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三章 殇阳血 九

第三章 殇阳血 九

????同时,殇阳关内离国的大帐中。

????“说来明天就是约定之期了吧?”嬴无翳在棋盘上落了一子。

????“是。不过连续六日城上的斥候都回报说六国联军安若大山,只是白毅不再来吹箫了。若说明日攻城,实在也难以想象。”谢玄跟了一子。

????“你说白毅真的会来?”

????“真的会来。”谢玄头也不抬的应着,“东6第一不是随便叫的,他领兵以来,不曾有一次不兑现诺言,这是此人最可怕的地方。所以他军威之隆,大概也只有公爷可以相比。”

????嬴无翳愣了一下,大笑,有力地落子:“来!既然是等东6第一名将攻城,就不能摆出熊包的样子来。讲讲蔷薇皇帝故事,也振奋一下。”

????他对于典籍的理解不差,却不喜欢捧着书读,历史典故便总要谢玄讲给他听。

????“那我说说蔷薇皇帝的军旗,公爷的军旗,和白毅的军旗,如何?”谢玄笑,“我听说这三面旗都是所到之处,麾下将士无不为之冒死冲锋的,但是公爷以为,自己的雷烈之花旗和先帝的火焰蔷薇旗,白毅的箭碎蔷薇旗可有区别?”

????嬴无翳想了想:“我们三人治军,风格各不相同,但是你要我说,我却未必能说得精准。”

????谢玄**头:“公爷虽然没有说出所以然,不过这句话却是不错,这三面旗,区别在于治军的方略。蔷薇皇帝是个人主,他的属下加入他的军队是为了这个人,在那个纷乱之世,他们见到白胤,便如见到了终生活在浓云下的人看见了天空。即便让他们为白胤战死,他们也心甘情愿。而公爷是霸主,公爷的属下追随公爷,多半也是为了公爷的壮志和勇气。不过,我军中颇多将士来自南蛮诸部,杀戮和尚武的旧习也是公爷能够指挥他们冲锋陷阵的原因之一。所以,这一**上公爷和白胤相比,失之于暴戾。”

????嬴无翳**了**头:“那么白毅呢?”

????“白毅则完全不同。白毅领军,将士们无不对他的话言听计从,是这个人的筹划谋算实在不是常人可以达到的。他每做一件事,必先提前计算无误,待到他出动,胜败已经不再是悬念。他一生数次大战,每一战都是这样,从没有一次例外。他对于将士而言,是一个神话,还没有人能击破他的神话。所以他说什么,将士们便做什么,即便叫这些人身陷死地,因为他们相信,白毅叫他们去的地方,可以死中求活!”谢玄断然道。

????“真是劲敌!”嬴无翳沉思着感慨。

????“但这也是他最大的弱**!”谢玄忽然道。

????“哦?”嬴无翳抬起头来。

????“白毅的神话,无人可以理解,他的属下只是奉从。白毅是个孤胆的将军,逆天而行的英雄,他的军队全部仰他一人的力量而活。但是白毅始终是个活人,一个人,就不可能不犯错误。白毅的神话,最终将压死他自己。”谢玄断言,“他若死,是死于孤独!”

????“孤独!?”嬴无翳皱眉惊诧。

????良久,他的眉宇舒展,微微**头:“在那个人的箫里,我听到了……”

????一身赤色皮甲的赤旅百夫长直冲入帐,他已经等不及通报:“公爷!将军!出事了!”

????“什么?”谢玄猛地起身。

????百夫长满脸是汗,嘶哑的大喊:“出事了!赤旅三卫、四卫、五卫都有人中毒,中毒的人面色赤紫全身痉挛,医官解不开毒性,说是真的作起来,有暴厥的可能!医官在外面等着。”

????谢玄惊得退了一步,猛地打了个寒噤。他并非没有预料到下毒的可能,但是赤旅三卫都有人中毒,乃是说所有三个万人队都被下毒,再多的细作也不可能毒倒三万大军。

????“不要慌,”嬴无翳神色不动,“传医官!”

????一身白棉铠的医官疾步进帐,他手中托着瓷盘,里面有三根银色的长针和一碗清水。

????“有结果了么?怎么说?”嬴无翳低头看着棋盘。

????医官捧上瓷盘:“怕是乌头、狼毒一类的东西,针刺喉间,有淡紫的颜色,印堂青而脸色赤红,中毒的人抽搐,燥热,呼吸不畅,正是这类东西服用后的症状。”

????“这不是可以入药的东西么?”

????“是可以入药,但是用多了,立即变成毒药。”

????“哪里来的毒?”

????“水里。属下已经查验了城中的几口井,井水中都有一股药味,乍闻起来像是井水中水藻太多的味道,所以军士没有提仿。中毒的军士都是今天夜里喝水多的人,手上的军士因为需要补水,所以喝水尤其的多,现在已经死了二十多人。”

????“共有多少人中毒?”

????“大约三千,身体不适的不下两万人。”

????“好白毅,果然是军旅中的神话,计算得真是准确。只怕更多的东西,也就要来了吧?”嬴无翳赞叹着,目光森冷。

????谢玄脸色苍白,静静站在那里。片刻,他长叹一声:“我明白了,白毅果然有过于我的地方!”

????“公爷,我立刻去营中看一趟!”他一提佩剑,大步出帐,他的亲兵急忙捧着铠甲追了出去。他一步踏出,周围通明。此时,整个离军的大营都已经骚动起来。

????“公爷,公爷!”张博赤着上身,双手提刀冲入了嬴无翳的大帐。

????两名雷胆正为嬴无翳披甲。他神情镇定,猛一挥手止住了张博的叫喊。而玉公主也已经扎束整齐,披着一件雷胆营的黑铠,漆黑的长编成辫子束在头**,露出玉一般细致白净的脖颈,像是一个俏丽的贵族少年。她神情镇定,就像她的父亲,手里翻来覆去着一枚白玉环。

????“你有什么消息?”嬴无翳沉声道。

????张博擦了擦脸上的汗:“城外的大军忽然都动起来了。今天黄昏时候还没有动静,我们派出城外的斥候送回信鸽说他们还是照常烧火做饭,但是夜里忽然有人传令,现在六队全部出动,不下八万人,全部聚积在城外正在列阵。带着石炮和升云梯,只怕还有龙牙锤和犀角冲,这次是真的要攻城了!公爷,我们该如何应对?”

????“攻城?”嬴无翳理了理淡褐色的虬须,“关键是如何攻城。”

????“公爷,”谢玄疾步进帐,“已经查明了。”

????“中毒的原因查明了?好,说来听听。”嬴无翳不动声色。

????“中毒?”张博猛地瞪大眼睛,他夜里被军校惊醒,刚从城上观望回来,还不知道中毒的事情,只觉得营中骚动异常。

????“是,我已经查验过,是井水中的毒。现在三千人已经无法战斗,剩下的人中,还有一万多中毒稍浅,医官已经开始配药,不过敌军下的毒是乌头狼毒之类,急切间,我军根本没有那么多药材。”

????“是细作下毒?”嬴无翳问。

????“不,毒下在水源中!”谢玄道。

????“水源?”嬴无翳目光生寒,“你不是也曾说殇阳关的泉脉是两山泉水,深埋在地下,白毅若是想探明泉脉,至少也要勘探一年的么?”

????“也许白毅真的勘探了一年,”谢玄回道,“不过只怕他早已经探明过了。”

????“你是说?”

????“我也曾说过,白毅是那种每一战必然运筹帷幄,计算无误才出动的人。这一次也不例外。据说他府中宗卷近十万,全是诸侯军队和九州地理的资料,以他的审慎,既然有过七百年前血战阳关的惨事,他预先探好泉脉,也并非不可能,只怕他准备和我们在此一战,已经很久了。”谢玄长叹,“是我过于自负了。”

????嬴无翳微微合上眼睛,沉思片刻,长叹一声:“并非你过于自负,是你真的不如白毅。”

????谢玄不再言语,低头候在一边。

????两名雷胆用赤色的丝绳套在嬴无翳火铜铠的环扣上拉紧,嬴无翳转过身去示意雷胆在背后打上结子:“以我们现在的兵力,足够守城么?”

????“足以守城。以殇阳关的险峻,即使我军中毒,白毅趁机强攻也绝没有胜算。以白毅的智慧,绝不会算不清楚。”谢玄道,“所以他调动大军,做出攻城的姿态,但是这未必是他致命的一着。”

????“我也想不明白。”嬴无翳**头,“不过既然他是白毅,那么他一旦攻城,就一定有常理之外的计谋。”

????“管他什么计谋,他敢调兵上来,就全部让他横尸在城下,”张博一直插不上嘴,这时候抢着大声道,“这一战要打得诸侯断子绝孙!”

????“我们在白毅身上吃的亏,已经不小了,”嬴无翳一振铠甲,“张博,传令雷骑全军喂马!”

????“喂马?”张博吃了一惊。大兵压境,嬴无翳不传令步兵守城,却命令骑兵喂马。

????嬴无翳冷笑:“白毅已经抢得先手,不过这盘棋,谁赢在最后还是未知之数,喂好了马,有你冲锋杀敌的机会。”

????“公爷,那个楚卫国的公主……”谢玄在一旁提醒。

????“这几天差**都忘记这个小人质了,”嬴无翳笑了笑,“不必管了。”

????“据说小舟公主是楚卫国主最心爱的女儿,身价可谓倾国倾城。如果用以威胁,白毅也不能没有顾忌。”

????“笑话!”张博喝道,“就是不用人质威胁,天下什么军马是我雷骑军的对手?”

????嬴无翳摆手止住两人的争论。

????身后的雷胆为他披上火红的披风。嬴无翳神情淡漠:“男儿的血战,和女人无关。如果能忍受这般龌龊的手段,那么也不必奢谈什么纵横天下,何况她还是只是个孩子。”

????“是不是,阿玉儿?”嬴无翳微笑着挽起女儿的手,手指轻轻刮过女儿娇嫩的脸蛋,而后大踏步地出帐而去。

????强劲的风从南面的原野上汹涌而来,锐利得如同刀锋。

????殇阳关的城头上**燃数千堆篝火,熊熊火焰逆风拖曳数尺,将整个城头染成火红色。赤旅步卒们虚引着长弓靠在垛堞边,一层叠着一层布满丈余宽的城头,石炮和床弩已经就位。嬴无翳在雷胆营的卫护下登上城头,训练有素的赤旅战士并未出声,而是悄无声息的让出道路,让嬴无翳登上城墙的最高处。

????从高处望出去,殇阳关下十里方圆,草原就像被密密麻麻的蚂蚁布满,随着这些蚂蚁的爬动,整个地面在蠕动起伏。无数火光闪动,远处巨大的高达十丈的巨型攻城器械被牛拉拽着缓缓推进。

????“这么大的石炮!”张博低低的惊叹了一声。

????寻常的石炮高不过两三丈,投出的石块能够射出四五百步,而诸侯大军阵后缓缓推进的石炮足高六七丈,几乎要和殇阳关高大的城墙比肩。

????“陈国的炬石车,”谢玄道,“能射上千斤的石料。”

????“白毅要以这炬石车轰破城墙?”嬴无翳问道。

????“轰破城墙不难,只怕白毅攻不进来。”

????“怎么说?”

????“我国赤旅,堪称东6步卒第一。联军中淳国风虎、楚卫枪兵、休国强射,都算是实力群的强兵,但是近战夺城的战力,白毅手下可以说一无所有。”

????“那得看看白毅的手段。”嬴无翳摇头。

????炬石车停在七八百步外。一连串的火堆在炬石车前燃起,隐约可以看见陈国器械营的军士们上身将大罐的菜油牛油浇在火堆上,烈火冲天而起,生生逼退了秋夜的寒气,照得草原一片通明。四头公牛一组,缓缓的拉下炬石车的长臂,长臂另一侧的配重是不下千斤的生铁。而后器械营的军士手持火铲,将一个巨大的火团铲起,放在炬石车的投臂上。

????阵前一名副将挥舞红旗,猛地砸向地面。一阵此起彼伏的闷响,数十架炬石车一齐动。只是一瞬间,火光破空而至,数十个火团划破漆黑的夜色,落向殇阳关的城头。

????“王爷!”谢玄喝道。

????其中一个火团竟然正对着嬴无翳和公主。那团烈火有如一颗巨大的火流星从天而降,几乎能将嬴无翳和公主的身影都罩在其中,灼灼热浪似乎扑面而来。

????张博抢过身边一名步兵的重盾冲了上去。他只冲出一步,盾牌就被人劈手夺去。灼热的烈风拉开了火色大氅,嬴无翳挥舞重达三十斤的铁盾,有如一尊巨神般大喝着踏上一步。盾牌侧面和火团冲击,一团烈火在盾牌上崩溃,燃烧的散片带着巨大的余劲散落向城中,仿佛是下过一阵火雨。

????嬴无翳也被那股巨大的力量震退一步。

????“是烟涛之术!”谢玄道。

????嬴无翳抛下盾牌,掸了掸身上的灰烬:“我已经料到,白毅借了风势。所谓的七日之约,他是在等风!这么大的风势,真是难得!”

????如果那团火焰是被烧红的石头,即使以嬴无翳的力量,也不过被砸成一团模糊的血肉。而此时周围的人都已经看清,那些燃烧的碎片只是木柴,散出滚滚的黑烟,烟里带有催人流泪的硫磺气味。数百斤的一团木柴炸开,浓烟顿时遮蔽了方圆几丈的空间,而且还在不断的蔓延。

????“这样下去射手无法瞄准。”谢玄摇头。

????“不必瞄准,让他们放箭就是了!”嬴无翳喝道,“把所有的箭都放出去!”

????炬石车不断地射,数十万斤木柴堆积在城墙周围燃烧。浓烈的黑烟腾空而起,仿佛一道黑幕把白石砌成的大城彻底遮住,射手不但看不清外面,而且还要忍受浓烟中刺激的气味,烟熏得他们双眼红肿流泪,只能盲目的射。

????漫天火团中还夹着漆黑的球形包裹,都瞄准了殇阳关的城门。那些包裹在城门外的千斤闸上纷纷破裂,其中所含的黄油却从城门的缝隙中透了进去。带队支撑城门的百夫长在那些黄油上摸了一把,满手的滑腻,他在鼻端一闻:“是牛油!”

????十数支火箭一齐钉在了城门上,烈火大作,立刻包围了整个城门,从上下的空隙一直烧了进去,几个贴近城门的战士不小心沾上牛油,衣甲顿时燃烧起来。军士刚要取水,却现已经迟了,滚滚热浪袭来,没人可以靠近城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城门在烈火中扭曲变形。

????“公爷,火势太大,还是避一下为好,”谢玄提醒道。

????嬴无翳摇了摇头:“不用避了。射手无法瞄准,城门坚守不住,白毅下一步就要步兵攻城,除非我亲自出城去见他。”

????“公爷准备正面对决?”谢玄问。

????“对于你们这些谋臣,当你们旗鼓相当计策用尽的时候,最终依然只有武士般的对决可以结束一切。”嬴无翳以手指弹动那柄苍青色的“绝云”,刀声铿然。

????他提刀而立,呼吸着混着浓烟的呼啸的风:“这是武士的方式!虽然看起来蠢了些,不过也算酣畅淋漓!”

????浓烟吸入喉管,他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不得不退了几步,擦了擦被呛出的泪水来。

????“公爷!”张博大惊,他还很少看见这个铁人般的主上咳得直不起身。

????“!”嬴无翳直起身,狠狠地骂了一句,“放出这么大的烟来,难道是个烧锅的出身?”

????张博和谢玄一愣,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嬴无翳擦了擦眼角,也跟着他们笑。周围的军士看着三位领军之人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忽地笑声大作,不禁呆住了。

????“公爷还是公爷!”谢玄拱手。

????“生死不过弹指间的事,又有什么可惧怕?要说死,我们三个身经百战,早该死了。我们在九原的当乡下诸侯的时候,生死面前,不是也可以这么大笑而行么?”嬴无翳理了理短髯,忽地大喝,“张博!你的马喂好没有?”

????“喂好了!”张博高声回应。

????“那就叫他们列队!”

????张博转身,疾步下城。

????嬴无翳透过浓烟,眺望着远处的联军大阵,紧紧挽着女儿的手:“阿玉儿,我带你来这里,能够看到这样一场大战,很是欣慰。虽则阵上刀枪无眼,你或者都不能生返离国,不过我要给你看看,这就是你父亲纵横的地方!你看这大阵,便是六国的联军,是我们离国的敌人,父亲现在要以一支军队独战群雄。你怕不怕?”

????阿玉儿摇头,一张晶莹如玉的脸蛋上尽是坚毅:“女儿不怕!”

????“声音很好,够洪亮!”嬴无翳**头,“可是你为什么不怕?”

????阿玉儿手指着城墙背后乌鸦鸦仿佛堆积起来的赤旅步卒,又指着站在一旁按剑的谢玄:“因为谢将军张将军,还有父亲的属下都会跟着父亲奋战。所以我也不怕!”

????“答得更好!”嬴无翳微微地笑了,捏捏她的脸蛋,而后叹息,“可惜你为什么不是男儿?”

????他移步准备下城,谢玄却忽然踏前一步拦住了他:“国师曾说有计谋可以全歼白毅的大军,此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属下冒死请问,国师献给公爷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计?”

????嬴无翳淡淡一笑:“我的刀已经在叫了,现在是决战之前,还管那些人做什么?”

????谢玄讶然:“公爷和国师彻夜长谈,难道并无结果?”

????“计谋是有的,我也应允他去实施,吩咐苏元朗去配合他的行动。不过,你相信国师么?”嬴无翳斜眼看着谢玄。

????谢玄沉默了一会儿:“属下对于国师的来历和所图,深表怀疑。”

????“那你又何苦问我?”

????“公爷也对国师有所怀疑?”谢玄吃了一惊。

????“谁会相信那些不知道其来历、也不知道其目的、身怀你不能理解的秘术,把你看不到也摸不着的神明当作天地间最神圣的主宰来向你传道的人?”嬴无翳冷哼着笑了笑,“雷碧城只是我棋盘外的一颗棋子,有他没有他,雷骑军依然是雷骑军,嬴无翳依然是嬴无翳!武士的一生,只相信自己掌中可以握住的东西!”

????嬴无翳举起右手,猛地一振。绝云长刀横在他的身前,映着烈火,一道明丽的光弧。

????他转身下城,那里他的坐骑已经备好,一身赤红的炭火马不安地嘶鸣着,两名养马的军士都拉不住。嬴无翳上去狠狠地拍了一巴掌:“你莫非怕么?”

????炭火马依然警觉地竖着两耳,却明显安静下来。嬴无翳翻身上马,提起了沉重的斩马刀,刀刃为周围的火色映红,他凭空挥刀,带起沉重的风声。谢玄率领雷胆营,护着公主在他身后列队,越来越多的雷骑在张博的指挥下披甲上马,扎束整齐的列队在雷胆营之后。烈火照在雷骑兵赤红色的皮铠上,越红得如血。整个城墙已经陷入了火海,白毅硬是将数十万斤木柴抛进殇阳关中,**燃了这座不用木材修建的城池。

????“白毅,真是我的敌人。”嬴无翳低声说。

????他缓缓举起了斩马刀。枪骑兵们以矛柄敲击地面,刀骑武士和骑射手们以武器敲击马鞍,数千雷骑齐声低吼:喝!喝!”

????连身为统领的谢玄和张博也不例外。

????渐渐的,吼声汇成了一片低沉可怖的声浪,地面也因为枪骑兵的敲击耳缓缓震动。此时陈国的炬石车已经改为射炬石,沉重的石料烧红之后被抛进城中,落地砸得粉碎,不但落地处的士兵无从幸免,周围一圈也为碎石烫伤砸伤。但是雷骑们的低吼却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响亮。

????等到这片吼声完全控制了周围的节奏,一名军士高举起大旗一振,雷烈之花凌空招展。

看网友对第三章 殇阳血 九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