面覆着血迹斑斑的白布,白布下的人形是已经救不过来的伤兵。守在门口的医官揭开白布略扣一下尸体脖子上的脉搏,确认死了,便挥挥手示意扛尸的军士快走。这些尸体从人群中穿过,没什么人多看一眼,在这里尸体是最不稀罕的东西之一。

????“嬴无翳的伤员未必比我们少,不知道他如何处理,他还要带着军队从沧澜道归国。”古月衣说道,他觉得自己不过没话找话,要缓解三人默默不语的压抑。

????“南蛮军士自己随身带有土质的草药,不需要什么医官。而不能救治的会被自己人杀死,堆在一起烧掉,同乡的朋友会带着他的项链回家,告诉死者的家人说他们已经战死。”白毅道。

????古月衣赞叹:“是帮不畏死的人啊!”

????“别出声,过去看看。”息衍忽地打断了他们。

????他脚步很轻,跟上了前面一队扛着尸体的军士。古月衣和白毅不明究竟地跟上去,只觉得那队军士穿行在人群中,目光鬼祟,偷偷地瞥着四周。而后他们一齐在马草堆边转向营地一个角落而去。

????三个人跟到了角落里一个搭着葛布棚子的地方,扛尸的军士们便把担架都放下了,为的伍长踢了踢棚子门口的一面破铜盾。有个面色苍黄的楚卫老兵从棚子的阴影下面钻出来,他脸上罩着白布,只露出一对焦黄的眼睛。扛尸军士中的伍长便冲着后面那些尸体努了努嘴。

????老兵伸长脖子,想上去看看。

????“新死的,都是离国俘虏,不会错。”伍长皱着眉,“做这种脏活儿,还有风险,闲得没事我还骗你么?”

????老兵瞥了他一眼,从军服的袖子里掏出五个银毫来,要塞给那个伍长。伍长却不愿碰他,后退了半步,掀起战衣的衣角盖在手上,这才把银毫接下来。

????“嫌脏?”老兵像是枭鸟般桀桀地笑笑,转身回棚子里去了。

????伍长带着手下人调头离去,白毅眼看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马草堆边,这才缓缓逼近那个棚子。

????“好重的石灰味道,这里是干什么的地方?”古月衣把声音压得极低。

????白毅摇了摇头。棚子外的一辆大车正是装满了石灰,这**葛布棚子的一侧就是靠着大车上树起来的几根竹竿支撑。

????“里面是什么?”息衍问,石灰里面明显埋着东西。

????白毅脸色紧绷,默然的用佩剑剑柄在石灰里捣了捣。一个东西从石灰里暴露(.2.)出来,白毅握住佩剑的手微微一抖,停下了。那是一颗干瘪的人头,剔光的头**上还能看见青色的纹身,明显是个离士的模样。人头紧紧闭着眼睛,脸上残留着临死前的痛苦。息衍用静岳的剑柄也去拨了拨,更多的人头暴露(.2.)出来。这堆石灰里整整齐齐地堆积着成百上千的级,它们被干制保存,以免腐坏。每一张面孔都是灰白的,紧紧闭着眼睛,纯粹的死寂带着一股阴寒,直透进每个人的心底。

????三个人从大车边悄悄地看向棚子里。那是一个颇宽敞的空间,几十名军士都是面覆白布,其中有些人把一具一具的尸体的衣甲剥去,拆出上面的铁器和饰品,然后把尸体着拖到棚子的一角。角落里则是一些提着铁斧的军士,一具尸体被拖上来,立刻一斧下去,把脖子砍断。持铁斧的看起来都是多年的老兵,下手老练,像是劈柴一样,有时候一斧斩不断脊骨,还得补上一记,也毫不手软。

????级在地上滚动,老兵们砍剁着,神色木然。

????“这是在干什么?”白毅大步踏入,眉宇间怒气可以杀人。

????那个出钱买尸的楚卫老兵是个领头的,吃了一惊,冲过来刚要怒,却看见了白毅那张苍白的脸。他认识白毅,楚卫军上上下下没有一人不认识这位倾世名将,更无人敢于抗拒他的威严。老兵腿一软,半跪下去,战战兢兢地不敢回答。

????息衍微微伸手,挡在了白毅和老兵之间:“大概能猜得出来,淳国、晋北和陈国,军队里都有按照缴获的级数赏赐的惯例。你楚卫国没有这个规矩,但是人头总还是值钱的,他是把尸体的头斩下来,拿去别国的军营换取赏赐。”

????老兵哆嗦着:“大将军恕罪!从不敢拿自己兄弟的尸体糟蹋……只是些死了的俘虏……有人买这些人头……”

????息衍瞟了古月衣一眼,古月衣避开了他的视线。晋北军也有买人头领赏的事,是军中多少年的惯例,军官们也都默许,古月衣也做不了什么。

????“耳朵还都割下来了,”息衍指着一颗还未来得及抹上石灰的血淋淋的人头,“耳朵也能单卖吧?”

????老兵不敢说话。

????“我们下唐的规矩,是以一对耳朵来算杀敌的数目,领取赏金。所以我说我们不按级数,我们是数耳朵,”息衍自嘲地笑笑,“古将军不必觉得丢了面子。”

????“亲兵!”白毅大喝。

????“白毅!”息衍皱了皱眉,“军中这些算不得大事。”

????话音方落,黑衣亲兵已经大步奔了进来,满头的汗水,一按佩刀单膝跪下。

????“传军法官!”白毅冷冷地说。

????“可是……”亲兵微微愣了一下,“帝都的钦使刚刚抵达……正在外面等候将军。”

????“帝都的钦使!?”白毅一震。

????“是!是皇帝陛下的钦使,我们是从参谋谢先生处得知将军今日来辎重营巡查,所以不敢延迟,立刻护送钦使前来。兄弟们刚才在周围寻找将军,被我听见将军的声音。”

????“带我去!”白毅喝令。

????他顾不上跟息衍和古月衣搭话,跟着亲兵大步离去。息衍和古月衣对视了一眼。

????“我们是不是也该去见见钦使大人?”古月衣试探着问。

????“以白毅的性格,赶着去拜见钦使,大概是把我们给忘了。我们还是不要凑这个热闹的好。这一战,出风头的是白大将军,向陛下进表报喜的是白大将军,这钦使来了,要见的也还是白大将军。白毅等着皇帝批复他的表章,等得已经很心急了,他要带兵进京补给,还惦记着去政和大殿觐见皇帝。”息衍冷冷的哼了一声,“他这个人,始终都不想到别人,行军打仗也是大权独揽,胜是他胜,败也是他败。纵有将才,还是惹人讨厌!”

????古月衣微微一愣,笑了起来:“白大将军也不是这样贪图功名的人吧,不过确实领军得胜的是他,先拜见钦使的也该是他。他心急火燎的,是什么时候能进京吧?不过白将军确实有些倨傲,让人不敢亲近,说得大些便是目中无人。可是别人这么说我不奇怪,息将军是白将军多年旧交,也这么说,让人还以为息将军对白将军也心怀不满。”

????“我对他心怀不满已经多年,”息衍笑笑,“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他转向地下跪着的那个老兵,摇头叹息:“借着辎重营这份差事,拿死人赚钱,终究都是令人鄙夷的事。不过我也知道你们这帮兄弟不容易,满手是血一身尸体味,赚得两个脏钱。人头多少钱一颗?”

????“七个半银毫,便宜的时候……才得五个……”老兵声音颤抖。

????“真的不贵。”息衍低声道,“那我去跟白毅说,便也不重罚你们,这些还没来得及卖掉的人头,你们几个人负责安葬。以后其他伤兵若是死了,也是你们好好安葬,再有现作贱尸体……”

????息衍以剑柄在他脖子后面敲了敲:“我的脾气比白毅,也好得有限。”

????他转身往棚子外走去。古月衣跟在他身后,低声道:“城外的尸体还都扔在那里任其腐烂,安葬几个伤兵的尸体……”

????“没什么用,”息衍苦笑,“算是个惩罚而已,否则白毅只怕不好放过他们。”

????钦使是个中年的内监,明显是个阉人,肥白细腻的一张脸,眉眼弯弯,眼角下垂,是一张讨喜的面容。他看见白毅,大袖飘摆着迎了上去,忙不迭地躬身长拜:“下臣见过白大将军!”

????白毅退一步还礼:“不敢,帝都钦使驾临,没有来得及远迎,得罪了。不知道钦使怎么称呼?”

????“下臣是太清宫司礼监的司礼大臣,陛下赐名白克勤,是这次使团的正使。我还有位副使百里莫言,是司礼监一等文书,”他转头往后面张望着,尖声尖气的喊,“百里莫言?百里莫言?人哪里去了?”

????随团的金吾卫上前一步,低声道:“百里副使说身体不适,进城之后便直接去休息了,没有跟过来。”

????“成何体统?”白克勤作色,狠狠地一挥礼服的衣袖,“一个年轻人,哪里来得这般娇贵?还不如我一个半老头子!若不是有人保荐,这副使的位子哪里轮到一个一等文书?却不知道自重,病了就敢不来拜见白大将军?”

????“见不见我,并非什么大事,”白毅截住了话题,“既然钦使已经到了,那便立刻宣诏吧?”

????“白大将军说的是,说的是,”白克勤转过来,又是笑眯眯的一张脸,用满是讨好的低声道,“白大将军,陛下这次的诏书……你听了就知道了……下臣在宫里服侍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说如此盛赞一个臣子的诏书呢!”

????他在衣袖里暗暗竖着大拇指给白毅看:“以后白大将军,您在东6军人里,就是这个啦!”

????白毅微微皱着眉,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白克勤已经退后一步,挺直了腰板,笑脸忽然变得铁板似的。他拉开手中的卷轴,绵软声音的声音也变得中气十足:

????“大胤皇帝谕敕楚卫国大将军白毅:

????我闻将军捷报,传诸群臣,莫不欢欣,帝都为之鼎沸。今次诸侯戮力,逆臣为之怯退,殇阳一战而捷,上则禀先皇帝余烈,下则托诸将士忠勇,我心大慰。

????白将军国之重臣,封食邑四千八百户,赐入朝乘马带剑,坐闻朝政。并赐青刚玉剑具、琥珀屏风、紫丣之璧、血纹之璜,将军子嗣,长子封男爵,食邑八百户,万世不替!

????其余诸将领,亦有封赏,稍后即至。我已令快马驰报勤王诸侯,择日誊写表章,奉诸将军姓名,入太庙奏于诸先皇帝魂灵。大胤之国,万古不替!”

????随着白克勤的念诵,使团武士们纷纷上前,诸般赐物一一在白毅面前展现。青刚玉的剑具是皇室才能使用的礼器,紫丣之璧和血纹之璜则是皇帝祭天所用的两件礼器,历来只赐给无与伦比的安国之臣,琥珀屏风则是一件精美之极的玩物,用以摆放在书案上,以整块的琥珀雕琢而成,也不知是哪一代皇帝收藏的珍品,也被从皇室内库中调了出来作为赐物。军士们都被赐物的名贵所震惊,只是碍于白毅的威严,没有高呼赞叹。白克勤也满脸的笑意,不时的把目光从诏书上移开,看白毅一眼,想从他脸上看出那份感受了恩宠的激动来。

????可是出乎他的预料,白毅自始至终都没什么表情。如果非要说有变化,只是更冷更硬,显得有几分难看。

????“只有这些么?”白毅忽地问。

????白克勤觉出那话里的冷硬来,心里嘀咕了一下,想起临走之前内监们都说白毅是个冷漠无礼的人,现在看来果然不假,对这丰盛的赐物大概还有所不满。他不敢表露出来,还是堆满了笑容:“这封诏书就这些了,是陛下草书而就,正式的封赏表章大概还得着大臣们撰写之后送来。白大将军是帝朝的擎天之柱,这可是不容草率的。”

????“我不是问封赏,我是问我军请求入帝都补给粮食和药品的事情,不知道陛下有没有什么示下?”

????白克勤猛拍额头:“这事情倒是我一时疏忽,给忘记了。陛下有几句不便写入诏书的话,托我带给白大将军。”

????他上前几步走到白毅的耳边,讨好地一笑:“陛下说,非常盼望立刻见着天下军武之的白大将军,白大将军出仕楚卫国以前,还曾是我们帝都的金吾卫呢,和皇室的缘分真是深远。可是历来诸侯之兵不入王域,这已经是惯例了,白大将军龙虎之兵,新有杀戮,此时入京,怕有损帝都的祥和之气。诸位臣子也多有担心。所以陛下的意思,白大将军按照古礼具表恭请三次,陛下请钦天监测算星相,选择吉日。这样也方便堵那些老迈臣子的嘴。”

????“具表恭请三次,选择吉日?”白毅冷冷地看着白克勤。

????“都是些表面上的事,要不了多少日子。陛下自己,可是恨不得背插双翼,这就飞来见一见击溃嬴无翳那逆臣的龙虎之师的!”白克勤被那两道目光惊得心里寒,不自觉地把话说得越肉麻,完全不顾皇帝在偏殿嘱咐他要威严持重保持皇室威严的话来。

????白毅沉默地看着他,许久,终于挪开了视线,望向天边。

????“哦,对了对了,还忘了一件事,”白克勤绞尽脑汁,忽然想到了什么,又一次眉开眼笑,讨好地凑了上来,“陛下听说白大将军缺医少药的事情,特地托长公主为将军搜寻药材,我已经随着使团把药物送过来了!”

????白毅微微一怔,脸色和缓起来,不自觉的望向使团后面:“哦?请问都是些什么药材?”

????“是长公主为白将军搜集的血茸二十对、老参二十对、珍珠粉十两、水晶龙涎十两、白桦香十两……”白克勤滔滔不绝,这份药单他遵从长公主的嘱咐,背得滚瓜烂熟。

????他念着念着,看着白毅的脸色如同天空中暴风卷云一般地变化着,那双眼睛里喷涌而出的像是愤怒。他搞不明白到底怎么了,越念声音越小,最后呆呆地停下来,看着白毅。

????“白大将军?”他声音微颤。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白毅静静地问。

????“知道啊!下臣知道此次任务重大,每件事都反复琢磨,诏书和药单都是背熟。从离开帝都,下臣就在车里翻来覆去地背,生怕在白大将军面前出了什么漏洞。”

????“你不知道!”白毅的声音冷脆如冰。

????白毅忽地转身离去,白克勤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看见息衍和古月衣背着手站在不远处,神色也阴沉得很。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出错了,惹得这些位高权重的将军们不开心,便只能求助似的把目光投向息衍。他和息衍还曾在帝都有过一面之缘。

????息衍低头苦笑,缓步上前和白克勤见礼。

????“息将军,这白大将军,可是心情不好?”白克勤小声问道。

????“不好,很不好,此人一生就没有多少心情好的时候。”息衍笑着回答,从托盘上取了那枚紫丣之璧,在手里把玩。

????“息将军,那是……那是白将军的赐物,您的随后就来,随后就来。”白克勤想要阻止,却不便说。

????“要是换成饼子,白毅大概会开心一些。”息衍笑笑,把玉璧放回托盘上,转身跟着白毅离去。

????漫天阴霾,铁灰色的云片自北方而来,萧煞的卷过整个天空。离群的大雁在天边划过一道婉约的弧线,似乎随时会坠落在群山之间。最终它奋力地振了振翅膀,钻进了浓密的阴云中。白毅、息衍和古月衣走在这片天空之下,三人都不说话,白毅忽地停步看那孤雁,疾风卷起他的白袍。

????“靠近帝都,觉得真冷啊。”息衍隐隐地有言外之意。

????“三日内要解决军士们用药的难题!如果补给跟不上,我军便先撤离殇阳关。”沉默了很久,白毅道。

????“你不还等着钦天监推算星相,看看你进京的凶吉么?”息衍笑笑,“参拜太庙,那是你白大将军的荣耀啊!”

????“时间不够了,每一刻都有人死去!”白毅一字一顿,说到最后,声音仿佛是刀刃在摩擦。

????天启城,四面都是纱幕的水阁中。

????长公主斜依在坐床上掩口而笑,压不住胸中的得意之情:“想必此时白毅已经收到了他要的药材和补给,真想亲眼看看他脸上的表情。”

????“这一招不过是拖延时间。白毅虽然会大怒,但是仅仅大怒,对他还不会造成损伤。白毅一代军王,真要激怒了他,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雷碧城盘膝坐在对面的一张坐床上,神色淡然。两张坐床中间烧着一盆炭,温暖而安静,炭盆里添了香料,烧起来还有暖香缥缈。

????“也许是我女流之辈的心眼太小,总想看见这些狂妄之徒无能为力时的嘴脸。看他白毅又能犟到何时!”长公主冷笑。

????“白毅太危险,若要对他出手,便要一击致命。若没有这样的把握,便不要去招惹他为好。”雷碧城闭着眼睛调理呼吸,静静地说道。

????“如何对他一击致命?”

????“那就要依赖长公主调兵遣将。长公主手里的四万军队,轮到他们出场了。无论金吾卫还是羽林天军,编为两队,一队向当阳谷口推进,一队向殇阳关下推进。时间所剩不多了,对白毅的合围就要完成,如果还留下逃生的路,殇阳关就不能算是白毅的无还之土了。”

????“羽林天军还稍好些,可是金吾卫……碧城先生是没见过那些放纵狂妄的孩子,在帝都里面他们还天不怕地不怕,不过放到战场上,以他们所受的训练和鼠胆,就是再多十倍,也不过是送给白毅吞掉的肉食。”长公主长叹,忧心忡忡,“碧城先生真有把握?”

????“天地间强弱之势不是绝对的,一只有毒的蚊子可以咬死一头犀牛,金吾卫组织起来也未必不是一支生力军。长公主从派人奏请陛下,打开皇室的武库,如果我的情报没错,此时武库里有两万五千张精制的重弩。殿下便用这些重弩武装军队吧,它们是极好的弩,设计完美无缺,又很容易使用,威力和射程也都不错,即便是全无经验的人,也只需要半天就可以掌握使用方法。他们无需学习瞄准,只需要列阵投放便可以。阵形的图纸我已经为长公主画好,就在公主的手边。”

????长公主展开坐床边小几上的一卷图纸,浏览那些简约庞大的阵形。她不懂军学,却看的目眩神迷。

????“那些弩,真的有么?皇室的武库,自从喜皇帝死后还未打开过,里面有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将信将疑,两万五千张劲弩,制作起来也是很不小的一笔开销,她不敢相信皇室竟然早已准备了这批军械,更不知道雷碧城从何处获得的消息。

????“有的,其实九年之前,这些弩就开始准备了。”雷碧城道。

????长公主愣了一下。她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这一切,今天的这场纷争,在九年前就已经被算定。一切就行是棋盘上的争夺,棋子还没有被挪动,可是庞大的方案却早已制定完成。于是所有棋子都不得不按照这个方案推进。

????“这些弩,真如碧城先生说的这般管用?”长公主已经不得不相信雷碧城,可她依然有些疑惑。

????“射穿风虎铁骑的铠甲,”雷碧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已经足够了。”

????就在白克勤宣诏的同时,陈营中。

????营地中最大的一间营房是费安议事的场所,他靠墙端坐,微微闭着眼睛,陈团的统领们列为两排,坐满了整间屋子,正一个一个地说话。

????“很快就要缺粮,只是三五天的功夫,”一名百夫长奏报,“辎重被离军烧得干干净净,剩下的一**粮食,不是士兵们带在身上的,就是火堆里抢出来的,吃不了多久。”

????“药品也缺得厉害,如今医官连止痛的药水都配不出来了。”一名参谋道。

????“可曾向友军借粮?”费安闭着眼睛问。

????“借了,晋北国倒是答应了,送来的却是燕麦!燕麦是马吃的东西,这不是拿我军开玩笑么!?”百夫长起身,狠狠地道。

????“不要为这些事乱了军心,需要粮食和药品的时候,自然会有,你们自相惊扰,没有必要。”费安慢悠悠地道,“补给也许就要来了。”

????一名亲兵疾步踏入:“将军,帝都的钦使已经到了营门前!”

????“帝都的钦使?”费安微微皱眉,“他们来得真快,那么我们出去看看。”

????军营门前,只有一个武士扶着一个长袍翻飞的年轻人站在风间,他们没有奉任何旗帜,也没有其他从者,如果说是使团,实在显得寒酸了些。可那个年轻人微微笑着望向远方,那种温和的自信,仿佛他拥有整个天下似的,令人无法抗拒他的尊贵。

????费安带着一众统领,走到了年轻人面前站住,冷冷地打量他,并不说话。年轻人转过来向他鞠躬行礼,他的动作优雅飘逸,是豪门世家子弟的礼节。

????费安并不回礼:“你身着皇室大臣的礼服,是从天启而来么?却只带了一个人,有什么信物可以说明你是陛下的钦使?帝都的大臣们我都熟悉,却从来不知道有您这样一位。”

????他忽地眯起眼睛,目光如锋芒的铁芒射出。

????“我正是帝都使团的副使,我的名字叫百里莫言。”年轻人的双手拢在衣袖中,含笑而拜,“我的随从确实很少,显得寒酸了些。不过使团的正使白克勤大人现在应该正和白毅会面,大部分人自然都是跟着正使大人去了白大将军那边,而我托病赶来这里,是因为有人托我带口信给陈国的费安将军。”

????“口信?”

????“还有一些药物和粮食,虽然为了掩人耳目,实在也不便带得很多,不过总也是有益无害的。”

????“谁托你带来的?”费安摇头,“我不认识你。”

????“费将军何不让我进屋一叙呢?或许我给将军带来了好消息。即便不是好消息,我也不足为惧,我只是一个没有危险的瞎子。”

????“瞎子!?”费安吃惊地看着百里莫言那双似乎含笑的眼睛。

????百里莫言正是微微地笑着,白衣飞扬,淡雅如莲。而他的瞳子却有些朦胧,眼神飘忽无着,像是汇聚在常人视力所不能达到的远方。

????(

看网友对第四章 无还之土 四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