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三章 殇阳血 六

第三章 殇阳血 六

????九月二十二。

????中州,王域的北方,当阳谷口。

????临时搭建的一间小屋中满铺着竹席,黑盔黑甲的将军盘膝端坐在竹席上,面前横着一柄古朴的直刀,一炉薰香悠悠然地升起来,香烟极细而直,直到升至一个高度才忽然地散开。这是因为安静,秋日的早晨,没有一丝风,冥思的将军也没有任何呼吸,如同一尊雕塑。

????这是当阳谷一带天气最好的季节了,天高清远,旭日温暖。小屋全是用不去皮的松木搭建的,异常简陋,甚至没有开窗,但是松木间多有缝隙,透入了带着水气的新鲜空气,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香烟忽地散乱了,同一时刻,将军睁开了眼睛。他的脸完全遮蔽在面甲下,只有一双瞳子暴露(.2.)出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而后跑来的人急刹脚步,跪在了门外。

????“这么早,是有特别的事么?”将军问。

????“禀报华将军,殇阳关前有急报,白毅白将军已经约战离国公殿下,战期是六日之后!”

????“拔城之战,一攻一守,攻的要乘其不备,守的要四时提防,怎么还有约战的?白毅倒也真想得出来。那么离国公殿下是如何回复的呢?”

????“据说昨夜两人口头相约,离国公殿下已经应约了。”

????“倒是也干脆。是霸主和名将之战啊,所以不但斗阵上的输赢,也斗胆略、威仪和气魄。可惜不能去殇阳关前亲眼看这场战斗,”将军似乎是惋惜,叹了一口气,“还有别的事么?”

????“有的,离军统帅柳闻止又有礼物来。”

????“哦?是什么礼物?”

????“这一次是几卷大晁时的旧书,送来的人说是柳相最喜欢的几卷书,所以不能馈赠给将军,将军若是喜欢,还请看过之后归还。”

????“哦,”将军淡淡地道,“是哪几卷啊?”

????“是《韶溪通隐》《海苍志异录》和《冼山知闻笔记》三种。”

????“真是知道我喜好的人。晁版的古书,如今也是价值连城不可多得的珍物了,柳闻止先生不能小看。”将军道,“书收下,传令前军列阵,日上三竿的时候,我们如前几日的规矩,和柳闻止先生在阵前说话。”

????“是!”

????“请为我传笔墨进来,我要写表给皇帝陛下。”

????日上三竿。

????一万名风虎铁骑列作一字长阵,隔着五百步面对一万赤旅部赭红色的防线,防线前列着栅栏,弓箭手默立在栅栏后,遥望着两军阵地间烟尘滚过。

????风虎骑军的阵线忽地裂开,一骑紫骝长嘶出阵,缓跑着去向阵地中央。与此同时,赤旅步兵搬开了栅栏,一匹青白色的战马也踏出了防线,向着对面过来的紫骝接近。

????两匹战马在阵中相遇,隔着一丈站定。马背上的人各自躬身行礼。

????“我派人送去的东西,华烨将军已经收到了吧?”青白色的战马背上,是一个宽袍的老人,须已经花白,虽然是达官贵人的装束,却不能掩盖他在边地常年日晒的古铜色干裂皮肤。他没有佩剑,也不披甲胄,坦然前来有如故人。

????“谢谢柳闻止先生,三卷古书都已经收到。这次的礼物确实太过贵重,无以回报,请贵军的来使带了一块我珍藏的薰香回去,是很有名的龙息香。”

????“淳国的龙息香,听说很久了,可惜还无缘见到,也要多谢将军。”

????淳国风虎的名将华烨就这么和离国左相柳闻止在阵前平静地对话,而此时他们各自的身后,两军战士刀枪并举,随时等待着一声号令就呼吼着大步齐出。但是战士们已经等待了九日了,华烨和柳闻止的对话延续了九日,每天早晨他们在这里说话,然后各自散去,还要行礼道别。

????时间长了急行军而来的风虎铁骑们都有种错觉,这一战只怕是要十年二十年才能打完了,一直打到对面敌军领兵的那个老人老死为止。

????“白毅将军和离国公约战的消息,柳先生也应该知道了吧?”华烨忽地问道。

????“今天凌晨消息送到的,可惜不能亲身在场,看不到绝世的一战。”柳闻止答得淡然。

????“我也惋惜。”

????“白毅将军和我国主上这一战,白将军手中十万大军,势可摧城,我国却有三万赤旅五千雷骑,仗恃殇阳关的险峻,可以说胜负的机会各半。如果我国主上取胜,就可以借势突围,如果白将军取胜,主上或者选择向着天启城后退。对于华烨将军而言,此时若能击溃我部,得以穿越王域紧逼殇阳关的背后,一则可以威胁我军主力,二则若是两侧夹击,我主无处可走,可能就要战死殇阳关下。”柳闻止道,“我想将军接到消息,第一个行动一定是进表皇帝,要求淳国大军通过王域吧?”

????“如柳先生所言,我的书信今早已经了出去。”华烨毫不隐瞒。

????“那么直到皇帝恩准将军的大军通过王域,我们两人是不必一战的了?”

????“此时我们两人作战,不过多造杀孽,令战士们流血,华烨看不出有什么用处。”

????“将军有‘虎神’的称号,果然是守护将军的军神般人物,在下钦佩。”柳闻止赞叹道。

????“我以前听说柳先生和李桐李先生并称为离国左相右相,皆是传国之臣,而非攻杀之将,想不到这一次对阵,居然是柳先生领兵,而且结阵整齐号令威严。若不是这样,华烨早就出兵一战了。”

????柳闻止笑笑:“我确实是个文人,而且老迈。以将军的刀剑之术,我们现在相隔一丈,将军要取我颈上人头,根本就是轻而易举。不过将军所以不杀我,是因为即便杀了我,也没有什么用,我死了,我手下的将官士佐还是将按照我留下的方略死死防守,直到我主杀出殇阳关归国。”

????“那到时候这支赤旅将何去何从呢?会投降我军么?”

????柳闻止摇头:“两万人的大军,哪里有投降的道理?当时定下的方略,一旦战败,全军将会分散,绕过雷眼山西麓,长途跋涉向着故国回归。也许会死很多的人,不过还是有一些将回到家乡。”

????“离国公真是霸主,定下方略,不惜把两万人的命押在赌局上么?”华烨感慨。

????“但是我们都将追随这位霸主,即便要我们翻山越岭才能追上他的战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离国的兵少将寡,出产也及不上诸强国,我国却得以称霸诸侯的原因。”

????“是,若论斗志,我们都比不上柳先生身后的军队。”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那么今日就这样吧,我们各自回营休息。我们在这里说话,身后的将士却紧张不安。现在太阳就要升高,热得逼人,不必让将士陪着我们吃苦。”华烨道。

????柳闻止**了**头:“将军的提议也合我心意。不过我想提醒将军,穿越王域的许可不是轻易可以拿到的,对于帝都的皇室大臣们来说,无论离国还是淳国或者楚卫国,都是诸侯。我想将军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如今的皇帝,再也不想看见任何一个诸侯的士兵出现在天启城里。不过,我除了试试,也别无办法。”

????“那么如果将军得不到许可,将军会如何处置呢?”

????“要看形势变化而定,因为我知道白毅如果取胜,他是一定会进军帝都的。他不但是忠臣,更是权臣。在白毅的眼里,他守护的只是大胤朝,却不是朝堂上的皇帝。皇帝不准,他也会照旧进军。如果是那样,我也会配合他。”华烨道。

????“将军是忠臣,也是信义极重的人,不能对抗皇室。所以将军的三万铁骑可以纵横天下,却在王域面前和我两万赤旅对敌久久不能开战。但是为了白毅,将军会违逆皇帝的旨意么?”柳闻止问道。

????“我虽然不愿对抗皇室,但是我知道如果天下还有人能够克制嬴无翳,那便只有白毅。所以白毅不能死,为了白毅,华烨可以随时应他的将领行动!”华烨声音不高,但是仿佛金属般落地有声。

????柳闻止叹息一声:“这是名将之间的信任和情谊了。那么,我等待我们之间开战的那一天好了。”

????“先生所赠的古书珍贵,先生说要归还,我必将在开战前争取看完,而后派人还给先生。”华烨低声道,“希望我还有足够的时间。”

????“好!”柳闻止调转马头就要离去。

????“柳先生,我还有句话问。”华烨在他背后忽然道。

????柳闻止勒马回头。

????“柳先生为什么会送那三种古书给我?其实这三本都是华烨找了很多年而不得的晁版古书,当时听见,心里惊跳了几下,觉得被柳先生看穿了心思。”华烨低声道。

????柳闻止一笑:“我听说将军隐居的时候每日焚香冥想,希望能够澄澈内心,想明白人生世上的真谛。”

????“是。”

????“我比将军年长,我如将军那么大的时候,也曾苦恼困扰,看世人在大地上生活,仿佛在一炉铁水中煎熬,诸多痛苦诸多无奈,却无能为力不得解脱。后来有幸读过一本长门教的经典《长门经》,一时间思绪飞扬,觉得洞开了另一片天地,眼前的一人一物不再只是一人一物,我自问到底什么是人,什么是物,什么是善恶,又什么是得失。那时候我常常走在九原城中的街道上,九原阳光锐烈,我只觉得周围一片白亮朦胧,仿佛诸种幻境缥缈不真,夜来我就在灯下读一些稀奇古怪的书,畅想海天尽头,想此一世界之前此一世界之后的事情。这些古书都是那时候倾尽身家买来的,我想将军或者也会喜欢。”

????华烨行礼:“确实如柳先生所言,华烨所以冥想,正是觉得天地很大,自己懂得很少。”

????柳闻止笑:“便是一个老人,对于一个年轻人的馈赠吧。将军把所知所闻传给比将军更年轻的人,便可以对得起我了。我曾遇见的一个长门僧便是这么对我说的。”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相遇,我们或者会成为朋友吧?”华烨沉默了一刻,“或者我们会是两个同行在荒野上的长们僧。”

????柳闻止还是笑,笑容耐人玩味:“那是以前了,如今我不再困惑。”

????“不再困惑?”

????“将军难道还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困惑?”

????“因为柳先生遇见了离国公么?”

????“是,”柳闻止眺望远方,仿佛出神,“因为我看见那个孩子的眼睛。”

????“孩子……”华烨叹息了一声,“东6的霸主也曾是个孩子么,在柳先生的眼里。”

????“每个人都是孩子,譬如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将军,将军不是也说了么?忽然现天地很大,自己懂得很少。不懂事的,难道不是孩子么?”

????华烨犹豫了一刻:“那么柳先生可以教给一个孩子如何破困惑么?”

????“这个天地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都要回自己的家去。困惑也像是一个家,你要找到哪里,你便不困惑了。”柳闻止笑笑,“我的家和将军的家不在一处。”

????他策马而去:“但是虽则我和将军不会是两个同行的长们僧,但是我们确实可以变成朋友的,如果不是在这里相遇。”

????望着他马后飞扬的尘土,华烨摇了摇头,仰望天空。

????帝都天启,太清宫,政和大殿。

????“这个华烨,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没有听过此人的名字?难道淳国派来勤王的竟然是个无名小卒?就这样的人还敢上表要求大军越过王域?”皇帝明显压抑着愤怒,在帷幕后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案子。

????“陛下!”少府副使出列,“华烨是淳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将,风虎骑军都统领。陛下没有听过他的名字是因为此人隐居了已经有四年,不得重用,这一次淳国重新启用他,大概也是为了勤王所需。”

????“风虎骑军都统领?”皇帝的语气和缓了一下,“那么程奎呢?以前你们不都是说程奎的么?程奎不是风虎骑军都统领么?”

????“禀陛下,程奎只是副职,华烨即便在隐居中,依然领风虎骑军都统领衔,程奎不过代他掌兵。当年程奎是华烨的副将而已,两人之间,不啻天壤之别。”

????“哦,这么说此人真是有些来头了。”皇帝**头,挥手。

????帷幕外的禁卫下阶把刚才被掷下去的表文拾起,恭恭敬敬再次送了进去。

????少府副使退了下去,大理寺大正卿迈出队列:“华烨确有威严,而且他如今部下三万风虎铁骑,是我朝最大的铁骑兵军团,此时如果他可以越过王域直击嬴无翳背后,几乎可保必胜。”

????“那么允他跨越?”皇帝迟疑。

????大理寺大正卿微微犹豫:“但是当阳谷口还有离国留下的两万赤旅防守,即便准他跨越,他也必须先和离军决战。即使他一战成功,仗着风虎骑兵马快,要赶到殇阳关背后,差不多也是白毅和嬴无翳约战的日子了。”

????“那就是说没准等他赶到,仗都已经打完了,我们还要这个倾世名将赶去有什么用?”皇帝不耐烦起来,“难道是派三万大军去给嬴无翳收尸?”

????他顾盼群臣:“太傅怎么想的?”

????太傅谢奇微出列:“臣以为陛下的顾虑有理。”

????臣子们中出了几声低低冷冷的嘲笑,空隙里投来的眼神满是鄙夷,而太傅巍然直立,毫不介意,看来极有名臣的风度。

????皇帝也冷笑:“太傅太傅,果然有理啊。”

????皇帝对于这个太傅也早有不满。谢奇微是个墙头草,嬴无翳占据天启城的时候,有气节的皇室重臣都居家称病,谢奇微却奔前跑后地帮助嬴无翳施政,算是天启大臣中最得嬴无翳重用的人。但是他也不忘讨好皇室,派出心腹三天两头入宫供奉各种用品,向皇室保证依旧忠心,皇帝和嬴无翳之间的斡旋也往往由他出面。所以新帝虽然不喜欢他,却也仰仗他,嬴无翳大军离开天启城,谢奇微立刻又变成了靖难的大功臣。

????谢奇微不是豪族出身,从下层升上来,办事极有章法。不过他年纪已经大了,又没有骨气,关键时刻要他决断什么,他立刻四面讨好,无论说什么都称有理。所以群臣和皇帝嘲笑他。

????“不过臣下倒是有些顾虑。”谢奇微又道。

????“哦?”

????“祖宗训示,寻常时候,诸侯兵马不得踏入王域半步。即便遭遇大事不得不如此,也要诸侯具表连续三请,三道表章皆在太庙前焚烧,再加三牲礼敬,占卜观星得吉兆方可。而后还要人下马,刀封鞘,由皇室派遣羽林天军护卫过境。这道祖训,风炎皇帝在位时候多有违背,那时候为了北征蛮族,帝都城内大股小股的诸侯兵马出入,喧闹纷扰,太清宫前也是遍地马粪。士兵又偶有偷盗抢掠的,公卿家无不闭户。”谢奇微叹了口气,“这次华烨也要过境,虽则未必如此,但是他急行军来去,帝都的威严安宁,只怕是荡然无存了。”

????“嗯……这个确有道理。”皇帝沉吟。

????“陛下!”少府副使再次出列,他新晋不久,风头正锐,一张英挺的方脸上因为振奋而微微红,“臣下以为谢太傅的顾虑不妥。”

????“你有什么说法?”

????“如今殇阳关下,白毅将军领十万联军人马,嬴无翳仅有三万五千军马,可是陛下不可认为嬴无翳将死于殇阳关下,相反,臣下以为现在占劣势的其实是白毅将军!”

????“十万人敌不过三万五千人,舞阳侯号称东6第一名将,输了有何颜面立足世上?”皇帝冷笑,“还不如自裁以谢天下,免得蛀虫一样食我皇室的俸禄!”

????“陛下!”副使跪下,“军法有言,‘十则围之’,己方兵力十倍于敌军,方可围杀。白毅将军在殇阳关下封堵,便是半个围城战术,以围歼而论,他的兵力还远不能说充足。而且离国赤旅雷骑,天下之雄兵,当年在锁河山下,诸侯兵势连云,照样也是被雷骑的冲锋击溃。此次嬴无翳志在归国,陛下试想,千军万马的围杀之中,难保没有漏网之鱼,单骑突围又是何等容易!而嬴无翳一旦归国,离国还有五万赤旅整装待,以嬴无翳的威名,不几年又是十万大军!”

????朝堂上下,臣子们均是微微抽了一口冷气。这些皇室大臣都是贵胄名门的后人,出身军旅世家的极少,听说白毅十万大军,本来觉得勤王之军已经是必胜之局,不过这时候听说“十则围之”,心中忽地又惴惴不安起来。

????皇帝也沉默了,帷幕后传来叩击桌面的咚咚声。

????“所以若是两军接战的时候,风虎骑兵三万人从殇阳关后动攻击,对嬴无翳无疑是重创!如果嬴无翳不是忌惮这一**,也不会留下两万赤旅在当阳谷口把守。这两万人,几乎是注定要牺牲掉的啊!陛下请三思!三思!三思!”副使大声道,“如今的时间,是一刻也拖延不得了,请陛下即可准奏!华烨将军将立刻动攻势的!”

????“可是宗室重地……是再经不起蹂躏了……”皇帝低声道。

????帷幕后皇帝隐隐约约的影子站了起来,踱步思考,顷刻,传来悠然的长叹。

????“陛下有没有兴趣听听女流的看法?”有个低低的女声道。

????“长公主有良策么?”皇帝的声音忽地透出惊喜来。

????皇帝的帷幕下,另有一个纱笼,金黄色的轻纱中笼着一张案子,缥缈的香气从纱里透出来,幽幽地在满朝臣子鼻尖上扫过。声音便来自纱笼中。

????“你叫程重晋是吧?出任少府副使才不过三个月。果真是熟悉兵法的人,放在少府用,委屈了,改日转配羽林天军为上。”长公主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臣子们中立刻传来了低低的冷笑,那是和副使有仇的人。转任羽林天军对于一个只读过几卷兵书的人而言是个什么样的未来,众人心里都清楚。这道敕令是奖励还是惩罚,也就不言而喻了。

????少府副使涨红着脸,事已至此他不能退缩,扬着脖子大声道:“谢长公主开恩。”

????女人冷冷地笑:“少府,是个管帐算钱的地方,容不得俊杰的。以前有个叫姬谦正的副使,也是上得马也拿得笔的,于是便不安分了,喜皇帝即位的时候,居然和逆党结盟,便被居家逐出帝都,永不准入。我也是出于历练你的苦心。那么程副使,我问你,你可知道帝王家以什么统领天下?”

????“仁政!”

????“仁政?”长公主还是冷笑,“那是腐儒说的话,你是个兵家,怎么也这么迂腐?治人心用仁政,是不错的,但是人心里面总有些鬼祟的东西,就算一万人中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服你的仁政,还是会有一个逆贼跳出来挑唆众人。嬴无翳就是这样的逆贼!”

????她说到这里声音忽地提高,尖利地穿过整个朝堂,臣子们心惊胆战,一齐跪下聆听。

????长公主咳了两声,声音回复了低沉:“统领一方,诸侯靠刀剑。统领天下,帝王靠威仪。帝威赫赫,不怒自威,有犯则斩!先皇帝开国的时候,分封诸侯,在这个王域里,只给自己留下三万人。三万羽林天军,不要说诸侯联手作乱,便是淳国三万风虎,只怕也攻陷了天启城。可是这么些年来,真的敢进天启城作乱的,还不过只是一个嬴无翳。这么些年来我们又是靠什么守卫的?就是帝王家的威仪。只要威仪不倒,我们号令一起,诸侯还是会齐心戮力,起兵勤王。你们要有信心,也有皇室大人们的气度,你们就是我大胤朝的体面尊严,天下可死千万人,但是如果太清宫倒了,皇帝不在了,就是没有天日了,那时候便是四野战乱,人如野兽!”

????“长公主所言极有道理!”谢奇微先呼应,他不说含混的“有理”,而用“极有道理”四字拥护,已经是难得罕见。

????群臣齐声响应:“长公主所言极有道理!”

????“程副使,你明白了吧?”长公主的声音变得循循善诱,温婉可亲,“我们白氏,不是一两个嬴无翳就可以推倒的,也不是几个诸侯可以颠覆的。我朝应天受命,根基稳固,便和诸位脚下的大地一体。白毅天下名将,嬴无翳就算能够逃脱,也必然遭受重创。此后楚卫国下唐国等忠心的诸侯,大可以再起兵讨伐,嬴无翳区区一个边地的武夫,有什么值得畏惧?而华烨要越礼法,率领骑军通过王域,谁能保证他不借机作乱?而且此禁一开,将来诸侯军马都要求借道天启城,帝王家的威严又在何处?”

????她修长的影子在纱笼中站起,对着帷幕后的皇帝盈盈下拜:“臣请陛下,斥退华烨,令其严守本份,不要再拖延战机,尽快和当阳谷口的离军决战!”

????“长公主所言也是朕的心意!”皇帝振奋起来,却又微微踌躇,“不过殇阳关的战局,缺了华烨……可没事么?”

????“臣是一个女流,对于行军作战是不懂的,不过淳国监国大臣梁秋颂的信,陛下还未来得及读到。正是这位忠心的臣子,坚持劝说淳国公敖之润,派出最强的大军勤王,陛下可相信他的判断么?”长公主声音温柔含笑。

????“梁秋颂的信?呈上来!”皇帝更加惊喜。

????纱笼中一名使女缓步走出,捧着木盘登上台阶,把信呈在了禁卫的手中。皇帝接过信展开,快地扫过整封信,直到看到最后一句,微微**头。

????“如长公子所奏,令华烨从杀敌,若要穿越王域,必先三表三请!否则,他看不见嬴无翳,羽林天军才是他的敌人!”皇帝的话掷地有声。

????“是!”群臣齐声呼应。

????皇帝又瞟了一眼那封信函,最后一句简单扼要:“华烨,猛虎也,可驱之吃人,不可养之护院!”

????入夜,华烨盘膝静坐在灯前,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来人“嚓”的一声跪下定住,一言不。

????“我所上要求穿越王域的表,被驳回了吧?”华烨睁开眼睛,低声道。

????“回复已经来了,陛下驳回了将军的请求,还说请将军务于本份,尽快和离军开战,不要再耽误战机了。”传令的军士低声道。

????“这个结果,我已经估计到。”华烨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你下去吧。”

????“梁秋颂也有信来。”军士道,“将军要读么?”

????“不必了,我可以猜到他说到是什么,你简单转述一下便好了。”

????“梁秋颂说,‘将军此行,与帝都遥望,当守礼自重,不可肆意。帝都者,社稷之基石,天地之轴枢,犯之则有叛国逼君之罪,与嬴逆何异?强雄者,如临深渊,行险道,稍有疏忽,则万劫不复。将军威名宿着,世之奇才,望自珍重,勿谓言之不预。’”军士道,“这是原话,一字不改,其他的也都是差不多的东西,没什么新鲜的。”

????“梁秋颂远在千里之外就知道我想在此刻跨越王域直击殇阳关后背么?明昌县侯或者是世之小人,不过也是行军的奇才啊,帷幕之中运筹千里,我的心思皆被他掌握了。”华烨摇头,“这是一个权力场中的赌徒,不过他要拿来赌的,到底是淳国的将来,还是他自己的命呢?”

????“将军……我跟了将军十一年,有一句话想对将军说。”门外的军士道。

????“我知道你们心里所想,也知道你要说什么,可否不必再提这件事?”

????“请将军给属下们一个一吐胸中浊气的机会!”军士沉声道。

????“那么,说吧。”华烨无声地叹息,仰头望着屋**,他的目光从铁面的两只眼孔中看出去,仿佛透过屋**的缝隙望着澄澈如洗的夜空,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在看。

????“嬴无翳有五千轻骑,将军手下却有三万铁骑,只要将军骑在马上举刀一挥,三万个人每个人都听将军的号令。若有不听的,我们也会砍下他的头来!可是嬴无翳是世之霸主,纵横无忌,我们淳国风虎,却像皇帝脚下的一条拴着链子的狗,只能看家护院,连踏进帝都的机会都没有。是我们风虎没有勇气?还是将军没有勇气呢?”军士大声问。

????“老国主死后,你们的心已经冷了很久吧?”华烨低声道。

????“是!将军,兄弟们的心已经冷了很久了。兄弟们多少年来,都在等着帝都能够再出一个风炎皇帝那样的皇帝,再来一次北征,开疆扩土,作为一个武人,一生等的不就是这样的光荣么?可是老国主死后,新国主根本就是梁秋颂手里的一个棋子,而天启城里的皇帝,将军觉得那个皇帝真的跟风炎皇帝是一种血脉的皇帝么?为什么雄鹰一样的祖先会生下绵羊似的后代呢?”军士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军,我们风虎,如今到底在守护什么呢?”

????“一件东西,如果已经不堪守护了,不如摧毁它,重新来过。你们的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么?”

????“我们流血牺牲,难道只是为了‘忠君’两字的虚名么?将军有什么可以教我们这些迷惘无路的人?”军士叩头有声。

????“你从军十一年了,你想没想过为什么要从军?”华烨问。

????“属下不知道别人,属下知道的是属下那时候看见将军得胜荣归,将军登上城楼说,我们佩刀持剑,为了故国安宁和兄弟们一起的光荣!”军士恨声道,“可是如今我们还有故国的安宁么?我们看着嬴无翳的铁蹄踩过,没有办法制止,我们的兄弟战死,没有人可惜。皇帝对我们说的是什么?只是去战斗去战斗去战斗,我们为什么去战斗啊!兄弟们不明白!兄弟们希望将军给我们一条路!”

????“你们不是不明白!你们明白的!”华烨的声音忽然变得高亢严厉,“你们根本就已经想好了。你们欢心鼓舞地等着我出征,因为这样我手握三万大军,军临帝都城下。这时候白毅还在殇阳关外,我们面前只有赤旅的两万步兵,还有王域里面羊羔似的两万羽林天军。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我华烨挥军击破帝都的城墙,这是千载一瞬的良机!是不是?你们已经准备好了马刀,要跟我一起杀上帝都的城墙!是不是?”

????“是!”军士毫不隐瞒,“将军就是杀了我,我也说一句实话,兄弟们的命,是卖给将军的!不是卖给皇帝的!天启城换多少皇帝,兄弟们懒得管。兄弟们不认王旗!兄弟们是跟着将军的战旗而来的!”

????华烨沉默着,久久不一言。

????他终于叹了一口气:“如果是我年轻的时候,你对我说这句话,或者我已经提着刀,跟你们一起跨上战马。任他梁秋颂,任他嬴无翳,任他皇帝,都挡不住我的战马。可是,我已经太老了。”

????“将军没有老!”军士大惊,“将军不可以说出丧气的话,将军正值壮年啊!”

????“我已经老啦,”华烨自嘲般地笑笑,“老得不愿意再看见血,老得总是想着太多太多跟自己无关的事情,老得没有喝了酒一笑上马挥刀杀人的冲动了。”

????“原鹤,其实你跟我十一年,终究没有明白你自己为什么踏上战场啊!”他叹息道。

????“我……”军士哑然。

????“其实每个男人的血管里,无不涌动着对这苍茫天下的渴望啊。与兄弟们一起,跟着一个英雄取得天下,这个念头驱使多少年轻人踏上战场,永远不能回到故乡。可是,原鹤,你真的明白什么是天下么?天下不是一个空虚的荣耀啊,天下是许许多多的人,如果你有机会和他们每个人谈话聊天,你或者会喜欢他们之中的一些人,而讨厌另外一些。而你要取得天下,你就要先摧毁它,那么我问你,原鹤,你真的忍心杀死一个你喜欢的人么?你上阵那么多年,应该已经杀了很多人,可是你没有过这个感觉,因为你还没有机会被你杀死的人说话。在你看来,你杀死的是敌人,可是你们原来可以不必是敌人。”

????“天下,其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东西!”华烨低声道,“它不仅仅是一个荣耀,一个筹码啊!”

????军士沉默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梁秋颂或许是一个小人,不过他很聪明,他的话说得很清楚。我们手中握着刀骑在马上,有获得天下的机会,这是你的权力,也是你的危险,你稍微走错一步,就将万劫不复!不要让杀气冲昏你的头脑,否则你可以离开我,去投奔嬴无翳。”华烨叹息,“其实你们中很多人都有嬴无翳一样的心啊,他能给你们的希望和雄心壮志,我不能给你们的。这是我不及嬴无翳的地方,我不是他那样狮子,即便我是一只老虎,也已经被太久的征战磨掉了爪牙。我现在坚持着要做的努力,只是赎回我曾经犯下的罪孽。”

????隔了很久,军士跪下叩头:“兄弟们是将军的属下,将军教给我们的已经太多,有如父母。别人的父母很好,终究不是离弃自己父母的理由。”

????“那你退下吧,这些话,不要再在营里传,免得有杀身之祸。”

????“属下知道了。”军士道,“但是今早将军说,如果白毅将军和嬴无翳决战,还是可能冒险违抗皇命穿越王域?”

????“是,我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但是我要他们逼我逼到走投无路。我不能让白毅死,这是我的底线!”华烨的声音低而锐利。

看网友对第三章 殇阳血 六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