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九州缥缈录 > 第三章 殇阳血 二

第三章 殇阳血 二

????三百八十里外,殇阳关。

????两山夹峙间,是一座雄伟浩瀚的接天之城。白衣的人默默立在城外一座破朽的高楼上,背着双手迎风眺望。秋风卷起他一身汰洗旧了的白色战衣,远远看去,整个人像是一只临风剔羽的白鹰。

????挎刀军校策马飞驰而来,在楼下滚身下马,单膝跪地:“大将军,下唐共计两万人来援,先锋三千轻骑已经在五里外的兰亭驿扎驻。”

????“来了么?”白衣将军清秀的眉宇一扬,“息衍来了没有?”

????“青青建河水,皎皎故人心。”远处传来放声的长吟。

????衰草连天的古道尽头,墨甲佩剑的将军乘着一匹漆黑的战马,忽地就出现了。骏马缓缓而来。将军指间夹着烟杆,他击掌、大笑、吟诵,瑟瑟秋风悠然独行,倒像是一个骑驴唱游的说书人。

????息衍停马在破朽的钟鼓楼下,拾级而上,直登**层。白衣将军凭栏远望,并不回头看他。

????“一别七年了,别来无恙?”息衍上去和他比肩。

????“老了,”白衣将军摇头,“头也白了。”

????息衍看着昔日好友的鬓,当年满把漆黑,如今已经白了一小半。脸上还留有年轻时候的俊秀之气,但是眼角间的皱纹却是明明白白的有如刀刻。息衍不说话,以烟杆敲了敲朽木栏杆,抖掉烟灰,也默默地眺望着远处的高城。对面城墙**的箭楼上,绣着雷烈之花的赤旗迎风招展,有如一团火焰。

????“听说你一个学生和嬴无翳对阵,竟然全身而退,”白衣将军低声说,“这两日营里都传得神了。”

????“断了三根肋骨,折了一条胳膊,被斩了一根琵琶骨,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怎么敢说全身而退?”

????“不瞒你说,这些日子诸队不断地赶来,前前后后积了八万大军,在这里已经死守了数日,和离军接战六次,还从未胜过。嬴无翳霸刀之名,闻者丧胆。能从嬴无翳刀下讨一条命来,不愧是你息衍的学生。士兵听了,军心也算小小地振作了一下。”

????“我还亲自上阵与离公拼杀,那才是全身而返,你怎么不说?”

????白衣将军冷冷地转过来,看着息衍漫不经心的笑脸,静了一会儿,忽地也笑了:“你这个老狐狸若是也丧在嬴无翳手下,倒不如买块豆腐一头撞死!”

????两人不约而同地伸出双手交握,越笑声音越大,在空荡荡的原野上远远地传出去。楼下守卫的楚卫战士惊讶莫名,他们追随大将军白毅已有多年,很少听见白毅这样开怀大笑。

????“怎么让嬴无翳杀出了包围?”息衍守住笑声。

????白毅摇头:“殇阳关是一条长城,对着南面就有六处城门,堵得住这里漏了那里。莫说八万大军,就是再多八万,也封不住嬴无翳的雷骑。嬴无翳若不是想带着赤旅的步兵一起走,以雷骑的机动,他完全可以横行无忌。前天他轻装减负,率领五千雷骑突围。淳国一万风虎铁骑还未动,嬴无翳已经踏营而去了。如果不是你在半路遭遇,这一战我们已经败了。”

????“单凭下唐两万人的实力,根本挡不住他,幸好随军带了木城楼。不过五千雷骑加上三万赤旅步卒,面对这十里长城,你还是不要指望能够封住嬴无翳。”

????白毅不动声色:“那依你所言,我们是必败了?”

????“殇阳关一道雄关,对着三百里平原,一面是一夫当关,一面是无险可守。兵法上说,这三百里平原就是一片飞地,别说十万人,就是三十万人,也是枉然,”息衍微笑,“不过,如果是你主持,我赌嬴无翳有一半的机会要葬身在这里。”

????白毅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你真的希望嬴无翳死?”

????“相比起来,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活得长些。”

????两人不再说话,袖手在栏前眺望着远处的殇阳关,目光一直越过关上的红旗去向天尽头的浮云。

????此时下唐的中军步卒距离殇阳关还有五十里。数百辆辎重大车居中,军士手持武器徒步跟随,在阴霾的天空下缓缓推进。

????吕归尘掀开车帘眺望,大军沿着略微起伏的草原汇成长长的蛇行,去向天地尽头卷云低徊的地方。他想起北6原野上迁徙的羚羊群,秋去东来的时候,结成漫漫的长队,沿着有水源的古老路线,行程长达两千里,去向南面温暖的草场。那条穿越茫茫荒原的危险之路像是烙印在羊群的血脉中,即使新生的小羊也知道跟随着成年的羚羊,在秋风初起的时候出。

????他很小的时候跟随父亲出猎,遇见了迁徙的羊群,一路都有因为干渴而倒下的羚羊,母羊舔着死去的小羊,说不尽的哀凉。吕归尘问起同行的老猎人,猎人说是因为附近的几口泉水断流了,所以沿着故道迁徙的羊群只有忍受干渴。

????“那不能从别的道路找水么?”吕归尘小小的心里不忍。

????“羊群就是这样,一年一年,都走一样的路,今年渴死那么多,明年也还再在这条路上渴死,不知道回头的。”老猎人说,也不知是不是感慨,放声唱起了古老的牧歌。

????此时吕归尘忽然有种感觉,这支奔赴战场的大军就像是循着故道南迁的羚羊,并不真的明白自己为何要选取这条道路。一次一次地上阵,一次一次地倒下,每朝每代的血流成河,可后继的人还是源源不断地奔赴死路。

????“阿苏勒,你在想什么?”姬野的声音响起在他背后。

????姬野躺在车中,浑身都用白布紧紧地捆扎,左臂套着夹板,吊在脖子上。医官看他的伤势时,忍不住惊叹说从未见人受了这样重的伤还不昏迷,而后他用木枝将姬野的全身固定住,扎上布带封死。姬野此时最多不过动动手指,即便扭动脖子,伤口也痛入骨髓。

????车门开了,息辕一个虎跳蹦了上来,手里端着煎好的汤药,一滴不洒。

????“喝药了喝药了。”息辕坐在姬野身边。

????“这东西真苦,你试着喂喂牛,牛没准都被它给苦死了。”姬野挣扎着出声抱怨。

????“别抱怨了,跟个没出嫁的姑娘似的。”息辕吹了吹汤药,“牛能跟你比么?牛敢跟威武王动刀么?你这些天可威风了,全军上下,没人不知道你的名字。知道淳国名将华烨么?他外号叫丑虎,部下却叫他虎神,是军神似的人物,据说他出阵,全军都下拜的,以你现在这个名气,再跟威武王决胜一场,也跟华烨差不多了!”

????息辕认真地说:“便叫做,嗯,‘野神’!”

????“野神……还不如野鬼……”姬野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

????息辕一手拿着一只漏斗塞在他嘴里,一手把满碗的汤药直灌下去。息辕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漏斗:“果然是这东西管用,我一路想,说你这样不能抬头,吃药老是洒可怎么办。被我想出了这个法子,看,一滴没漏!”

????他看了姬野一眼:“你瞪我干什么?我可是给你吹过的,不烫!”

????“是不烫,可是你呛死他了。”吕归尘刚要上来帮忙,息辕已经快手灌完了,他也只能看着姬野被灌得眼睛突出,像是随时就要咽气似的。姬野还未喘过气来,没法对着息辕大吼,就算他想要跟息辕打一架,如今也爬不起来。

????息辕看着漏斗笑笑,他觉自己犯了错误,不过看着这个桀骜得如同猛兽的朋友如今无可奈何地躺在那里,只能听任人折腾,他也觉得蛮有意思。

????巨大的器械架在大车上,轰隆隆地从窗外闪过,他们的大车正在越。

????“那是什么?”吕归尘问。

????息辕瞥了一眼:“是犀角冲,其实就是攻城椎。先前这东西奇重无比,出动一次要带六十匹驮马拉着,还要几十个军士看护。不过叔叔改了图纸,犀角冲就可以拆装,拆下来最重的椎身也不过四千多斤重,可以架在大车上走了。”

????“那后面的呢?”

????息辕从窗口探出头去看了看:“那是床弩,用机括张开的大弓,能射一千来两百多步远。这还算小的,据说河络会制一种需要坐在上面射的巨弩,叫做哈巴尔沁,能射八十斤的铁箭,射两千步远!”

????“为什么要做这么大的弩?”吕归尘看着捆在车两侧的铁弩箭,粗细和他的手腕相当,头部有着两尺的长刺。

????“那个不是射人的,是射到城墙上,钉进墙里,这样攻城的时候士兵可以踏着往上爬,云梯推不上去的时候,这东西管用的。”

????“那要是射在人身上……”

????息辕愣了一下:“那怕是要把人打成两段了吧?”

????吕归尘**了**头,沉默不语。

????“我去后军看看,如今叔叔不在,各营都懒散起来。”息辕在姬野肩上拍了拍,“我下次想个别的办法。”

????“别想了,你就这么灌也行,”姬野呲着牙,露出痛苦的神情,“但是少将军你别拍我的肩了,那里的骨头怕是没一块完整的。”

????“拍不散你!对你,我可有信心!”息辕一笑,跳下车去了。

????大车里又只剩下姬野和吕归尘相对。

????“阿苏勒,你在想什么?”姬野又问。

????吕归尘吃了一惊,回过神来:“刚才你问过的吧?”

????“可是你没有答我啊。”姬野说。

????“这你都记得。”

????“从清平原过来,你一路上都是这样,像是总在想什么,我想问你好久了。”

????“我没事,”吕归尘摇头,“你休息吧,医官说你三个月都未必能恢复,现在强要动弹,只怕骨头会长不好的。”

????“阿苏勒……”姬野微微顿了一下,“你是害怕么?”

????吕归尘沉默了一会儿,****头:“想我的表哥。”

????“你的表哥?”

????“龙格真煌·伯鲁哈·枯萨尔,这是他的名字,不过草原上的人都叫他狮子王,”吕归尘说,“他已经死了……我给你讲过我家里的事情没有?”

????“没有,”姬野说。吕归尘有时候会给他和羽然说北6的事情,从大雁到羚羊,从夸父到龙马,但是自己的父母亲戚,吕归尘从来都很少提起。偶尔说上几句,也立刻收住。

????静了一会儿,吕归尘扭头过去看这个好朋友:“不告诉别人,好么?”

????“好!”

????“我是阿爸的第五个儿子,阿妈却不是青阳部的。她是朔北部的,当年青阳部打败朔北部,守住了北都城,杀了很多人,外公就把阿妈送到青阳部议和……”

????吕归尘低下头沉默了一阵子:“老师说东6的婚礼,要纳雁,要问吉,要传帖,要下聘,少了一步就不成规矩,不过我们北6,其实都是很简单的。我阿爸其实有很多女人,大部分都是俘虏来的女子,也不要什么礼节名分,谁抢到她们,她们就是谁的。我们青阳部的先祖,叫做吕青阳,他有七个兄弟。那时候他们八个人一起征战,抢到的牛羊和人口按照战功大家分,后来那七个兄弟为了牛羊和草场,都背叛了他。于是我的先祖把七个兄弟都杀了,削下他们七个人的**骨,嵌在自己的剑上,占了所有的牛羊和人口。他很怕别的部落再抢走他的东西,所以他就娶自己的姐姐和妹妹……我知道这是,可是据说这样容易生下有狂血的后代。后来真的有了三个有狂血的儿子,所有人都畏惧青阳部,带着礼物来归顺,青阳部才变成了大部落。”

????姬野默默地听着,并不出声。

????“我有四个哥哥,可是我是世子,”吕归尘接着说道,“你父亲和你弟弟对你不好,可是他们总不会要杀了你。可是有时候我想,也许我哪个哥哥将来真的会杀了我,我这样一个人,不配做青阳王,没法光耀青阳的武功。我们北6的规矩就是谁强,谁就能活下去,弱的人死了,也不会有人可怜……哥哥们不杀了我,是愧对青阳的祖宗……”

????“姬野,”吕归尘忽地抬起头来,“你知道不知道,认识你和羽然的时候,我真的想我这一生都不要再回北6了……我不是怕死,我是怕看见我的亲哥哥们拿着刀来杀我!”

????两人默默相对,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我很蠢的……”吕归尘略略有些尴尬。

????“那你为什么还要学剑,学军学?”姬野低声问道。

????“有时候也想,也许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将来有一天,我要守护青阳,要像我父亲那样建立功勋。这样我就可以保护他们了……”吕归尘忽然摇了摇头,“看见你和离公试手的时候,我才明白我想错了。我做不到的,我四哥说得没错,我再怎么努力,都是个懦夫。如果换了我在离公的刀下面,我根本连刀都拔不出来……”

????吕归尘苍白地笑了笑:“姬野,我真佩服你,要是我有你那么大的胆子……”

????“我也没有那么大胆子。”姬野打断了吕归尘。

????“什么?”吕归尘不解地看着姬野。

????“我没有那么胆子,我也害怕,”姬野说,“那时候我也以为自己是要死了……可是阿苏勒,我很怕死,比你更怕死,所以我那时觉得自己心里有个人在使劲地喊说不要让他杀了你,不要让他杀了你……只有我能救自己。你是不是觉得我练枪的时候很疯?因为我有时真的很怕,我想我不是昌夜,没人会管我的,我要想出人头地,只有靠自己,只有练好枪术,我上阵才能不被人杀,才能活下去。”

????吕归尘惊讶地看着姬野,看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纯黑瞳子。

????姬野没有看他,而是直直地看着大车的**蓬:“昨晚梦见我妈妈了,醒来的时候觉得很想哭。”

????“你妈妈……是怎么死的?”

????“记不得了。”

????“记不得?”

????“我记得小时候她带我玩,可是记不清她的模样。小时候我们家在天启城,后来忽然有一场什么变动,才迁到了南淮。就是那场变动中,我妈妈死了。可是无论我怎么想,都想不清她是怎么死的。其实……我根本记不得我从六岁到八岁间的事情。”

????“难道是……失魂症?”

????姬野拉扯嘴角,艰难地笑笑:“不知道,反正我是记不得。不说这个了,阿苏勒,其实是不用怕的,将军说,这是乱世,谁都管不住自己的命,别说我们了,就算你阿爹还有国主那样的人,也不例外。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怕,也还是逃不过去。”

????姬野努力转过头去看吕归尘,露出半个难看的笑容:“大不了就是人家杀了我们,我们一起!”

看网友对第三章 殇阳血 二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